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5日 星期三

跑手


SU覺得,撇開傳媒、議員等有責任「監察當局」的社群(當然,傳媒、議員的責任沒有國際標準,有些地方的傳媒、議員以「協助施政」為主要職能),對於平民百姓,不適合動輒以「你為什麼只說/寫這些,不說/寫那些」來嚴正指斥。

其一,每個人都有「不表達意見」的自由。另一方面,按個人立場寫有興趣的主題,表達想法亦並無不妥;

(補充﹕
a. 這不等同我們不能反駁、驗證對方的觀點,不過,說話態度應拿捏準確。
b.「分析資料後產生立場才下筆」與「先有立場才搜集資料支持自己的立場」是截然不同的方式。)


其二,時間、資源不及一整隊採訪團隊,客觀上一般人沒有可能事事兼顧,凡事皆寫。

誠然,有些事,人們很少說出口,或忌諱說出口,但我猜絕大部份人心中也明白以下所寫的

人們公開指責、狠批平民百姓所犯的過失,即使最終招致對方支持者不滿,充其量很有可能是被他人惡意責罵數句,或是冠上一些不雅稱號,然後不歡而散,心理上感到不好受而已;

人們公開批評手握權力、龐大資源的權貴或組織,所面對的後果往往不只被責罵數句這樣簡單。即使在「不違法」的情況下,也可有很多整治他人的方式。例如,員工的政治立場和公司高層的取態不同,其後因不參加公司協辦的「公眾活動」遭到留難,實在難以申訴。這是「鎚仔dup釘、釘dup木」的典型情況

活在現今世代,人們指出「高牆有裂痕」時,或多或少都須面對不同壓力。這些壓力,可以是切切實實的「有形壓迫」,可以是「寒蟬效應」式的心理震攝。相對來說,敲碎「雞蛋」則輕鬆得多,日後面對的潛在代價亦輕微很多(甚至乎沒有什麼代價可言)。因此,SU對坊間某些人在十七、八歲的前學民女發言人周庭宣佈承受不了壓力決定退隱,借機進行種種指罵、恥笑與嘲弄時表現出來的「兇狠程度」不感意外。

昨晚凌晨,大台新聞採訪團隊拍得數名警員把一名雙手被綁的示威者抬至暗角後拳打腳踢的情形,早上七時前的新聞報道仍有「將他(示威者)放在地上,對他拳打腳踢。期間兩名警員離開,留下的警員繼續再用腳踢示威者」的描述,其後早上七時起播出的報道卻將此句刪去。按大台記者聯署的公開信所指,「直至接近午間新聞,才對事件怎樣發生,加上一句描述(期間懷疑警員對他使用武力)期間近五小時,有關畫面的旁述一直從缺」。詳細內容見延伸閱讀部份的記者聯署公開信。

如果,單從「權限」的角度看,管理層認為報導「不合適」,修正旁白是沒有問題的(涉事的管理層應至少是編輯以上的管理人員。若當值編輯不認同有關記者的報導,根本沒有可能在早上七時前的報導播出後被刪去的旁述,合理推斷是編輯以上的高層隨後下令更改報導方式)。不過,作為「理論上」有責任監察社會握權者的傳媒,刪減一段非失實陳述(的確有拳打腳踢情況)的報導又會引來怎樣的非議?但願涉及有關旁白的記者、批准把原來報導「出街」的編輯、參與聯署的記者事後不用面對機構有可能出現的新一輪「人事調配」。

最後,談談「賽跑」。參考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在某篇專欄文章中的說法,接力賽和個人賽不同,個人賽需要參與者自身跑畢全程,直奔終點,接力賽則講求參與者跑好手中那一棒的腳程。人活在世,基於不同現實考量與困難,每人都有機會在不同跑道上退下來。或許,沒有人一世也當發言人,沒有人一世也當記者,作為社會中的平常人家,曾在自己找到的空間跑了自己的那棒,縱然有天體力不支、身心俱疲需要離場退出,亦不必自責


因為,人們鼓起勇氣在跑道上奔跑,引來一些場外人士嘲笑之餘,同一時間也必能獲得了不少人發自內心的尊重。






後加部份﹕
轉自前有線記者張寶華的facebook ,圖中可見政府的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轉發了一張「特別照片」。



不是吧?瘋傳的相片原來是HKTV香港電視特技化妝師世哥,跟朋友分享他為演員胡烱龍在劇集《Night Shift》的特技化妝...


