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0日 星期二

暴力.暴民

有些電視台的新聞畫面裡,不揣測是「新聞性」還是其他考量,十分愛播放一些衝擊畫面 (還要在不同時段的「提要」重複播放),給人一種遊行集會是很亂、很暴力的感覺。

如果,有朋友不知就裡,產生這樣的感覺,或真心覺得如此,然後向他人廣傳,尚且不應苛責,唯亦不能排除有人別有用心刻意誤導,在接收者中挑起對集會人士的敵意。曾聽聞有人狡辯「衝擊者也是集會人士的一部份」來支持「集會是暴力的、混亂的」這種說法,我唯有作出以下回應。


相信類似畫面是很難在主流電視媒體上看到的,片段中的白衣人當著其他人面前刻意拉拉某名集會人士的手臂,待他回頭時蓄意朝他的眼部近距離噴射液體(很有可能是胡椒噴霧吧),這是十分危險 (有機會致盲)且極具挑釁性的行為,容易刺激現場目睹此事的在場者,作出其他反應 (當然,沒有什麼值得白衣人懼怕,在「依法辦事」的賦予權力下,作為執法者的他及執行其命令的隊員可採取「最低武力」反制因被激怒而指罵、衝擊他們的人。因此,如碰到類似事件,在場人士必須沉住氣及保持克制。很奇怪,原則上最不希望有衝擊行為的人竟然作出極之不合理的挑釁)。特別強調,我不同意前文那些人的演繹邏輯,但此刻仍不禁「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白衣人是紀律團體的一部份,那些以「衝擊者也是集會人士一部份」來散播、認為「集會是暴力的、混亂的」之人士,是否會無分批判對象,仍樂意以同樣的思考方式推演?

短片發佈者給上列短片命名「邊個話警察可憐?」,我不認同類似做法,無意以此鼓勵針對衙差的舉動及合理化所有衝擊行為。可是,按歷來至今多次現場觀察及觀看短片,我亦相信部份人士對衙門的不滿與猜疑,未必是源於所謂「刁民惡意針對,純為挑戰權威做英雄」這樣簡單,可能事出有因。

 

*          *           *

 

儘管對熱血時報沒有什麼好感,但這幅取自其短片的截圖頗能反映一些現象。有人說道路上聚集的人是暴民,很暴力,衙差和這群「暴民」相距甚近,有些更背著這群「暴民」和其他同袍交談,會不會過於危險?

另一幅圖截自網上短片,有說是來自蘋果日報但不確定。「暴民」人數多至填滿整條道路,不見隊尾,圖片中右方的二十多個防暴衙差就這樣站在超大群「暴民」前(第一排衙差更是人貼人站在「暴民」前),會不會太過大意?。要知道,在一些人心中,這是一場不和平的「動亂」呀。

有人說,路上的人阻塞著馬路,人們無從辯駁;
有人說,阻著馬路是不合法的,人們不能否認;
但有些人、有些團體說成是不和平,很暴力,甚至把參與者形容為「暴民」,則十分值得反思。

SU來說,現在已不是贊不贊成「戴朱陳運動」的考量,而是扣了一頂超大帽子的問題。要知道,對付「暴民」,使用「更高武力」時彷彿變得更為理所當然,日後做什麼都變得出師有名。

和平不和平,暴力不暴力,是否暴民,心知肚明。

*          *           *

毫無疑問,在應付非政治類的救急扶危事宜時,衙差表現出色,應當受到市民讚許,但在處理和政治事件有關的事情上,總是有些舉措爭議萬分。誠然,在目前氣候下,不論部份/個別前線衙差在遊行、集會做什麼,總有高層力挺維護之餘,親建制的民間團體不時贈送錦旗鼓勵嚴正執法,某些專欄作家(特別是某位家長界意見領袖)必定動筆支持。例如﹕


在學生爬入廣場當晚,一名拿著咪牌的良心台記者進行採訪時被一名白衣衙差叉頸,據亞視新聞報導,衙門的回應是「正了解事件,明白配合傳媒工作及保持溝通的重要,會繼續與傳媒保持良好關係並提供所需協助」,一句道歉及更低層次的「會檢討有關安排」均欠奉。或許,當時白衣者不以「阻差辦公」或「不聽從在場執法人員指示」拘捕該名記者已是法外開恩,只被叉頸已算萬幸;

黃之鋒被拘留了近46小時才獲釋,連法官也批評衙門的做法是「時間太長不合理」,衙門的回應是什麼?會不會又是一句「我們一直依法辦事」?

