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8日 星期三

夜.紀念


凌晨二時,男孩回家了。

他輕輕推開大門,躡手躡腳走進室內,以免聲響弄醒已入睡的女孩。

客廳是暗暗的,睡房卻傳出柔和的黃光。

男孩換上拖鞋,放下背囊,朝睡房走去,赫然發現習慣早睡的女孩竟然尚未就寢。化妝桌上,床頭燈亮著,坐在手提電腦前的她正瀏覽網頁。

「你回來了…」她的眼有點紅,好像曾經哭過,但臉上沒有任何淚痕。

「夜深了,還不睡覺?皮膚容易衰老的,你不怕嗎?來,讓我看看」男孩隱隱約約感到事情有點不尋常,故作輕鬆開女孩玩笑,親親她的臉。「檢查完畢,幸好,沒有變化,仍是白白滑滑的。」

換著是其他日子,女孩總會被男孩這些親暱中帶著稚氣的舉動逗得甜笑,然後順勢和他調調情,可惜,這夜是一個例外。

「今天的遠足活動,愉快嗎?」她裝作若無其事地問。

「愉快喔﹗Julian帶了一位外國朋友出來呢﹗言談甚歡喔,好像彼此有著說不完的話題,所以晚飯後到了九龍城潮州小店,讓新朋友試試打冷的滋味。預計會夜歸,所以先前才傳送一個訊息給你,不讓你掛心」男孩如背誦預設台詞般流暢地回答。

「那潮州小店的東西好吃麼?」女孩繼續追問。追問時,她一直留意男孩的雙眼。

言語,能輕易騙得過人,眼神卻不,尤其在理虧、說謊時。

「好吃。」料不到有這麼一問,男孩像是怕露出破綻般,不敢直視女孩。他彎下身拉出床腳的抽屜,一邊尋找待會洗澡後替換的衣物,一邊回應她。「我們吃了鵝片、蠔仔粥、鵝翼。那小店的鵝片很鮮味的,鵝翼也不錯,蠔仔粥的粥底很鮮甜,那種鮮甜就像

不管他如何詳細地一字一句描述那些打冷食品是何等出色,女孩都感受不到食物中的美味。事實上,男孩一樣不會感受得到,因為,他剛才沒有吃過那些食物,他沒有到過什麼潮州小店。

「不用再說下去了」女孩從後摟著他。「我想你也累了你回來了就好,洗澡後快點休息吧,明天還要上班。」

真相,她早已知曉。日間,男孩真的曾到郊外遠足;晚上,他卻不是到了潮州小店,更遑論吃過什麼鵝片。至此,她明白無論如何試探,男孩都不會對她坦誠。她替他開一條出路,著他快去洗澡,不再窮追猛打。

她,不忍心迫男孩即場吃力地構思撒謊的點子。她替心虛的他辛苦。

這夜,床上背對著的兩人各懷心事,久久不能入睡。女孩明白男孩說謊,心底裡是不想她情緒起伏。可是,她始終介懷,因為三年前,她答允和他一起時,兩人曾承諾日後無論遇到什麼問題、什麼困難都要一起解決,一起面對。

另一方面,身心俱疲的男孩未能進入夢鄉。他的心有點亂,不時回頭偷看身旁這位親密伴侶。他很想和她說說話,但他了解她,知道說出實情後她會有什麼反應

    *            *           *

那個晚上後,男孩與女孩的生活好像一切如常,卻又有些不太一樣。

家中沙發上,他們依舊靠在一起觀看休閒節目,但女孩把頭貼在男孩胸膛時,彷彿聽到他紊亂的心跳聲;

吃著買回家中的甜品,甜品中的「快樂物質」發揮不了多大作用,當中的甜抵銷不了心中那淡淡的苦澀。他們嘗試多說笑話逗對方開懷,不過彼此的笑聲滲著點點憂傷;

