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8日 星期三

寫給孩子的道歉


新加坡16歲少年余澎杉(Amos Yee)因早前自拍短片及自製惡搞圖片(涉及性交體位)批評已逝的「建國總理」李光耀,結果被新加坡當局還柙監獄及精神病院共55天。據媒體報導,他原被控「侮辱李光耀對他人構成騷擾」、散佈猥褻圖像」及「蓄意詆毀基督教傷害教徒感情」三罪,其後首罪(「侮辱李光耀對他人構成騷擾」那條)獲撤控,餘下兩罪罪成判監4星期。因判監期數(28)少於已被關柙的55天,關柙期與刑期相抵,余澎杉在宣判當天獲當庭釋放,與家人離開法院時被傳媒拍下憔悴不安的容貌。

以下為其母親卓瑪利(Mary Toh)在兒子被關柙在精神病院期間於facebook寫下的一席話。

Sorry Son.
Sorry for telling you that you are in the safest country. You are feeling so insecure and scared now.
Sorry for urging you to be a law-abiding citizen. The laws are doing you more harm than good now.
Sorry for assuming you that you will be well-protected. You are being threatened and ill-treated now.
Sorry for saying that our governmemnt provides us the best welfare. You are not even alllowed to sleep at home now.
Sorry for telling you that home is best. It is where you were arrested from.
Sorry for encouraging you to be creative and expressive. You are regarded as crazy and rebellious instead.
Sorry for not teaching you well. You could have been taught otherwise.
Sorry Son. Mummy is wrong.

對於這類事件,坊間一些朋友(特別是「為人家長者」)好像特別容易把焦點放在少年的「惡搞圖片」與「違法便應受法律制裁」上,唯恐將來「教壞青少年」云云而大加鞭撻。可是,各位不妨留意事情的另一「關注點」-----整個還柙候判過程中,有關方面曾認為余澎杉患上自閉症,強行把他關在精神病院內,唯審判時呈堂的心理健康報告竟又證實他沒有任何心理疾病徵狀,當中矛盾實在「讓人費解」 (也許,實際上「不太讓人費解」)

余澎杉的代表律師與母親曾指出,他在精神病院期間曾遭受各種精神折磨(如手腳被綁難以下床小便,致使病床充滿尿味;病房24小時亮燈,讓其難以入睡等等)。姑且對這些「轉述」存而不論,一名沒有精神病的人被關進精神病院,事後精神面貌大幅改變,獲當庭釋放後臉上竟不見一絲喜悅,反之露出惶恐不安、頹唐憔悴的神情,這已足夠讓旁人質疑當事人在關柙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如果,把一個精神狀況健康者強行送進精神病院是沒有做錯且被法律容許的舉措,那麼,戴上什麼「法制健全」的光環亦毫無意義,卓瑪利寫給兒子的那句「The laws are doing you more harm than good now」正是一項名符其實的有力控訴。

近年,每逢提起新加坡,總有一些華人(不管是已移居海外還是居於香港的華人)對當地的經濟發展、房屋政策趨之若鶩,極其崇尚新加坡政府的「威權管治」,甚至乎到了一個「如果香港能仿傚也不錯」的地步。SU認為,新加坡有值得香港學習之處,然而,若把新加坡的「起飛」單單連結在「威權管治」上並作為全力推崇的理據,無疑亦是把當中的因果關係看得過份簡單,為帶著冷酷嚴苛一面的「威權管治」貼上了「過厚的金箔」。擁戴「威權管治」的原因可以五花八門,不排除一些人的想法是「某些事永遠不會降臨在自己身上,只發生在其他不認識的人身上」之餘,又可以享受該制度帶來的好處,何樂而不為?

可惜,諷刺的地方往往在於,世上從沒有一種東西叫「永不」;再者,任何人都沒有可能認識世上所有人,每個人自身也是絕大部份人的人際關係圈外那些「不認識的人」。






延伸閱讀﹕
以下立場新聞版面,含多篇關於「余澎杉事件」的報導。


圖片來源﹕
http://www.world-wallpaper.com/wallpaper/singapore-lion_w1225.html

22 則留言:

  1. 少年的媽媽也沒想過,這樣的事發生在自己兒子身上吧!
    想深一層真的有點恐怖,但新新加坡人似乎噤若寒蟬.

    回覆刪除
    回覆
    1. 新加坡人對這件事的取態,有很多可能,例如...

