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日 星期三

何不加速至時速70公里?

引述AM730報導,灣仔警區的高級指揮官於昨天「遊行日」向公眾表示對「主辦單位的不合作態度表示極度失望」,「遊行進度緩慢,是因主辦單位帶頭的車輛行駛緩慢、甚至不前進,導致不必要的阻塞」,並「直指主辦單位違反不反對通知書內容,聲言會依法追究」。詳見延伸閱讀部份。

關於車速

此為報章截圖。銅鑼灣往灣仔的路旁擠滿圍觀及插隊的市民,車子適宜快速前行?可同時參看以下另一段市民自拍的短片﹕

主場新聞的片段以「快鏡」記錄了遊行隊伍途經灣仔軍器廠街行人天橋的情況。片段中可見一些「前領」市民走在車子前,車子緊隨其後駛至 (片段中的第0.4)。車子是不是該輾過車前的市民以較快速度推進?

其實,即使沒有看過上列圖片、片段,只要細心想想便可得知該句話的問題所在。從逆向思維推敲,車子車速加快,又是否等同人群可以跟上車子,加快遊行進程?這樣的話,車子何不以時速70公里前行?只要遊行人士在車後跟著快步跑,便可加快遊行進度吧﹗

更何況,作為近似的類比例子,不少巡遊也以花車「打頭陣」,你又可曾看過「打頭陣」的車輛是飛快前進的?

事實上,以「車子緩慢論」解釋「遊行進度緩慢」的最大敗筆在於,車子位處的龍頭約於下午5時半至6時抵達終點 (即不再於遊行路線上行駛),其後銅鑼灣一帶仍然「異常擠塞」,這又與車子何干?以SU為例,翻查相片記錄,於下午530左右抵達富豪酒店,至下午750分才走至崇光正門。日常5分鐘內可走完的路,最終用了接近2小時20分,當中絕大部份時間在呆等。


較貼近現實的主因

先看看2013年的遊行人數﹕
民陣 (主辦單位)估算﹕43萬人
港大民意計劃估算﹕8.89.8
衙差估算﹕ 最高峰時6.6
(PS﹕衙差的數字和民陣及港大相比,在意義上是不同的。就SU按字面理解,民陣及港大的估算是指參加整個遊行的人數,衙差的估算是指「最高峰時」這個「單一時間點」上出現的人數)

再看看昨天的遊行人數,並和2013年比較﹕
民陣(主辦單位)估算﹕ 51 (增加了18.6%)
港大民意計劃估算﹕15.4 17.2 (增加了75%)
衙差估算﹕最高峰時 9.8 ( 增加了48.5%)

顯然易見,不論何方數據,均明確呈現本年遊行人數增幅不少。為免「走焦」,本篇不評論三個數字的真確性,即使衙差只以自家的統計為準,人數亦增加了接近一半。

參加人數顯著多了 (特別是堅持走至終點的人多了。SU在晚上9時50分左右才走至金鐘太古廣場附近,身旁仍人頭湧湧),龍尾於晚上11時才抵達中環有什麼出奇?何必諉過一輛車?


事件中的關注點

固然,我想絕大數人也不會預期面對傳媒的高級白衣人以「遊行人數眾多及路面窄」作為人群須遊行至晚上11時的主因,因為「遊行人數眾多」這句話可能會惹來最最最上級的那位「不高興」,指出「路面窄」則會引來「為什麼不開放東行線疏導」的爭論。可是,事情最大的關鍵在於,那位高級白衣人把遊行進度緩慢歸究於帶頭車子緩慢之餘,更借此在公眾前指斥主辦單位「不合作」,違反「不反對通知書」內容,聲言依法追究。姑且不談這樣的指控會對主辦單位帶來什麼不良印象 (我相信真的會有不少人認為「車行得慢就梗係塞人啦﹗」),一個高級執法人員竟然在眾目睽睽下,基於一個「站不住腳」的理據聲稱向發起遊行這類「市民發聲運動」的民間團體採取法律行動,這會給「看在眼裡」的普羅大眾怎樣的感覺?這些行徑又會否把更多群眾推向猜忌的一方,波及整個團隊的觀感,加劇對立?互信是這樣建立的?是「偶爾」的失言或不恰當決定還好,然而若市民察覺這些 「偶爾」的次數與日俱增,類似「黑影論」的事並不單一,負面印象與猜疑自會日益加深。以下所說的不一定存在,當然,對某些人來說,這種互相敵視未必是不好的,因為當一個團體心中有著一批共同「敵人」,為維護兄弟班的尊嚴容易變得士氣高昂,同仇敵愾。理性對感性的制衡隨著日減退,但求「撐著自己人出啖氣」,也許在一些人眼中辦事時亦事半功倍。

