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30日 星期一

前度


星期六下午,Zoe拿著大包小包戰利品,來到一間優雅的Café稍歇一下。

巧合地,同一Café內,舊同學Mia正獨自坐在靠近櫥窗的一張二人方桌,低頭看著小說,若有所思,狀甚寂寞。

(幸好在這裡碰到Mia,同是天涯淪落人…)

HelloMia,很久沒見了。幸好碰到你,不然我可要獨個兒打發時間呢﹗橫豎大家也是一個人,聊聊天聚聚舊,一起消磨時間吧﹗」

被突如其來的問好打斷思緒,Mia緩緩抬起頭。她沒有回答,僅向Zoe報以一個親切的微笑。事實上,回不回答已不再重要----------未待她開口說話,Zoe已拉開椅子坐下,並在腳旁放下那些購自名店的戰利品。

 「好像收穫甚豐呢﹗今天買了什麼心頭好?」

MiaZoe算不上是很熟絡的朋友,共通的話題不多。Zoe愛購物與留意時尚玩物,Mia則較愛簡樸的生活。不過,要Mia自顧自繼續看小說而不理會Zoe,隨和的她又做不到,於是隨便問一個問題打開話題匣子,這個話題也該比「是否已吃飯」更為適合目前的處境吧。

「呵呵,買了很多呢﹗有緊貼今季潮流的服裝,也買了化妝品。呀,有一款新出的eye shadow,我想也頗配合你那崇尚簡單的風格。逛了差不多一天,很累了,讓我先點一杯飲品再說...

看著仔細翻看MenuZoeMia鬆了一口氣。什麼化妝品、eye shadow,她可沒有興趣研究一番。

鈴﹗鈴﹗

掛在Café入口處的風鈴,隨著顧客推開大門,響起清脆的鈴聲。ZoeMia下意識望向入口處

她們均認識那位剛進入Café的顧客--------他是Zoe的前度男朋友。

那刻,細心的Mia察覺男孩和Zoe眼神接觸的一刻,兩人均露出錯愕的神情。不過,男孩還是保持著男生應有的風度,很快收起驚訝的樣子,微笑著地向她們揮揮手,朝遠處的另一張二人桌走去。

「你看,男孩和我分開後,變回了老樣子Zoe喝了一口侍應剛放下的特飲,以勝利者的口吻說。

「什麼老樣子?」

「你不察覺嗎?他的衣著呀、髮型呀,回復了過往的土氣,沒有了和我一起時的時尚氣息。哈,或許這是他的風格,做回自己而已不過,這樣子吸引不了高質素的女孩子的,難怪他這個下午只能獨自一人過。想起來,我有你伴著,我還是過得比他好一點。如果我仍在他身旁,他一定會和現在不一樣

原本有一句話是Mia想說的,然而最後那句話還是收回心中。她靜心回想,男孩和Zoe一起的時候,或許是因為Zoe「較著緊」為他提供「形象指導」吧,過往的他的確比現在「有型」一點、「帥氣」一點。儘管如此,Mia覺得男孩其實不如Zoe口中那樣不濟。

「除了衣著,你覺得和數年前相比,男孩還有什麼不同?」看著眼前趾高氣揚的ZoeMia想看看她是否留意到他的其他轉變,特別是精神面貌上。

「不同?呀﹗總之沒有我在他身旁,他就是比前差了。哈哈還是談回早前提及的那款eye shadow

其實,Mia想說她覺得男孩比以前開心了,開朗了。不過算了吧,反正Zoe也是聽不入耳的。就這樣,與Zoe之間的話題,再次回到那些化妝品與潮流打扮上。Zoe說得興高采烈,Mia則勉強擠出笑容,不時不耐煩地悄悄看錶,好像害怕錯過了什麼重要時刻似的

好不容易過了半小時,Zoe終於喝完手中的特飲,打算回家。

「放下這些戰利品後,晚一點我會到尖東酒吧結識男生,有興趣一起來嗎?讓我介紹一些新朋友給你認識

「不來了,Clubbing不太適合我。其實,我們都三十一歲了,平平實實找個穩定的伴侶,安定下來,不好嗎?」

「只要稍為打扮,三十出頭的女人對不少男生來說依然很有吸引力的,何必自貶身價?外出玩玩,交多一些異性朋友,人也不易感到空虛寂寞呢﹗」

(熱鬧過後,Clubbing換來的,不就是更多的空虛與寂寞嗎?)

心水清的Mia沒有一語道破Zoe的自我安慰、她在心中暗忖而已。

    *   *     *

Zoe走出Café後,男孩離開原來的桌子,來到Mia身旁。

「怎樣?和Zoe談得很投契喔﹗」他明知MiaZoe是兩個性格上南轅北轍的女生,立心調侃她。

「你說呢?只懂坐在一旁,不懂替我解圍。」

「我是怕你尷尬才不走過來,難道我要請Zoe起來把座位還給我?哈,給你們一個機會說說我的是非,不好嗎?Zoe是一個很好的對象喔﹗某人說我常常欺負她」男孩捏了Mia的鼻尖一下。

Zoe何只說你的是非,還說我的不是。她說,土氣的你吸引不了高質素的女孩...

「怎會?我們的Mia可是有幾分姿色的呢﹗」

「幾分姿色?一百分滿分麼?」Mia故意撒嬌。「搶白」是他們兩人之間的日常情趣。

「四分滿分,無三不成幾,滿意了?你的賬單,剛才我一併替你付了,起行吧,不然店子關門了,我們趕不及試婚紗



 

 
圖片來源﹕
Wallpaper4me.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