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30日 星期日

文章.節錄


讀過明報的其中一篇文章後,一直反覆思考。本Post將節錄其中一些段落,有興趣的朋友不妨閱讀全文。

20141130日,明報<星期日生活>,專訪中大社會科學院副教授沈旭暉, <中南海重塑香港管治式  新世代突破借勢全球化>

http://goo.gl/Otb2AQ

 

我不認為這場運動(佔領運動)的真正關鍵是普選,更不相信政府研判的青年上向流動問題是對症下藥。香港的根本矛盾,在於「一國兩制」本身的根本矛盾:北京認為凡是涉及「國家利益」的,包括許多香港內部事務,都屬於一國範疇,這是基於中央集權、國家主義的思考,至於何謂「國家利益」,每一刻都有不同可能;港人則習慣以條文劃線,希望白紙黑字列明哪些屬於自治範疇,然後在範疇內避免北京進入,這就像聯邦制自治政府的作風,但這卻是北京的禁忌

 

「香港青年的理念,和北京的意識形態處於兩個極端,不具備被吸納的空間參加運動的中產孩子、學生精英極多,他們要過一般充裕的物質生活毫無困難;身邊偷偷參與運動的中資機構朋友、公務員朋友也不少,他們認為這是價值觀問題;而會擔心和北京關係影響前景的人,其實已不會走出來了。」

 

「坦白說,我根本不認為北京或港府希望「補救」,它們其實知道永不能爭取到抗爭的青年,也不用爭取。現在的策略是「以青年鬥青年」:拉攏一些中性青年精英加入建制外圍,樹立這些向上流動的榜樣,讓他們成為抗爭青年的對立面,敵我矛盾就可以在青年階層同步展開,那起碼能減低「世代戰爭」的色彩這對解決問題是沒有幫助的,對進一步扭轉管治模式卻有幫助...」

 

「一直感覺北京正是通過連場運動,每一場都製造一個二元對立:是否支持人大決議?是否支持警察?是否支持袋住先?有了對立,國家機器就能參與,就能深化直接管治到日常生活,那卻是一般香港人最不希望出現的情况假如政府只是要令方案通過,根本毋須以群眾運動方式推進,有了群眾運動,通不通過就不是重點,重點變成了通過運動改變管治模式。再把是否通過演繹為香港存亡的抉擇,就正中群眾運動模式的下懷了通過方案會出現某些情况,不通過會出現另一些情況,但北京都已做出準備,隨之而來的,都是往後十年的敵我矛盾,直到全面掌握局面。」

 

我十分擔心過分理想化的趨勢,因為理想可以作為道德指引,但不能作為策略指引。雖然我希望出現在香港的民主制度,但不得不正視在理論層面,你很難精準定義一個非國家的地方官員如何產生的國際標準,而基本法條文充滿了大量escape clauses供不同時代的當權者演繹也很難說人大方案不符合基本法...

 

不能輕易用「我正義你不正義」的角度開展,否則很快就落入敵我矛盾的思維。而敵我矛盾,卻正是目前北京最願見的,因為他們的強項正是處理敵我思維,希望達到的是全面直接管治香港,手法是以國家安全之名開入國家機器,改變社會模式,達到了這些,普不普選,反而是次要。所以,真正的抗爭對象不應是單一普選議題,而是捍衛香港人的生活模式。這一點,原來是香港大多數人的共識,包括主流建制派的共識。唯有當社會變成敵我矛盾主導,以上共識才能被打破也就是現在的情况。」

 

「只要你在香港這個地方生活,就免不了要爭取政府資源;只要你在商界,就不可能不和中國打交道;只要你真的抗爭到越界,負責國家安全的部隊就會出動;假如你要根本性改變香港,要麼直接搞中國民運,要麼直接搞港獨,那就更能名正言順無情打壓;假如你不喜歡,有本事就不要在香港住。以上的邏輯,看似密不透風,你愈是落入這樣的邏輯,假如現實短期內改變不了,要麼愈來愈憤世嫉俗,要麼愈來愈隨波逐流。但我們不妨細心一想,這真的無可破解嗎?無論多麼溫和的人,也是有尊嚴的,怎會有人心甘情願被全方位「鍊住」一世?」

 

 

延伸閱讀﹕

資深傳媒人區家麟網誌<潮池>20141130日文章<警察「電單車遭刑毀」現場所見>

http://aukalun.blogspot.hk/2014/11/blog-post_30.html

 

