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8日 星期五

對免費電視台發牌事件的一點意見


香港電視不獲發免費電視牌照,全城譁然,更有團體於本周日在政府總部舉行集會,以示抗議。

SU不反對發牌給奇妙電視 (有線旗下)香港電視娛樂 (電訊盈科旗下),也不能斷定它們將來一定會做得比CCTVB (大概不用擔心會做得比零收視台差吧,因為零收視台已做得「足夠差」了),不會構成威脅。其實,在我來看,現在不是撐不撐王維基的問題,而是「兩個口」做事時是否讓人覺得合理及使人信服的考量。
 1. 發出免費電視牌照,讓觀眾有更多選擇之外,也是要促進業界競爭,但結果就是由「無發牌上限」悄悄變為「三選二」,「疑似」原因之一是要「循序漸進,同一時間引入3間營辦商,可能對免費電視台生態,帶來急劇和不能預計的轉變,或造成負面嘅影響」(詳見延伸閱讀部份<<苦等三年  王維基不獲發牌>一文),民間不少媒體、評論員與大眾的其中一個解讀是避免為業界帶來衝擊,害怕有電視台結業。其實,商營運作下,「兩個口」是否有責任考慮各個電視台的存亡?(PS﹕說成「疑似」,是因為直至現在,「兩個口」也只是含含糊糊提及評審準則包括「一籃子因素」。「一籃子因素」外,各項因素的總分所佔比重亦鮮有提及。)

2. 梁生及行政會議到現在仍以「保密制」為擋箭牌之一,拒絕向公眾交代香港電視的落敗原因。「保密制」之設立,固然有其因由 (非本文要旨,這裡不作詳談),唯「保密制」是否合理使用,則十分有賴特首及行政會議的從政操守及道德價值觀。若然保密制變成了護身符,變成了即使在引起重大爭議時也不用向公眾解釋的藉口,難免使人擔心「保密制」有機會成了某些「有心人」「唯所欲為,予取予攜」的工具,實非無權無勢的普羅大眾之福。當中潛藏的憂患,已非是否發牌給王維基這樣簡單,涉及的影響尤其深遠。沒有必要對外公佈評審過程中,每個評審者說過什麼,但評審準則、計分方法又為什麼不能公開?

3. 另一個擋箭牌是因為「進入司法程序,不便透露」。關於這點,或許要視不同情況作出判斷。SU不反對當事人或其他人採取法律行動爭取公道 (當然,濫用亦不宜鼓吹),不過,觀乎某個人常以「進入司法程序」為由拒絕回答問題,間接讓事情丟淡日後再說,我在想各有關人士是否應該變得「精明」一點,以法律手段解決爭議前,預留一段合理時間讓某人「解釋一下」,讓他少一個不用面對群眾的理由?

4. 「讚好」是一種表態,但「讚好」這種超低成本的動作過後,what will you do next?時間許可的話,也是在玩樂中以「念力」作出精神上的支持乎?

5. 最後,意見是多元的,不知道一些意見會否「擇日」出現,例如﹕

a.「兩個口(當然說這話的人不用「兩個口」這個term),一定要向市民交代的?行政會議有保密制呀﹗他們又沒有犯法。」
b. 「好明顯是政客搞事啦﹗乘機挑起民怨..
c. 「唔好再嘈啦,再嘈下去會阻慢發展gar,還有更多問題要解決,唔好再嘈喇

關於a點,上文第2點已曾提及。至於b點,個人觀察是政界之中,不論是兩個口,泛民或建制派人士,「鼓動群眾,主導輿論」這個意圖與行為均存在。至於要分辨社會的主流意見是否主要由第三方挑起而生,其中一項可供參考的判斷方法 (不是唯一方法,多角度觀察仍是需要的)是一項措施公佈後,普羅大眾聽到消息時,短時間內的反應如何--------這是他們自身最直接的感覺。關於c點,除了「發展之外,社會還需要什麼?」的反思問題外,另一個思考方向是,倘若不分青紅皂白,一有嘈吵聲音便覺得「很討厭」、「很心煩」,然後馬上呼籲各方不要再爭辯,不去討論當中對錯,硬把事件壓下來作冷處理,這樣又是否間接鼓勵了一些人繼續去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

a-c三項近乎是萬能key,說出來時總有市場,不過動輒出動萬能Key而避開「針對事件」的論述,亦失去了探討事情的機會。



延伸閱讀﹕
20131016日,AM730<苦等三年  王維基不獲發牌>

20131017日,AM730<蘇錦樑:香港電視競爭力不足 市民烽煙怒轟特首行會>

圖片來源
http://tvtropes.org/pmwiki/pmwiki.php/Main/BlackBox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