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7日 星期二

究竟怎麼了?(二)



關注點不在於「法院最終會還當事人一個清白」

當上至極高層,中至面對傳媒的高級白衣發言人,下至前線人員,均屢次出現爭議性甚大且很大程度與事實不符的言論實難以視為偶一為之的問題。下級行為偶有偏差,如上級不認同及管理得宜,自會採相應措施糾正防止,唯當讓人質疑的舉動頻生,若然「默許」是一種過於嚴重的指控(「技術上」難以判斷管理層是否不反對/准許該等行為偏差,但「默許」、「不制止」可以是一種觀感),則未能有效制止亦難逃「管理不善」之疑問。再者,因上級有權向下屬發出指令,其個人風格也足以影響下屬的行事取態。

綜合而言,前文提及一系列「近乎胡扯式」的「怪誕言論」與「動輒」視為「襲警」、「搶槍」的「誤判」,至少可帶來以下兩項負面影響

1. 宏觀層面看,執法團隊的整體專業形象嚴重受損 (特別是一些「奇事」出於有可能影響萬計下屬的管理者),市民信任度大減,警民關係緊張。當然,對某些人來說,市民與警員對立未必是壞事------團結隊內成員,同仇敵愾,「製造外敵」往往是一個不錯的做法。

2. 微觀層面看,這要由執法部門常說的「使用最低武力」談起。「最低武力」難以定義(或許沒有實質定義,有的也只是一些「原則性」指引),因此往往不易討論某次行動中的武力是否「最低」,然而從邏輯角度看,「搶槍」和「碰撞」是截然不同的行為(上一部份的報章實例證明,「碰撞」之中有些更是「無心觸碰」),前者明顯較後者危險得多,是故制服「搶槍者」時使用的所謂「最低武力」,常理推斷「強度」應較處理「非搶槍者」時的「最低武力」高出不少。如果某君本身只是一個「碰撞者」或「無心觸碰者」,警員卻把他「判斷」為「搶槍者」,他所受的「武力對待」幾可肯定將不合理地高(如被多名警員猛力推在地上,再強行壓著讓其動彈不得),因為警員在對一個「不是搶槍」的人施予對付「搶槍者」的武力。縱然被捕者最後證實無辜獲釋,「誤會」一場,表面上還了一個清白,實際上他早已承受了「不恰當」的「過度武力」。

這類「誤判」衍生的「關注點」在於,「暗角七警事件」中,被打者明顯在沒有反抗能力下被施以暴力,屬違法行為,唯「誤判襲警、搶槍」的事件裡,警員在法律賦予的權力下,或可按其臨場「判斷」「合法地」施以「不對應的高強度武力」,事後即使接獲投訴,涉事人等很有可能極其量被視為「判斷、處理不恰當」,卻未必可輕易歸入違法之列。如這類「空子」不被制約 (不管是制度上的制約還是自身「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價值觀制約),有人加以利用,屢見不鮮,必定後患無窮。



圖片來源﹕
Imgbuddy.com

2 則留言:

  1. 另一方面,裁判官或者法官判案,是否一定公正?我在這機構工作超過二十年,可以大胆講句,他們也是人,所以不會完全公正判案。 最近有一位前任裁判官被控盜竊,大家就可見一斑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否一定」、「完全公正」,很難回答嘛,因為世上沒有事情是「一定XX」與「完全XX」的嘛,所以我不著眼於這類概念交流喇。

      「被控盜竊」,你是否想指裁判官也有「人性弱點」(因為「被控盜竊」和「公正判案」,我不太理解當中「可見一斑」的關連)?um....這樣說吧,以一個「整體觀」角度看,若法院未見「不公正」的風氣,仍是社會中一個普遍讓人信服的裁決機制,那就不必著眼於是否一定公正與完全公正吧,仍可對司法制度投以信心一票。

      當然,若對個別判辭或判決結果有意見,日後發文討論和blog友們交流看法亦無妨。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