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0日 星期四

牽牛花


轉了兩程巴士,花了兩個多小時,再沿窄窄的車人共用小路步行十多分鐘,我終於來到這片被坊間譽為人間淨土的鄉郊地帶。

綠油油的大草地上,牛兒聚在一起悠閒地吃草,牛背鷺在牠們附近團團轉,伺機啄食身上的蟲兒。草地上的不同角落長滿朵朵盛開的牽牛花,引來蝴蝶展翅起舞,好不熱鬧。細心留意的話,更不難發現小草蜢、小螳螂藉保護色躲在小草下活動呢﹗

很久已沒有看過如此和諧的天然圖畫了,這裡不僅是「人間淨土」,也是「自然生態攝影愛好者」的「照相天堂」。我和其他早已到來的攝友一樣,在草地上四處走動,拍拍可愛的幼牛,拍拍鮮豔的蝴蝶,記下自然界裡的種種美好事物。找尋理想位置拍下草地全景時,遠處一幅掛在兩棵大樹間的鮮色橫額吸引了我的注意。

走近細看,那橫額實不如遠觀般「吸引」。有人蓄意以利器留下多道粗粗的割痕及寫下近乎恐嚇的辱罵語句,又以大面積油漆塗污橫額右下方提供的資訊。儘管如此,途人還是可以憑推敲讀懂破爛橫額上的大字標題的-----「守護大自然,給牛牛一個家」。

「都見慣不怪了。」

背後傳來一把語帶無奈的女聲,那是一個戴著草帽、右肩放著粉紅色毛巾的嬌滴滴女孩。她拿著一幅捲著的橫額、一張小木梯與一個小型工具箱緩緩走過來,看來有點吃力。

「那些無聊人就是這樣。」她一邊把木梯架在大樹旁,一邊和我搭訕。

「人家就是不想你在這兒拉起橫額才從中破壞,你仍決定換上另一幅新的?還有,你一個人應付得了嗎?」雖然我不認識女孩口中的「無聊人」,但我想那些該是不懷好意的人,留下粗言威嚇不會是「事出無聊」這樣簡單。

「原本約了另一名姊妹的算了,她病倒了。不要少看我呢﹗我一個人也綽綽有餘的。」信心十足的她微笑著回應。

女孩踏上木梯時是滿有自信的,然而看著腳步好像不太穩的她,心裡不期然出現了一種「她會從梯子掉下來」的預感,於是

「不如你下來,我幫你好了。」粗活始終不太適合女生吧,何況是看來柔弱的女生。

在我再三堅持下,女孩成了我的助手,由我攀上梯子掛上橫幅。想深一層,不,也許我才是她的助手-----待在地面的她儼如指揮官,斷斷續續向我發出「繩子繫高一點」、「那邊好像低了不對稱」的「提醒」。

當我從梯子回到地面時,已渾身濕透了,很不好受。可是,完工後女孩那露出兩顆小酒窩的迷人笑臉成了我的最佳回報,心情頓時變得愉快輕鬆。自鳴得意的我欣賞著一手掛起的「傑作」,察覺舊橫額上被油漆遮蓋的部份,原來印著一個名為「保護牛牛家,不要別墅區」的公眾集會日期。

「你要協助籌辦抗議活動嗎?不怕那些無聊人』屆時騷擾麼?」我問女孩。

「你有所不知,我已不是第一次在這裡更換被毀的橫額了。要冒犯的已冒犯了,既然事情都做到這個地步,為什麼不鼓起勇氣走下去?」

語畢,她凝視著前方那片大草地,那片牛兒聚居、牽牛花開的翠綠之地。

「你相信這個世界有外星人嗎?大概有天外星人入侵地球,走進人類的家園,把人類趕走,人們才懂反省自己昔日所作的。我猜,在他們反思之前,必定會拼命和入侵者一戰。你看,人們走進了牛牛的家,牠們縱有尖尖的角,亦沒有對我們怎麼樣,樂於和我們分享地方