對著這樣一個「不會出錯」且獲司法機關賦予權力的鐵衙門,市民還可以說什麼?很多人都明白,前線衙差在工作時聽著一聲又一聲責罵,心裡並不好受。市民口中所批評的,以衙門作風為主體的可能性,遠大於那位站在眼前的衙差 (千萬不要認為做什麼都會被廣大市民針對一番,的確有這樣的人存在,但不要忘記或看不見現在批評的人裡,不少理性者曾因衙差在海難救援等事情上表現專業予以肯定,其後坊間的紀律部隊民調評分亦曾上升)。事實上,對某些衙差而言,有機會心底裡是不願執行某些指令的。另一方面,或許稍後會有不同團體向衙門致送錦旗以示嘉許,衙差們在「振奮士氣」之餘,亦可問問自己是否因而感到自豪。

說到這裡,心情有點沉重,分享一件行山小事作結,抒緩一下情緒吧。有些行山人士在密林中走動時,常用行山杖清除前方阻檔去路的蜘蛛網。同是向蜘蛛揮動行山杖,做法亦有所不同。有些作勢輕輕揮動手杖,嚇走蜘蛛後移除白網了事,有些則狠狠地以手中之杖拍打蜘蛛,清走眼前阻路的白網時不留去路。揮動行山杖,亦可按心念有輕重之分。也許,打死、打傷了蜘蛛,可以獲得山友及身邊好事者掌聲,但有天,行山者不再行山,昔日掌聲遠去,待在家中回首往事時,最終為當天行為付賬的,卻是自己的心

那些年的國教撤回事件中,當局尚且派出行會成員胡紅玉拆局。今次事情上,暫未見有任何舉動為事情降溫。無論如何,任何人都必須有所警惕,因為,沒有人知道,事情拖久了,會不會因為「衙門也解決不了」而採取其他「特別」措施。



延伸閱讀﹕
2014年9月29日,AM730,<催淚  香港>
(其他相關報導可在網頁內的標題列查看)

2014927日,亞視新聞

2014929日,AM730<黃之鋒扣押46小時獲釋>

30 則留言:

  1. SU, 這些圖片在FB, whatsapp鋪天蓋地的瘋傳。社會只餘下這些聲音就是民主?你要表現公正客觀,請停用不專重的字眼。他們是警察,你可以不同意他們的行為,但請停用'衙差'、'公安'等字眼。

    回覆刪除
    回覆
    1. 悲傷……如果有人覺得革命成功而沾沾自喜的話我真的感覺得好悲涼。SU, 對不起,亦希望你還會容得下我這卑微的小小聲音。

      刪除
    2. 風鈴,你很驚我會容不下?^_^如果我不是一味「yes yes yes」,這樣在你心中是否等同「容不下」呢?我希望不是。實際上,Blog友間良性討論是好的。相同還是不同,身份亦是對等,沒有什麼卑微不卑微之分。這句「希望你還會容得下我這卑微的小小聲音」實在受不起,尤其是在打雷之夜 =p。你說了幾點,我分幾點覆你啦。

      1.關於FB、whatsapp的訊息傳閱,我關注的有若干點。
      a.有關訊息可信程度有多高?是否不顧訊息真偽便隨手傳給他人?
      b.是一種轟炸他人的心態?是否視為一種誓要分出勝負的對決?
      我不同意隨心瘋傳訊息這類行為,但另一方面,風鈴,兩句之中是一個句號,我不太肯定兩句之間是否有關,有錯請提出,你是否指「瘋傳訊息」及「社會只餘下這些聲音就是民主 (PS﹕你是否想指「言論自由」)?」有關?是的話,為什麼?這個了解多點你的想法才容後討論。

      2.衙差是警察在古時的稱號,和「公公」不同,應是不含貶意的中性字。實際上,其中一位在警局工作多年的blogger,亦慣以衙差形容自己的同事及職業,感覺上我不認為衙差是一個不尊重的名稱。至於「公安」 (我唔爭在加埋「另一種動物」)一詞,對我來說沒有需要停用,因為這些詞我沒有用過=P 只要你在youtube輸入短片的標題找找,風鈴會發現另一段同樣短片,我不採用那段的原因就是因為那段的標題更差,含有「羞辱」的動物名字。討論時說出推論已足,沒有必要使用該等字眼。

      風鈴放心,語言及行為上我不會作出挑釁及敵視 (也不鼓勵此類行為),縱有不滿亦不會當眾指罵落個別人員面 (實際上很多情況下我不覺得是前線人員問題,片段中那位除外)。說開讓不讓人尊重,我不是相關制服團體的初入職PC,作為市民,心態上我不用因為一些人穿著制服就要理所當然尊重他們。讓人敬重的法門不是職會及社會身份,而是不同事件中表現出來的行為與作風。無奈,整個團隊或高層散發的氣質與作風亦會影響其他成員在不少市民心中的形象,因為在下者要執行上級的指令。

