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7日 星期三

小島.旅行


晚飯後,小女孩與小男孩來到海濱公園,坐在面向維港的長椅上,吹吹海風,狀甚寫意。夜空下,小女孩和他分享這幾天寫字樓內的種種趣事,臉上掛著如彎月般迷人的微笑。

不過,小男孩與她已交往了一段不短的日子,若這刻連「真的微笑」與「刻意擠出來的微笑」也分不清,他實在和小女孩身旁那些只懂「Say Hi, Say Bye」的點頭之交無異。

在隨身月曆簿上,小男孩早已用紅筆在某個特別的日子做了記號。他知道,這幾天,小女孩該有一件重要的事告訴他。可是,直至現在,她仍隻字不提,再加上眼前那份「裝出來」的開心,他猜想小女孩應該已收到「壞消息」。她只是把這份沉重的打擊收在心裡,借臉上牽強的笑容遮遮掩掩罷了。

「法律系那邊,是否已公佈了取錄名單?」小男孩終於道出了小女孩心中的鬱悶。

「失敗了...」小女孩沒有哭,眼中也沒有泛起淚光,但她一改往日愛說話的活發性格,以短短三個字回答後便沉默不語。這項舉動已足以反映她的內心世界----------悶悶不樂。

「一心希望為弱勢社群發聲,爭取公平的社會待遇,所以才鍥而不捨要成為律師,夢想最終還是落空了」說時,小女孩的雙眸一直望向前方那燈光璀璨的維港對岸,似不想讓深愛她的小男孩透過靈魂之窗,讀到她心靈深處的失望,替她憂心。

「其實,要幫助弱勢社群,爭取公道,也不一定要成為律師,不是嗎?」

「你不明白的了,你知我未能進入法律系,你才這樣說。」

「親愛的,我知你盡了力。」小男孩樓著身旁的她,期望讓她感到絲絲暖意。

此時無聲勝有聲,兩人緊緊靠在一起,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用心感受著對方的愛與體溫。

「你是否記得,我曾遭法律系拒絕了多少次?」小女孩幽幽地問。

記得,小男孩當然記得。

第一次,是大學聯招公佈結果時,她獲分派了其他學系;
第二次,是大學一年級,她被拒轉往法律系之時;
連同今次專供上班族報讀的Part-Time課程被拒,法律系共拒絕了她三次。

其實,這也是意料中事,因為他知道小女孩的英語水平不算出色,未必能獲得寶貴的取錄資格。

「記得,與我初初追求你時拒絕和我看戲的次數一樣,三次。」殘酷的事實,以幽默感包裝,仍然是殘酷的事實。不過,那份哄伊人一笑的心意,小女孩還是感受到的。

「小器鬼,原來你一直記著。」她輕輕拍了小男孩的頭一下。

稍為輕鬆的時光一閃即逝,小女孩再次默不作聲。始終,抑鬱的心情不是三言兩語便可驅散。最重要的,還看她自身能否找到走出陰霾的出口。

「你不是說過,想和我一起看日落嗎?不如今個星期天,我們到郊區散散心。前陣子你也一直忙著,到大自然走走,既可吸吸新鮮空氣,也可減減壓。我們到南丫島看日落,如何?」

「南丫島?又看風車?又是家樂徑?」心中雖有千千結,但小女孩的頭腦仍是清醒的。記憶中,她和小男孩已走過貫通榕樹灣與索罟灣的家樂徑三次了。

「不.今次我們將登上山地塘------南丫島的第一高山,並且在山頂看日落。」

*      * *

週日下午,天朗氣清,到南丫島郊遊的都市人不少。

和榕樹灣相比,索罟灣是一個相對寧靜的港灣。儘管面積不大,但對不是原居民的小男孩和小女孩來說,要找出登山的小路,仍有一定難度。

尋尋覓覓,他們終於找到通向山上的小徑。初段,漫遊林中,小女孩被路旁的超大蜘蛛嚇得「嘩嘩」尖叫,只好緊緊跟在小男孩身後,寸步不離。然而,越接近山腰,林木便越見稀疏,登山徑兩旁的景觀漸漸變得開揚。居高臨下,遙望山下的泳灘、魚排,別有一番樂趣。更何況,山上小花與奇石處處,米奇老鼠石、史諾比石……風光和「榕樹灣-索罟灣」家樂徑截然不同,帶給小女孩強烈的新鮮感。這處拍拍照,那裡拍拍照,不經不覺他門已來到山頂附近的涼亭觀賞日落了。

