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3日 星期日

門後的世界











睜開眼睛,小女孩發現自己正身處一間簡陋的單人病房內。

(難道手術已順利完成了?)

看看牆上的鐘,時間是下午二時三十六分。

(怎麼可能?這是一個複雜的大型手術,預計完成時間不是六時半嗎?我怎會這麼快便離開了手術室?)

忽然,眼前湧出一陣黑色煙霧,伸手不見五指。

煙霧散去之時,一名穿著黑色斗蓬、手持鐮刀的少年在房內出現。

(來者不善…)

小女孩明白箇中意義。


她輕輕歎息,知道死神終於來了。不過,她絕不意外,因為醫生早說手術的成功率只有15%

(離開,也算是一件好事吧,日後不用再成為小男孩的包袱,總算可以安心了…)

意外地,斗蓬少年沒有急於取走她的靈魂,反而指指房子的左右兩端。

「你看到這兩面牆上各有一扇門吧﹗門後各有不同的路,今天我特別優待你,准許你一探那兩個不同的世界,再憑自己的感覺選擇一條你要走的路。」雖說是「優待」,但少年的話語中不帶半點憐憫,反之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

這刻,小女孩覺得,不論走哪一條路也分別不大,反正也是殊途同歸,通向同一個目的地。

「你不選擇,我替你選擇﹗」斗蓬少年看見小女孩呆呆地站著,等得不耐煩了,強行拉著小女孩往左方的門走去。

「不﹗」小女孩甩開少年的手,她最討厭被人操控。到了「最後關頭」,她還是希望維護自己的尊嚴,按自己的心意作出選擇,不受他人擺佈。

拉開左方的門,門後是一條兩旁長滿野草、崎嶇不平的泥濘小徑。小女孩看見自己正費力地在那條難行的路上徐徐向前走,不時跌跌撞撞。手臂早已被路旁鋒利的野草刮傷,膝蓋上也有不少瘀傷。不一會,她再次被路上的石塊絆倒,腳上的傷口滲出血絲….

小女孩不忍感受自己將要面對的苦楚,不一會便黯然把門關上了,內心被厚厚的陰霾籠罩著。

「這就是我將要走的路吧?」小女孩問斗蓬少年。雖然久病的她已習慣痛苦的滋味,臉上仍不禁泛起陣陣哀愁。

「不一定,你還未打開另一扇門,看看門後的風光再說吧﹗哈哈﹗」說時,少年狡猾地冷笑。

拉開右方的門,小女孩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她不再被痛苦纏繞,正輕鬆地在一條平坦的路上走著,和剛才的情境截然不同。

(想不到兩道門原來通向不同的世界,當中還有一條是可帶我離開困局的出路。如果我走這條路,小男孩便不用替我操心了…)

「我真的可以決定接下來要走的路?」小女孩要斗蓬少年再次確認,因為她不相信死神會這樣輕易放過她。

「對﹗我不是已經說了一遍嗎?我准許你選擇你要走的路。」

「試問哪個笨蛋會踏上左方那條歷盡艱辛的泥徑?」未待少年回答,小女孩已朝右方的門走去,以免他不守承諾,強行拉她穿過左方的門。

「兩年前,的確有一名笨蛋選了左方的路。不過,等等

話音未落,少年拉著小女孩。

「我提一提你﹕當你穿過門框,踏上了所選的路,便永.路,不能反悔,你明白嗎?」

聽見斗蓬少年特意強調「永沒機會走回頭路」八個字,小女孩瞬間停下腳步,猶疑不決。被少年一嚇,她害怕自己作出錯誤的決定。

「剛才你好像只用了不足半分鐘觀察門後的世界,何不在每道門前多待一、兩分鐘才作出決定?」看著小女孩躊躇不前的樣子,少年忍不住提醒她。

透過右方的門,小女孩看見自己繼續在平坦的路上輕快地向前走。沒多久,在路上她終於遇見小男孩。可是,小男孩好像看不到她,四處張望,憂心忡忡,似在尋找她的蹤影,最後只能坐在地上崩潰痛哭

再次拉開左方的門,小女孩看見傷痕纍纍的自己快走到小徑的盡頭。小徑的盡頭連接著一條較平坦的路,掛念她的小男孩一直在接合點等著她,疲態盡現。看到她一拐一拐走過來,小男孩急不及待上前扶著她、擁著她,空間瀰漫著暖意

淚珠在眼內滾動,小女孩一時說不出話來,低頭不語。

「怎麼樣?最後打算下一個怎樣的決定?」斗蓬少年認真地問。

「我走左方的路

「你不後悔成為一個笨蛋嗎?」

「不後悔﹗」說完,小女孩朝左方的門走去。

站在門前,小女孩深深呼吸,擦乾眼淚,鼓起勇氣踏上那條崎嶇的小徑。她知道自己將會跌跌撞撞,甚至被路邊的野草割傷,不過她的心始終堅定不移,小步小步向前走,與深愛她的小男孩會合。

