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7日 星期四

「個別事件」與本週日新聞界「反暴力」遊行 (已改1:00pm政總起步)


(原本今期應該寫比較多人喜愛的「故事時間」,但SU覺得有些事情比定期寫「故事時間」嘻嘻哈哈更為重要。)

巧合地,在財政預算案宣讀的同一日,剛被內部調職的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在街上被人狂斬六刀,送往醫院急救後目前仍然情況危殆。詳見延伸閱讀部份,2014227AM730一文<光天化日,劉進圖被斬六刀>

2014年2月24日 星期一

關於種子的二三事


這篇,可說是和種子有關的雜文吧。各段內容沒有什麼連貫性,似乎以點列形式表達較佳,

1. 前天吃銀芽的時候,想起小學時,因為自然科學科的關係,曾經嘗試在家中種植綠豆,觀察種子發芽,長成幼苗的過程。

那時,年紀小小的SU把數顆小小的綠豆撒在濕透了的棉花上,置於陽光之下,定時澆水。看著它們徐徐長出嫩芽,白白的幼根抓住棉花團,並且向上生長,朝左右兩方長出翠綠的小葉,心裡滿是喜悅。

不知道,現時的小學是否仍會要求小學生種植紅豆、綠豆,近距離親身觀察植物的成長過程?還是,身處「標榜High-Tech的資訊科技化年代,以電腦效果製作模擬短片向學生們講解了事?

2014年2月21日 星期五

「生活艱苦」


從來,SU都覺得「財政預算案」是一個吸引力很大的新聞項目,其吸引力往往大得連一些日常只看娛樂版或副刊潮流時尚版的朋友也不得不花時間拿起港聞版一讀。

不知道,大家對下星期公佈的財政預算案有什麼期望?

觀乎梁生的施政報告「重手」推出多項扶貧措施,長遠而言經常性開支勢必大幅增加,連同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及部份財金系人員屢次提及花光儲備及結構性財赤等憂慮,相信今年財政預算中的「派糖量」會比往年「縮水」。

2014年2月18日 星期二

一登「龍門」--------龍門郊遊徑

今次介紹的路線,由川龍走至城門水塘-------「龍門郊遊徑」是也。全程約需2.5至3小時,時間僅供參考。
在荃灣乘坐80號專線小巴,於川龍總站下車後,按路牌指示經川龍林道走至龍門郊遊徑起步點 (PS﹕路牌上的那條龍,疑似由行山人士自行用塗改液手繪)

2014年2月14日 星期五

謊言背後


小女孩已在街上徘徊了好一陣子。

她,很想很想走進不遠處的那間小型甜品店,心中的忐忑卻讓她躊躇不前。

時間毫無意義地流逝,直至小女孩看見年輕女店員把寫著「Closed」的小膠牌掛在玻璃門上時,才驅使她急步上前。

鈴﹗鈴﹗

隨著玻璃門被女孩推開,入口處的串串風鈴響起清脆的碰撞聲,吸引了店長和年輕女店員的注意。

「對不起,已過營業時間了,請你明天不,我們這裡將會休業兩個月,請你兩個月後再支持我們。」年輕女店員禮貌地向女孩解釋情況。

2014年2月9日 星期日

那個不會後悔的她


引述AM730指, 在免費電視發牌事件中,負責為政府撰寫報告,並公開批評政府曲解報告的威普諮詢顧問公司亞洲區總監伍珮瑩已經辭職。據壹週刊報道,指該顧問公司收到投訴信,批評伍的言論「違反顧問生意規矩」、「破壞合約保密精神」,伍其後離職。事件引起外界懷疑有人「秋後算帳」,認為伍是被辭職」。(詳見延伸閱讀部份)

1. 在這次疑似「被辭職」事件中,比較值得留意的地方是,據知一名自稱「Alex T Pugh」的人寄了一封長達六頁的投訴信予威普諮詢顧問公司的意大利總公司之外,同時把有關信件寄給多個威普的地區辦事處。除了給當事人伍珮瑩製造不必要的壓力外,這種做法亦相當「聰明」,因為其他地區的子公司高層未必清楚理解免費電視發牌事件的來龍去脈,或許只知/著眼於集團內有地區管理人「違反顧問生意規矩」、「破壞合約保密精神」,在辦公室明爭暗鬥的政治生態下,總公司核心管理人員若「處理不當」,你不知道這會否成為日後其他高層把某人拉下台(然後自己上位)的「政治炸彈」。即使負責處理的總公司人員個人不認為伍珮瑩須離開集團,可酌情處理,亦須面對其他蠢蠢欲動等候上位者的伺機挑戰。也許,那位投訴人雖然有一個「洋名」,也「深深明白」以「農村包圍城市」的做法吧。

2014年2月4日 星期二

索罟灣、石排灣

提起南丫島,最為人熟悉的想必是來往榕樹灣與索罟灣的家樂徑 (下文簡稱「榕索段」。請留意,此名僅是SU為方便溝通而臨時想出來的名字,非坊間及官方稱號)與風車。其實,在索罟灣那邊,也有一條風光不下於「榕索段」,沿海邊走一圈的家樂徑,值得推介(即下圖中紅線所示的路段)。

粉紅鬱金香



你知道,粉紅鬱金香的花語是什麼嗎?

其中一個說法是,它代表「永恒的愛」。

人與人之間那份真摰的感情,是非時空所能阻隔的,因為,愛長存於人的回憶與思念中。曾播在心裡的那些「愛的種子」,隨著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發芽成長,然後開出朵朵粉紅鬱金香,從此香氣溢滿心房,淡淡幽香,不會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