      3.最後,沒有什麼值得沾沾自喜,相反,樂極可以忘形,也可生悲,必須有所警愓,甚至乎要為「合適時機」預留一條可退的路。

      刪除
    3. 對不起,看錯了,小U的確沒有用過'公安'兩字。至於衙差有沒有貶意,你說沒有就沒有吧,說到底只有你自己知道。

      其他,也不多說了,就讓只容一種聲音的'民主'繼續發揚光大好了。

      我還是很敬重小U的,但是我真的很難過。

      刪除
    4. 如果你不想討論,ok的,但若你怕說多了你又寫一段繼續表達看法有傷和氣,沒有必要。之前,我亦曾和一位blogger在這裡討論宗教,來來回回討論了很多回,彼此對宗教中的婚姻觀看法毫不近似,到今天我和她仍有來有往,互相留言到訪。

      刪除
    5. 寫了三大段按錯了刪去了,也許我真的不該再說下去。

      只再寫最後一段:
      來這裡講就因為相信小U仍肯尊重不同聲音,在whatsapp, facebook我已'自我禁言'很久了。

      希望明天我可以鼓起勇氣去買一卷藍色絲帶給'衙差'們加加油,讓他們知還是有卑微的'被'沈默的一群在支持他們。

      刪除
    6. 呀!學高登絲打利申一下先:我之前有參加反佔中行,冇飯食冇錢收,獨行俠一個人由頭行到尾。

      刪除
    7. 風鈴,送卷藍絲帶冇乜需要很多勇氣,一來他們歡迎,二來送完就走,日後亦未必再見。我猜,在Blog中和你交流過一段時間ge人,都唔會覺得係為食飯收錢行的。怎麼樣?猜你甚少上街,行完感覺如何?

      其實你在社交媒體,係「自我禁言」話不投機半句多,定係「被沉默」人地勁罵你叫你收聲?

      刪除
    8. 我的藍絲帶是掛在街上的欄干上,掛的時候沒有踫旁邊的黃絲帶,第二天藍絲帶全被剪掉,黃絲帶仍在那裡。原來這個就是民主。

      小U,89年我上街的次數不比現在的小朋友少,每年64維園儘量還是會去。

      社交媒體……你不知道被人叫五毛、共狗的感受吧!

      刪除
    9. 那個是社會嚴重撕裂。

      風鈴,你是對的,我未曾試過被人叫五毛、共狗,但在反國教關注群組中,也曾試過留言被其他人用不禮貌留言對待,沒有什麼必要好繼續爭辯。我心態都係如果目標一致/類似,就各自努力,不用互相攻伐。

      這只是想說試過網上被罵的經歷而已,和你因意見不同被罵的情況不相同。

      刪除
  2. 我個人認為佔中算是成功了,最令人担心的頭幾日,幸好只有零星的個別人士作出挑釁警察行為,而警察也堅守崗位,沒有造成更大的動亂!

    回覆刪除
    回覆
    1. AM730副社長馮仁超說過一個故事,當年二次大戰,日軍死守硫磺島,雖然最終失守,但以孤立兵力力敵美軍獲得日本國內一致讚許。可是,這場漂亮一仗的「延伸後果」,引致最後美軍因為不想登陸日本傷亡太多,乾脆投下原子彈。

      是福是禍,有時很難料。非暴力是做到的,但是否算成功,我不敢說。必須進退有度,免因為目前情景做錯決定,夾硬把行動升級,走得過遠,堅持至「最後」在所不惜,這亦是為什麼寫了文末最後一段。

      刪除
    2. 不好意思,更正,手文之誤
      是馮振超。

      刪除
  3. 真喺唔想見個家越來越亂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Kaka,由「戴朱陳運動」醞釀至今,我不明白,為什麼「運動」 (不應用革命形容,以免傳達錯誤訊息)面臨瓦解或降溫時,總有事情替其升溫。

      「戴朱陳運動」委託港大舉行的全民公投面臨被市民冷待的命運,出了一本白色皮的書;
      催淚彈一出,激發了更多本來不支持/不贊成的人走到現場;
      不評論林鄭司長與學生代表的會面是否門面功夫,總算是為漸趨緊張的局勢降溫,但很快便出現了昨天旺角等地的衝突,把稍稍降溫的局面再次提升至更易擦槍走火的邊緣,斷了溝通之路。

      誤判?巧合?別有用心?