倚在門框看著小女孩,少年滿意她的選擇,笑了。他脫下局促的斗蓬,柔情地看著小女孩的背影。

「衷心祝福你,儘管還有一段艱難的路要走,未來和小男孩仍然幸福快樂

背後傳來真摯的祝福,小女孩回頭一看,驚訝地發現少年早已脫下黑色斗蓬,背上露出一對純白色的天使翼;右手不再拿著鐮刀,轉而拿著金色的弓箭。

「你不是死神,你是」此時,小女孩終於認出少年是誰。

少年在唇前豎起左手的食指,示意小女孩保持安靜。他向小女孩揮揮手,然後把房門關上

    *       *   *

這是小女孩接受手術後的第五十一天。

手術成功了,小女孩的健康狀況日漸好轉,不過她仍須在醫院接受康復治療。

這天,她正接受強化肌肉訓練------左右手扶著身旁的鋼架,小步小步向前走,鍛鍊雙腿肌肉。

(痛﹗)

一不留神,小女孩摔倒了。一直陪伴在側的小男孩馬上上前扶起她,呵護她。

(這情景好像似曾相識…)

「呀﹗忘記告訴你一件事,上次手術期間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自己被困在一個小房間內。忽然來了一名斗蓬少年,他引領我看清未來要走的路。我以為他是死神,但原來不是。你猜斗蓬少年是誰扮的?給你四個選擇吧,A是你自己,B是陳醫生,C

「是愛神丘比特吧。」小男孩說出答案,一擊即中。

「你怎可能知道?」小女孩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眼睛瞪得大大的。

「丘比特刻意藏在斗蓬下模仿死神,又有什麼出奇?有些時候,愛不是隱隱藏在點點苦楚中?」小男孩滿口道理。

「沒有可能的﹗沒有可能的﹗你沒有可能未聽提示便猜到答案﹗」

小女孩回想夢境中丘比特說過的話,再想想小男孩過往的經歷

「難道你

不錯,兩年前她和小男孩逛街時,小男孩不幸遇到交通意外。在醫院急救期間,他已做過同樣的夢。


後記﹕
門後的兩條路,代表故事中小女孩兩種不同的潛意識,也象徵兩種截然不同的生命取態。

謹寫此故事,送給那些在面對疾病時,一起共渡患難的愛侶。
願患病中的「一半」,在彼此的愛中,找到出路,勇敢、坦然面對各項挑戰,不輕言放棄,最終康復過來。
願照顧病患的「另一半」,面對伴侶的不安、焦慮與恐懼時,縱然偶爾「心煩」,也可繼續在關係中注入「愛」。因為你所付出的「愛」,對病患來說,勝過一切醫生與藥物。


希望這故事可隨風「飄」到你們手中,為你們打氣﹗




圖片來源﹕
play.google.com
play.google.com
play.google.complay.google.com





17 則留言:

  1. I REALLY LOVE THIS STORY!!
    你可以出個小男孩同小女孩既合集,出書都得!:D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篇其實不是新故事,是之前寫的,不過搬Post時大頭蝦,校左搬Post那時的日期與時間。(現在改回了,變回了3月3日)

      這篇你曾否看過?=P

      刪除
  2. 多謝你的指導,文章分類OK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Nice,潔潔﹗^^ 最後是用方法一還是方法二?

      刪除
  3. 多謝你為潔潔打氣,如同身受!

    回覆刪除
    回覆
    1. 潔潔,其實我之前也曾在你的Y Blog留言,記得?我是十分樂意為你打氣的。

      不過,也不想欺騙你情感,之前搬Post了set錯了時間,變相之前好似此篇是新作,其實這篇是2013年3月3日已寫好的,所以初初寫這篇時其實我是未認識你的。潔潔,希望不要怪我坦白,這篇算是重Post。

      不管如何,我和你在Blog中認識了,也是有綠。如果今天重Post,你看了,覺得心裡有點感動,受到鼓勵,也是一件美事,不是嗎?

      套用你之前遠行前某篇Post中的一句說話,「即使體弱,志不弱」,加油,然後笑到最後。

      刪除
  4. 願愛成為大家的力量﹗很有心呢﹗謝分享﹗

    回覆刪除
    回覆
    1. 特別是照顧病中人。

      其實,有些時候,病患中的人,選擇「自行了結」,也可能是出於對身邊人的一份愛,避免成為他人包袱 (即女孩初初匆匆選擇,右方門後那條可以「擺脫痛苦」的路,實為一去不返之路)。但其他人付出的「愛」,卻有機會可以把病者從「右方那條路」拉回來。儘管左方那條路 (面對疾病的路)艱辛且充滿挑戰,但只要「愛常在」,有些困難是可以面對與克服的。

      這是我寫這篇時心中所想的。

      刪除
  5. 沒有愛,一切也是徒然。
    為了愛,甘願付出一切。

    回覆刪除
    回覆
    1. RE (叫回你RE,可以乎?),愛的力量真的很大。愛未必可解決一切困難,但卻給人勇氣去面對一切困難,給人希望。沒有希望,則什麼也做不了。

      刪除
    2. 你可以叫我RE,甚至不用叫名字。叫你SU,沒問題?
      (簡約是我的風格,客氣話、名字,少講。)

      刪除
    3. 哈,我個short form都冇改到。^^

      刪除
  6. SU : 雖然是白牆一道,字體比以往放得大很多,所以都吸引到我看多了。
    寫得很不錯,很有誠意的故事。謝謝你的分享!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好,秋葉阿姨,我是RE,我能夠看你的文章,但無法到你的blogspot 留言,我不是google的用戶。即使我無法留言,也會不時觀看你的文章。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