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7日 星期四

「個別事件」與本週日新聞界「反暴力」遊行 (已改1:00pm政總起步)


(原本今期應該寫比較多人喜愛的「故事時間」,但SU覺得有些事情比定期寫「故事時間」嘻嘻哈哈更為重要。)

巧合地,在財政預算案宣讀的同一日,剛被內部調職的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在街上被人狂斬六刀,送往醫院急救後目前仍然情況危殆。詳見延伸閱讀部份,2014227AM730一文<光天化日,劉進圖被斬六刀>

看網上新聞,有不少網民舉出一系列「理據」,認為這次是個別事件。真的很難排除這是否個別事件,但如果我們是不太善忘的人,過去一年半內我們居住的地方的確發生很多「個別」的暴力事件。綜合網上資料,例如﹕

20128月,獨立媒體辦公室被四人訛稱捐款後闖入用鐵鎚搗亂
20136月,陽光時務 (這間傳媒可能相對少朋友認識,即邀請劉夢熊接受訪問,批評梁生那份)創辦人陳平被人毆打
20136月,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家門大閘被撞及放下利器
20136-7月,蘋果日報的發行商運送報紙往報攤途中被人截停,報紙被燒
20137月,AM730創辦人施永青座駕被截停後,被人用鐵鎚敲打擋風玻璃
20142月,被調職的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人狂斬六刀。涉案人士其後迅速乘電單車逃之夭夭

有時,不清楚「個別事件」是否一個「偽命題」,當人們說這是「個別事件」時,或許要問的是「怎樣才不算是個別事件」,是否真的要極度不幸且災難性至每間報館的辦公大樓都被小型核彈炸毀了才不算是「個別事件」?必須強調,我無意鼓勵亦絕不希望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事實上,過往的暴力事件亦較少在親建制的傳媒中發生,相對上較為安全。

劉進圖被斬,不同報章對背後原因各有推敲,有一說是或許涉及敏感報導,不過相信很難有真憑實據查明背後原因。SU想說,不論你認同或不認同各項推測,撇開各種意識形態,最最最根本的核心問題是「你想不想這樣當街斬人的嚴重暴力事件在香港-------我們的家發生,然後不了了之」?不論你是左中右派,立場親政府或親民主派,絕大多數的我們都不能擺脫一個客觀事實---------香港是我們居住的地方,是我們的家,倘若我們沉默待之,暴力事件遭到蹤容,成為一種風氣,最終誰都逃不了其害。即使今天一些疑似受聘在不同Blog、網上新聞報導、討論區中洗版扯開話題 (例如,有人看見港台報導新聞界發起「反暴力遊行」,留言說「港台浪費金錢建新大樓」,並稱「新聞界搞遊行為籌款」之類),意圖淡化暴力事件的人,或許站在權勢一方,但又有誰可以確保自己不會終有一天成為棄卒,「今日在高位,明天跌谷底」?我們每人都有父母、子女或珍視的人,助長社會暴力,人人均有可能是下一個受害者,這是稍為理性的人,不論左中右派都看得到的事。

今天,不同人士均發表譴責言論。其中引述港台報導,傳統建制派重量級人物、現任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探訪劉進圖後,指「立法會各黨派對劉進圖遇襲感到震驚,強烈譴責這種暴力行為,要求警方盡快緝兇,不希望新聞界及傳媒工作者因事件感到威脅,對工作產生顧慮,希望警方盡快破案釋除新聞界的疑慮」;新聞界人員也暫定在本週日發起「反暴力」遊行,下午1時 (原為2時,已改為下午1時)在政府總部遊行到警察總部,要求警方徹查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遇襲的案件,盡快破案。

最後,說到這裡,SU希望以一段電影短片作結,那是電影<the Patriot>的片段。雖然對抗英國人的背景和現今社會的環境格格不入,但當中女配角Ann的說話亦有其意義。


  Will you now, when you are needed most, stop at only words? Is that the sort of men you are? I ask only that you act upon the beliefs… of which you have so strongly spoken and in which you so strongly believe’  (短片中1:15開始)

我們之中,絕大數人都不希望暴力、斬人事件發生,在恐懼中過活。SU希望大家靜一靜,想一想,會否騰出點點時間在32 (週日)參加「反暴力」遊行,暫且撇除最終成效的計算,為自己、為我們的至親,子女、愛人所居住、成長的地方發聲表態,出一分力守護我們的家。現在大家不是要攀山越嶺或是走上槍林彈雨的街頭,只是抽出一些時間,走一段不長的路程 (由金鐘至灣仔)作一個表態,act upon the beliefs… of which you have so strongly spoken and in which you so strongly believe’而已。另一方面,其中一層意義也是對一直默默耕耘的前線記者朋友的一份支持與心意。




延伸閱讀﹕
2014227日,AM730<光天化日,劉進圖被斬六刀>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195987

2014227日,港台報導,<曾鈺成探望劉進圖形容對方精神好表現堅強>

2014227日,港台報導,<劉進圖遇襲 新聞界發起周日遊行促盡快破案>




圖片來源﹕
biospectrumasia.com


17 則留言:

  1. 案件,破不了,被恐嚇,被辭職,被斬傷,沒完,沒了,
    新聞,傳媒...自由......

    回覆刪除
    回覆
    1. 顧問被辭職,我想她早有心理準備,但新聞從業員被斬,我想沒有人會預到會有這樣的事,還要是像劉進圖這樣一個相對溫和的人。

      (PS﹕儘管很久之前已發生過兩次)

      刪除
  2. 回覆
    1. 個別事件已經變成一種口頭嬋,為高官回應傳媒的標準答案! 我覺得沒有什麼意思!

