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9日 星期五

「無良」的「棄牛者」


在香港,遊人在郊區碰到的黃牛,大都是原由農戶飼養的耕牛(或其後代),因主人棄養而被流放在大自然中,自此成為都市人口中的「流浪牛」。

觸及「流浪」與「棄養」這兩組負面詞彙,SU第一時間聯想到都市中被人遺棄的小貓、小狗。

也許是成長後,牠們體型變大了,變得不再適合在狹小的單位內飼養;
也許是因為嬰孩的降生,主人害怕寵物會誤傷小寶寶;
也許是隨著年歲增長,踏入暮年的牠們已不再可愛,其日漸衰弱的身體開始把麻煩帶給飼養者...

不管原因為何,最後那些寵物的下場就是被主人逐出溫暖的家,從此在城市中的大街小巷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在垃圾堆中找尋食物,以卑微的「流浪者」身份苟且偷生。

基於這份特殊的情意結,曾有一段時期,每逢在郊野看見那些被遺棄的流浪牛時,心中總會不期然有一種想法﹕「係啦,冇田耕,冇用喇,咪丟晒佢地出去郊野囉﹗」不只是我,一些朋友也有此類「直覺」,言下之意其實是怪責那些「棄牛者」。直至看到某個電視節目,聽到一名老農戶「想當年式」的自白,才驚覺這種想法有修正的必要。

(以下為大致意思)

「耕牛老了,沒有力氣拖著重重的犁子。我們不捨得屠宰牠,只好把牠賣給其他人。賣掉牠的時候,人和牛皆是依依不捨的。牛是有靈性的,被拉走時還流眼淚

老一輩與黃牛的故事就此打住,以「賣給其他人」隱隱交代了老耕牛的下場,並沒有如童話般以「從此快快樂樂過著幸福的生活」作結。以當時的社會狀況來說,試問有哪一戶人家願意付錢買下一頭年邁力衰的老黃牛,好好收養牠,讓牠安享晚年?或許,善心人是有的,然而只要稍為推敲,誰也猜得到買下這些牛隻的人,以屠宰商與肉販佔絕大多數。

我不會怪責貧苦的上一代把為自己勞碌一生的牛兒賣掉。事實上,我想對很多農戶而言,不賣走老耕牛,也未必有餘錢購買另一頭年輕力壯的黃牛來協助耕作。我真心相信他們在下決定的一刻,心情總帶著或多或少的矛盾,並非殘酷不仁。另一方面,「棄牛者」亦不一定真的「無良」。的確,不論是耕牛年老還是農業息微的緣故,總之耕牛沒有「農務價值」後,他們本可向屠宰商兜售忠心耿耿、默默耕耘的牛兒,讓牠們為自己作出「最後的貢獻」,換回一筆不俗的金錢。不過,他們最終沒有這樣做,反之放棄了潛在利益,讓曾為自己及家人付出勞力的牛兒獲得自由,從此在大自然中優哉游哉品嚐嫩綠的青草,閒時喝喝清甜的溪水,世世代代過著無拘無束的生活。始終,黃牛不是寵物貓、狗,大自然環境該比窄窄的人造牛棚更符合牠們的生活習性。

感性一點地想,雖然牠們成為了流浪牛,但牠們該會感到快樂的。可是,當原始棲息地變得城市化後,則另當別論了。




圖片來源﹕
wakpaper.com



3 則留言:

  1. 我覺得動物之中牛應該對社會貢獻最大,牠們不停為我們默默耕耘著,沒有半句怨言, 人們在牠生前常採用牛奶來喝, 當牠們一旦年老沒力氣工作時就毫不留情地把牠們殺害,拆骨剥皮地監生至之死地..! 這實在是太殘忍傷天害理的事呵...!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以前沒有牛隻幫忙,農戶靠鋤頭自己鋤效率真係會低好多。你呢點好好,黃牛我唔係好清楚,但水牛奶農戶是會拿來喝的。牛兒老了,農戶選擇放生,是值得讚揚的。

      刪除
    2. 牛本是活在大自然
      是清除野草專家
      產生牛糞
      維持生物鏈
      功德無量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