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


平凡呆板的生活中,他/她的出現,讓波平如鏡的心湖泛起陣陣漣漪,心如鹿撞。

他/她不一定長得異常英俊或嬌俏,也不一定特別聰明,但他/她在我們眼中就是那麼獨一無二,在認識的所有人之中脫穎而出。

我們開始靠近他/她,刻意上前搭訕,交換facebook,出席他/她也會參加的活動,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彼此交談的機會。

種種跡象顯示,他/她該對自己沒有半點意思,不會愛上自己的。可是,我們還是願意在心中說些「無傷大雅」的小謊

 「他/她很留意我在facebook寫下的東西,常常讚好。

「星座書說我和他/她的星座相襯度很高呢﹗」

接著,像哄小孩般讓自己在一絲甜笑中安然入睡。

在「朋友」的層面止住了,未能進一步把情感昇華。進不得,退不能,我們還年輕,默默守候著一個轉捩點。我們在等。

等他/她主動來電邀約,等他/她答允自己提出的二人約會;

等他/她在聖誕節為自己預備一份甜蜜的小禮物,等他/她收到自己所送的小禮物後回贈一個窩心的吻;

等他/她在facebook上更新最近的生活狀況,等他/她看見自己那些曖昧的留言後有所回應,不只一個普通的「讚好」...

對著那個「這麼近,那麼遠」的人,也許,我們意識到自己只能一直在等。不過,被動地「等」的同時,卻又按捺不住,暗地裡主動地「追」。「明等」與「暗追」之間,「苦」與「甜」交錯,偶爾還夾雜著一份「酸」的濃烈感覺。

就這樣,我們在「苦澀」與「酸溜溜」的情感中掙扎著、糾纏著,混然不覺身邊一些事物在悄悄變化

Office內,辦公桌上的「座檯式」年曆,已由初出茅廬時常用的可愛卡通款式,轉變為簡約的務實形設計,不再花巧;

家中那隻從前經常跳跳紮的松鼠狗,已變得不再好動,關節退化的困擾讓牠多走數級梯階也異常吃力

直至某一天,在眾人一片「生日快樂」與「Happy Birthday」的祝福聲中,我們吹熄了蛋糕上的那支蠟燭,才忽然醒覺蠟燭雖然年年只得一支,但不等同時間沒有流逝,也不代表我們沒有長大。不知不覺間,讓人「有恃無恐」的雙十年華已悄然遠去,一去不返了。那個心儀的他/她,除了年年在facebook上寫下和其他人一式一樣的「生日快樂﹗」外,由始至終也未曾花心思為自己慶祝過。

狂歡過後,獨自回到家中,走進浴室梳洗,看看鏡子,幸好,魚尾紋與銀髮絲仍未出現,唯看著眼前那個已滿三十歲的自己,再不敢誇口說自己青春無敵了。

我們還可等他/她多久?如果,問題只是「可等多久」的話,只要我們和他/她仍活在世上,多等三、四十年也是「不成問題」的。或許,夜深人靜,當我們再一次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時,心中不期然問的其實是﹕

「我還要等多久?」

五年?十年?直至老去為止?

好像知道答案,卻又不願說出答案。

心,在痛。

然後,不知過了多久,在濕透了的枕頭上倦極而睡,卑微地希望在夢中,他/她可以伴在身旁,溫柔地在自己的耳邊哼一首「祝你生日快樂」。

「不要為那個一直要你苦苦追求、苦苦等候的人付上一生,與那個愛你、懂欣賞你、能使你快樂的人共度餘生吧﹗」

苦等情人,得到的是浪漫韓劇中的凄美;擁有愛人,得到的才是切身感受的幸福。

讓自己過得好一點,眼裡回復閃亮的光芒,生命中重現富感染力的動人風采,找回自己,將來吸引的即使不是那個可望而不可即的他/她,也會是另一個「愛你、懂欣賞你、能使你快樂」的他/她。


後記﹕
「不要為那個一直要你苦苦追求、苦苦等候的人付上一生,與那個愛你、懂欣賞你、能使你快樂的人共度餘生吧﹗」

很久以前,在網上某處看到類似的句子。說是「類似」,是因為我已忘記了(也找不回)原文是怎樣的,唯有按其意及句式以自己的文字重寫一次。


圖片來源﹕
kootation.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