床上,他們仍會在睡前說些悄悄話,說說辦公室的是是非非與工作中碰到的煩瑣事,可是,女孩知道男孩的心事非因公事而起

好不容易,來到另一個星期天。上午,男孩留在家中,陪女孩看她喜愛的愛情劇;下午,他「約了朋友行山」。

在洗手間稍稍梳理後,男孩走回客廳,打算拿起背囊出門時,發現女孩鬼鬼祟祟,替他的背囊拉上拉鍊。

他的心慌了,若她曾檢查背囊內部,一定會發現沒有地圖、指南針等遠足用品。

「無論你到哪裡,都務必小心」女孩抱抱男孩後,微笑著,把背囊遞給他。

幸好,女孩沒有察覺什麼,他總算鬆一口氣。

走在街上,男孩在住所附近的一所便利店購買了兩樽飲用水。付款後,把水樽放進背囊時,他發現早前「有人」悄悄替他預備了一個防護眼罩、一包便利雨衣與數個口罩,並細心地以保鮮袋包好一系列物品。保鮮袋內,附有一張字條。

「男孩﹕

我勸不了你的吧,你一定會找機會外出探探年輕人。如果一件事,明知可能有危險,心裡或多或少有些害怕,最終仍決定去做,我想,對你來說,那一定不是一件無聊事。買這些給你以防萬一時,我也買了一套給自己。可不可以讓我和你一起出發?

女孩上」

不論多剛強的人,內心亦有被感動之時。和男孩所想的一樣,女孩一旦知道實情,必會嚷著和他一起前往,不讓他孤單一人。

男孩掏出智能電話

「喂喂」撥號接通了,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一把熟悉的女聲,一把讓男孩感到溫暖萬分的女聲。

「放心,不用了,乖,留在家中,我十二時前會回來的。我不會意氣用事,我應付得了

「你就是怕有機會應付不了,才不讓我出來﹗」未待男孩說完,女孩已打斷了他的話,拆穿他的把戲。「我在你身旁,大概你會更小心掌握離開的時機,因為,你不會待危機迫在眉睫才帶我回家,我相信你會好好保護我

男孩不希望女孩陪著他,是因為他想保護她;
女孩堅持伴著他,是因為她想用她的方法保護他。

他們都在用自己的方法保護對方。

「我在街角的便利店,我等你吧。謝謝你嘟﹗」男孩親了電話一下。「嘟」的一聲來得突然,但不用多說,女孩心領神會是什麼意思。

「嘟」她以同樣的方式回應。「等我五分鐘。」

「其實,你怎知道當晚我到了哪裡?遠足散隊時,我沒有向Julian提及任何事,那次是乘車時一念之間作出的決定。」

「給你五分鐘時間,好好想想,掛線了,嘻。」

男孩想不到,那晚催淚的白煙升起時,他在橋上急忙走避的情形被其中一家電視台攝入新聞片段中





圖片來源﹕
www.zoomwalls.com



22 則留言:

  1. 昨晚我去了旺角探探年輕人。 自己不能做些什麼,但關於平機會那份諮詢,一定要出枝筆發表意見。

    回覆刪除
    回覆
    1. Bobo,旺角比較雜,你有沒有人護駕都好,始終你是女孩子,小心一些。

      想八卦下點解你咁著重平機會份諮詢。^_^

      刪除
    2. Small U, 我歷史科並不出色,只讀到中三,但我記得不管中外,每一次事變,每一場革命,必定有遠因、近因和導火綫的。 如果活在一個民富國強、人人安居樂業的社會,相信人們對於追求民主,以自己的一票選賢能的渴求不至於那麼強烈吧!

      事實上,以香港現時情況,大家面對政府的不合理和各種剝奪也是無日無之,好像最近正倡議未居住滿七年獲得居港權的新移民也有公民權利如選舉權、申請綜援、申請公屋等,坦白說我真的從未聽過任何國家會這樣的。 兩年前倡議推行共產黨國民教育,若不是市民敢於反對,那些洗腦教育真的可以教出如民革的紅衞兵,連爸媽都不認啦。 當我們連說廣東話和寫繁體字這樣基本的權利都要捍衛才守得住,我會認為,為什麼政府經常俏俏地提出這些不合理、不是保護巿民的方案,經常要我們筋疲力竭提出反對?

