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6日 星期六

女孩的婚宴


經過一整天的辛勞,小男孩終於逃出那個充滿勾心鬥角的辦公室,拖著疲乏的身軀回家。

一開大門,看見小女孩早已下班回到家中,拿著紙筆,認真地在飯桌上寫寫畫畫,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神情。

「你回來了?嘻嘻,先換衣服,等一會給你看一看我的精心傑作,花了不少心思的喔﹗」小女孩沾沾自喜,一邊說,一邊不自覺把手上的「傑作」遞給小男孩。

小男孩看著她,從她明亮的雙眸裡看出心中那份熱切的期待。雖然他很想盡快解除領呔、恤衫的束縛,但為了哄小女孩高興,他還是第一時間放下公事包,在餐桌旁乖乖坐下,「先看看她那份花了不少心思的傑作,等一會再換衣服」。

 「婚宴流程?」

「嘻嘻,對呀,這是屬於我們的婚宴喔,一生人只得一次呢﹗作為最佳女主角,當然要親自動手規劃一下。」雖然已和小男孩一起生活了一段時間,但想起快將正正式式成為他的新娘子,小女孩仍然難掩內心的興奮與喜悅。始終,對她來說,雖則一樣是住在一起,但「同居女友」和「太太」這兩個詞除了在稱謂上有所不同外,內裡蘊含的意義亦存在重大分別。

看著那份婚宴「計劃書」,除了一環接一環的流程外,小男孩也看到了小女孩的一絲不苟,明顯每個細節均經過深思熟慮----------她在化妝間set頭、更換晚裝的時間,與播放生活片段、台上玩遊戲、敬酒、恭送賓客等各個環節均配合得天衣無縫。如果,小女孩在統籌公司的Project時也如此用心,她應該早已獲得賞識成為高級主管了。

幻想著小女孩剛才構思時那「忽然認真」的樣子,再和日常生活中那個「活潑愛玩」的「鄰家女孩」形象相比,小男孩不經意笑了出來。

(真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呢﹗)

「笑什麼?你用心一點看,好嗎?這是我們兩人的婚宴,我不希望當中有什麼錯漏...」小女孩扁扁咀,似在抗議。

「只要當天你不要認錯新郎哥,我不要認錯那名標緻可人、善解人意的新娘子,即使那天出現什麼小插曲也好,都不算是什麼大錯漏,Relax一點,不用太緊張。過於緊張,對白滑的皮膚不好,呵呵。」小男孩用手指輕輕捏了小女孩的鼻尖一下,在開她的玩笑。

「你就是這樣的,那晚求婚時異常認真,人家答允後,現在打算和你一起商討婚宴細節,就變得嬉皮笑臉,馬馬虎虎。」

OKOK,認真認真。你是否察覺,我們忘記了一些重要的事情?」

儘管小男孩的語調仍然帶著輕鬆佻皮,可是小女孩覺得他不像在說笑,於是馬上從他手中取回流程草稿,逐個環節審視一番。

「呀,是和你一起進入宴會廳時的音樂過於莊重了嗎?」小女孩幾經艱苦,終於勉強找出一個「不算是漏洞」的漏洞。

「是嗎?哈哈。」小男孩在微笑,給了她一個「不算是答案」的答案。

「你這樣說,即是這不是你心中的想法吧﹗不如你告訴我好了。你知道嗎?我是參考過往和你一起出席朋友婚宴的經驗來擬定流程的。播放生活片段、致辭、台上小遊戲、抽獎、祝酒、背景音樂、晚裝替換.什麼也齊備了,該沒有什麼遺忘了的事項。」小女孩一臉不解,她不相信一向做事比她更粗枝大葉的小男孩能找出她找不到的失誤。

「那麼,昔日出席其他人的婚宴時,除了替好友們高興外,你還有沒有其他感覺?實際上,我們兩人又希望舉行一個怎樣的婚宴?」

聽見小男孩這樣說,小女孩想了想,嬌俏的臉蛋上也展露了和他一樣的會心微笑。

他們,心有靈犀。

   *    *    *

在某個風和日麗的星期六下午,小男孩和小女孩結婚了。他們舉行了一場簡簡單單的西式婚宴-----------一場雞尾酒會,來標誌他們踏入「彼此不離不棄」的人生新階段。席間,沒有緊密的遊戲與傳統節目,小女孩也沒有來去匆匆,只顧躲在化妝間更換晚裝。整場酒會中,小男孩和小女孩大部份時間均留在會場內與前來祝賀的親朋好友碰杯問好,希望不要讓來賓產生過份疏離的感覺。

或許,一些傳統的叔伯輩會覺得他們的婚宴異常簡樸,不夠隆重,和其他人的港式婚宴大相逕庭。不過,從心出發,小男孩和小女孩不是要舉辦「華麗晚會」、「綜藝節目」或「時裝表演」,他們只想舉行一場真的能與眾同樂,和來賓拉近距離,一起分享喜悅的婚宴而已。



圖片來源﹕
123greetings.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