遠方,火紅的太陽已變成了燈黃色,結束一天的工作,開始徐徐降下。天空與大海的連接處,泛起陣陣金光。涼亭內,小女孩依偎在小男孩的懷內,在花香、草香的陪伴下,陶醉於夕陽西下的景色中。

「他日我們老了,若能在這裡觀看日落,回看今天,將會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你能答允我嗎?」小女孩溫柔地問。

「不能,因為那時我們都老了,腳骨力不好呢﹗不過,屆時我還是會陪你這個老婆婆在山下的沙灘回味今天的,一萬個放心。」

美景當前,小男孩與小女孩希望在山上多留一會,盡享溫馨時光。可是,若待斜陽完全落下才離開,在黑暗的環境下於山徑行走亦易生危險,只好放下種種留戀,徐徐下山。途中,他們不時回望水平線上的「鹹蛋黃」,把握時機拍照留念,記下這段難忘的經歷。

「等等。」來到山腳位置,回到較平坦的路段時,小女孩拉住小男孩,好像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剛才我們登上的,不是山地塘。」路牌上的箭咀,朝他們下山的路指去。牌子上寫著「菱角山,25分鐘」。

「哈,被識破了。」小男孩指著遠方的另一個山頭。「那邊才是南丫島第一高山山地塘。」

「原來有個傻呼呼的男導遊走錯路,旅行團貨不對辦喔﹗那個男孩不用擔心,他身旁的女團友是一位大方得體、溫柔可愛兼且不會亂發小姐脾氣的女孩。不過,如果有一點小補償,那名女孩也會欣然接受的,嘻嘻。」

「不﹗不是走錯路,只是昨晚詳細搜集資料時,才發覺通往山地塘的小徑雜草叢生。野草鋒利喔,我可捨不得割傷你口中那位女孩的白滑手臂呢﹗傷在你身,痛在我心嘛﹗臨時更改了行程,請你到香港仔吃一頓海鮮餐賠不是吧。」

「說笑而已,我們的目的是觀看日落嘛。要看日落,也不一定要到山地塘,不是嗎?況且,菱角山的沿路風景也很優美,看見米奇老鼠石是蠻驚喜的。」回想早前在米奇老鼠石旁拍下的情侶照,以及依在小男孩肩膊看日落的情景,小女孩心中甜甜的。

聽到這番話,小男孩好像想起什麼,忍不住笑了出來。

「什麼事?」

「沒有什麼。」看著滿腦子問號的小女孩,他故意給她一個不會讓她滿意的回答。

「那你笑什麼?快點告訴我。」

「本來不想說的,是你堅持要我說出來..

小男孩吸了一口大氣,然後態度來了個180度的轉變,以「認真」的語氣,「不開心」地說了一句奇怪的話﹕

「你不明白的了,你知我未能到山地塘看日落,你才這樣說的。」

說過「認真」的話後,他開始「不認真地」笑。

小女孩呆住了,她尚未領悟話中的玄機。

「你是否覺得,先前我和你的對話,句式、語法與含意上均似曾相識?前幾天,好像也有一對男女說過類似的話,只是今次情景不同,角色互換而已,呵呵﹗」

聽過小男孩的提示,小女孩努力回想這幾天發生的事,接著

她也不禁笑了出來,然後豎起食指做了一個「指責」的手勢。

「你呀,你呀,你呀,又再借故開我的玩笑。人家的男生很疼愛自己的女朋友,你卻常常欺負我,我不理你了。」

愛撒嬌的她裝作走遠,唯手被小男孩握著,走不開的。不只她的小手,被男孩牽著的,還有她的心。

「你在生我的氣嗎?」

「明知故問,不答你。不要只顧開玩笑,專心帶路呀。如果這次真的迷路了,到不了碼頭,弄至要留宿荒野,你要負全責﹗」

走著走著,他們一直打情罵俏,嘻嘻哈哈。這次,小女孩臉上的笑容,由心底裡發出,不是裝出來的。也許,離島行之後,女孩的內心仍帶著點點入不了法律系的遺憾,不過不要緊,這次菱角山之旅,相信除了米奇老鼠石和日落外,她還有一些「意外」的體會。這份體會,將可引領她慢慢走出心中的失落。

 


 
圖片來源﹕

自拍,圖中的山為菱角山

4 則留言:

  1. 我上一次去南丫島行山就是舒爽的秋天,像今天一樣晴朗。

    回覆刪除
    回覆
    1. BoBo你行南丫島的哪一條山徑?

      刪除
  2. 潔潔的新POST, 有日落的相片......

    回覆刪除
    回覆
    1. 潔潔,哈,俾你發現左我愛睇風景相片tim。^^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