      每個結果也有其根因的,至於看不看到,或是我們是不是只選擇性看? 也會很不同的。 再說回平機會那份諮詢,我認為,若選擇移居一個地方,自己付出的成本當然是努力地適應當地的生活、文化,每一國家都有自己的標準,要居住滿一定年期才可正式成為公民,並享有相關的公民權利。未付出先享有,不用說也覺得不公平吧! 倘若成事,即使將來實行普選,相信以現時每天批一百五十人來港,都很容易影響選舉結果。

      刪除
    3. Bobo,最近歧視條例檢討諮詢,我的確較少留意,網民提出的「魔鬼就在細節中」,也只是略知一二。我想,也許我真的要找份諮詢文件看看,距離月尾還有些時間。不過,我對打著「包容」、「和諧」、「反歧視」、「幫助」的幌子使政策過度傾斜,則十分反感。

      國民教育,當天我也在想目的是為什麼。如果為著一份「愛」,我會想,「愛」不是靠灌輸出來的,清楚認識、衡量功過後,每個人都可以決定愛與不愛,因為愛是每個人自發的情感,不用刻意「教人們」愛不愛。德國人對於二戰時所做的種種,沒有掩飾過,亦贏得國民及國際社會尊重。

      為什麼政府經常俏俏地提出這些不合理、不是保護巿民的方案,經常要我們筋疲力竭提出反對目前,有四個字在官方發言中經常出現,特別強調------「依法辦事」。如果,只要不違法就等同事情可做,則對某些權貴或手握權力的團體,不合理已不會是一個重要考量,但..讓不讓人信服又是否「依不依法」這麼簡單?當然,政策中說不定有hidden agenda,值得仔細觀察推敲。

      我相信當局不會希望香港衰退,但亦相信不會希望這裡「對內地的倚賴減少」,甚至乎說不定對某些人來說,這份倚賴「有增無減」更好。當越倚賴某方,便越容易受到限制。適應了當中的安逸,對失去倚賴時的恐懼、不安會隨著日子變得越來越重,到最後甘於看他人面色,心生忌諱。

      刪除
    4. 寫多幾句,本地文化、風氣不能同化他人,隨著人口結構比例轉變,本地文化的確有機會被他人同化。不同文化固然可並存,我想人們亦擔心失去/溝淡本來社會中值得珍視的地方。每個人都很渺少,影響力有限,但也可找到自己的崗位及可做的事。

      刪除
    5. Bobo有所不知,其實早在多年前,大陸的新移民,如果經濟有困難,是不用等住滿七年,都可以立即申領到綜援金。就因為這些中港婚姻的家庭,弄出太多糾紛新聞,所以才被婦女團體和社署否決了他們這項福利。
      如果現在要恢復他們這項福利,是確有需要才會這樣做。我不贊成歧視新移民婦女。

      刪除
    6. 我想,Bobo是從一種分配有限資源的角度來看。如有理解錯誤,請Bobo指出,我不想進行「騎劫」。

      團體成功為新移民爭取不用居港七年便可申領綜緩後,就我理解,人們擔心的是,下一步會否是公屋及其他。不計新移民,本土(雖然我不屬也不支持「本土派」,但用本土一詞較為傳神。我明白我們的上一代很多都是走難落香港的「新移民」,這裡指至少在香港居住了一段不短時間,在這裡成長的一群)的公屋需求已經不輕,隨著人口老化,福利、醫療需求亦會加重,不少人擔心的是會否因此而減弱對土生土長一群的支援。互助固然是一種美德,但是否需要在「更短的時間」內給予新移民福利,這個是爭議之處。因為,決定到新一處地方居住前,不論是在港或內地的家庭成員本身亦有責任了解自己是否可適應及應付當地的生活所需。其實,早在結婚、組織家庭前便應深思、計劃日後生活的課題。