看看這次又可以騙到多少人,又有多少人會跟著把這幅相片瘋傳開去。



延伸閱讀﹕

圖片來源﹕
www.hdwallpaperscool.com

10 則留言:

  1. 示威愈拖得耐,就會開始變質,在長期對峙下,壓力會不斷聚積。無論警察或者示威人士,都有可能情緒失控。這次在攝影機下的毆打示威人士,會導致很多後果,示威人士得到政黨推波助瀾,會更加理值氣壯,繼續加強衝擊警方防線,警察在這次事件上吸取教訓,士氣會更低落,既然如此,何不採取放任態度?很多時大家對星星之火掉以輕心,結果最後將整個平原燒光,到一拍兩散時,大家會開心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被毆打的撥液體(即使看在場反應不似是腐蝕性的有害液體)在先,拘捕他是名正言順,但就是因為七個警員毆打了他,使一件本來沒有問題的拘捕出了大問題,加劇了民間的不滿情緒。

      如果是為爭取真普選,該不會有這麼多人參與集會 (最能反映情況的是星期五至日晚仍然人數不算少,相反週一至四人少不代表什麼)。我想,民眾參與是一種對當局不滿 (特別是這梁生上任這兩年累積的不滿)的宣示,這亦可解釋為何一些比較堅定的原運動參與者往往提醒他人要「勿忘初衷」。當然,這種不滿亦有機會引致「橫豎篩選過的人都是這樣,為什麼不試試爭取真普選一試」之念頭。

      市民對警方信任度下降,不滿情緒升溫 (固然「市民」不代表所有市民,但首句的說法亦不為過,參看大學做的紀律部隊民調評分趨勢便可略知一二,那些民調亦反映了一定的社會普遍想法),早在佔鐘前已存在多年;另一方面,為數未必少的警員對集會、遊行人士的不滿(甚至敵視),亦非近日累積,不是因佔鐘才出現的。我識的朋友算少,他們口中提及的一些情況我不會在此描述,Philip在警局工作多年,接觸的人脈(不論退休還是在職)一定比我多很多,你了解的一定比我多,如有機會到「圍內人」網上平台逛一轉更不難發現很多怒氣。有這種心態人之常情,沒有警員愛被人當街指罵。同一道理,按多次在遊行中觀察,不少參與者都對困在銅鑼灣多小時未能前進,有怨氣,向身邊人互呻或耐不耐叫開路外,真正配合心情推撞警察的始終很少。

      警民關係這個課題很深遠,日後或者可整理這篇留言增長後再寫一Post。政客推波助瀾固然有其可惡之處,但同時…
      1. 曾有議員在早前遮打道拘捕511名集會人士後,批評警察連參與者的狗也捉走。
      2. 曾有警員在警署內侵犯女受害人。(這事沒有議員乘機搞大,唯亦有一些網上留言者乘機妖魔化警察)
      第一點明顯是煽風點火,第二點明顯是涉事警員錯得交關,這兩件事都不會因為有人煽風點火或看見警員犯錯而引起大風浪,主要原因是大多數市民不是如坊間有些論說般「易被利用」、「易被煽動」,侵犯女士那單大眾亦看到這是個別問題而不是警方的整體風氣。風氣 (或是一連串個別行為而讓人感到若隱若現形成了的風氣)才是最能積累民怨的致命點。舉例,一哥 (或一哥對上再對上)或其他有權公開發言的高層對警員力撐有加,或許團隊中人覺得很有士氣,但當中卻是以前線人員或整個團隊形象埋單。警方為當局者所用,視乎如何使用,成為工具或磨心亦是無奈 (若集會者堅持不走,誰都預計清場終會發生,但當局(原本想寫梁生,但他說尊重、信任警方決定,好像事不關已,唯有說「當局」)不嘗試以疏導民情為主而一開始便以防暴人員驅散,警方由開始已被人推向了「磨心」一角),但作為有能力影響團隊作風、指揮以萬計執法人員的團體首長,「黑影論」、「手卡在攝錄機」太久遠的話,較近的也有「低調通緝一個見習律師兩年」,其他不想多說,當然,以上通通不是違法,唯作為執法首長或其他發言高層都是這樣一而再、再而三「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的「我說了算」心態,又怎可能服眾,不讓人對他及其指揮的團隊生疑、提防?這些不需要人煽動,聽過其連串言行後稍稍動腦亦覺「不可思議」。至於「過度鷹派」的性格會不會影響團體執法手法與尺度,暫且擱下,留言已夠長了吧。偉雄哥退休期該不遠,且看新上任者有沒有作風轉變。警民關係修補,雙方都有出一分力緩和的空間,但所需的時間可能很長很長。