我順著女孩的視線望去,一班青年在母牛與幼牛旁拍照,玩過不亦樂乎。牛媽媽與幼牛一直低頭吃草,沒有驅趕他們。

日常生活中,我們談起野生動物被人類以「發展之名」趕絕時,撇除「經濟利益至上」的一幫,人們大多會表示惋惜。留意他們的眼神,眼裡往往空洞無物,「表示惋惜」像是一種「條件反射式」回應。不同的是,剛才女孩說話時,我看到了靈魂之窗內的憐憫。

我和女孩陷入沉思之中。良久,她打破了這片「饒富意義」的沉默。

「我是時候回去了,謝謝你的幫忙。」

道謝之外,在她拿起木梯子與工具箱離去前,她還問了我一個問題。

「你有沒有寫網誌的習慣?可以替我們宣傳麼?」

「可以,一言為定。」我做出了勾手指尾的動作。

「謝謝﹗那我走了喔﹗」她也隔空作了個和我打勾勾的手勢。她在笑,笑得可愛、純真。

隨著女孩漸漸走遠,我的心泛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那個黃昏,我拍了一幅平常不多拍的人像照-----我悄悄按下快門,偷偷拍下女孩的背影。

她,是一個氣質獨特的女孩。

     *                *               *

返回市區後,我恢復了都市人的身份。

一個身心均與大自然距離很遠很遠的忙碌都市人。

每天營營役役,上班下班,天天公式地過,生活壓力把我迫得喘不過氣來。我漸漸忘記了那塊曾踏足的大草地,也把我和女孩的約定拋諸腦後。

直至那個星期五,下班時已八時了,我在乘車途中瀏覽網上媒體,讀到一則關於「團體集會抗議發展別墅區」的即時新聞時,才猛然想起那個我早已知悉詳情的集會「原來」正在舉行中。

心,隨即忐忑起來。

倘若那些曾以利器割破橫額的「無聊人」到來,不知道女孩會怎樣?

她會被人借機調戲輕薄嗎?

為了一個只曾閒聊數句的女孩想這麼多,實在可笑。我一向討厭做連自己也認為可笑的事,矛盾之處在於,我最終當了一個「比可笑更可笑」的人-----在下一個車站下車後,我急步走進最近的快餐店買了一個不太愛吃的漢堡包,接著跳上的士前往集會地點,回到那片鄉郊大草地。

宣傳不足?位置太偏僻?主題不切身?參與集會的人委實不多,約五、六十人吧。基於這個原因,不一會我便找到了在場邊當義務工作者的女孩。

「今天你不用爬梯子了吧?」明明我是專程探望女孩的,竟然說出了「口不對心」、「賣弄幽默」的開場白。說一句「我來看看你,加油」,真的很難嗎?

「呵呵,不用了。天氣這麼熱,很高興你來支持我。」

幸好,女孩性格爽朗,不介意我那些「賣弄小聰明」的「幽默感」之餘,更細心地遞上紙巾,讓我抹去額上的汗珠。

「不要讓工程車駛進來﹗」突然,一名集會人士大叫。

五輛客貨車與兩輛載著推土機的大貨車高速駛至,似有硬闖草地卸下重型器械,「佔據有利位置」日後施工的打算。眾人紛紛朝車隊走去,意圖擋在貨車前。那刻,我不知何來的勇氣,毫不猶豫拉著女孩的手腕。

「不要阻止我。放心,沒事的。」她被我強行拉著,有點煩燥。

「我和你一起去。這比你獨個兒衝上前好,大家可互相照應。我們不要走失。」

「你來打氣已經足夠了。你不用和我一起的,我不知道車內的是否較為客氣的寫字樓文職,說不定會是戴墨鏡、口罩的社團人。」

既然事情都做到這個地步了,你說過的,你記不記得下一句是什麼?」我憶起了女孩說過的某句話。

然後,我們相視而笑,異口同聲清脆地說﹕

「為什麼不鼓起勇氣走下去?」

那夜,我和女孩坐在前方,緊緊撓著彼此的手,與其他集會者築成人鍊與車隊對峙。儘管我只是第二次和女孩碰面,但我覺得我們不僅手與手連在一起,為著共同目標,我們的心亦緊緊靠在一起,支持著對方一同面對那些從客貨車上衝出來的紋身大漢。

