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4日 星期六

當「黑」

昨天,一批反「戴朱陳運動」、疑似有「背景」的「激進者」在旺角街頭等地點毆打、非禮、調戲集會人士的情景,相信很多人已從不同傳媒 (以至現場人士拍攝的片段中)知悉。


這幅圖片,有沒有印象?圖片來源為2013812日的AM730報導,連結見延伸閱讀部份。

2013811日,梁生到天水圍社區會堂出席論壇時,場外有一大批染金頭髮、戴口罩的人士聚集支持政府,並和向梁生示威的人士口角,甚至圍毆其中一名示威者。以下網上短片記錄了一些當時情況,雖然沒有流血場面,唯由於片中夾雜粗言,請自行衡量後才考慮是否觀看。

(或在youtube搜尋列輸入「被多人襲擊片段 - 天晴邨晴碧樓地下附近」的字眼,找尋那段約158秒的短片)

短片顯示,便衣衙差於片段中的00:30從衝突的人堆後走出,隨後另一批衙差抵達,分隔人群。衙差沒有即場進行「有限度封鎖」或「把一干人等(不限於毆打他人者,包括各涉及扭鬥的人士)帶署協助調查」等行動,毆打他人者在眾目睽睽下全身而退。至翌日各大報章報導「天水圍會堂事件」後,市民譁然,衙門在隨後日子拘捕了那四名圍毆他人的人士 ,據稱有「背景」(註﹕延伸閱讀部份AM730標題中的「拘四人」並不是指這四人)。假設在場市民沒有拍攝短片,傳媒朋友不在場,毆打他人者溜走後,日後是否存在足夠資料助衙差進行拘捕,或涉案者是否已逃至他方匿藏,大概是未知之數。

如果,一些朋友看見昨日旺角、銅鑼灣等地的畫面後,才驚覺「香港何時變成這樣」,或許是人們太善忘,或許是人們的警惕遲來了一年。若然,面對種種集會中的類似衝突,人們仍然只著眼於「開番條路咪好囉」、「都係集會班人自己搞出黎啦,交返旺角、銅鑼灣出黎咪冇事囉」(補充﹕儘管思考方向不同,唯SU認同佔領旺角、銅鑼灣是不智的,影響太多附近的居民、小商戶,應當撤離)、「唔好嘈喇唔好嘈喇」,不去思考其他,似乎,他們不太了解其他人心中密切關注的地方;又或者,大家對事情輕重的看法很不相同。

類似事情在前兩任特首董生、曾生的執政年代,均屬罕見 (記憶中不曾發生過,用「罕見」是一個「買保險」的十分保守說法)。不知是梁生「當黑」、巧合還是其他原因,短短上任兩年便已先後發生這些和疑似有勢力人士有關的事情。

對於「梁生治港、偉雄哥領導下」的衙門,慎重起見,不能說在此類疑似涉黑的暴力事件中沒有執法,基本上事後每一次都有採分隔措施,也有後續的拘捕行動,但同一時間,有以下期盼﹕

1.衙門與民眾關係緊張,被人當眾指罵等事情讓衙差心中有氣,人之常情,不知道有沒有衙差因年前天水圍社區會堂、是次旺角街頭等事件產生「終於出一口氣」或「有人幫了我們一把」的感覺。只希望感覺歸感覺,深深寄望行為上不要在沒有違法 (或稱「依法辦事」)的情況下配合這種心情。

2.佔領道路會影響交通,是誰都沒法否認的事實,大家亦已知那些地區的道路被堵。如果當局 (以至部份反集會人士)認為/指出不能及時增援 (或延長調派增援時間)是因為堵塞,希望有關方面可仔細審視/檢討有關增援安排。除非衙差的增援部隊(或曰「唯一的增援隊伍」)必須從港島一帶調撥,否則,按當時路面情況,旺角區以北的九龍地區應該沒有什麼堵塞。

最後,以兩件小事完結這篇。

1.想起沈旭暉教授在兩年前唐梁競選期間,曾在一篇萬言書中題為「普京的智慧﹕外判一切不君子行為,誰不是君子?」的分段裡寫過以下一段文字﹕

假如所有候選人都把真正的核心班子定性為「競選辦外支持者」,把不君子行為「外判」,「狹義競選辦」自然只須處理陽光行為,日後的選舉,就肯定充滿「君子」了,但這是否「君子之爭」?學會了這套操作,領袖哪裏還有可能犯錯?政府築起了三、四重安全閥,還哪裡需要負責任?假如競選期間的問責不落實,當選特首的人,也可以重施故技,在正大光明的政府外,整合一批自己不用負責的「政府支持者」,處理其他事務——普京治下的俄羅斯,正是靠「政府外的政府支持者」維持局面

禍.根.早.種?

