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3日 星期四

對不起,我不是參賽者


那次,是中學畢業班的舊生聚會。投身社會後,大伙兒已很久沒有共聚一堂了。

小男孩被安排在9號桌用餐。席上的臉孔並不陌生,全是同班的舊同窗。塗了古龍水,衣著品味出眾的男生們流露出自信與魅力,打扮入時、亭亭玉立的女生們則隱隱散發幾分知性美。時光飛逝,昔日那群下課後在快餐店內七咀八舌,聚在一起說說老師是非、談談校內「怪事」的中學生已消失得無影無蹤,現在全都變成邁向而立之年的成年人。

 職業,永遠是成人世界裡的首選話題,農曆新年時拜訪親友如是,舊生聚會時亦如是。

接著,言談之間...

某位「執業大律師」,在隨後的洋洋百多字「演講辭」中,興奮地訴說他如何在法庭上扭轉乾坤。那份光榮與自豪,不用言明,已在臉上充份顯現;

在一位「專科醫生」的「自我介紹」中,大家知悉他在過去的一段日子裡,有幸和其他知名的大國手參予了一項複雜的大手術,也曾與一些教授在某份權威的國際醫學雜誌發表了數篇論文;

至於另一位「名校科主任」,則從腦內的數據庫搬出一系列統計數字與各位分享,例如歷來的摘A人數與入U率等等...

小男孩回想多年前,大家在同一所學校唸書,每逢派發成績單,總愛拿自己的分數和其他同學一決高下。大概是在一所學習風氣良好的學校就讀吧,同窗們都不期然受到那股「做到最好」的風氣薰陶,不知不覺間培養了一份精英份子的競爭心態,潛意識裡總希望成為全班,以至全級的第一名。想不到事隔多年,各人在不同領域發揮所長,在所屬崗位貢獻社會之時,此刻仍樂於重拾求學時期那份「我要比人強」的情懷,急不及待展示自己在「社會大學」修讀多年的成績表,一起比比看。

是出於對求學時期那段青蔥歲月的「緬懷」,還是出於一份不能自控的好勝心?小男孩不清楚,也不願弄清楚。只要不弄清楚,他尚可說服自己答案是前者。

猶幸,席上各人已在社會上浸淫了一段時間,對人情世故有更多體會,明白工作只是生活中的其中一片板塊而已,一個人的「價值」絕不單單反映在那張名叫「事業」的成績單上。於是,除了分享職場上的成就外,大家還談及另一些饒富意義的人生課題,例如「組織家庭」、「住屋事宜」、「人際關係」等等。從某種狹隘的角度看,這方面的表現無疑超越了過往大伙兒「只顧埋首書堆,不問世事,成績代表一切」的迷思。

「我最近和一個漂亮的女孩交往了,她和我一樣是大律師呢﹗」

「是嗎?我的未婚妻也不錯喔﹗她是哈佛大學的留學生...

「現時你住在哪一區?我最近置業了,搬進了九肚山。雖然單位已有2000多平方呎,但不知為什麼仍覺得空間感不夠...

「閒時你們有什麼嗜好?最近我常常和一些上流社會的朋友打高爾夫球及喝喝紅酒。有空的話你們也可以來,順道介紹一些品味高尚的朋友給你們認識...

微笑之中,沒有揮刀,沒有舞劍,卻彷彿看到刀光劍影;
言談之間,沒有出拳,沒有踢腿,卻好像感到拳來腳往;
是幻覺嗎?小男孩眼前的,全是衣著得體、知書識禮的成年人啊﹗

隨著年齡增長,儘管話題、視野已擴闊至「更全面」的角度,但心胸卻仍如一條窄窄的小巷。那條小巷不僅狹小得容不下其他人通過,而且巷中更瀰漫著一片陰沉的氣氛。小男孩萬萬想不到,遠離「困獸鬥」式的公開考試制度後,大家踏進社會探索無窮無盡的大千世界時,朋輩之間的勝負與炫耀仍是生命中的重要組成部份。當財富、知識水平與年齡同步上升之際,某些方面原來還是停滯不前。

「你又如何?」

其中一位舊同窗把目光轉移至一直默不作聲,只作壁上觀的小男孩。

相對於席上的「高朋們」,小男孩真的「望塵莫及」了...

