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9日 星期四

究竟怎麼了?(完)


結語與後記

這篇博文頗長,原想以「全數文字集中在一整篇」的方式發佈,後來還是決定分作若干部份,分篇Back-date刊出,方便有興趣的訪客按需要「擇日」分批閱讀。

收筆前,特別對以下三類「潛在」到訪者分享點點想法。

對不滿警隊表現,印象負面的朋友,想提醒的是在寫下文字前,不妨先考慮自己的目的是什麼。如果只求發洩情緒,閣下可能會選擇草草留下數句「侮辱性短語」,我亦肯定這樣可獲得其他「急需發洩情緒者」的掌聲與喝采聲 (這不等同我認為使用「無禮的胡亂謾罵」是可取的做法)。可是,若希望他人了解那種不滿的源頭,不妨改為多花時間進行更多平實的論述。你不能假定社會中人人都緊貼時事,一句簡單的短評便可讓很多人看清話語中的原委,反之在這「嚴重撕裂」、「立場鮮明」的社會裡,更有機會被視為「無的放矢」。儘管不能勸服所有人(支持警察與批評警察的群體中,均有極端硬撐與硬反者),至少可嘗試讓他人有一個了解、思考的機會。

對那些支持警隊的朋友,想說的是你們常常強調的「警員日常巡邏街道,付出汗水」,我猜很多指出警隊不是的人也認同的。長期觀察所得,部份力撐警隊的朋友每逢聽到/看見有人指出警方的不當,便慣性即時指出「警員日常怎樣日曬雨淋」,或是諉過政客與傳媒,像是沒有細想當中的批評與建言。如果這純是一場須分出勝負的鬥爭或辯論比賽,「各說各話」是合理不過,唯若「支持警員」的最終目的是為了維護法治精神,從而建立一個公平公正公義的社會,你們也應心知如警隊風氣、行為出現偏差,將毫問疑問為社會、下一代帶來傷害。十分關注「違法」事情之外,「不違法」的不當行為同樣值得你們留意。

對於閱至文末的警隊中人,我深表佩服。其一是以我「有限」的朋友樣本,大多不會閱讀「論述式」的千字長文,況且本文首兩部份均探討警隊有需要留意的地方,閣下沒有馬上關掉網頁亦證明你有一定雅量。不限於警隊,很多制服團隊都十分強調「手足情」。每逢談到「手足情」,一些朋友往往想到「兄弟有難(即使某些「難」是由自己闖禍而起),各方支援,義無反顧」。其實,「手足情」也包括其他不同要素。除了「相規以善」外,作為「手足」的一部份,也應時刻留意自己的言行會不會為團體形象帶來負面影響, 同時萬萬不宜「行為不當出事」後便有意無意在圈中、群組等營造一種「非友即敵」,不挺自己人就形同投『敵』的壓力,以免連累Force內其他循規蹈矩、盡忠職守的同僚捲入其中。


千言萬語,話說至此。

 

圖片來源﹕
Imgkid.com

10 則留言:

  1. 如果以整體表現,即是跟其他國家比較,我覺得香港警隊可站在前列位置; 至於個人方面,我認識有位同學,他的職位是高級警司,他是一個極公正的警務人員,下班後會立即回家,種花看書,平日還記掛著怎樣做好自己的工作。我又認識另一位朋友,職位較我的同學還高,但那位朋友卻往往借助他的職位,謀取方便。所以警隊個人質素,在我來說,很難一概而論。

    回覆刪除
    回覆
    1. 個別就真的很難評論。坦白說,除非「某個別警務人員」的行為真的十分過火,至少去到一個讓我討厭的程度啦,否則........um...舉例...我不會指一個警務人員穿制服在警車上抽煙是「應該」,但這些「相對小事」,不會有「衝動」去又寫一輪,也覺得一些人實在沒有必要好似「又捉到警察痛腳」咁講足幾天。

      不過,都有例外,例如,如果那個「個別人員」是高級的,下屬一大隊,因為其風格、管治方針與行事作風足以影響很多人,就另作別論。

      刪除
  2. 香港警察整體質素是高的,但人性有優劣,難免有害群之馬。但香港是法治之區,警察負責治安,法庭負責審理,當然不是絕對公平,但還是公正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隊以「萬人」計的團隊,真的沒有可能苛刻地要求「沒有一人犯錯」。唯「管理人員」有責任有效規範與糾正下級的行為偏差之餘,更應以身作則。