2.另一段是SU和友人的對話。
友人﹕經過這麼多事後,我一定鼓勵子女成為衙差。
SU知道友人性格,亦大致了解她的立場,不明所以。
友人補充了一句﹕最好那些衙差的世世代代都是衙差,或是勸說他們永遠不要參加涉及向當局表達不滿的任何活動。同時,求神拜佛不公的事不要在他們的後代身上發生

有人會看到友人的生氣;
有人會隱隱約約看到友人不理性的報復心態。
這些我都是同意的。我相信朋友說的是戲言,不會以子女為工具,即場緩和情緒了,但當大家看到這些,打算嚴辭批評前,亦請大家看到另一層含意﹕
如果,一些讓人爭議萬分的風氣持續、蔓延,大部份人都不是權貴,可以移民遠走他方,誰又可以知道自己不受其害,可以永遠成為既得利益者?


「最後」之後再多一次最後,如果有一些同學看到這篇,希望對你們說四個字------「進退有度」。相信同學們大致明白集會中的風險,我不會說「努力堅持」之類的說話,因為我不知道下次施放催淚彈或使用更高武力時自己在不在場,道義上我不會鼓勵他人留在場地;法理上,我比較「犬儒」,也不會在這裡「鼓勵他人出席集會」,到不到場是個人決定。只想由衷地表達,同學們,不用太過在意某次事情中的輸贏成敗,考慮在合適時候找一個下台階,作出調整未嘗不可。縱然你們不怕流血,我和不少市民一樣,亦不想你們受重大傷害。還有,當學界代表或其他象徵人物宣佈「盡快疏散」時,請以你們的智慧判斷,該撤就撤,切勿因為仍有其他市民留守而與其「共存亡」。如果你們呼籲他人留下而自己先溜,道義上這是不該的,唯若你們宣佈撤離而其他人仍留下,同學們沒有道德責任陪伴堅拒離開的人,一起付出代價。


推介文章﹕

資深傳媒人區家麟,<紅螞蟻鬥黑螞蟻,誰在笑?>

http://aukalun.blogspot.hk/2014/07/blog-post_9.html

後加部份﹕2014年10月7日,AM730,劉銳紹專欄,<如何能進退有度>



延伸閱讀﹕
2013812日,AM730<暴力示威 警被指不執法 五百人混戰拘四人>

沈旭暉教授facebook〈萬言書﹕致港澳辦王光亞主任〉——新特首的認受性危機﹕何以唐、梁令我們擔心? [13000字原版]

13 則留言:

  1. 我希望同學們能離開現場,回家休息,明天回校。

    從來改變的路,是漫長的路,堅持是可以,但不要將自己置於危險當中。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除了把堵路伸至旺角及銅鑼灣等複雜地區外,部份參與者已多次把自己置於危險的邊緣,如作出封鎖政府總部舉動 (封鎖和包圍總部叫叫口號是不同的),幸好當晚學生盡力控制局面,其他人士意圖阻礙餐車向衙差運送早餐亦是激化矛盾的錯誤,必須引以為鑑。

      說開撤退不撤退,推介劉銳紹文章
      http://www.am730.com.hk/column-229888

      刪除
  2. 我也是希望他們盡快離開, 或者集中某一地點不要影響到其他人上班, 細路仔上學. 潔潔說得對的, 不要將自已置於危險當中。

    「進退有度」說得好 ! 爭取自由變得更好, 有誰不想但路是漫長, 急不來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旺角、銅鑼灣地區比較易惹問題,優先撤離為佳。其他關於撤不撤的討論,劉銳紹寫得比我好幾十倍,索性推介文章算了。我不是隨心推介文章的gar,劉銳紹、區家麟、呂秉權都值得推介。AM730副社長馮振超的評論都好,但少寫文章。


      http://www.am730.com.hk/column-229888

      刪除
  3. 不錯,SU 說得很對:「唯若你們宣佈撤離而其他人仍留下,同學們沒有道德責任陪伴堅拒離開的人,一起付出代價。」不聽勸喻而仍然留守的人,不知是為了什麼?是留戀這熱鬧的地方嗎?博上鏡嗎?會想想其他要過正常生活的人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會想想其他要過正常生活的人嗎?--->大概,如果問人「你希不希望有民主自由?」,我猜不少人都會說「想」,問題是各人為得到民主自由時願付的代價均有高有低,這點,爭取民主自由的朋友必須留意,亦是民意之關鍵。因為這的確是現實,可能有些人每天做少一點生意沒有所謂,對某些小店來說真的會影響生計。

