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7日 星期二

我擔憂 (下篇)


(由於寫完「我擔憂」這篇blog文後,發覺篇幅頗長,故分拆為「上篇」及「下篇」,方便閱讀。此篇續前文「我擔憂 (上篇)」,如欲先看前文,可按以下連結﹕

謝謝。)

(三)立法﹗立法﹗
關於引入/訂立和國家安全有關的法例,不少港人感到憂心。對一些人來說,最簡單方便」的解釋是民主派議員從中作梗,這亦是一些極其痛恨民主派人士的「很好彈藥」。不能否認民主派議員有其影響力,但大家不妨再一次看看前文葉國謙、葉劉淑儀等人關於「外部勢力」的論述 (請參看「我擔憂(上篇)」的第二部份「參與程度」,連結見文首)。如果,說這些話的人是普通市民,尚可理解,不宜過份苛責。可是

李慧琼、葉劉淑儀貴為行政會議成員,為社會重要政策及發展方向提供意見,出謀獻策,角色近似特首智囊與內閣,舉足輕重;
葉國謙港區人大代表之一,有著特殊地位向內地高層反映意見。如當中存在小小誤導,其影響「可大可小」;
梁生,貴為這裡的首長,不用多作闡釋

另一方面,據2015116now新聞報導,港區人大兼行政會議成員鄭耀棠更引述京官演繹,稱「支持梁振英等同支持中央政府,反對梁振英等同反對中央政府」(參見延伸閱讀連結)在一些政治實體裡「反對國家之執政者」和「勾結外國勢力」同樣算是「危害國家安全」與「覆」吧﹗就我觀察與認識,不滿佔領運動的人之中也有不少對梁生的施政不滿,認為他不適合當地方首長,那些朋友該十分清楚自己在「反對梁生」時是否真的同時在反對其他。

前文提及的那些政界人物,不是已擠進本港的權力核心,便是有著渠道「通達天庭」。在對時局具不輕影響力的他們眼中,要證明「勾結外國勢力」的「門檻」是如此地低,再者原來「反對梁生等於反對中央政府」(大家不妨翻看歷次大學民調,看看梁生的施政有「多理想」,反對梁生出任特首的受訪者佔多少百份比?印象中50%之反對率是等閒事,比支持率往往高出近/超過30%),香港市民看在眼裡,怎會放心在這裡實施和國家安全相關的法例?篇中提及的這些憂心和抗拒原因,和不少人眼中「專搞破壞」的非親建制人士是沒有關係的。

不論是坊間還是Blog界,不難察覺部份人對社會中的一些反對聲音流露著一份「咬牙切齒」的情感,認為訂立國家安全法是「對付」這些聲音的法門之一。為免走焦,不打算評論這種情意結,唯想說,如果一些強烈推動在香港實施國家安全相關法例的人之背後思想不是以此(或「單純以此」)作為一項「鬥死敵人」的「致勝工具」,當中仍存在著絲絲「憂國」情懷,鼓勵他們不妨把這份「憂國」情懷擴展至「憂民」層面,話語行文中可多表達「輕率立法可致老百姓含冤受獄」這方面的關注,多加探討當中的條文內容是否具體實在,為此發聲 (特別是那些一直堅稱「言論自由哪有被收窄,只是其他人亂說,你和我還好好的無拘無束說話」的人,「理論上」心裡更不會存在「心理屏障」,可在這方面多加書寫) 。或許,這能為過去一直「單單討論如何借立法鏟除某些人士」的話語與行文添上新一層意義。當然,如果讀到這裡的你是那種「達到目的,在所不惜」之輩,則抱歉浪費了閣下閱讀此段的時間。

我擔憂,草草立法,盲目支持,但求爭鬥,容易失控,最終帶來的局面可能超出你我想像。在某些層面,不同國家走含「自我特色」的道路是合理不過的。可是,若然「自我特色」之餘對某些空泛條文、詞彙的覆蓋範圍可作無邊無際的「自我解釋、無限演繹」(沒有國際標準嘛﹗),亦絕非理想。對於那些強烈推動/鼓吹法案而不顧其他的人,日後面對他人受屈的爭議情況時,不論是理直氣壯地說出「法例是這樣寫,總之犯了法就可以拉」,或是在人前表現出一副充滿無奈的樣子,當中責任或多或少亦有著他們的份兒,甩不掉的。