在主流報章及電視台的鏡頭下,不少心中最印象深刻的莫過於人們衝擊前線藍衣人,以言語辱罵他們,這些畫面是最能吸引眼球與挑動情緒的。我沒有意圖合理化這些遊行人士的舉動,實際上我不認為「問題」主要出於大多數守在前線的那些藍衣人。遊行路上,日曬雨淋,我是,站崗的藍衣人也是;腳累,我是,藍衣人都是,無奈,那些藍衣的」是整個團隊的一份子 (特別是前線份子),最有機會面對市民,「代人」承受種種怨氣與猜疑。每逢觸及衙差與民眾的關係,不論是某些社會賢達、專欄作家或普普通通的市民,部份人總愛滔滔不絕以「市民不尊重衙差,刻意留難,處處質疑」為文章骨幹,洋洋千字聲討;厚道一點的,就強調忍讓、尊重、和諧、包容或各有立場,唯普遍來說,這兩類站在道德高地的人均甚少探討事情本質,鮮有嘗試分析當中因由。

結語

關於爭取群眾支持,可從兩個角度觀之。一類是以「各種手段與宣傳手法」爭取更多本來未有立場的人的支持,藉以壓倒那些提出疑問的人,類似「鬥人多」;另一類是從本質、作風與行事手法入手改善,把那些「理性疑問者」的心也爭取過來。觀乎現時的人事作風與社會狀況,對於如何增加市民與衙差的互信,遺憾地以SU有限的智慧,目前來說我看不到出路,因為問題核心也許不是一句美麗的「包容互諒」便可輕輕帶過的。







延伸閱讀﹕

201472日,AM730<市民鼓譟拒開路 警斥民陣放慢速>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214385



2014年遊行人數來源,201472日,AM730<七一風雨香港 人民如潮湧>



2013年遊行人數來源----201372日,AM730<民陣促政府還港人真普選>




截圖來源﹕
201472日,蘋果日報


12 則留言:

  1. 搵來講,咁多人架車點可以行得快。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只怕,奇怪的事會越來越多。

      刪除
  2. 日曬雨淋的在維園內等待出發,辛苦地堅持^_^
    警方發言人,亦是打份工,仲想升職加薪嘛-_-

    回覆刪除
    回覆
    1. 日曬雨淋的在維園內等待出發,辛苦地堅持,當中總有原因,未必為公民提名,更似是為「法官要承擔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職責」,迫到底線。我兩點九到了維園,從來沒有想過要十時才到中環。中途有朋友退出 (很有可能不會經過港大在金鐘天橋上的點算位),亦沒有辦法,晴雨交替,叫長者們或已安排t其他事的人,怎可能不退出?

      至於高級白衣人,如果那番話有助仕途,甚有可能上級或「上級的上級」(如此類推)buy這套,作風如此。要知道,一個高級的人有決策權,可以影響很多下屬與前線人員的行為。而最使人擔心的事情,在文中己「隱約提到」,分別在最尾一段及尾三段後部,ceiling你看得明的。

      刪除
    2. 呵呵,打漏了,也為了「梁生」。=P

      刪除
  3. 我覺得遊行的速度~快與慢~沒有什麼好爭拗!為什麼那麼多巿民冒著炎熱,驟晴驟雨的天氣仍上街遊行呢?這才是政府要深思及探索的問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才是政府要深思及探索的問題---->Philip,梁生會不會,是一個大問號。如我覆樓上ceiling,最擔心的事情,在文中己「隱約提到」,分別在最尾一段及尾三段後部,philip你一樣會看得明的。能力不足,就是怕有些人為了鞏固自己,去得太盡,不是以疏導民怨為主...

      近年,有一種觀察,很多團體發起支持衙差執法的活動、留言、致送錦旗等,內容都不是(或「主要不是)和衙差急救扶危、救災、破獲軍火等「非政治類事件」中表現卓越有關的,內容彷彿是鼓勵、推動他們「更強硬」或「更嚴謹」對待對政府不滿的遊行人士,為衙差出啖氣為主。

      刪除
    2. 不好意思,錯了別字,不是「更嚴謹」,是「更嚴緊」。兩者在意義上是不同的。

      刪除
  4. 有朋友喺銅鑼灣維園呆等咗3個鐘都未可以出發,最終佢放棄參加遊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係呀,人太多,整個過程中,等的時間佔多數。我2點9到維園,走到中環已經10點。其實都不是走,企的時間(呆等)仲多過行。

      刪除
  5. 回覆
    1. 今年走到尾的人的人比較多,這一個訊號,通知某人要留意民情,不過某人個性來說,似乎在搞對立。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