本該寧靜的晚上已經不再寧靜,指罵聲、呼喊聲不絕於耳,有人跌倒,有人受傷。不久,傳來了救護車與警車的響號聲

     *                *               *

能夠逃離市區出外走走,感覺多好-----特別是對一個困了在醫院三個月的人來說。

衝突當晚,混亂中我的腳傷了。送抵醫院檢查後證實骨裂,需較長時間留院接受觀察。

醫院內,我遇過很多奇奇怪怪的人(包括抽血時慌慌張張的醫護人員與極愛說話的鄰床病友),吃過多餐沒有菜味與肉味的菜和肉。乏味的醫院生活中,值得慶幸的是我曾碰過一名可人的「小天使」。

留院中後期,好勝的我自覺腳患已復原得七七八八,因此不理主診醫生叮囑,忍著微微痛楚「偷偷」溜出侷促的病房,走到露天的花園平台感受久違了的自由氣息。一位穿著病人服的十四、五歲小女生坐在一張長椅上,正在做一些摺紙手工自得其樂。

「小妹妹,你摺的花花很漂亮喔﹗」我假裝需要休息,坐在她身旁打開話題匣子。

「是嗎?我很愛花花的。我思念家中的花兒,可惜已很久沒有回家了,不能看看它們,唯有用手工紙摺一些,給自己多些在家的感覺。我依著這本摺紙書學摺的,你也可以摺些花花哄自己開心喔。護士姐姐說,心情好一些,康復快一些。」

小女生友善地鼓勵我這名「大哥哥」,同時給我摺紙書與手工紙。

按書中步驟,只有少許手作天份的我花了個多小時,摺了兩朵「比較像樣」的牽牛花。我把一朵送給這位年輕的「小天使」,自行收起了另一朵。

「為什麼是牽牛花?你愛牽牛花麼?你的家中擺放著牽牛花?」小女生心生好奇。

我沒有具體回答,以「這是一份祝福」輕輕帶過後,微笑著祝她早日回家,和心中喜愛的花兒重逢。

自那天起,我的身邊便多了一朵永遠盛開的牽牛花。我期盼著這朵牽牛花可找回它的主人

這天,我重回大草地一看究竟。草地仍是草地,唯已不是「人間淨土」-----草地上堆滿了泥頭與建築廢料,停泊了多部大、中型的推土機及挖泥機。

誠然,在「醉心生態攝影」的攝友眼中,這兒可能一樣是一處一顯身手的好地方。他們依舊可在某一角落拍下昆蟲、小鳥與路邊小花的特寫照,營造淺景深效果,然後彼此交流心得,仿如一切沒變,一切正常。然而看著這樣的一群人,我不禁會想,這類所謂「愛好自然生態」的攝影者,本質上鍾情大自然風光,還是自然界中的動植物都只是他們練習攝影技巧的「取材主體」而已?

想不通,我不懂。

景物不依舊,人面亦全非,我寄望陣陣吹來的微風可驅散心中的鬱結...

