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4日 星期三

買書.放書.看書


一些老闆或高層總愛在自己的「大班房」內設一個開放式書架,擺放各式各樣的書藉,數量往往超過數十本 (大班房內不一定有書架,但若放置書架的話,你可曾看過一個只放兩、三本書的長書架?)。有時SU會想,不計上市公司那類「集團主席式」老闆,一般企業的老闆或管理層是否有這麼多時間在寫字樓內閱讀書藉?特別是那些不是老闆的管理層,老闆付錢請他們回來寫字樓在辦公時間看書增進管理技巧及細看<資治通鑑>研習中國歷史?即使老闆與高層有空看書,大概也不會一次過看數十本吧﹗因此,不少人也懷疑那些書未必是老闆或管理層自己看的,而是給其他人「看」的。至於所謂「給其他人看」,主要是指借給下屬及其他人看,還是讓其他人「看看」自己如何學富五車,就由各位自行判斷了。

 SU家中,櫃內的其中一層也是用來存放書籍的。猶幸,當中超過半數已全本看完。不過,不得不「自首」,也有小部份書是看了不足三份一,且我也知道自己有99.9999%在日後是不會再拿來看的。你猜,那些是什麼書?

十、九、八、七、六、五...

不數了,直接告訴你答案吧。那些是大學時期的教科書(或參考書)

不計中一至中三,中學時期的教科書是依公開試的考核範圍編寫的,所以教科書內容的「使用率」可高達99.9999%。不過,由於大學課程由院校、學系及個別教授自行編定,內容極具彈性,沒有統一準則(即使是同一院校內的同一學科,不同教授任教的話,課程涵蓋內容有別亦不足為奇),故教科書作者 (多為外國學者)沒有可能知道世界各地大學打算教什麼,因此他們撰寫有關書藉時,大多在書內包括「盡可能多」的相關課題,然後再由不同採用者按自己的課程設計選擇不同範疇任教。衍生的結果是,一本厚達幾百頁的教科書,大多數情況下只有約三份一的頁數是被「使用過」的,其餘那「三份二本沒有用過的書」則無形中有點像營銷學中的「綑綁式銷售」。

純就經濟角度而言,大學學費本身已不是一個小數目,再就不同課程去花二、三百元購買那「三份一」本教科書 (每年修十科的話,要買十個「三份一」本),不是每個大學生也「心甘情願」這樣做。坦白說,SU也不會到書店掏錢購買各科的書,只會選擇性購買。

到了現在,其實自己心知肚明,怎會再有「閒情逸致」或「忽然好學」再一次拿起那些櫃內的教科書進行學術研究,或是解構一條條高深莫測的理論?不過,各位可放心,SU放書的櫃是有櫃門的,日常大多關閉,那些書不是如段首描述般「給其他人看」,可惜的是連自己也不會再看而已。大概是當天真金白銀買回來,所以到現在仍不捨得丟棄吧。


 

圖片來源﹕
muralsyourway.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