他的小女孩不是來自哈佛與劍橋,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鄰家女孩;

他居住的地方,只是一個面積不足四百平方呎,只有一房一廳的小單位,而且還是租來的;

他的好友們大多是每天為口奔馳的平民百姓,扣除生活費和基本儲蓄後,沒有餘錢參與高消費活動...

不過,小男孩覺得,這全都不要緊,因為...

小女孩對他一心一意,彼此之間互相愛護。他們從不擔憂對方會把自己物化為與其他人炫耀比拼的項目;

那個小小的單位是一個只屬於小男孩和小女孩的家,一個以愛與關懷建構的暖暖天地。小天地處於眾人的視線外,不會淪為進行比試的擂台而被一絲俗氣玷污;

小男孩的好友們雖然沒有足夠財力參加各項「品味高尚」的活動,但閒時在寧靜的山林與離島賞花賞草,在天地之間也能進行有內涵的對話,分享生活中的所見所聞,一起反思。

也許,在同窗眼中,在他們所設的虛擬競技場內,小男孩的表現實在過於「突出」了---------試想想在一條圓形跑道上,前方的跑手們構成主人群,爭持激烈,只有他一人遙遙墮後,並在人群身後半圈距離之外以漫不經心的態度東張西望,猶如在公園散步般,他的表現不算「異常突出」麼?席間竟有朋友以「龜兔競跑」的故事苦口婆心勸勉小男孩,鼓勵他不要灰心,只要一步一步向前走,總有後來居上的一天。
那位朋友的鼓勵,小男孩相信是出於善意的,也心領了。只是小男孩有時想,烏龜和兔子一定要花時間進行競跑嗎?除了競跑外,難道生活中沒有其他值得留意的事情?小龜和兔子之間,為什麼總要存在一種超越對方的心態?小龜喜愛在池塘裡暢泳,閒時爬上小沙丘上來一個日光浴,靜靜欣賞塘邊的風光,細味生活的喜怒哀樂;兔子則天性活躍,愛在草地上跑跑跳跳,或在泥地上挖掘美味的紅蘿蔔。既然小龜和兔子各有所愛,為何硬要把牠們放在同一跑道上比試?領先的兔子吃蘿蔔時,須不時回頭提防小龜是否快將趕上,牠能全心全意品嚐蘿蔔的甜美?小龜背著重重的甲殼,以沉重的步伐拼命追趕前方的兔子,結果忽略了生命中沿途的風光,錯過了路旁的花兒與草香,難道牠又不會有所遺憾?不論是小龜還是免子勝出比賽,大概任何一方也不會過得舒適自在。

曾有一刻,小男孩心想,也許他真的「墮落」了,連「龜兔競跑」中那隻遠遠落後的烏龜也不如,絲毫沒有一點發力急起直追的意識...

急起直追?等等,他從來沒有參與大家的競賽啊﹗在完成最後一份公開考試的答卷後,自離開試場的那一刻開始,他便不曾看見能把昔日中學同窗困在一起的競技場了。畢業後,他們各散東西,選擇不同學系,投身不同行業,追求不同女孩,展開不同的人生之旅,試問在一望無際的藍天下,除了心中那條庸人自擾的賽道外,還有什麼能把各人困在一起不斷進行形形色色的「困獸鬥」?

到了今天,小男孩不知道,那條由虛榮心築構的虛擬跑道是否仍在人們心中。他也不知道,那些一直在前列競逐的「參賽者」,是否已到了終點,兼且成功分出了冠軍、亞軍及季軍。

如果,所謂的終點與冠亞季軍,真的在人們心中那條永無盡頭的跑道上存在的話...


圖片來源﹕

http://www.dareinc.net/images/DSC01176.JPG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