意外地,我忽然聽見一種似曾相識的「聲音」。這種低沉的聲音若隱若現,似遠還近

那是「吽叫」聲。

牛兒一隻接一隻,在小路的彎位出現,朝已「工地化」的大草地走來。伴著牛群的,還有數個拿著樹枝的人,其中一人是集會當晚和我失散了的女孩。

女孩發現舊地重遊的我後,呆呆站在原地一兩秒,便迅速趕過領頭的牛兒,偏離大隊直奔過來,給了我一個「預期之外」的擁抱。

「喂喂,你還敢來這裡?不怕惹麻煩嗎?可能又要爬梯子的。」她笑著對我說,笑得如盛放中的牽牛花般燦爛。

「這兒我有份的。雖然失敗了,我亦曾付出努力守護,為什麼不能回來?我出院後,還要第一時間來,不行嗎?」我以鬥氣的口吻反問。

「原來你入院了。」女孩似在回憶衝突時的情景,雙眼有點紅,笑容消失得無影無蹤。「是不是那班人猛力衝開人鍊時,你為了保護我而受傷的?」

我後悔,因為我不應提及「出院」這兩個字。

「這麼混亂,受點小傷在所難免的喔。只是輕微腳傷罷了,現在我還不是好好的,別緊皺眉頭。」

我冒著骨裂初癒、不宜快跑的風險,刻意在女孩前跑了數步,總算讓她稍稍安心。

「你的寶貝怎麼了?牠們每天都走回來?」

「牛兒的習性是不易改變的。我們就是怕牠們胡里胡塗走進工地,被零碎的瓦礫與金屬廢料割傷,所以才伴著牠們,保護牠們。希望牠們可以慢慢適應遠一點的新棲息之所,最終改變過往的生活習慣,不再回來吧。前陣子已經有三、四頭適應不了新環境,食慾不振病倒了,但願這些可存活下來。」女孩本已鬆開的眉頭又再顯得繃緊些。

「聽人說牛是有靈性的動物,牠們感到你愛牠們,會產生較強的生命力。樂觀點喔,會順順利利的。送份小禮物給你,當是代牛牛多謝你。」

我從隨身袋中掏出那朵紙摺牽牛花,送到女孩手裡。

「你親手摺的嗎?你喜歡牽牛花?」

「對,我摺的。牽牛花有著獨特的個性,討人喜愛,況且它也很襯你,你就是那朵一直牽掛著牛牛的小花。」

瞬間,女孩的臉紅紅的,我彷彿感到自己的臉熱熱的。

「哼﹗我才不是小花呢,我是小野花。不理你了,是時候把我的小寶貝引回新居。不能讓牠們在這裡停留太久,不然牠們改不掉老習慣的。你的花花」她的臉紅得更厲害。「我就不客氣收下

她作了一個鬼臉後,在我未來得及反應之際,已別過臉跑向她的牛群了。

誰知跑了一會後,她竟然折返。

「把你的手機給我。」

接過我的智能電話,她在屏幕上不停按這按那。

「結識女孩子,男孩子要積極些才行。若我一世不察覺你在牽牛花上寫下的電話號碼,或是我變了一個很矜持的害羞妹永遠不找你,你連我的名字也不知道,是否打算無了期等待下一次不知何時出現的巧遇?我叫卓雅呀,超卓的,優雅的。通訊錄已儲存了我的電話號碼,之後主不主動隨你喜歡

她把電話塞進我的手中後,掉頭便走。

「這次我真的要走了喔﹗」女孩前行十多步後停下來,回頭放聲對我說。「知道你曾經傷腳,我或許會走慢一點的,但你也要用心追上來。Catch me… if you can﹗」

I can﹗」我隨意在路旁拾起了一條可作引導牛群之用的枯枝,追上了那朵站著不動、甜甜地笑的牽牛小野花。




圖片來源﹕
Desk7.net

29 則留言:

  1. 這些牛牛太多的話,的確做成問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所以,現在已經有團體組織為一些地區的牛絕育,控制牛隻數量。

      很多現行有車路的地方以前是沒有車路的鄉郊嘛,d牛世世代代生生活慣左,之後人開發左這些地區,d牛唔識分嘛,因此一樣照舊在車路與市區出沒。

      刪除
  2. 城市和鄉郊的比例, 後者應留多些,
    人用才智保護環境才活得自然也可衣靠!

    回覆刪除
    回覆
    1. 要發展,有很多郊野之外的地方都可更改用途。

      分別係d牛、d樹唔識出聲,其他地方有好多既得利益集團出聲。

      刪除
  3. 令人牽腸掛肚的牛牛和小野花:)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今次寫長左呀,以前都未試過寫到接近5000字。Season睇得慣唔慣呀?