      本身覺得李光耀是「不容冒犯與批評」的,故認為少年是錯並把眼光集中在這點,認為接受「任何」懲罰都是「罪有應得」(btw,三條原來的控罪中,除了關於惡搞圖片那項外,其餘兩條我都得好神奇);

      習慣威權管治,甚至乎潛移默化,意識形態裡植根了「政權是家長,平民是孩子」的思維,「孩子」被「家長」管、罰是應份的,「家長」擁有無上權威﹕ (但...當權者與人民的關係又是否真是「家長」與「孩子」?再退一萬步,現代教育理念亦已不再鼓吹高高在上的「嚴父」、「嚴母」方式。)

      還有,人在牆內與人在牆外,說話與表達方式亦的確有別,身處牆內發聲需要一點勇氣,也許勇氣之餘,亦要一些「技巧」。

      上列這些只是其中一些可能性。不過,從傳媒得知,儘管當地民間反應好像較為冷淡,但仍有一些新加坡人為此事發過聲的。

      刪除
  2.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2.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3.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4.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5.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6.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7. 對於寫這類時政題材的篇章,即使我已經分析過情況,看來唔刪除當中討論部份你都係唔安心(或者你有你的隱憂),咁照你講,刪lor。

      Btw,第時你可以先自行刪去你自己的留言部份,呢部份是在你控制範圍內。至於我自己的留言,會視乎性質決定刪或不刪。

      刪除
  3. 回覆
    1. >_<

      (歡迎到訪。下次有時間,打多一兩個字啦,有時好難具體知道你想表達什麼gar,變了我回應時會牛頭不搭馬咀。=P)

      刪除
    2. 哈哈~怕表達太多 , 變成冒犯 , 或被懷疑精神問題!

      刪除
    3. 呢句抽「某政府」水都抽得幾應下。=P

      不過,blogspot個網址仲係.hk尾,是hk,不是其他地方。

      刪除
  4. 這件事像現代版的「國王的新衣」,假像被戳破了;住在那處的人心知肚明,但不會說出來,也不肯承認。可喜的是他開始重拾精神,並沒有被敵人擊倒。

    回覆刪除
    回覆
    1. 關於當地人的取態,我覆樓上EE時寫了部份推測,在此不重複了,有興趣可參考相關的留言部份。

      這次動用了「不對等」的手段去懲罰一個人,且看會不會在人們心中激起一些漣漪,留下了反思的種子,在經濟水平達到一定成就後對生活其他層面有更多的追求。

      刪除
  5. 我覺得世界任何地方,都唔會有兩全其美嘅政策!正如星加坡,如果你唔觸 踫到當權者嘅政治底線,你唔會有不愉快嘅經歷;但如果你覺得諷剌一下當權者,係每個人嘅人權同自由的話,那麼就預咗要付出。我個人嘅睇法:所謂食得咸魚抵得渴,如果夠胆去做,就要預咗後果,否則,就要遵守該地的法則。假若你認為該地非你的烏托邦,那麼,唯有移民一處你心目中的樂土!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講起當地法則,我見philip留言時提到「諷刺一下當權者」而沒有提其他,猜想你或許都認為成件事是因這而起,唯諷刺的是,那位少年所受的檢椌(「侮辱李光耀」那條獲當局主動撤控)與遭遇(「如送進精神病院,不知是否算是「行政安排」)卻看似和「諷刺一下當權者」無直接關係。=P

      其實,個人來說,我很少說「食得咸魚抵得渴」及「不滿意這地方便移民、離開」之類的話,原因在於誰都明白,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離開某個特定場地(如社會、職場),留下來是否就須理所當然默然接受當中存在的「扭曲」亦是另一後續思考點,在於當事人的取態。另一方面,「當事人是否預算、願意付出」與「懲罰是否對應及合比例」也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問題,兩者並無關連。前者關乎個人多些,後者關乎普羅大眾多些。

      刪除
  6. 星加坡向來都是家長式統治,只可以做順民。若果只是為了安居樂業,在當地生活也是不錯的選擇。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星加坡的管治被不少人視為專制,但和很多專制政權不同,當地政府到目前為止都可被歸類為廉潔及高效,這可能是當地人普遍「樂於」接受當地的威權管治。

      長遠來看,專權管治下,如果代代明君,人民活於廉潔社會,君民相安無事是可出現的。唯萬一不幸出現了另類掌權人(如「敗壞朝綱」、「禮樂崩壞」),則人民發聲批評時會否受到拑制,可拭目以待。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