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5日 星期四

發言.節錄


此為時任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的石永泰先生於2015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中的致辭節錄,下文主要列出關於談論「法治」的部份,段尾列出的為中文譯本中的對應分項。如各位有興趣,可細閱延伸閱讀部份的全文。

-  「法治」沒有全球同意的定義。很多國家都聲稱奉行法治,但事實上他們沿用的並不是我們所理解的「法治」概念。充其量只是「以法管治」或者一種十分粗淺原始的「法治」,以法律規範個人的行為,令人們遵守當權者訂立的法規(4)

-  大家聽來可能會覺得十分滑稽,香港政府近年沾染了一種語言習慣,在解釋它所做的所有事情時,都以「依法」作為開場白,例如: 立法會選舉「依法」舉行、警方「依法」拘捕疑犯、政府「依法」施政、政策「依法」制定和落實。開口也「依法」,閉口也「依法」,這也「依法」,那也「依法」,甚麼也「依法」。(4)


-  「法治」不僅是只懂盲目地「守法」「法治」概念更包括:-尊重獨立的司法機構、法律條文必對人權作出保障、執法者行使法律賦予的酌情權時必須尊重個人的權利和自由。這些例子都說明「法治」概念遠遠超出單純「守法」。事實上,過份強調民眾必須「守法」(而對其他元素避重就輕或隻字不提)往往是極權政府的特徵:-熱衷於利用法律作為整治民眾的工具,而不是用法律約束自己管治的方式(4)

-  很多時候公眾或傳媒評論或批評一些政府政策或行政舉措,焦點明明是政策舉措在政治上的優劣利弊,所要求的是政府在政治政策層面的回應,根本不是批評政府違法或超越法律賦予的權力,依照法律訂下的權限行事,是對任何政府的最低要求。官方只懂不斷重覆「依法辦事」這答案,有低貶法律、混淆視聽、「牛頭不對馬嘴」之嫌(4)

-   隨意亂用「法治」一詞,往往會不慎為一些「以法管治」(Rule by Law)或「人治」(Rule by Man)的政權錯誤鍍金,給它們加上名不符實的道德冠冕(5)

-  法律被任意執行的體制,法院跟政府「合作」,以確保法律按政府喜歡的方法詮釋,用來打壓一些令當權者不悅的人或組織。這往往被包裝為「法治」(Rule of Law),但說穿了其實就是「我以『法』來『治』你」(Rule by Law)所謂「依法辦事」,說穿了就是「依我們的意旨辦事」(Rule by Man)(6)

-  可幸的是,香港奉行的不是這種體制,但永恆的警惕是自由的代價(7)

-  談到司法獨立,近來有一個趨勢:法官判政府敗訴時,即會被奉為「英雄」,但一旦判支持民主理念的人敗訴,便會有人質疑「法治是否已淪亡」。大家當然也可對法官的判詞從法理角度批評。但不應單純因為法官判支持民主的人士敗訴,便污衊法院助紂為虐或者是向壓力屈服,開始「三權合作」,這種絶對是雙重標準,輸打贏要的心態。此等言論缺乏理據的程度,和某些建制人士認為香港法院判政府敗訴就是「反對政府」或者和政府「對着幹」的評論相比,簡直不相伯仲,難分軒輊。(12)

-  公民抗命這概念極具爭議性。它涉及違法行為,但歷史上有很多公民抗命導致社會或政治改變的例子。公民抗命是「對」或「錯」不可能籠統地用三言兩語一概而論。但就算運動的發起人也接受,公民抗命這概念的合理性取決於數個約制有關行為的條件,尤其是:公民抗命不應輕言使用,必須用非暴力手法,和願意接受懲罰。(14)

-  法治精神其中一個要素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誠然,政府對人民擁有公權力,而權力容易令人腐化和被濫用,所以在有關法治的討論很自然會強調對政府公權力的約束。但絶不可因此就把事情顛倒,辯稱法治概念只約束政府,但「公民」就算做甚麼事也永不會對法治精神造成負面影響(16)

-  也許有一天,這名女律師不用再跑來香港尋找泰美斯女神原因不是因為像一些「末日論者」所說的法治在港衰亡,所以再找不到,而是因為平等公義等的法治精神有朝一日終於可以在神州大地植根,遍地開花,觸手可及(22此點和點21中提及一名內地女律師在香港尋找泰美斯女神像拍照留念的小片段有關,可經延伸閱讀部的的連結參看點21)

-  最後,天祐大家、天祐香港(23。列出此點,覺得「天祐大家、天祐香港」是一句不錯的結語而己)



延伸閱讀﹕
2015112日,立場新聞,<石永泰2015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全文> (中文譯本)


2015113日,立場新聞,<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英文講辭全文>



圖片來源﹕
維基百科,泰美斯女神像



6 則留言:

  1. 分析全面及中肯!尤其是關於法官的判決,如果勝訴的話,就讚揚司法公正,相反,就政治打壓。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好多朋友都集中欣賞石永泰先生的前半部發言,但我覺得後半部亦同樣值得反思,所以節錄埋出黎。

      現階段對香港的法官仍有信心,但法官是「被動的」,其他情況也值得關心,如
      1. 法官依照法律判斷,如法律在立法階段已出問題,最後法官亦只能被動地依有問題的法律判刑。
      2. 正如上一篇「事情是這樣的...」,法官可能對官方的起訴有質疑,為何不控某人襲擊罪,即懷疑律政司、控方有選擇性檢控之嫌,但法官不是控方,控方以「已聽律政司意見」為回應帶過,法官的位置不可能出頭做埋檢控,即法官只能帶出問題,但未必可糾正來到法院前的選擇性檢控,以至其他不公。

      法官只是法治制度的其中一環,其他環節若出問題,單靠緊守崗位、政治中立的法官不等於法治制度便很公平。

      刪除
  2. 好詳細呀!心心要慢慢吸收先得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已經節錄左喇。心心,要原汁原味,睇全篇講辭仲長呀。

      刪除
  3. 有些官員上官場誤以為一己之職、官威等於法治,
    沒為市民之公僕之心, 以法治民沒心為民 ...

    回覆刪除
    回覆
    1. 石永泰這番發言說出了不少人的心聲,特別諷刺的是,他發言的時候,袁國強司長也在席上,不知道他在聽的時候有什麼感覺?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