2013年5月6日 星期一

123_5_7_ _0




(片段原載於香港電台綱頁) http://programme.rthk.hk/rthk/tv/programme.php?name=tv/headliner&d=2012-06-02&p=857&e=180440&m=episode

標題之中,看到的,未必是最重要的;當中看不見的,可能另有一番意象。

 事實上,有些東西,總是隱隱晦晦的。不然,上年某個指數不會出現一系列詭異的數字後,隨即成為未能搜查的字眼。

那年,德國人把國內的猶太人關進集中營,並且四處侵略;當代,儘管那是一段不光彩的史實,德國人仍在首都柏林興建紀念碑林,讓後人銘記歷史;

外國人做到的,希望也能做到。

那年,日本人攻入南京,數十萬軍民遇害;當代,不少日本首相仍然對外供稱「事情是捏造」的;

外國人做不到的,更希望有一天能做到。

當火箭已能衝出大氣層升上太空,太空人已能在艙外進行太空漫步之際,有些事情看似仍是「難過登天」,遙遙無期。

2011年,非洲國家利比亞各地發生大型示威、遊行 (註﹕當時還未是內戰,只是和平示威,輿論普遍認為最後因示威者遭大力鎮壓才演變為武裝衝突),被喻為「狂人」的利比亞元首卡達菲下令出動戰鬥機轟炸示威者,你是否還記得他所持的「理據」是什麼?

他對著全世界說,他是效法某處那年那夕所發生的事。不同的是,卡達菲更「青出於藍」,連戰鬥機也用上了。(註﹕兩名戰鬥機機師因不願執行轟炸平民的命令,最終駕駛戰機一起逃往鄰國。)

即使GDP增長年年維持高百份率,終於什麼「站起來」向世界出發,一輪自我陶醉之後,那些臉上的「光」,又是否會霎時變得暗啞?

要富強而開明,要眼裡充滿神采,沉重的包袱還須放下,緊緊的心結還須解開。

這個城市,是一個獨特的地方,每年某一晚,總會有數以萬計,甚至數以十萬計的人聚在一起,為著一件過去的事而未能釋懷..

我不會告訴你,在那短短的兩小時內,你可以對某些事有很深的認識。因為,唱唱歌曲、聽聽感言已佔了當中不少時間;

我不會告訴你,不出席的人就應被「標籤」為冷酷無情。若你家住上水,翌日又要很早很早起床上班上學,難道要以「冷酷無情」這頂帽子來強迫你千里迢迢出席?況且,說實話,不參加的未必完全麻木,參加的也有一小部份可能只為「打咭」,然後在場內嘻嘻哈哈 ;

我也不會告訴你,地上星光處處,明天、明年、下一個五年、十年就一定會變得「不再一樣」…

那麼,為什麼一些人還會出席?甚至執著年年出現?

也許,不同的人有不同心態,不過,有一個道理卻是十分簡單易明的…

出席這類悼念會,很多時也只為出於自己的一份心而已,其他的反而變得次要----------時間、工作、體力等情況許可,想表達一份追思情懷及對公道的堅持,結果就自自然然安排時間出席了。始終有些事,是做給「自己的心」看的,不是做給其他人「讚好」,也不是「肯定有成果」才做。

日常生活中,我們常常宣揚愛,宣揚關懷社群,其中目的就是要建立一個美好的社會,讓自己,讓下一代可以幸福快樂生活下去。「宣揚愛,關懷社群」無疑是必須的,也不認同有些人「嘲笑」此等行為是「小恩小惠」---------一些受助者的生活確因一些人發揚無私精神而多添色彩。可是,另一方面,若我們只願談人際關係中的關愛、融洽,而避而不談其他價值觀,則社會必定會存在一些影響深遠的「缺陷」。舉個例子,假若一個社會還未到一個「限制異常嚴謹、異常危險」的地步,面對大是大非的事情時,人人已只把公道存在於人心,而不打算展現在文字、言語或行動上,變得麻木,那麼,不妨仔細想想,一個「公道只能自在人心」的社會,和一個「已經沒有公道」的社會相比,又有什麼可見的明顯差異?


不知道這篇會否忽然消失,或引致整個Blog違了什麼「規則」而忽然暫停使用。如果此Blog真的停用了,就「有緣千里能相會」吧。最後,或許你會認為這篇Post可能「過早」發表,不過,只是覺得早一點寫下一點文字,讓一些朋友有更多時間認識、了解與消化,或是抽空到九龍塘的紀念館逛一轉, 也不失為一件不錯的事。這樣亦似乎較在5月33日或34日才急急呼召「不明所以」的朋友為佳。




後記與延伸閱讀﹕
1.   網上資料很多,各位可自行搜索,暫只提供兩篇評論文章細閱。

第一篇是資深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先生的文章,討論關於悼念、淡忘與質疑的看法,甚有意思,見於2009年4月15日明報

(你會發現只顯示了文章的首段,但文章中有標題,也有作者姓名,該有方法可以看到全文的。不知道方法的,可到網上「找一下」方法。)

另一篇也是劉銳紹先生的文章,見於2012年6月5日的AM730,當中那句「這樣的理由,就是把所有已經公諸於世、昭昭於眾人眼裡的真實歷史都視為廢物」,估計亦反映了夫子 (劉銳紹之外號)的痛心。


2.   文首片段出現某個「不聽不觸摸不痛楚」的人,最使人感到「難以置信」之處,不是他避談與「遊花園」,而是在某個場合竟然主動公開笑笑口反問在場人士,問為什麼那個他當日登報譴責的鄧姓老人,不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