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8日 星期二

升溫,降溫

本想開始構思故事,但由月初至今,看了很多時評文章,也和一些友人 交流了不少看法,心情複雜,很想寫下點點感想。


從「清場」入題-----基於不同資訊的綜合印象

必須強調當晚SU沒有在特首辦與遮打道現場,沒有目擊全個清場過程,不過在下筆前,曾盡可能從不同渠道了解事件,包括被扣留者的感言、在場旁觀者的口述 (即沒有參與佔領,只在有關區域進行觀察)Youtube上現場拍攝的短片、多份報章報導與評論等各項資料。總括來說,基於上列各項資訊,當晚清場時給我的印象是﹕


1. 大致上,街道上的靜坐者不曾衝擊衙差。

2. 衙差把集會人士的手與隔鄰伙伴分開時,整體上採用的武力是可接受的,肢體碰撞(甚至輕度損傷)大概是難以避免。

(特別指出這是基於上文提及的各項資訊產生這樣的判斷,和坊間口中那些「和美國防暴部隊相比,一棍扑落去啦,衙差算很克制喇」之類的說法無關。如果這是一個「有力」的論據,同一道理也可以說「和某些地區相比,不少人拿著鐵枝在街頭亂闖縱火搶掠,這次集會者算是超級合作喇。」)

3. 個別衙差對集會者「搣臉」、「叉頸」,相信不少市民會覺得這是難以理解的不必要動作。

4. 集會人士在等候押上旅遊巴期間,手腕被衙差大角度屈曲。SU接觸的資料顯示這種手法屢見於當晚負責押運集會人士的衙差,故相信是高層指示或進行相關培訓時教授的一種技巧。如果要問,可以由記者朋友代問這種「大幅屈曲左右手腕」的手法,和緊握著左右手腕或手臂有何分別,看看有關方面如何回應。目前,關於「屈手腕」,暫且「留白」。

5. 按多名被拘留者的文字描述,扣留期間,衙差在行政上的安排 (如安排會見律師、飲食、落口供、接受警告等)費時甚久。不過,眾多「1/511」心聲中亦有不算少的拘留者表示在扣押期間遇到尚算待他們不錯的衙差。


「為撐而撐」的辯論與鬥爭心態,無助降溫

再一次重申,上列數點看法建基於曾接觸過的「非單一」資訊,可能和現實情況、細節有出入,但因這是從多方面觀察與翻閱多篇文章綜合而來的「結果」,相對只從單一渠道 (如只從個別電視畫面)獲得資訊便侃侃而談來說,應該較為全面。再看看支持留守者的人及衙差支持者的留言 (以至「聲明」),便不難發覺不論何方,不少團體或發言者均有「誇大有利的,無視不利的」之傾向。舉些明顯例子﹕

支持留守者的,有些會說「和平集會而已,為什麼衙差要拘捕、扣留他們?」。事實上,我想幾乎全部留守者也明白公民抗命的代價,自知是違法的,大多不會口出惡言質疑衙差為何要「拘留」他們,其他人又何必為了硬撐而說出這樣的話,以如此理由批評衙差?

支持衙差的,常常強調支持嚴正執法 (所指的「嚴正執法」,內涵不少和妥善處理持槍案、迅速救災等「非政治類事件」無關),往往「無視」 (或「視而不見」)過程中讓市民起疑及值得檢討之處,或乾脆以「暴民」形容集會人士 (註﹕更不要說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為支持衙差,提議成立什麼「民間志願軍」協助)

如果,這是一場「辯論比賽」或「鬥爭」,純以「爭取勝利」與「打倒對方」為目的,上列提及的那種「誇大有利,無視不利」之技倆實屬「司空見慣」,但按目前狀況來看,各方是該本著一份在「鬥爭中勝利、撐著某方」的心,但求壓倒他人,各出「奇謀」,讓局勢升溫在所不計,還是該一起反思,話語、批評之中應盡最大努力保持平實,不以「立場為先」?大家不妨認真觀察,有些人(特別是那些不是「在下者」)會否有可能借撕裂社會,挑動群眾對立來爭取支持。「有些人」的行為與作風是你我改變不了的,但至少普羅大眾可嘗試從這方向思考,為自己高漲的情緒降降溫。