目前情況下,有可能各方 (包括獲法律賦予權力,行事發言理應盡可能貼近事實的一方)都有一種以「各種手段」去製造對立、矛盾來爭取其他人支持的勢態,這彷彿和沈教授在文中提到的「敵我矛盾」、「二元對立」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關於區家麟的文章,一些朋友可能會說難道區先生寫的東西就一定是真?再難聽一點,可能又會說「怎知區先生不是收了錢胡亂寫些東西」?這些其實都是在提出質疑時很好的萬能Key,觀乎區先生歷來的言行,個人來說他的所見所聞有參考價值。

 

附帶一提,各位不妨留意區先生文末的補充部份。似乎,在這次「遭刑毀」事件中,他所批判的不是前線人員。

 



圖片來源﹕
Funny-pictures.picphotos.net

6 則留言:

  1. 現時網上可以看到很多關於香港示威的文章,究竟分析得有沒有道理?就要靠自己累積的經驗,以持平的態度,再作深入分析!當然,講就容易,單就持平一點,也不易做得到!我個人覺得,以佔路阻礙巿民的日常生活,來爭取任何事也是不對!你有爭取的權利,但不可以對其他人造成阻礙!

    回覆刪除
    回覆
    1. 持平這回事,就我個人觀察及認為,如果一個Blogger是想好了立場才搜集資料支持,一般都不會持平,亦易因未看清楚就匆匆下筆出現錯誤內容;如果一個Blogger是看了盡可能多的相關資料,分析後才有立場,則較容易做到持平。當然,個人得失心亦是能否持平的關鍵,因為越不能放下得失心,越容易看到不同意見就立場「反射式」反駁,變了以「打倒對方」為主,不去反覆思量。

      不計今次普選議題,其實日常生活中,例如興建一條橋、鐵路、減少巴士站之類,過程中(如路面大幅收窄,沙塵滾滾、噪音等)或多或少都會阻礙市民起居,對他人造成阻礙,關鍵是行動目標的正確性及如何說服他人接受當中的阻礙去容忍/接受行動進行,讓他人認為值得/願意接受這些阻礙。當然,其中有一點重大不同,是次佔領行動是違法的。我不鼓勵違法活動,即使人們要抗爭/爭取,相信亦有不違法方式,但說到違法,簡而言之我亦不慣一刀切以「總之論」「總之違法就是不對」,這不是我的風格。唯佔鐘關鍵點(旺角及銅鑼灣宜早撤,金鐘一帶以目前規模來說,中環金鐘族未必有很大迴響)在於 ,有可能付出比較大的流血代價而達不到爭取目標 (雖看來仍有其他得著),嘗試從參予者角度來看亦比較適宜進退有度,找出退路。

      刪除
  2. 每朝看新聞都好憫憎,事情已失去意義,究竟要拖到幾時,有人說英國要向中央施壓,回想當年每屆港督人選,當時的香港人,有得發言嗎?
    民主要一步一步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潔潔,我從三個觀點去回應你的留言。
      1 如我覆樓上Philip的第二段尾,目前雙學不宜再拖,宜及早訂出退場機制。

      2.英國和中國的外交角力方面 (或者用外交「互動」比較恰當,因為以目前中國的實力與自信,英國該已沒有很大和中國外交「角力」的本錢),不難發現國際社會中的博奕是互有攻守,並非只有一方守,一方攻。
      至於「回想當年每屆港督人選,當時的香港人,有得發言嗎?」,這個末必是一個十分理想的討論方式,原因在於…舉例換個類似說法吧,「回想當年人們到美國是要乘船飄洋過海的,當時的人,有得乘飛機嗎?」,那又是否代表現今的人不應乘機,只能坐船?另一方面,基本上,在香港狂熱追求民主的人是很少數,除了以坊間一些「有人搞事」或「有人刻意危害國安全」的角度看,潔潔可進一步探討為什麼人們對「國內體制」存在一定程度的抗拒

      3.最後,你提出的民主該一步一步,亦是現時普選爭議的其中一環。我相信,倘若有關方面能拋出一個時間表,「下次再行前一步」的年期是何時,將會更能有助化解是次爭端。若你留意,目前當局的取態是不願設下時間表的,亦即人們所擔心的是,不是你說的一步一步,而是唯一一步,接受了這次框架便等同永遠如此。如果有一個路線圖,不接受現時框架的市民當中,相信仍會有相當部份會因有改進時間表而接受這個目前他們覺得不太滿意的2017普選方式。

      刪除
  3. 回覆
    1. EE,一言難盡,我想,可能一「萬」言也難盡。有時我會想,像我這類不算悲觀的人都對將來感到不樂觀,或許總有一天因為某些原因我會由「一言難盡」變為「不發一言」。只望在「不發一言」前,都一筆一筆寫下一言一句...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