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3日 星期四

黃色巨鴨 與 摩西五書

(註﹕此篇之內容因已過時,原本不打算搬至Blogspot,但因早前和Blogger KaKa交流了對黃鴨的看法,並曾答允日後重發此篇,故重Post)

據報章報導,黃色巨鴨已完成修理及通過檢測,可於今天或明天在尖沙咀與市民「再續前緣」。

不打算詳細談談巨鴨有多高、吸引了多少人「朝聖」或facebook如何「被洗版」,反之,不知道大家留意巨鴨復出的同時,又是否發現另一件藝術展品在中環皇后像廣場「悄悄」展出。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見延伸閱讀部份連結)

這件藝術品由法國當代藝術大師Fabien Mérelle創作,名為「摩西五書」(??????)。那一連串問號大概顯示了SU對藝術與宗教的膚淺認識,我的確不理解作品本體與聖經中摩西五書的關係。不過,以我那「不諳藝術」的評審角度看,我還是較喜歡「摩西五書」的設計意念多於「黃色巨鴨」。

據把黃色巨鴨帶來香港的荷蘭藝術家 Florentijn Hofman(霍夫曼)指,「橡皮鴨伴隨很多人渡過童年,同時象徵快樂、愛與和平。他希望創作一件可以連繫世界上所有人的物件。橡皮鴨不分國界,既不會有歧視亦不會有政治意味。把其治癒精神放大再放大,而且橡皮鴨適合不同年齡人士,亦象徵世界大同。」(原文見延伸閱讀部份「霍夫曼訪問」一文)

簡而言之,巨鴨「象徵」快樂、愛、和平及世界大同。雖然人的聯想可以是無邊無際的,但除了「快樂」這點外,其他「愛」、「和平」及「世界大同」三項,總給我「穿鑿附會」的感覺,好像是強行加在可愛小鴨上身似的,猶如「皇帝的新衣」(相信單是簡單一句「橡皮鴨象徵和平」,當中的概念已未必人人可理解及清楚解說。再說「世界大同」,日常使用的漱口杯、梳、紙巾同樣不分國界、不帶政治意味及適合不同年齡人士使用,那麼它們又是否可被「加晃」為世界大同的象徵?)。如果一些意念,普羅大眾不易感受到或看到,經權威人士指出才可由「不知道」的階段進化到「似懂非懂」、「似是而非」的狀態,有時難免會使人懷疑那些「意象」會否只是所謂「高深莫測」的「空泛之言」。藝術的意義應主要顯現於作品本體散發出來的風格,還是設計者語言修飾上的糖衣包裝?相對巨鴨,「摩西五書」表達的訊息------都市人沉重的生活壓力,則與其小人物背負大象的構圖高度吻合,顯得更合情合理及強而有力。

再者,比較作品的「創意」,從狹義層面看,「幾層高」的黃色橡皮鴨確是前所未見,唯「創意」的著眼點應放在「幾層高」,還是「黃色橡皮鴨」上?橡皮鴨本身已不是新鮮事物,更何況現在不加修飾,只是原封不動把黃色小鴨按比例放大了事(當然,不能忽視工程人員精心製作的泵氣系統與定位設計,但那是機械工程師的努力,與藝術性沒有多大關係)。誠然,我們切忌掉入「哥倫布摔雞蛋」的陷阱,不可藐視Hofman與巨鴨的成功,也不能否定巨鴨帶給圍觀者歡樂時光的事實,不過我想受歡迎還受歡迎,受圍觀者熱愛不應是成為藝術品的條件之一。至於「摩西五書」,就當本人眼光狹窄吧,我真的不曾想過一個小伙子會背起一隻大象,即使是在電視上的馬戲表演或卡通片也未曾看過,因此給我的震撼亦遠較巨鴨大。

基於「摩西五書」的擺放位置 (想一想週日皇后像廣場會是什麼環境﹗)與不賣「可愛」的特點,預期受歡迎程度將會遠遜「黃色巨鴨」。可是,在我心中,「摩西五書」還是較巨鴨優勝的。


延伸閱讀﹕
2013516日,香港獨立媒體,<圍影橡皮鴨「希望可以視之為公共藝術品」——創作人霍夫曼訪問>

2013519日,蘋果日報,<巨鴨未走又來巨象 >



3 則留言:

  1. 我對藝術毫不認識,但總覺得藝術的意義一旦與金錢掛釣,便變得有銅臭味了!
    「愛」、「和平」及「世界大同」三項,確是有些「穿鑿附會」的感覺,
    設計者為了商品的銷路而誇大其詞、甚至以糖衣包裝,似乎當一個商人較
    當藝術家更適合!
    我都覺得「摩西五書」的震撼力遠較巨鴨大。
    SU:Sorry !遲咗留言添!多謝你重發此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咪傻啦,我當然希望Blog友們看後留個言,但唔係真係老馮一定要他人看後留言嘛,不一定篇篇看後都有感覺呢,駛乜sorry。=P

      商品黎講,佢係成功的,甚至乎是十分成功。哈,想不到你會說到銅臭這回事。我明白藝術家也要賺錢開飯,說實話,我不太介意他借這隻放大了的小鴨賺錢,只是對這是否算是一件藝術品表示質疑罷了。

      刪除
    2. 因我而家先看到你G+ 有此篇( 原因是我平時是從自己嘅blog 直入來你的blog 架),原來你早已post 出來,所以感到有點不好意思!:D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