「文章滿天飛」,更應保持冷靜

近日朋友「熱心推介」一些文章,有長有短,作者是「李純恩 (作家)」、「黃潔蓮校長 (沙田呂明才小學)」、「沈祖堯校長 (香港中文大學)」、陳淑安女士 (香港教育學院名譽博士)」,另有一篇是沒有署名的。李純恩與兩位校長已分別否認曾寫那些「狠批式」文章,刻意假借名人名家之口,訴諸權威製造輿論,迷惑大眾,實在「居心叵測」,不知是否「有心人」挑動民眾情緒為實;至於教育學院名譽博士陳淑安女士 (或用「自稱」較為恰當)的鴻文,我亦曾在其他場合回應,在此不重複,簡而言之是「以宣洩情感為主,欠缺分析,和她批評的『只懂責罵者』相距不遠」;另一篇朋友向我「推介」的不署名文章,當中提及戴教授與黃之鋒不在當晚被抬走之列,竟然一早溜了,批評黃同學為學民之恥,害港人留守至最後一刻。大概了解友人立場,再者傳這篇文章給我時沒有發表反對意見,我唯有假定他認同文中所說。那刻,我是在心裡無奈嘆息的。

必須先申報立場,在全民投票中,回應第一條問題時,我是投「棄權票」的,主要是因為我不認為人們值得為「公民提名」抗命,在我心中「公民提名」並非「必不可少」,我是為第二條問題到票站表態的,希望大家不要誤會我是「硬撐」任何一方之流。戴教授一早表明不贊成在大遊行後有所行動,不算參與另一團體舉辦的行動之下算不算「不在抬走名單」及「先溜走」是可圈可點,言之尚早;至於黃同學在特首辦留守至早上梁生上班,為什麼沒有被「抬走」的前設是衙差沒有在特首辦一帶清場。黃同學在「特首辦」附近發起行動,他又怎可能忽然走到遮打道「被抬走」?因為這篇是不具名文章,撰文者不存在「冒名之嫌」,若如前述般被形容為「居心叵測」或許是莽下判斷,況且也有可能是被流言、偽造片段誤導,不過用上「學民之耻害港人守至最後一刻,他們先溜走了這句話,用語又是否可取?這類事件不是因為一件事情中有片段ABC,他看到片段A,她看到片段B,另一個看到片段BC而衍生不同看法的考量,而是基於一個現實中不可能出現的畫面再冠上「XX之恥」這類名詞,閱後讓人感到很不舒服。朋友特意傳送文章給我,我心裡更不舒服。

日常生活中,發表評論、作出批判並無不可,文章中完全不含個人情感,沒有「感性」用字亦絕不可能,但如果人們不是文中提及的「有心人」,下筆時、發言時不妨減少「情緒」因素,盡可能保持平靜的心不論任何一方或其支持者,罵得興起時容易失去分析力與自制力,趨向意氣用事。面對當前局勢,是寫文章的還是傳閱文章的,最最最最重要的一點是,在「情緒高漲」、「政治亢奮」時下筆或傳閱資訊前,靜心想想自己所作的是「情緒先行」,出發點偏向以「己方勝,壓倒他方」為主,還是嘗試以分析入手,帶動思考理性不煽情為主。另一方面,收下他人傳送的文章後 ,閱讀過程(當然包括本篇喔)中也應冷靜思考。


結語﹕提防「升溫」中的「人性扭曲」

最後,寫一段和某人的對話,內容和一些被拘留者表示「五、六個小時沒有飯吃」有關.

某人﹕現在是被拘留,不是去酒店度假呀﹗ (註﹕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的說法是「不如帶埋個菲傭去)
SU﹕現在他們不是要求酒店式的度假服務
某人﹕佢地搞事,冇飯食都是抵死的

關於「沒有飯吃」的問題,如果讀到這裡的你,想法是「衙差都需要時間安排嘛」或「沒有想過留守者在釋放前要花大量時間處理」等,在為免「走焦」不評論這些想法的前題下,至少你仍認同「吃飯」不算是一個「不可理喻」的基本要求,提出這樣的要求並非苛刻 (他們既不是要求酒店式服務,也不是要求菲傭貼身照顧等「超出基本」的需要。當然,程序上、法律上是否須為被拘留者提供飯餐,或在被拘留的某段時間後才須提供飯餐,這些是可討論的,唯要詳細查看有關條文,不是本段重點)。我想借此帶出的是「心態轉變」上的關注,比較擔憂的是個人心態或整個社會風氣「被催谷」、「被挑撥」至一種「冇飯食都是抵死式」的「應有此報」心理。撇除某些國家或戰亂時食物不足等狀況,「沒有飯吃」不會是一種施加在被拘留者上的應有懲罰 (哪又何來五、六個小時沒有東西吃是「抵死」?),我害怕這是一種被「強烈痛恨」或「敵我心態」蒙蔽後的「扭曲價值觀」。如果,民眾 (不計「有心人」)變得慣以一種「痛恨」情感主宰判斷力,失去理性,認為被拘留者(特別是持不同意見的被拘留者)面對不同類型的「懲罰」(不管是「有心」製造出來的留難,還是「無心」之下衍生的「不便」)都是「抵死」的,社會將會變得讓人畏懼。如果,你是那類「只要能鬥倒敵人就是皇道」的擁護者,抱歉浪費了你的時間。

