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5日 星期六

腦袋由什麼決定?


腦袋由什麼決定?乍看是一條「無厘頭」的問題,有著「無邊無際」的答案。

腦細胞?基因?蛋白質?

答案是「屁股」。

「屁股決定腦袋」,是民間俗語,意思是一個人身處的崗位會影響他的思想與行為。

前年12月,一名小五女生從學校的高處墮下,倒臥籃球場,事後校方的「應變措施」是召喚聖約翰救傷隊,沒有報警,女生最後傷重不治。日前就事件召開死因庭,聆訊期間該校兩名副校長先後作供,其中一名副校長石玲稱「自己忘我救人,故忘記即時叫救護車」及「以為女生只是在籃球場暈倒」;另一副校長高婉華則被指沒有向救護員(聖約翰救傷隊所派)講解當時情況,從裁判官的判辭中亦可得知大概她曾作供稱「認為死者內傷嚴重、嘔血,卻仍可以自行走動」

早前由政府管理的啟晴邨與葵聯邨,部份單位的自來水被驗出含鉛量比世衛標準高出一至兩倍不等。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監測及流行病學處主任程卓端醫生曾透過傳媒向公眾表示,「此水平不會構成即時危險,非長期飲用對身體無明顯影響」,「如一生拉勻計,飲用水的含鉛量低於指引值,則不用擔心」。醫生的醫學知識,並非常人可比,可是常人也會明白,除非該單位只作週年度假等短期居住之用,否則住戶難以不是長期飲用出現問題的自來水;再者,「無即時危險」這類「語言偽術」與「一生拉勻計」這類玩弄平均值的把戲更是荒謬

另一方面,水務署曾到涉事屋邨抽取水辦化驗,其取辦方法為「開水龍頭45分鐘(另有說法是25分鐘)放水才抽取樣本」。水務署總化驗師陳健民解釋,「你不會全日或全年,都飲用(水喉)第一啖水;取水辦時放幾分鐘水,之後的水質才代表你一生人飲用的水質」,故該取樣方法是正確的。專家的話往往包含專業理論,然而普羅大眾在日常生活中,又會有多少人開水龍頭放水若干分鐘才取水使用?由於取樣方式與市民的用水習慣存在重大差異,「放水」(無形中含沖洗效果)後才抽驗的水辦結果有可能出現含鉛量偏低的情況

時會想,如果那兩位副校長、程卓端醫生與陳健民總化驗師的「屁股」不是坐在學校管理層與官方高層的椅子上,且能有機會重新選擇的話,不知道其腦袋中的想法(以至衍生的說法與行為)會否有所轉變?



延伸閱讀﹕
2015724日,AM730<女生校內墮斃死因存疑_官斥教職員大話連篇>

2015714日,立場新聞,<衛生署﹕含鉛超標一兩倍無即時毒性_「拉勻一生」飲用平均值低於世衛標準_不明顯影響健康>

2015716日,立場新聞,<水務署反駁質疑﹕先放水5分鐘抽水正確_清晨樣本非一生飲用水質_不具代表性>



圖片來源﹕
Zoomwalls.com

18 則留言:

  1. 回覆
    1. 這裡好似越來越多怪事咁。

      刪除
  2. 在水龍頭加裝濾水器,可能有些幫助。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個也是權宜之計,承建商會向涉事樓宇(是全部還是部份涉事樓宇,我要查返先知)住戶提供濾水器,始終老人家真係好難日日挽水桶去街頭取水,來來回回。

      不過,對居民來說,濾水器是要定期更換的,且看當局能否在濾水器到達使用期限前處理鉛水來源。不然,就要看往後的濾水器一直由承建商負責提供。

      刪除
  3. Miles' Law 不是新現像,回歸前涉事的專業人仕或官員通常少發言,講少錯少,背後不斷補救錯誤;回歸後官員專業人仕就講多錯多,大話接大話,不斷推卸責任,夾硬將責任推至無權無勢人仕身上;學校事件就更離奇,有信仰的校長訓導主任竟然如此處理事件,校監亦竟然無法處理。官員、專業和宗教界人仕如斯墮落,真係無眼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回歸後官員專業人仕就講多錯多--->有時,我真係會發現係咪佢地真係覺得自己有梁生所說的「個人身份」。你看看行政會議成員中,有幾個是特別愛就時政發表評論的,你根本就好難分清佢地幾時係代表行會,幾時係自己「諗到就up」,有時A行會成員說的又會和B行會成員不同。再睇自詡本地版「白宮發言人」那個新聞官,在自己名下的社交媒體寫這寫那,成日點火...

      如果官員公開的行為、發言都有「個人身份」,咁曾俊華、陳德霖那些財金要員又是否合適以「個人身份」公開說「港元和聯匯脫鉤是可討論的」?

      刪除
    2. 唔需要想太多,佢地而家根本唔似以前英治時代咁做法,邊一樣對佢有利就講邊樣,完全唔駛理後果,因為唔會有其他人懲罰到佢地。據我所知,做官邊可以隨便發表自己意見?就似行政局/會保密制咁。

      刪除
  4. 屁股決定腦袋,,,但..腦袋又控制屁股!^^'''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咁又係,接唔接受某些職位,當事人其實都可以說不,不坐在那張相關的椅子上。

      刪除
  5. 小五女生果件事...真喺離晒大譜!人命嚟架!唉!旺為人師!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好難想像這樣的事會發生,不知讀正在就讀的學生家長會怎樣想,特別是如果見到兩名副校長的時候。

      刪除
  6. 女生墮樓好嚴重 ... 同暈到, 大不同 ...
    學內出事要交代的人, 要三思, 怎可粗心!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另一神奇的地方是,部份公眾與傳媒的討論重點竟然在「學校的指引寫得不夠好」。遇到嚴重事故,分秒必爭,指引仍凌駕常識(我的確覺得見到有人墮樓打999叫設備更好的官方救護車是常識)與盡力挽救他人生命之上,是社會一大悲哀。

      刪除
    2. 證供該是現在的人、事、物 (位置, 時間, 物理, 邏輯 ...), 有相關描述的才叫報告吧!

      刪除
  7. 現在香港的教育已經不知所謂,為了校譽,可以犧牲一條小生命。

    回覆刪除
    回覆
    1. 更不知所謂的是,「有些人」事後覺得原來是指引出了問題。

      不過,我覺得(也希望如是),那兩個校長的心態只屬少數。無疑問,hea教的老師是有的,但到了如此大是大非的情況,我想選擇報警還是佔大多數。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