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7日 星期日

盆景


正確一點來說,本篇分享的是收錄於小思(盧瑋鑾)作品<承教小記>內一篇名為<盆景>的短文。

先寫一點「背景資料」吧。<承教小記>著於1983年,為小思的散文結集。雖然初版至今已面世超過30年,但今天讀來仍不覺內容與時代脫節,多篇文章均發人深省。讀畢全書,讓SU留下最深刻印象的還數<盆景>一文。

話說某天小思因一時雅興買了兩座小盆景回家,怎料擺放數月後,心中竟然產生一種難過的感覺。你能猜到箇中原因嗎?節錄該文如下﹕

「樹的本身,沒有選擇姿態的機會,甚至根本不知道原來該有選擇的權利。由於慣受鐵線的擺佈,又很『自然』的跟著生長,還以為自己很自由地活著。有什麼比受了擺佈束縛,還以為很自然很自由來得更恐怖?更淒涼?萬一,樹醒覺了,要求自由,順自然姿態活下去,栽種者大可理直氣壯地說﹕『誰不給你自由?生命掌握在你們手中,你絕不可能要求別人給你生存權力,自己爭取呀﹗何況,看來葉繁枝茂,不是活得好好嗎?水份、土壤、陽光都充足,還埋怨幹嗎?』有什麼比自己不爭取生存權力,人家又說你活得十分適意,來得更恐怖,更淒涼?」

恐怖與否,淒涼與否,其實很在乎自身價值觀與心中所求。<盆景>寫於1978年,小思那份「三十七年前」的情懷,不知道閣下又是否領略得到?說開「樹」,大概是由於推廣「綠化概念」的關係吧,植樹文化較為普及,近年來社會中的不同角落均好像出現了不少「栽種者」。




書藉資料﹕
書名﹕承教小記
類別﹕散文集
作者﹕小思
出版社﹕華漢文化事業公司



圖片來源﹕
http://www.123rf.com/photo_5532622_potted-landscape.html

18 則留言:

  1. 我昨天都買了一盆花花種.

    回覆刪除
  2. 我都有種花...但都沒心機打理..

    回覆刪除
  3. 小思是我少年時代的偶像之一,事隔多年,她也許有另一番想法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承教小記裡,不少喻情於景的文章均寫得很有深度。當中蘊含的內涵鮮明,唯小思不會指出它所喻的是「什麼對象」。

      超過三十年,不知道她重看會是什麼感覺?BTW,小思已沒有在明報寫專欄了。

      刪除
  4. 夢醒時分從來都是一種痛苦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也許是吧,但常在夢中,迷迷惘惘,人也不太好受喔。

      刪除
  5. 植物還是順其自然生長較好,,,太人工化反而失去大自然的味道!

    回覆刪除
    回覆
    1. 都係gar,盆景入面d樹,異常迷你,總係覺得怪怪地,唔夠天然咁。

      刪除
  6. 有人打理的植物會感受到主人的愛護, 美美愛人稱讚, 該活得好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呵呵,打理同加條鐵線落去係有d分別gar ^_^

      刪除
  7. 我家中植物,差不多被小蜘蛛吃光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段時間之前你問人如何「有機」滅蟲,係咪就係用黎對付呢d蟲?

      刪除
    2. 問咗之後,用嚟對小昆蟲,我...有點不忍,所以小蜘蛛食晒我種ge九層塔,蘋果苖...心痛>_<

      刪除
    3. 或者我用錯左詞語....那些方法其實是「驅蟲」,還是「滅蟲」?

      刪除
    4. 其實兩種情形都有出現,我不忍係因為每種生物有生存的權利...就算係我最驚ge小強,我都叫家人趕佢走就算,唔好整死佢。

      我咁ge想法,時時比人笑,但我會堅持,佢哋笑我話唔殺小強,第日小強多過人,如果環境乾淨一點,就無咁多小強啦!

      刪除
    5. um...我自己會是這樣,蛾,或者郊外的草蜢之類,我不會打死佢地,但如果是家居環境中的害蟲,我會殺,原因係放生了,牠們有機會週圍爬,即使爬入人地屋企,都可能會沾污食物、環境。

      然而,你是對的,環境清潔一點,的確有助滅少害蟲。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