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0日 星期二

我看你看我


「這兒這兒﹗」看見穿著長裙的小女孩走進餐廳,站在入口處四處張望,Tiffany站起來,向她揮揮手,以燦爛的笑容迎接她。

看著Tiffany那些「熱情」的舉動,一些食客不為所動,繼續用餐及談天。可是,不少食客還是按捺不住好奇心,下意識把目光移向入口處,看看會不會是什麼明星或美女大駕光臨。

突如其來成為全場焦點,小女孩尷尬極了,表情開始變得不自然。一種無形的壓力瞬間包圍著她,她深深呼吸一下,一步一步走向Tiffany所在的小方桌,小心翼翼。

 餐廳內,桌子與桌子之間,形成一條窄窄的走廊。走在這條通道上,小女孩隱隱約約感到兩旁的食客在看著她。曾有一刻她有一點「行Catwalk」的感覺,可惜她騙不了自己,她知道自己不是青春可人的模特兒。眾人看著她,只有一個原因。

「為什麼會有多一份餐具的?」甫坐下,小女孩便發覺餐桌上合共放了三份刀、叉、匙與三張白白的厚餐巾。

「和你通電話時,不是說希望介紹一位新朋友你認識嗎?掛線前你也連聲OKOK

想想昨晚凌晨二時半通話時的情景,當時已「半睡半醒」的她好像聽過Tiffany這樣問她。或許Tiffany真的說過吧,但那時她頻說「OKOK」,只是希望可快點掛線就寢而已。

「那麼你的朋友來了嗎?」

Tiffany瞄一瞄入口處的玻璃門,以眼神回答了小女孩的問題。

小女孩回頭一看,一名和她年紀相約的男孩正朝她們走來,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臉頰露出了兩顆迷人的小酒渦。

小男孩雖然不是什麼「陽光型」男孩,但開朗健談的個性,言語間配合一兩個爛笑話,逗得小女孩開心極了,讓她度過了一個愉快的晚上。

的確,小女孩很久已沒有笑過。上一次「笑」的時候,該是兩個月前的家庭飯局。那次,她努力擠出笑容,目的是不希望父母擔心她。

這晚,她是由心笑出來的。她知道是小男孩的性格感染了她。

不過,歡樂的時刻總是短暫的,開懷笑笑過後,小女孩的心很快便泛起陣陣傷感。晚飯後,和Tiffany一起徐徐步行至港鐵站期間,回想剛才餐廳內的種種片段,多愁善感的她察覺了一些「不對勁」之處-----------不知怎的,她覺得小男孩好像對她特別友善。大概,他和餐廳中的其他食客一樣,發現了自己「與別不同」的地方而刻意逗她開心,免她難堪吧。

她,不需要其他人對她特別好;
她,更不需要其他人的同情;
她只希望身旁的人把她視為正常人般看待。

想著想著,小女孩的眼神再次充滿抑鬱。

「怎樣,剛才那位新朋友OK嗎?」Tiffany一問,打斷了小女孩的思緒。

「你,是否曾把我右腿嚴重受傷的事告訴他?」

「沒有,為什麼會這樣問?」

「沒有什麼。不過你不說,他也察覺得到吧﹗長長的裙子蓋住了膝蓋上的手術後疤痕,但不太自然的走路姿態是遮蓋不了的。我不用他人對我特別殷勤」觸及內心痛處,小女孩不想再說下去了。雖然醫生與復康人員均對她說,只要耐心接受物理治療,她的右腿有80%機會以上可完全復原,活動自如,但那是12年後的事。這刻,她確實受不了自己一拐一拐的步姿,更受不了其他人的憐憫目光。

即使,小女孩沒有以話語描繪心中感受,Tiffany也能理解那份鬱結的愁緒,輕輕拍拍肩膊安慰她。

「我明白你的感受。不過,你冷靜想一想,飯聚中,小男孩好像不曾看過你走路的樣子。你比他早抵達,他到來的時候你已就坐了;另一方面,你忘了嗎?結賬時,他接到公司的Urgent Call,不好意思地放下三張一百元紙幣便趕著離開餐廳,那時我和你仍坐在椅子上等候侍應傳來賬單呢.等等

還未說完,Tiffany感到手袋傳來微微震動,掏出智能電話一看,然後把它遞給小女孩,笑著說﹕

「人家向你獻殷勤,也可以是有其他原因的。小男孩在whatsapp對我說,希望下次和我吃飯時,可再次邀請你一起來。你希望我怎樣回覆他?」

小女孩接過智能電話,看著手機屏幕,笑了,但笑中還是帶著一絲顧慮。

「你猜,若他下次知道我腳傷的事實,他仍會接受我嗎?」

「我想他會的.告訴你吧,反正他也曾在Blog中公開提及自己的經歷。下次若他一身休閒裝束,穿著短褲子赴會,你不妨留意一下他的右膝,那道疤痕未必比你短。你所經歷的痛苦,他早已面對過了。或許,他比我更能明白你的種種感受與難處


圖片來源﹕
http://www.betterlivingthroughdesign.com/images/i-see-you-wallpaper.jpg




4 則留言:

  1. ngng.....讓潔潔閉上眼睛, 想想下次的約會....他們會....

    回覆刪除
  2. 你會不會幫我寫一個續集?現時這個故事沒有續集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