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4日 星期六

五年之約



「甚少看見你六時正準時下班的。是不是在小週末佳人有約?是位帥哥嗎?

既是同事,也是好姊妹的Crystal看見女孩關掉電腦後,匆匆收拾行裝準備離開,於是好奇地問。

「你沒有看見女孩在座檯曆上劃了一個小紅圈,框著今天的日子?今天,對女孩來說肯定是一個重要的日子呢﹗喂喂,是不是悄悄拍拖了,不告訴我們?」

「結識男孩」往往是女生之間的熱門話題,女孩的「不尋常舉動」為寂靜無聲、氣氛繃緊的辦公室注入了點點生氣,坐在她隔鄰的Jenny也暫且放下未完成的工作,加入搭訕行列。

「是一個『五年之約』...不告訴你們這些小八妹,好讓你們心思思有件事,今晚不能入睡。週末愉快,下星期一再見,有機會再說。」女孩沒有正面回應CrystalJenny。她作了一個佻皮的鬼臉後,拿起手袋朝寫字樓的玻璃門走去,正式結束這個稍稍忙碌的工作天。

在街角的超級市場買了三文魚與小蕃茄,回家後女孩弄了自己最愛吃的三文魚意粉作輕便晚餐。飯後,她看了一會雜誌,聽了一會音樂,接著走進浴室,讓微熱的小水柱驅走一天的疲勞。

一切如常。看來,這將會是一個平凡的晚上。可是,女孩心裡明白,對她來說,當下這個週五夜是與別不同的。

她,期待著踏入子夜的一刻,等待著由週五過渡至週六的瞬間。

燈光柔和的睡房內,女孩洗澡後倦意全消,坐在手提電腦前,翻看著這五、六年內拍下的一幅幅舊照片,勾起了很多甜酸夾雜的回憶。時光一分一秒流逝,不經不覺,屏幕右下角的時鐘已跳至1159

女孩屏息以待,心中由「六十」這個數字開始倒數。

(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00分,代表本週五已成過去,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這依舊是一個寧靜的夜。除了女孩外,「對方」好像沒有記起那個「約定」。一種異樣的感覺在女孩心頭蕩漾,原本平靜的心情慢慢起了變化。


頃刻,淚水不受控地從眼角沿臉頰滑下,她一邊傻笑,一邊以手背拭乾淚痕。霎時間,昔日的種種經歷在腦海一一浮現

回想當初,主診醫生預測她只餘下半年生命;九個月後,那名「不善辭令」的醫生又直截了當告訴「滿心歡喜」的她五年內沒有病發才可較為安心,算是痊癒。自此,女孩便彷彿覺得死神和她強行訂立了「五年之約」,陰霾揮之不去;

她憶起,多少個無眠的夜裡,她曾坐在病床上嘔吐不止,心想會不會看不見下一個白天。曾有一段時期,異常虛弱的她連續走十多米的路已覺「舉步為艱」,不得不停下休息;

她想起,每期的例行檢查中,她只能孤身一人躺在窄小的「隧道」內,聽著掃瞄儀運作時的機器聲,然後默默祈求稍後得出一份「一切安好」的檢查報告

縱然有家人、朋友相伴,生活中亦總有一些時候,女孩須獨自面對內心深處的恐懼與擔憂,嚐盡當中的苦澀。儘管如此,她仍衷心感謝那些曾為她付出過時間與心機的人,他們的祝福與鼓勵一直默默伴著她,守護著她。

她不會忘記,已入暮年的父母親常常為她的飲食操心。即使情況已進入了穩定期,他們仍常常探望早已過自立生活的她,且每次到來均巧合地帶來了很多「適逢大減價」的新鮮水果;

她不會遺忘,一向不愛運動的Crystal與其他好友忽然「好動」起來,每星期都「輪班式」邀請「她陪他們」到郊外走走呼吸新鮮空氣,多做運動;

她不會忘卻,那些在網絡上結識的朋友在分享經驗、交流意見時毫不吝嗇,讓她在迷茫時找到絲絲希望與安慰。即使有些網誌的更新日已永遠停留在某個特定日期,日後不可能再有新文章,但她相信網誌主人無私助人的精神將歷久不衰...

散落在心房各處的零碎片段,實在數之不盡。是苦,也是甜。

當然,關於那張「致謝名單」,女孩不會遺漏自己,特別是過去那個曾把利器置於手腕上,最後把利器收回的自己。

剛在00分過去的週五,是「五年之約」的最後一天。

死神沒有赴約,放過了她。

五年前,女孩沒有想過今天仍然活著...