延伸閱讀﹕

2015116日,Now新聞報導,<陳永棋﹕人大副委員長望做好青少年工作> (當中新聞片段含鄭耀棠之發言)

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123363


圖片來源﹕
Hdwallnow.com

10 則留言:

  1. 回覆
    1. 那...又不用這樣悲觀的,笑返啦。^_^

      (不過,如果「冇眼睇」是指這篇的內容,咁...um...我檢討下啦=P)

      刪除
    2. 哈哈,你篇文我都睇晒啦,點會冇眼睇呢

      刪除
    3. 哈哈!EE真可愛.............................^^'''

      刪除
  2. 我都擔憂...如果在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例...會唔會有老百姓被人用莫須有的罪名誣害而含冤入獄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國家安全法 , 會遇到很大阻力 , 不會那麼容通過吧!

      刪除
    2. 可能會覆得仔細一點,當中提及的一些細節,可能你們也知道,當給多一些背景供其他看留言的朋友參詳。(有時都覺得幾諷刺,有朋友話有時我d留言寫得好過正文)

      如果是引入全國性法例,機會應該微乎其微。如果是本地立法層面的廿三條,則可先理解立法會組成結構與表決方法。

      地區直選 (35人)﹕民主派(包括溫和及激進民主派) 佔超過半數
      功能組別(35人)﹕建制派佔超過半數
      全體議員(共70人)﹕建制派佔多數

      如果是政府提交表決的方案,須超過「全體議員」中超過半數投反對票才可被否決;如果是議員的提案,則地區直選或功能組別之中,只須「其中一個組別內」超過半數議員投反對票即可否決,此為「分組點票」。當中為何「嚴謹有別」,留待各方思考。

      由於廿三條屬政府提交,除非如03年般有一些被視為「不聽話」的建制派倒戈,否則法理上通過不是難事。特別補充,按目前情況,即使田北俊所屬的自由黨再次倒戈,其現有的5票,加上民主派手上的27票,總數亦不超過否決所需的一半。

      立法層面通過近乎無難度,則另一關注點是民心所向。觀察佔領運動中坊間不少平民百姓的反應與躁動,只問立場不問真假(如不分析文章內容一見可用來攻擊對家便隨心取用,瘋狂轉載),充斥著大批為撐而撐、為求打低對家的人,個人看法是倘若這樣的風氣形成,撕裂之中以矛盾作為鬥爭工具,則當人民被挑動得不再冷靜後,要營造一股「但求支持政府立法」 (甚至乎歸究於又是「外國勢力」及「有人乘機搞亂香港」)的民意並不困難。

      再者,即使真的社會中有數以十萬計的人反對立法,如果有些人的心態是恃著「我有防暴隊,公民抗命也一定鬥不過我」,他們亦根本無所畏懼,可依舊我行我素。萬一不幸再有大規模 (廿三條的話,估計很有可能是「更大」規模)公民抗命,以「違法就是不對」、「搞亂社會帶來數以億計經濟損失」(佔領運動之後回望,經濟學教授與某些顧問報告那些樓價大跌,遊客人數大減,損失過千億,塞車塞到獅子山,可曾發生?)引導民意,再次營造出一股社會矛盾,群眾鬥群眾之餘,出動武力驅趕/鎮壓有了至少足以和公民抗命分庭抗禮的民意後,一樣可以「照辦煮碗」。屆時如果出現這樣情況,不同人心中可能亦要作出艱難的抉擇。

      個人認為,活在現今世代,培養/保住一顆澄明的心至為重要。這樣,在一個荒謬的世代,才可避免被他人牽著鼻子走,被情緒主宰行為,或是在「你好像對,他也好像對」的雲霧中感到混亂與迷茫。

      刪除
    3. 唔好意思,呢段有重覆用字,又有d幾奇怪ge白字,更正一下﹕

      如果是政府提交表決的方案,須「全體議員」中超過半數投反對票才可被否決;如果是議員的提案,則地區直選或功能組別之中,只須「其中一個組別內」超過半數議員投反對票即可否決,此為「分組點票」。當中為何「嚴緊有別」,留待各方思考。

      刪除
  3. 唔見咗我ge留言ge?
    我的留言:總有正義之士!

    回覆刪除
    回覆
    1. 潔潔,你句「總有正義之士」唔係在呢篇留言喎,在「那一次實習」那篇呀,覆埋你tim喇。^_^

      還是,你睇「那一篇實習」時你的留言消失了?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