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0日 星期五

從字體中看出...


(網絡圖片﹕suzbbs.soufun.com)

坊間流傳一種說法,指一個人手寫的字體,可反映一個人的性格。其中一項分析稱,若一個人的字體潦草,筆劃凌亂,其思路往往混亂,說話沒條理,處事輕率。

由少至大,我的「真跡」介乎楷書與草書之間,並且有慢慢偏向草書的趨勢。

當然,「藉口」還是有的,例如..

 中學時期﹕沒有法子,如果不培養「寫快一點」的習慣,在公開考試中便不能完成全份考卷。(OK,你可能會問,難道「寫快一點」就不能「字體端正」嗎?你是對的,不然這就不是我在前文才說的「藉口」了。)

 大學時期﹕進入電腦化時代,已鮮有機會使用中文答卷。巧合地,以中文作為教學語言的課程,又多以Presentation(20 -30%)Essay (70% - 80%)作為評核方法,Essay又多以電腦打印,不用手寫..(下刪一千字有關「借口」之論述)

到了現在,已不想找借口了,因為「不認不認還須認」,若以正常速度書寫,本人的筆跡雖仍屬「可閱讀」的水平,但實難以「端正」兩字來形容。可是,話說回來,字體潦草又是否真的「暗示」了一個人思考時沒邏輯,做事馬虎?反過來說,字體工整又是否即代表一個人不會思緒混亂?這點我仍然是非常懷疑的。隨口說說兩個例子吧。

1.   一位「精通書法」的立法會議員反對拉布,其中一個耳熟能詳的原因是「拉布浪費了市民千幾萬」。我也不贊成議員為「全民退保」及「回水一萬元」對財政預算案拉布,但我想理據必須合理,而不是隨意拋出一個「震撼彈」,吸引公眾眼球就算。那千幾萬是如何計算出來的?其中一項,是把議員及立法會秘書處職工的薪金也計算在內。那麼,問題來了,如果不拉布,那所謂「被浪費掉」的議員與職工薪酬,是否就不用支付,可節省下來?(至於其他不合理的計算,日後有機會再談。)

一些議員的「大字」無疑是秀麗端正的 (不潦草),但是否就代表了他們說話有條理,真的要好好反思一下。

2.   另一個例子,是你和我皆曾接觸過的醫生。就我看過的醫生來說 (不論是西醫還是中醫),往往是用「蟲仔文」或「符文」來寫病歷或開藥方的。如果,一個人的字體反映了一個人的品性,字體潦草就表示一個人做事輕率,思慮不周,恐怕不少醫生醫師有被除牌之虞。對西醫來說,因為他們多以英文(我「推斷」那些難以「辨別」的字體是英文)書寫,似乎還有多一點抗辯理據;至於以漢字書寫藥方的註冊中醫師,恐怕沒有這般好彩了。

曾經遇過一位管理層,是「筆跡反映性格」的擁護者,亦曾因求職者在職位申請表上的字體「不夠工整」而早早在面試前已明言不考慮聘用該人士。字體無可否認會影響自己在他人心中的形象,但單單幾十隻字又是否真的能準確反映一個人的全部性格特質?再者,一些職位所需的技能更是無從在字體中反映出來的。有時我會想,那名舊上司是否有點捉錯用神、矯枉過正?

試問,當你生病時,書法家字體該夠端正了吧,但你會找一個書法家,還是找一個字體潦草的醫生治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