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4日 星期一

笑話



霓虹燈光下,有人覺得城市繁榮昌盛,陶醉其中。只是,夜幕低垂,霓虹燈始終遮蓋不了入黑後那種昏昏沉沉。

是景色,是心情。

人們看到的,就只有用金錢堆砌的虹光?

(自拍相片)


   *             *             *

事情由201410月尖沙咀的一次撐警集會說起。

無線電視及港台的記者及攝影師(4)被多名集會人士包圍、拉扯、襲擊,其後警方「以普通襲擊罪」拘捕了3名涉案人士。日前警方考慮法律意見後,以證據不足為由,決定不落案起訴,無條件釋放3名被捕者。


上圖為蘋果日報拍下無線電視記者冼志被拉扯領呔時的瞬間,其他媒體亦曾拍下類似照片或短片。在傳媒清楚展示「施襲者」真貌的情況下,坊間不少人質疑「相關政府部門」(後文會解釋為什麼不指明是「警方」還是「律政司」,反之用此「籠統」描述)的做法。按201552日立場新聞報導,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回應提問時讓「公眾譁然」的其中一點是﹕

早前說,有若干人士證據不足,因為在影片中看到牽涉的動作可能出現不同演繹,也要顧及證據的質素及他們可能有的答辯理由

基於那句「動作可能出現不同演繹」,把矛頭指向律政司前,建議各位先經文末<延伸閱讀>部份的連結細看整段新聞報導及袁國強的回應全文。以下數點值得留意。

1.律政司不是搜證部門,其法律意見是按搜證部門(如警方)提交的證據判斷。報導中沒有提及這點,但這是一個重要的前題,亦和袁國強提及的「顧及證據質素」一脈相承。

2.那邊廂警方稱按法律意見無條件釋放3名疑涉襲擊的被捕者,這邊廂袁國強表示「若干人等證據不足」外,在回應中實同時指出「律政司的意見是希望警方作進一步調查,找出當天涉及非法襲擊人士的身份」。

當中的癥結,會否在於「處於被動」的律政司專家建基於警方提供的證據,確實不足以提出檢控,唯另一方面他們卻又從「警方提交證據」這個渠道之外(如民間公開片段、照片)看到更充份的證據,所以希望警方進一步蒐證,而不是被捕者因「證據不足」無條件釋放後擱置事件?(這句頗長,當中的意思轉折,有興趣的朋友可花時間細嚼消化)

3.除了袁國強,立場新聞的同一段報導中也提及刑事檢控專員楊家雄接受無線新聞訪問一事。他的反應更是「玄妙」﹕

「你們(指記者)說有影片,但你們都不知道現在拘捕的是哪三名人士,請你相信我們,我們是看了相關片段,詳細考慮過的。」

總覺得「你們都不知道現在拘捕的是哪三名人士」這句十分突兀。是故意說出來設下疑陣,還是被拘捕的那三個人實際上不是相片與影片中的襲擊者?如「被捕者」不包括被鏡頭記下真貌的「施襲者」,原來是另外一些人,感覺上又頗為匪夷所思。

必須申明,SU不能判斷袁司長與楊專員的回應是推卸律政司方面的責任,還是在描述、透露和警方互動時的一些實況,這亦是為什麼前文只用上「相關政府部門」一詞,沒有明確指出被人質疑的根源在律政司還是警方。然而,從宏觀層面看,有人(原本想用「施襲者」,但經檢控專員一問,根本不知道「被捕者」是否就是相片中的「施襲者」,唯有「十分保守地」用「有人」一詞)在眾目睽睽下對他人非法使用武力,民間相片、影片已清晰記錄當事人容貌與肢體動作,近乎毫無疑點下事隔半年竟然因「證據不足」沒人被檢控,實在使人滿腦子問號。有些比平民更有權力的人還要「開口法治,埋口法治」...

 *             *             *

笑話,不只一個。

201554AM730報導,消息人士透露無線記者就遇襲案到警署進行認人手續時,當值警官曾應疑犯要求,批准疑犯與同組的「戲子」戴上浴帽與口罩(後加備註﹕鼓勵訪客同時留意留言欄內Blogger EE與SU的補充資料)。結果,3組認人手續中,其中一組的疑犯與「戲子」全體戴上浴帽與口罩,遇襲者只能憑「眼神」認人。有受害人經律師即場投訴,唯不獲在場警務人員受理。報章就有關消息向警方求證,警方強調「按照既定程序,確保認人手續對證人及疑人均公平公正」。

倘若AM730的消息是虛構的,有關方面大可明確否認。如真有其事「不能否認」的話,除了借「合乎程序」作擋箭牌外,能否解釋為什麼記者遇襲時,涉案人等沒有戴上口罩,於認人時警官竟可運用程序下的權力,讓疑犯戴浴帽戴口罩,無形中要求遇襲者僅憑各人露出的一雙眼(容貌的極少部份)辨認涉案人士?這如何能讓人相信是「尋常合理」的安排?