      刪除
  4. 郊外保育奇遇結良緣!哈哈!怎麼搞的,我給你弄胡塗了!分不清你寫的是不是一個故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希望唔係一個故事,係SUSU ge...

      刪除
    2. Re Philip
      分不清你寫的是不是一個故事---->咁....好彩我唔係寫d關於大賊的故事ja =P

      刪除
    3. Re 潔潔
      哈,你個張潔潔0丫。

      刪除
    4. 吓~SUSU~你叫我?做~jack~乜~

      刪除
  5. 回覆
    1. 文弱...都有些可做的事嘛。^_^

      刪除
  6. 洋洋幾千字的文章,羊羊一時消化不來,
    不過我很關心那些野生的牛牛 ,
    支持;守護大自然,給牛牛一個家 !

    一時想起崔護《題都城南莊》

    真實故事裡,作者
    不用吟唱
    人面不知何處去?
    桃花依舊笑春風。^^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今次這篇故事,我係寫得比過往任何一篇都長,本來諗住分上下篇,不過最後都係一整篇Post,讓有興趣的各位自行按閱讀習慣與時間分配看。^_^

      謝謝捧場,其實若你看不慣長文,看到守護大自然這一點已經很足夠,構思這個故事時,我不是只想寫一個愛情故事的-------覺得如果當「隨心說說」齋寫保護大自然點點點,應該會冇咁多人睇,所以希望包裝一下,以這個「柔性」方式滲在其中。

      舊地重遊,特別是過一段時間的重遊,我估真係好易有「人面不知何處去」的感覺。

      刪除
  7. 怎麼搞的...我....其實真的好希望呢個喺你嘅真實故事...保育奇遇遇良緣!!
    呢篇故事雖然長咗啲,但,我不知不覺間睇晒...
    (其實喺代入咗你嘅愛情故事的情節中...想八卦吓SU 的愛情奇遇...哈哈哈...)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今次係寫長左,咁好彩係用「我」做主角jie,唔係就吸引唔到你「捱足」全程近5000字喇。^_^

      你同張潔潔0丫 (我唔計philip,因為他只是問我係唔係,唔係「希望」=P),我都希望我之前冇得罪過你地,你地所講ge「希望係真實故事」唔係指「腳傷」果part lor,呵呵呵。^_^

      刪除
  8. 始終不知道女孩的名字, 很有SJ的風格 , 不一定要提及名字!
    其實連男主角也沒有名字!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今次女孩有自己的名字呀,她叫卓雅呀,這個名字好不好聽?^_^

      刪除
    2. 超卓而優雅 , 堅毅而勇敢 , 有情人終成眷屬!

      刪除
    3. 哈哈,我幾鍾意卓雅這個名字。

      超卓得來優雅不易的,我常常覺得,那必須要有一顆謙卑的心。超卓得來自大囂張,言行舉止是好難優雅的。

      刪除
    4. JUST SAY SOMETHING, THOUGH YOU MAY NOT AGREE.
      因為 JUST 字, 我誤叫你 SJ, 真不好意思!
      哈哈 , 應該是 SU , SMALL U , 小U.

      刪除
    5. 唔緊要^_^

      你講果三個名,都有人咁叫過我gar。

      刪除
  9. 幾時到Small U你的故事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幾時到Small U你的故事呢?---->我「寫」的故事都應該算做「我的故事」吧,呵呵。定係...我寫「我的故事」先算係「我的故事」?=P

      刪除
    2. 哈哈!Small U你真係吖!~^~^~

      刪除
    3. 咁樣...Small U你會明D啦!.............................其實...幾時到Small U你的( 愛情 )故事呢?!嘻嘻!

      刪除
    4. 你講得咁明,想扮睇唔明都唔得tim =P

      咁...你要用下眼力分下邊d我的愛情故事喇。可能有,可能冇gar ^_^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