      人們擔心佔鐘的星星之火,社會中一些人在批評、懷疑執法者時又何嘗不是擔心提及的「黑變白」、「說了算」的星星之火及其他「鷹派」作風蔓延至最下層人員,在合法的情況容易忽略當中尺度合不合情,事後總有最高層「力挺」?專欄作家屈穎妍論政時往往就是單純一下子把這類批評升至「毀滅警隊,不如警員停止執勤,看看沒有警員會怎麼樣」的層次去製造一種批評者「要毀滅警方才安落」的對立面。我覺得,這種「成日批評,人地日常站崗不知幾辛苦,不如冇警察lor」的發晦氣心態無助去分析問題所在找尋出路提升警察形象。不錯,強調警察日常怎樣勞碌用心(這點我是認同的)可以加分或拉攏更多人支持警察,但如果某些方面仍在持續失分,一樣於事無補,不是沒有了政客就可以簡單地認為信任度會上升。

      Philip擔心的衝擊行動,是會激發的,但不會變得理直氣壯,集中在海富中心一帶的主要參與者大部份都比較平和,是運動中的最主要「穩定」力量,他們不被「激化」至為重要,推測有能力做到。旺角、龍和道一帶的人,感覺上性格和行為上與海富中心前的那班不相近,估計毆打事件後,衝擊會加劇,不過我猜如果在拘捕他們是只是推撞之類,即使搶鐵馬者事後吐苦水,亦未必會使運動中的大部份參與者就這些事大力加入聲討或衝擊行列。

      刪除
  2. 人人奉公守法,從而成為一個法治社會,一個和平安定的繁榮局面。
    港人的勤奮,外商的投資,大量的遊客,經濟得以發展順利,使香港由一個小地方成為一個大都會。這是法治社會的可貴!
    偷鐵馬,阻塞交通!罔顧市民生活所需!這樣的不擇手段,就為了獲得權力。警方每日為了維持本土的安定,打擊罪案,警員每天勞心勞力,有些人員往往要廢寢忘餐!而今竟然要額外應付大規模的動盪事件,使有些警員在現場心臟病發。

    回覆刪除
    回覆
    1. 警員日常執勤,是辛苦的,在街上巡邏流了不少汗水,這些努力的確不應抹煞。祝願病發的警員早日康復。

      刪除
  3. 我在面書,朋友說理性討論,我一句唔撐佔中的方法去爭取民主,被人unfriend, 感覺現在的人好唔理性…電視機,面書的畫面不停播出暴力片段,究竟有冇人諗下為咩?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已經沒有用facebook了,不過都知facebook有很多unfriend情況。

      如果我仲有玩facebook,我想我都有機會會unfriend一d人,不過唔係因為支持與不支持佔鐘的問題,而是一個人的基本價值觀的問題,亦即事件中反映了一個人的黑暗面可以去到幾盡。例如,如果有人話「班友俾人打都係抵gar,打死仲好」,又或者琴晚有個拆路障人士用尖銳物品刺進集會者的臉 (電視有播,刺高一點會盲眼的),d人仲話「應該插高d教訓佢地」....這類人我都會unfriend。

      刪除
  4. 有道理,只願大家勿忘初衷,緊記和而不同。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最近,暴力事件多了不少。>_<

      刪除
  5. 見您在第一個回覆,寫了那麼多的想法,還是像意猶未盡…………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些課題,唔係三言兩言講完,咪寫長d lor=P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