謝謝看完這篇長文的各位。





8 則留言:

  1. 這篇文喺長咗啲,但都睇晒!
    近日whatsapp真喺「文章滿天飛」!
    「吃飯」是一個基本要求,並非苛刻的要求!可能相方都喺度鬥玩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有飯食」這回事,我不能推斷是不是雙方「雙方玩野」,但也有可能是衙差只顧研判如何清場而沒有思考後續安排,是否「玩野」,一單還一單,「食飯」這單很難說,亦非該段重點,所以我沒有在正文中詳談。

      本Post長左D,由頭讀到尾難捱不?=P雖然人微言輕,時事Post在這裡不是熱門環節,都想做得幾多得幾多,為局勢降降溫,避免民眾間嚴重撕裂。這些梁生及官府是應該做的,但沒有 (或保守一點「少得可憐」)。董特首及曾特首靠為政策辯解、分析來爭取民眾支持,是較穩妥及可取做法。現在社會嚴重撕裂,民眾對立,梁生做的反而是主動鼓勵更多人「多發聲」支持己方,做法實屬「多年來罕見」。作為在上者,固然有一些「必然反對」的基本盤,但也有一些是理性分析後才感到不妥、不滿意的,不是為反而反。你梁生現在不是去緩和民間矛盾,反而是鼓動更多人出來「鬥人多」,不多做點降溫的事?

      當然未必有必然關係,但在梁生「開口」後,確有不少政府中的紀律部隊工會表態,結果又引來某些紀律部隊人員表明工會聲明不代表我,又製造另一種矛盾。昨天「最搞笑」,梁生竟然宣稱行政、立法關係良好,只是兩三個議員問題,數小時後即引來建制派 (立場理應支持或偏近官府)中曾鈺成、梁君彥反駁,認為梁生是「想得太簡單」及應多溝通,今天連工聯會這類親中團體的陳婉嫻都要在AM730專欄直指「任憑再強勢的政府,亦不是一人說了算,更不是跟三、幾個「智囊」閉門造車,何況現時跟「強勢」是差之千里,明明這種所謂強硬施政已令社會反政府的人群不斷擴大,就更不能擺出強硬姿態..」我最擔心就是某人有問題都當作沒問題,不去認真看待社會上「種種撕裂」,甚至乎為了「某些原因」讓局勢升溫在所不惜,但求以人多壓倒他人,「我都有人支持呀」就當沒事。歷史教訓,「群眾鬥群眾」十分容易讓社會變得不理性及失控,甚至引發「敵對仇恨」。正如我說,「有些人」的作風是改不了的,但民眾之間至少要警覺,要自救,要冷靜。不是說不應討論事情,但至少不要本著鬥爭心態及要用語平實,避免再挑動他人情緒

      如果坐著不做或寫點東西都是「冇乜用」,那我寧願選擇寫點東西。

      (okok,這次留言都是長左d =P一談這些就心情複雜,借來抒發下)

      刪除
  2. 可能香港官衙未試過一次拉咁多人,有d手忙腳亂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的,EE所說的也有可能 (個人來說,可能性甚至是「未必低」)。如我覆樓上Kaka,一單還一單,「食飯」這單未必是有心的。

      刪除
  3. 如果有理據的話,就無需假借一些名人來發表文章!只有歪理,沒有說服力,才逼於無奈,加上名人的聲譽,在混水摸魚之下,希望達到誤導大眾的目的!但這些技倆,很快會被當事人揭穿,結果造成反效果!傍人會更容易分辨是非!

    回覆刪除
    回覆
    1. 記憶所及,冒李純恩的文章在前一兩年己傳。

      今次,三篇冒名文章、留言在差不多時間一起發出,我是十分懷疑有心人在幕後操盤的,藉以挑動民眾。我最擔心就是有人在玩「群眾鬥群眾」在所不惜,不是以為時局降溫為主,詳細「感言」 (即「噴口水」)可參看樓上回Kaka的留言。

      刪除
  4. 回覆
    1. um....或者,我比較關注的,是「大亂」是否有需要吧。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