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4日 星期六

煩惱絲


和過往不同,這次小女孩獨自走進Salon。

洗頭後,她靜靜坐在一旁等待著。不久,從前方那面大鏡子的倒影中,看到相熟髮型師Perry笑著來到她身後。

「久等了。剛才那名Walk in客較麻煩。呀,那位大叔又怎及你和小男孩這些熟客般隨和及善解人意呢﹗呵呵。」

Perry是一名比較愛說話的髮型師。他一邊輕輕梳順小女孩那仍然微濕的長髮,一邊開她的玩笑。

「小男孩很忙嗎?怎麼今次他不陪你來的?每次看到你們這對溫馨的小情人,人也心情愉快一點喔﹗你知道嗎?很少情人會願意陪著另一半到Salon的,你們兩人是極少數的一對呢﹗」

Perry說的是事實,小男孩和小女孩真的十分珍惜種種相處的時光。只可惜,這已由「現在進行式」變為「過去式」。

 「五個月前他和我分開了

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小女孩平靜地回答。這段期間,為免觸景傷情,她極力避免一個人重回昔日兩人常到的地方。五個月來,她哭過,痛過,消瘦了不少,父母及閏中密友都十分擔心她。也許,該是時候脫離混沌的生活,放下仍在心中的小男孩,重新踏上人生旅途。小女孩決定由這間Salon開始。

「不要緊,是他不懂珍惜你而已。世上總有愛你的人的,單是你那長長的秀髮已可迷到不少男孩子呢﹗今次,你想怎樣剪?」

「你替我把長髮剪掉吧﹗」

Perry看著小女孩,對她的決定感到難以置信------------她一定是被小男孩「傷」得很重很重。

「換過清爽短髮造型也很不錯﹗假如你沒有特別要求,不用心煩,信我吧,我替你設計一個簡約、易打理的新髮型,來一個新開始

「有,有一個特別要求。你先把我的長髮紮成數束,剪掉後,我希望你可以把那幾束長髮交回給我,讓我帶回家

(她還是捨不得那段情)

Perry只是在心裡想,沒有在小女孩前說出這段不識趣的話。同時,他也理解這刻小女孩可能需要一點安靜的時光,整理思緒。理髮過程中,他沒有再特意找尋其他話題逗她說話了

   *         *     *

晚上,睡房內,小女孩默默看著那數束放在白紙上的煩惱絲,想著想著,雙眼漸漸變得濕潤、通紅。

那些充滿光澤的烏黑髮絲,不僅象徵了她對小男孩的愛,也包含了小男孩對她的情。很久以前,她已打算轉為短髮造型了,只不過因為她知道小男孩較喜歡她留長髮的模樣才打消念頭,寧可日常花多點心思悉心打理;另一方面,眼前的束束長髮,也讓她不期然憶起昔日每逢在家洗頭後,小男孩拿著風筒與梳子,溫柔地替她吹乾頭髮的溫馨時光。

她,放下下,心中仍然深深掛念小男孩。

不過,她也知道,既然今天狠狠下定決心把頭髮剪下,就該繼續「狠心」下去,在未回心轉意之前,把跟隨自己多年的煩惱絲送走。

小女孩小心翼翼以白紙包好一束束長髮,然後把它們放進一個大大的信封。信封上寫著一個英文地址,收件人是Locks of Love--------------那是一所接受捐髮的海外非牟利機構,收到自願者捐贈的頭髮後將會作為替癌症兒童製造假髮之用。

其實,這亦是病重的小男孩在離去前幾天叮囑小女孩一定要做到的事。她沒有忘記。

「你知,我很愛撫弄你柔柔的長髮。我也知,你很愛我輕撫你時的那份窩心感覺。如果,他日這些隱含我們兩人的愛的千千煩惱絲為你帶來沉重心靈負擔的話,屆時你一定要下決心剪掉它們,開開心心過新生活。放心,短髮的你仍是很漂亮的。我們之間的愛就到此結束,讓這份愛在其他角落延續吧...」




延伸閱讀﹕
Locks of Love


圖片來源﹕
oldewatermill.co.uk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