      至於「不聽勸喻而仍然留守的人,不知是為了什麼?是留戀這熱鬧的地方嗎?博上鏡嗎?」,這應該不是主要原因吧。

      刪除
    2. 請不要迷信「民主萬能」,請看看號稱民主大國的美國,人人都可以自由買槍枝,造成多次校園槍擊事件。美國是以生產武器出售外國的所謂民主國家,多次出兵攻打石油小國,多麼的不人道。

      刪除
    3. 數月前,已有一位Blog留言討論過意思類似「民主不是萬能」、「民主不能解決所有問題」的話題,我懶一點,略為修改,重Post當時的回應﹕

      不論是何種體制,歷史時序層面看及實踐國家數量層面看,每種制度均有優點與缺點,也有成功與為人詬病的例子,世上沒有一種體制是「一無是處」或「完美無瑕」的。不打算「翻箱倒櫃」羅列不同制度下成功與為人詬病的國家例子,或羅列不同制度的優點與缺點,來個「比比看」。討論的話尚可,若要以此說明哪種制度較不可取,列出制度A有9項缺點,制度B有8項缺點,另一個人可以想出制度A的第10項缺點,再下一個人可以想出制度B有第9、10、11項缺點,以「較多」缺點來判定哪種制度較差的話可能沒完沒了。況且,「量化」之外,每項弊端的「影響深遠程度、波及層面」亦各有不一,未必可以單從「缺點數量」衡量。(列舉「國家例子」也是類似道理,略)

      從另一個角度看,「人們接受/享受某種制度的優點時,其實也是承受著該制度的缺點,為此付出代價」。就某個制度有什麼/多少優點或缺點作「割列式列舉討論」並無不可,惟也可從「人們在享受某制度帶來的好處 (優點)時,其代價 (缺點)是否超出其願意及可承受的範圍」這方向 (近似Costs & Benefits)思考。例如,想像一些處境,「當一些不平的事情發生,如房子被強拆、子女不幸被達官貴人謀害、污辱等,固然不同體制各有優劣,最終未知勝訴敗訴,人們又會比較希望/選擇在什麼地方、什麼制度下申訴?」這可以是眾多條Costs & Benefits的思考問題之一,有人較著重制度下的「權力制約」,有人較著重「經濟發展」,視乎每個人心中著重什麼,相關的「交換」是否值得。

      其實,只要制度能給予人們重視的「安全感」,我想,絕大數人也不會理會是在什麼制度下生活的。

      其餘略覆,作出補充﹕
      美國「多次出兵攻打石油小國」,阿姨是不是指小布殊下令攻打伊拉克那次?那次已證明是錯誤,當局亦沒有禁止國民公開談論或批評,相信美國國內(以至國際間)早有定論。至於,對外出售武器 (以至轉移軍工技術),中、俄、美以至歐洲諸國等凡有能力製造軍備的生產國,皆有尋找海外買家之舉,和國家屬於什麼制度沒有多大關係吧。

      刪除
    4. 民主自由的意義是和平與尊重別人,而不是動不動就以武器征服他國的人。
      我知道中國為美國製造軍章、徽章作為生意貿易。也在不久前知道中國向外國購買武器。至於向何哪國出售武器,我就不知道了。

      刪除
    5. 不是指製造軍章及購買武器,中國本身都是武器出口國。按2014年公佈,中國的武器出口已趕過法國,成為全球第4。阿姨上網google下,如打「中國軍售」,會找到有關報導的。

      至於美國攻打他國,小布殊那次最為不合理,其餘近代的出征,如索馬里、南斯拉夫等,都可進一步了解前因。阿姨最近一篇blog我有看過的,印象中記得有位Blog友留言指美國出兵阿富汗招致拉登報復,這是不正確的,最近一次是因為阿蓋達施襲才出兵阿富汗,對上一次美國應是援助 (不是正式出兵,靠軍援及軍事顧問)阿富汗抵抗蘇聯入侵,遊擊隊樂意接受美國支援的。拉登仇美原因可以很複雜,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沙特在第一次波斯灣戰爭 (光復科威特)後容許美軍駐守防範伊拉克,拉登不滿回教國家有美軍駐守,其仇美原因肯定不是美國入侵阿富汗。

      刪除
    6. 不過有一點我是認同的,有些時候,美國的霸權主義的確是過火。

      刪除
  4. 其實大家都希笙他們要保障自身安全。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些不把這個放在優先的。

      反佔鐘,有些反之餘都會擔憂學生安全,如曾在這裡留言的風鈴與秋葉阿姨等。
      EE你在Blog界遊走一下及留意日常接觸的人,不難發現有些人在言語中表達的最緊要是可用返條路,班學生是無腦的。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