但她,挺過了。





Where We Belong

*Summer has passed
And Winter’s gone too
The good times and bad
We made it through
Alone without hope
We carried on
With love taking us (And love took us up)
Where we belong*

There were times
I didn’t think we’d last
But in my mind
To live was all I ask

Repeat *

I could not imagine
Living without the pain
But like the changing seasons
It had to go away
And now we shine as the sun

Repeat*

When the day’s cold and lonely
And nights are so long
We’ll be where we belong






圖片來源﹕
Hdwallpapersinn.com


20 則留言:

  1. 有時為人生設限也不錯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人往往在面臨限期前才會做一直給自己借口拖延的事,工作中如是,生活中的很多範疇也如是。為什麼,不可以想想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撥出時間呢?

      刪除
    2. 主診醫生預測~
      死神和她
      強行訂立了「五年之約」,
      陰霾揮之不去;

      刪除
    3. 有時我都會想,醫生除了醫學知識外,也應掌握說話技巧的。

      刪除
  2. 我覺得她很樂觀堅強 , 熱愛生活的可愛女子.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世上有這樣的女孩的,這也是一份吸引人的氣質。Key,你遇過散發著這種特質的女孩嗎?^_^

      刪除
    2. 我想起赤名莉香 , 東京愛的故事.

      刪除
    3. 等我search下先。東京愛的故事,聽過,但未睇過呀。=P

      刪除
  3. 有個不太熟悉的人曾告知我,主診醫生預測她只餘下兩年生命,於是她改服中藥治療,治療之餘盡管吃喝玩樂,遊山玩水,到了约定之期回醫院check check ,
    神奇地踵瘤竟然没有了!也許是中藥、樂觀積極戰勝了病魔吧!
    有時壞情緒像陰霾揮之不去...會影響人的病情架!

    回覆刪除
    回覆
    1. 讀過台灣一位名叫李豐醫師 (唸西方醫學的)的文章。作了一些考證,因她曾真人露面接受訪問,也曾說過自己在哪間醫院工作,所以我相信她的故事是真的。

      她在三十歲右左曾患腫瘤,醫生初時判斷她只餘很短的年月(沒記錯的話是半年),反覆接受化療,病情起起落落,也曾復發,最後她把心一橫決定不再治療(事後她形容自己當年是「任性」),靠調整飲食作息、心境及到郊外多做運動「自行控制」病情,腫瘤其後竟然慢慢自然縮小,至今沒有發作過,到現在六、七十歲仍然生存。

      刪除
  4. 這個病最磨人是不知何時會復發.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復發」的確對患病(以至患者家屬)來說是一種心理負擔。不過,台灣一位叫李豐的醫師(可參考我覆Kaka的留言)以過來人經驗表示,患病後,不論是西方醫學形容的「痊癒」還是「治療中」,反思自己的生活習慣與態度,作出改變,善待細胞,細胞們會對主人的善意作出正面回應,大大減低發作機會。雖然未必可完全清除當中的病變細胞,卻有機會讓它們不再壯大,如同它們不存在一樣。

      刪除
  5. 生病會有很無助茫然的時候,但在病中感受親人摰友的關懷和愛護,的確很深刻,也令人學懂凡事感恩,更體諒別人,是上天給予的很值得上的一課!

    回覆刪除
    回覆
    1. 更希望,即使人們未經歷梢為嚴重/長期的病患,也能「更早」學懂bobo說的那些反思。因為,病的過程,不論大病小病,病中滋味始終不好受嘛。

      刪除
  6. 哈哈,看了開頭數段,還以為她約了男朋友...................

    回覆刪除
    回覆
    1. um...我寫的故事,唔一定係愛情故事gar^_^。人活在世上,不應只著眼於愛情嘛。=P

      刪除
  7. 戰勝死神改善生活, 好!
    某一程度我感覺曾一度戰勝死神, 生活有待改善 ...

    希望每人明天會更好!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好好保存成果,好好照顧自己,讓生活過得豐盛無悔喔。^_^或者,這是上天給人一個反思的機會,作出一些改變。

      刪除
  8. 女孩子的堅毅,潔潔要學習。

    回覆刪除
    回覆
    1. 潔潔本身都是一個堅毅的女孩喔﹗

      「堅毅」唔等於不會哭、不會怕,「堅毅」是哭過後,找到調整心情的方法,即使心中害怕仍向前行。呢d你都做到的。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