      刪除
  3. 警隊是紀律部隊,要服從上司的指令。一班高質素的警員,若果受到一個黑社會般魔頭指揮,就會變成一群高效率的濫權執法機構。
    若然沒有獨立的司法者,防止執法者濫權,巿民的生命和財產就沒有保證。司法者亦不可自訂規舉方便自己濫權,因而要有獨立的立法者。三權分立互相制衡,才能令社會公平和提高行政效率。
    明白這個道理,就應該了解一味盲目支持警隊的人,是不是有點短視? 就如文革時一味要將食禾穗的麻雀消滅一樣,結果是害蟲沒有了天敵,禾穗反而都給害蟲全部吃掉。

    回覆刪除
    回覆
    1. Yes。立法者、執法者、判案者(法官)同樣重要,任何一方出現偏差,已可為社會帶來嚴重壞影響。特別想說,公義的體制不能單靠法官把關「還清白」,因為法官的角色始終偏向「被動」------法例有問題,法官只能按有問題的法例判刑;法官職責在判案,如果真的有些人應控而不被控,法官不能「主動」檢控。

      盲目支持警隊與盲目反對皆不值得鼓吹,不過對於盲目支持警隊,我嘗試從「相對良好意願」提供其中一個原因。社會中,有些人(可以是權貴,可以是一些「名專欄作家」級意見領袖)常在有意無意間借一些「二分式反問」去製造一種對立的氛圍,例如﹕

      「你們批評警察用警棍,那警察是否不能用警棍繞埋雙手?」這樣「容易」把輿論或民眾情緒導引向「能用」與「不能用」兩個取態,稍有不慎隨時「中伏」。

      問題是,有些較務實的人批評的是有警察「亂用警棍」發洩,特別是有本該規範下屬行為的高級白衣人(沒有記錯的話是「警司級」)也出手用警棍打一些已明顯平靜地向前走的人。當一些群眾的情緒早已「激昂」,加上落入之前提及的「二分法圈套」,自然容易一聽到「你們批評警察用警棍」(實際上有可能是在批評「亂用」),便隨即腦內連結至「你們是否要警察不用警棍繞埋雙手」,馬上奮起「硬撐」,更甚者進一步越放越大到「你們是否連警察執法也不行」。

      這亦是為什麼我在完結篇中認為須有更多平實的闡釋,他人未必認同也應給他人一個了解思考的機會。一句「警察用警棍打人,可惡」(或是只以一句羞辱短語求洩憤作罷),這樣極其容易觸發一些已落入「二分式圈套」的群眾作出硬撐的「條件反射」,無助人們反思。

      刪除
  4. 的確警隊內也有害群之馬...曾聽過真實過案,有警員給亂拋垃圾的
    印尼藉家傭告票之前,和她商討…可以付他數百元作為了結事件。
    還有有部份警察的言行真的有待改善,例如會有警員巡邏時講私事同夾集粗言等…
    但同意整體嚟講,香港警隊質素依然是高。
    的確知法而犯法的警務人員,如不加以制裁,確是會對社會做成禍害!

    回覆刪除
    回覆
    1. KaKa,你想我用一哥「偉雄哥」Mode答你,還是用我自己SU Mode回你?

      參考「偉雄哥」的話,我會說這是「人之常情」,並且反問你「其他行業(如建築工人)在不影響工作或其他人的情況下說粗話,是否太過?」,即有「為什麼其他人得,警員就唔得」之意?(被記者問及有穿著制服、仍未下班的警員多次被人看見在佔領區清場後自拍留念,是否合適時,他是以「人之常情」回應的,並且反問其他行業 的人士,如果在不影響工作或其他人的情況下拍照,是否太過)。他這樣說,是貶低了警隊作為紀律部隊,其專業特別注重「紀律」之身份。

      我做回自己,回應是…覺得當值期間在市民前說粗話就可免則免吧。至於說私事,坦白說,如行孖必,兩人又真的好難談話時沒私事涉及其中 (總不會一開口就公事嘛),都係適可而止啦,不要談到興高采烈身邊有市民要幫助都唔知咁lor。

      刪除
  5. 我仍尊敬香港警察,他們也是打一份工作.每週我最期待便是看警訊.說起警察,令我回憶起,我念書時有位巴籍男英文老師,未做老師前,是位警察...他上課時,個個都很專心...只因他像個教官.同學一在他堂上玩耍,他便會教,同學對著他說話,都常說,兩句話,YES SIR,或NO SIR.被他罰企時,腰一定要挺得很直.還要面璧...

    回覆刪除
    回覆
    1. 巴籍男士,唔止警察,分分鐘以前當個兵都唔定gar。下,要yes sir同no sir?佢真係好似當你地在黃竹坑學堂咁喎。=P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