更困惑的是,此等事情上,官府回應時仍要搬出「公平公正」四字粉飾。民眾看在眼裡,真的不要怪民間的不信任程度增加,反感加劇,因為人們最直接想到的很可能是「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的咀臉。同時,當發言人公開回應這樣的認人做法是「合乎程序、公平公正」時,亦近乎等同間接宣稱認可「認人變認幪面人」的處事方針,把團隊的整體觀感、名聲綑在這件爭議事件上。

大概,法治精神中的公平公正,從來不依靠「口中強調」,重點在於「實踐給普羅大眾看見」吧。

  




延伸閱讀﹕

20141027日,AM730<警拘一漢涉毆採訪記者 特首 林鄭 無綫 港台 7傳媒工會及組織強烈譴責暴行>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233108


2015429日,立場新聞,<尖沙咀藍絲集會4記者遇襲案 警稱證據不足釋放3被捕人士>

201552日,立場新聞,<不檢控襲記者「藍絲」_袁國強﹕對動作有不同演繹>

201554日,AM730<無綫記者遇襲案騎呢認人 疑犯要求戴口罩加浴帽>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262999




圖片來源﹕
無線記者洗志被拉扯領呔時的相片﹕蘋果日報


 




18 則留言:

  1. 剛才聽解釋是疑犯因找不到相同特徵的戲子.疑犯可要求將特徵遮蓋喎.

    回覆刪除
    回覆
    1. EE,你聽的例子是否曾有人染了金髮之類,要求認人時全組戴帽?^_^

      我不肯定你是否這個例子,不過這個例子帶出的重點在於戴帽抹去了頭髮特微,但仍有臉孔(容貌大部份)供當事人辨別,這和戴浴帽及口罩只是露出雙眼(容貌極小部份)給人認是差天共地的事。

      你聽的例子是否這個?不是也不要緊,最主要的思考點是認人時是否應遮到只露出雙眼,受害人根本沒有合理機會認得出?舉個例子,如臉上有痣,疑犯與各戲子在該位置貼上同一塊膠布即可,便不能因為宣稱要遮臉部特微而戴口罩遮蓋大部份臉孔。

      刪除
  2. 有傳媒拍攝到都尚且如此明目張膽放水,終於明白點解警隊越來越無敵。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呢d事十分氣頂,咁明顯的事,有相有片清晰記錄,由事發至今已半年,半年處理時間竟然是「證據不足」?

      只能說,聽其言,觀其行,看看新人事會否帶來新作風與新氣象,改變前任管治風格留下的種種問題。

      刪除
  3. 呢個世界邊會有公正?尤其是滲有政治色彩嘅案件!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呢個世界邊會有公正?---->Philip好像有點感概,但不用灰心失望因而放棄「公正」喔﹗

      刪除
  4. 真喺離譜得滯!希望新上任的一哥,會帶嚟更英明的領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之前果個,好有問題。偉雄哥那種歪理盡出、「盡力」護短的心態與言行,或許會嬴到內部的士氣與擁護 (有個「必撐」的上司嘛),但代價就是用警隊的聲譽埋單。

      刪除
  5. 警隊裡面有不少是以前的熱血青年學子,是為了伸張正義,對抗惡勢力而加入警隊。如今反而成為俎上肉,弦上箭。世界不同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前任一哥的舉止言行與管治作風為警隊帶來了很大很大的負面影響(希望未至於「深遠」),且看新一哥會否有充足的魄力、智慧與勇氣去扭轉困局。

      前任果個任內出現過什麼問題,說過什麼令人難以明白的「道理」,坦白說,我不用上網search,憑記憶我都已經可以寫出十樣,是至少十樣。

      最新一例,退休都仲要爆seed,談到警民關係回應記者時,都仲要話「不守法的人,才會覺得警民關係不好」,還要用「綁匪」做比喻。前警監會主席翟紹唐大狀都話過警民關係已去到臨界點,那麼套用偉雄哥的邏輯,翟紹唐是「不守法的人」?還是「綁匪」?

      刪除
  6. 回覆
    1. 我都係見到境觀不錯就拍下ga ja。你見到,幅相沒有用特效的。(正確一點說是不懂用=P)

      刪除
  7. [霓虹燈光下,有人覺得城市繁榮昌盛,陶醉其中。]...一開始看到美麗夜景及前言,還在想借此意境想表達哪种心情呢?
    原來是提及這則令人氣憤的事件.....當聽到疑犯可以要求戴口罩加浴帽...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明明證人證據俱備,但今日的警方完全是選擇性執法...[公正公義] 何在?前任一哥令人極度失望,唯望新人士有好的改變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在上有一個凡事必撐,必為下屬開脫的上司,係會對風氣帶來不良影響。

      呢單之後,又來一單,似乎新一哥真係都幾多野要執下。
      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E6%99%BA%E9%9A%9C%E6%BC%A2%E9%8C%84%E5%8F%A3%E4%BE%9B-%E8%A9%B3%E7%B4%B0%E7%9C%9F%E5%AF%A6%E5%B0%8D%E7%AD%94/

      刪除
    2. 呢件事件在各方壓力下終於要公開道歉,但整件事情暴露了現今警方竟犯下各種不該也不可犯的錯。誠信及處理手法令人質疑....但肯認錯總較前一哥的一句 [ 你地冇做錯到!] 為好,希望新一哥可以有較好的改善!

      刪除
    3. 這句「抱歉」,
      如果是說在高層叫家屬「放下」及送上「祝福」前...
      如果是說在家屬表示打算公開智障病者錄口供時的影帶前...
      如果是說在聖公會院舍發出聲明描述何時與調查人員取得聯絡(客觀效果時院舍在指證某些人說話不實)前..

      那麼,認錯的效果會更好。.

      刪除
  8. 回覆
    1. 我估唔少人現在都對整體印象打了折扣。不過,如果你的朋友中包括警員,我覺得可以了解他們的性格、思維、行事模式才作個別定論。因為連續爆幾單「杰野」,的確反映了整個團隧中的一些問題,但不代表所有人皆如是。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