      另一關注點新移民審批權不在港府,香港屬於被動一方。新移民計劃打出的旗號是家庭團聚,唯亦有人提出,可不可以讓香港的家人回內地居住,與內地的親人團聚,如果有需要支援,由內地提供福利、房屋?法理上,由內地審批來港的新移民資格是沒有錯的,但安排亦需顧及他人的接受程度。港人與新移民的矛盾在近年日益加劇,相對上早前大家也較為相安無事的,出現這種轉變,其原因值得各方研究思考。


      刪除
  2. 我的小孩也有出去,他們都去金鐘,很安全 告訴我集會很平靜。我想那一群人, 都有激進,温和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個別晚上,氣氛是頗為緊張的。

      其實,集會人士都曾做了危險舉動,把自己置於危險邊緣,如佔領旺角、銅鑼灣等高危地區 (亦影響太多小商戶,所謂的影響不只是「不便」,關乎對方生計,廿五年前那些學生都不會佔據太影響市民的「市集」地帶)、意圖「封閉」政府總部等。當然,對主辦方來說,另一個「危險」,是失去民心。

      刪除
  3. 年青人一腔熱情,忘記了別人的生活秩序。在三山五嶽龍蛇混集的旺角,被非禮,被打,令人惋惜!

    回覆刪除
    回覆
    1. 堵塞旺角、銅鑼灣,的確是易出問題,我都認為該撤就撤。正如上一篇中覆阿姨,他們忘記了即使人們希望民主,每人願意付出的代價也有所不同,這樣易失民心。至於關乎民主的討論,剛才亦在上一篇中覆了,在此不重複。

      想不到阿姨有興趣就這個話題留言討論。^_^

      刪除
    2. 個人不會只顧自說自話,不理會別人的意見的。大家來一個言論探討,是平等自由的方式。

      刪除
    3. 在這裡,這個欄目的Post是較少人看及討論的,除了之前試過有人一口氣留二十多個言--------不停copy and paste 其他討論區其他人那些夾雜粗言的「意見」。

      我覺得未必要大家一味yes yes yes,有時討論中說了自己想法,改不改變到對方不能強求,只希望即使互相說服不了也不要視為「不理會別人意見」而unfriend這個unfriend那個。

      刪除
  4. 回覆
    1. 謝謝你喜歡。秋涼了,希望多些暖意。

      刪除
  5. 潔潔記得,也對朋友說過:請你務必小心。

    回覆刪除
    回覆
    1. 關心是一份心意,接收的也會記得吧。

      刪除
  6. 讓你愛的人, 決定自己想做的事 , 其實也是崇高的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放手讓對方自由地作出抉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刪除
  7. 原來這裡也有談論這兩個月所發生的事情...這也正正是我在這段時間停寫停看任何網綕的主要原因。每日看多份網上報導及網頁也感時間不足,實在沒有心情及精神作悠閒分享......公開場地少作討論,只能簡單說這兩個月令我重新認識香港、重新認識香港人、重拾很多以爲消失了的人情味...出現好多感動、好多眼淚、同時亦有好多矛盾、好多紛爭... 只希望立場不同的人也可以理性討論分析,不能理性就不要討論,不要先互相敵視、互相指罵便好!!! 乘機發了幾句牢騷添~ ^^

    回覆刪除
    回覆
    1. Kanis,有很多事情,在風平浪靜的日子是看不到的,認識不到的。

      有人贊成,有人反對,本是平常事。但到現在,說真的,事前我完全沒有想到,我認識的人當中,會有一些人會對那些參予者「恨之入骨」,那種恨是去到「佢地俾人、俾差人打到骨折、打死都係自找」ge地步。

      刪除
    2. 完全明白!完全認同!
      因爲我也想不到我的朋友當中也有出現這類人......這是令我感到最痛心、最可悲的!坦白說,我覺得這種心態已經不是 [ 立場 ] 問題 ... 而是 [ 心腸 ] 問題。。。。。。。。。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