      類似事件發生後,會出現很多揣測,這類案件,就算日後拉到兇徒,幕後主腦亦會消遙法外。事實上人類社會,跟非洲森林內的弱肉強食世界,沒有太大分別,不同之處是我們不會以暴逆暴,只能用良知控訴那些兇徒!

      刪除
    2. 不同之處是我們不會以暴逆暴,只能用良知控訴那些兇徒-->這句說話,請容我加一些補充,可能算是題外話也說不定。

      任何人做事都有一些容忍底線,面對不同局面,也會有一些截然不同的反應。
      例如,一個人性格整體上是斯文有禮,但面對一些人的欺詐時,好言相勸無效,也可能會憤怒的責罵對方;
      一個溫文有禮的人在街上被人追著打而不被及時阻止,有人可能會捲在地上任人打,但也有人可能會揮牶還手....

      我不鼓勵暴力,且我也知上列的情況和暴力相差很遠(甚至未必稱得上暴力,雖然可能一些「好像很客觀」的人可能覺得兩個人打架便兩個人都不對,各打五十板了事),但我想指出客觀情況是,當一些欺壓情況迫到埋身(及/或長期存在)時,長遠來看,即時性格上怎樣和平,也會容易使人出現性格上的改變。如果暴力風氣不在初段被制止而變得任意妄為,我和你都很難保證被欺壓的一方是否只以良知控訴。

      刪除
  3. 就算破了案,拉到幾個卒仔,對整個大環境又有何改變?!
    我們的世界在變,以住值得香港自豪的廉潔、自由正漸漸消失....
    看到從少成長的地方變成如始,很心痛!!
    案一定要破!!但更重要的是,
    希望大家可以堅持自己的信念,不要被嚇退、不要被同化....

    回覆刪除
    回覆
    1. Jaycee ,我們不是萬能,也不是要做救世主,如果,我們已做了能力範圍可承受及可做的事,環境變與不變,亦只得看天意。但至少,當下的我們沒有「只顧食花生」。

      至於嚇不嚇退,我相信一系列事件後,特別是今次事件後,新聞界人員及其家人也會有很大的心理壓力------即使面對無形壓力是預了的,有誰又會預計會被人動刀?若他們當中有人退縮,市民也不要怪他們,但至少市民可做的,是給予他們一點支持。不少我們不知的資訊,也是記者朋友們挖出來我們才不被蒙在鼓裡的。

      刪除
  4. 一單未平,一單又起!東方之珠,再能發亮發光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潔潔,你曾心灰過嗎?

      不足兩年,遠的有一些「自稱感冒戴口罩、戴黑超」的人在天水圍特首地區諮詢會場外撐政府並在有不少警察戒備的情況下打其他示威者,最近的有當街發生劉進圖這件事...

      這些事情不一定有關連,但這個地方到底怎麼了?

      刪除
    2. SU,潔潔覺得,每一個新官上任,一定有反對聲音,也不乏支持者,
      潔潔失望的是,暴力事件發生,是否已去到警力不能控制的地步嗎?

      刪除
    3. 但願不是,但願我們都只是過慮了。

      刪除
  5. 以暴逆暴的行為不能容忍,希望警方能早日緝拿兇徒!

    回覆刪除
    回覆
    1. KaKa,以暴逆暴,未必準確,據不少認識劉生的人指,他算是斯文人。

      至於對「以暴逆暴」的看法,有興趣可我覆Philip的留言。

      刪除
    2. Small U : Sorry!我打錯咗...應該喺"暴力行為不能容忍"!
      但劉進圖先後被調職及遭到襲擊,背後原因至今未明,近日網上更流傳多段劉進圖與前《明報》記者,涉及當年採訪內地貪腐案的傳聞。

      刪除
    3. KaKa,背後原因、誰幹這些源頭間題,你說得對,至今未明,也可能永遠是一個謎,所以我在文中不打算扯得太遠。惟儘管如此,很多私下認識劉生的建制或民主派人士都公開表明該和他的私生活無關,若然大家認同這些人士所說的,推斷和工作有關亦屬合理。我們誰都不能否認這種當街動刀的事情,會對從事新聞工作的人及其家人構成心理壓力 (甚至乎可能我及你,以至身邊有些朋友都可能曾有一刻猶疑是否日後在公眾場所「只是談星星中的全智賢」算了),在拿著筆、對著鍵盤時有所顧慮。因此,不論是動機為何、誰幹、誰指使這些問號有待弄清,客觀事實是幾乎99.99%可以肯定會對新聞編採、平民話語構成或多或少的影響,沒有可能割裂成「全不關事」。

      我們誰都不會知道何時需要其他人協助,我想易小玲也從沒想過她有一天要靠新聞界幫助她,因此是次事件不是一件只關乎新聞記者的事。更何況對暴力事件,各人視作等閒,風氣蔓延的話誰都不可能獨善其身。這可能是過慮,亦希望這只是過慮。。不幸的事件發生,我們嘆息,天災或許我們只能說是天意,但人禍又如何?我們每個人的力量可能很微小,改變不了什麼,但即使日後我們再次為著某事對著我們的下一代、珍視的人輕輕嘆息時,也知道在過往的日子,我們當天不是只曾呆在一角嘆息而已。

      刪除
  6. 回覆
    1. 不妨繼續留意事態發展吧。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