      如果是一個危機管理,應該以最壞的假設作為警惕。

      刪除
  4. 衙門=警局;衙差=警察。這些稱呼祇是古今之別,原意都是一樣的。
    並無輕重尊卑之分。
    平時的治安,都有賴執法者來辛勞應付。今天挑戰執法者,是令人有所遺憾!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指正,是我敏感了些。只是不明白明明有現今稱呼不用而用古代是否有其他意思。正如小U引用,'公公'在清朝宮裡未必是眨意(我不敢說尊稱),放諸現今大家都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刪除
    2. 先覆風鈴
      風鈴,不是「正如小U引用」,你不妨定一定先,我樓上覆你時第二點寫「衙差是警察在古時的稱號,和「公公」不同,應是不含貶意的中性字。」亦即是說,我覺得「公公」和「衙差」是不同性質的,不能單以「都是古時稱謂」一併視之。「公公」這個詞的問題不只在於帶出「唯命是從、刻意奉迎」的意思,而是因為「公公」沒有男性性器官,套用在他人身上是作出和「唯命是從」這種性格外的額外羞辱。

      刪除
    3. 再覆秋葉阿姨﹕
      說到遺憾,只望各方進退有度,不會帶來更大的遺憾。

      刪除
  5. 這幾天,貓跟朋友在FB的留言, 也有不愉快的事。上街就是支持學生,不上街就是支持共產黨…我感覺可悲,到底他們有多少人,明白民主的定義?其實,當中的支持者有不同的訴求,利用民主來包裝!
    說到警察,在今次事件上的大輸家,做好份工, 卻被自己老闆出賣,雖然後尾飯焦道歉補鑊,但警隊同市民已感失望同受創。

    回覆刪除
    回覆
    1. 討論愉不愉快,我覺得很多時是彼此心態上的問題,心態決定說話方式。舉個例子,如果雙方支持者為分輸贏,就我觀察,很易出現以下情況﹕
      支持學生﹕不應拘捕黃之鋒
      支持衙差﹕ 衙差有權拘捕黃之鋒
      比較合情合理的說法,我認為是「法官也認為以衙差提及黃之鋒的罪名,拘留黃之鋒近48小時是過長,不合理」

      刪除
    2. 貓貓,你提開被自己老闆出賣,之前,網上傳媒流出片段,偉雄哥說「警察無做錯」,自己會「一力承擔」。承不承擔,不是一句話,而是怎樣做,做什麼。理論上,他覺得警察無做錯,根本不存在承擔的考量。(他的前任鄧竟成都會和公眾說sorry)

      很多人不滿放催淚彈的安排。到目前為止,我聽到的整體訊息是放催淚彈是在場分隊指揮官下的決定。這當然是事實,但誰授權?當晚可是放了87枚,一定有高層授權予各個指揮官。但,從來沒有人承認過授權。高層開記者會「力撐」放催淚彈不算承擔,結果是前線警員接受市民責罵,高層又有幾何直接面對市民的不滿?

      由偉雄哥的黑影論開始 (貓貓還記得黑影論?),已經覺得無可能,執法團隊的最高長官黑變白,白變黑,出神入化,臉不紅,耳不熱。

      刪除
  6. 回覆
    1. 係呀,訊息不能亂傳,至少曾查證,可信度要高,推論也要合理。

      刪除
  7. 網上傳言繁多 ! 人類其中一個弱點 , 喜歡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 , 有時候會走火入魔 , 不惜斷章取義 , 甚至抺黑 , 來打擊對手!

    回覆刪除
    回覆
    1. 雙方都有機會出現類似情況。你說起「網上傳言」這個話題,我推介資深傳媒人區家麟的文章
      http://aukalun.blogspot.hk/2014/10/blog-post_2.html

      刪除
  8. Small U. 其實算中肯啊~ ^^ 希望港人不要彼此怨恨,中了魔鬼的詭計…
    有權力的人行事不公,神一定會審問的,而且權力越大罪越重!
    其實至高者在人間掌權,祂關心民間疾苦,也樂意腑就人,
    將需要告訴神,一切的結祂都能解的!(因為政府的深層問題,並不是換個民選首長就能改變的呀… )

    願主繼續保守各人平安,亦希望違法事情可以盡快告一段落啦^^~~
    各人回到自己的崗位> 其實只要人人盡本份,行公義好憐憫,香港一定會變好的! (當然政府也要正視它的問題、盡力補救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希望港人不要彼此怨恨--->這個重要,或者,心生怨恨,都不要放諸行動,長遠來說化解到就最好。

      因為政府的深層問題,並不是換個民選首長就能改變的呀--->正確,現在要梁生即時下台亦是不實際。不過,梁先生不知還可做多久,一年?兩年?換了梁生不會解決所有問題,但純推測,梁生若被換走了,可以解決部份問題。

      或許,有人剛愎自用,覺得自己手上有紀律部隊可用,不論市民累積了多大的不滿,遊行完可以當無事,不太理會民怨問題,反正最終抗命對抗的話是永無可能勝利的。這是正確的,但實際上也做成了自己的管治困難。例如,電視發牌,已經讓不少不是民主派基本盤的市民都覺得「有冇搞錯」,可以高高在上以機密為由不交代原因 (或拖延交代原因),我不發牌就不發牌,不用交代。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