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斷章取義


社會裡,一些所謂的「社會賢達」與「達官貴人」往往比一般人更易找到不同渠道向公眾發表意見。由於版面篇幅、節目時間所限,編採部門多會選取言談中較重要與較具代表性的部份引用。當某些讓人匪夷所思的言論「曝光」,招來民間非議後,「社會賢達」圈中最常見的應對方式是先把大眾目光轉移至「發言沒有整段公開」這點,接著批評轉述者、報導者「斷章取義」。

何謂「斷章取義」?「斷章取義」不能簡單地歸類為「抽取言論中的一小部份」。只要翻查成語辭典,便不難發覺「斷章取義」指「言論被抽取一小部份」外,還包含「那被引用的一段一句與全文原意不符,出現嚴重偏差」這項元素。

舉個例子,SU

「多吃肥豬肉是『好』的喔﹗有什麼『好』?『好』易積聚過量膽固醇,『好』易有高血壓,『好』易有心血管病。大家少吃一點肥豬肉吧。」

如果有位A君只選用以上文字中的首句,向他人稱「那個SU說多吃肥豬肉是好的」,這就百份之一千屬「斷章取義」,因為引用部份和全文原意截然不同;倘若另一位B君單單轉述全段中的最後一句,指SU呼籲「大家少吃一點肥豬肉」,那麼便不能指B君「斷章取義」,原因是他選取的那句和全段發言的主旨緊扣,沒有偏離原意。大家必須明白,「節錄」和「「斷章取義」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近日,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後文簡稱「校委會」)拒絕接納物色委員會的人選建議,召開會議後否決任命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為大學副校長。至今校委會仍以「保密」為由沒有對外交代箇中原因,反之作為委員會成員之一的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則冒被追究洩密的風險,發出個人聲明披露一些委員的否決理由,如「盧寵茂指陳氏在他跌倒後沒有慰問他」、「李國章批評陳氏沒有博士學位,能出任法律學院院長只因陳氏是好人」、「陳坤耀稱陳氏學術水平不高」等等。部份校委的所謂「理由」被揭露後,他們隨即批評馮敬恩「斷章取義」。基於港大校委會目前的處事方式與兩年前行政會議不發牌予港視的「黑盒式」後續處理「十分相近」,皆以「保密」為擋箭牌不公開決策依據,故現階段SU不打算評論馮敬恩是否真的「斷章取義」,只提醒大家在理解該詞時的注意地方,提防遭他人「肆意濫用」,以「斷章取義」作為推卸責任的借口,不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然而,觀乎港大校委會自年頭開始一直以「等埋首副」為由拖延決議陳文敏的任命,至開會否決後又不願向公眾交代所持理據(馮敬恩是以「個人身份」發聲明披露內幕),行為閃閃縮縮,給人的感覺實在差得很。


後加部份﹕香港電台電視節目<視點31>-----港大副校事件懶人包。

片段原載於以下港台網頁。


另由<視點31>上載至YouTube




延伸閱讀﹕

2015929日,立場新聞,<【否決任命陳文敏】馮敬恩個人聲明 揭港大校委理由荒誕>



2015104日,立場新聞,<李輝:馮敬恩年輕難斷定公義 應選擇保誠信>

(李輝是誰?李輝是港大教育學院副教授。他在港台節目城市論壇指,「以馮敬恩現時的能力及認知水準,講公義是超出他的認知範圍,在難以判斷公義時,馮敬恩應選擇保密及誠信」。港大校委會的「拖延」與「黑盒式」做法算不算屬於「難以判斷是否公義」那類,顯易而見的事情無謂多花筆墨。SU想補充的是,大學生已屬於年青人中學歷較高的一群,李輝作為港大教育學院副教授,不與學生探討公義之餘(如他認為學生不懂「何謂公義」,作為教師的他應教懂學生,而非避而不談),竟勸該名大學生寧取其他相對次要的價值,委實讓SU產生一種不寒而慄之感。教育學院是培育教師的場所,準教師畢業後投身社會,他們的價值觀又會影響其他年青人)


港視發牌事件回顧﹕<對免費電視台發牌事件的一點意見>





圖片來源﹕
Quotefancy.com

21 則留言:

  1. 若果馮同學真是『斷章取義』,那十二個校委會人渣,是應該立刻走出來澄清,不是縮頭縮尾在指罵馮同學,相比之下,馮同學的情操較那十二個所謂高級知識份子更高尚。所謂『誠信是人法,正義乃天理;要過良知關,背信去取義。』稍有良知的人,是應該撐馮同學免受傷害。
    李輝連講廣東話和英文也說不準,不知他為何要移居香港讀書?

    回覆刪除
    回覆
    1. Joyce是否好「興」呀?消消氣先。

      廣東話和英語說得準不準,這些支節算啦,變左人身攻擊ga喇。人有不同價值觀十分正常,但持某些「價值觀」的人實在不適宜處於教育崗位上。哈,如果他沒有教班,只在大學做研究,都未嘗不可ge。

      果班人,拖左半年,諗一個原因都費事,就係恃住程序上有「保密制」...由港視發牌到今次,唔知下次這種黑箱式操作會輪到邊度?

      刪除
  2. 回覆
    1. 提起今次的馮敬恩,我又想起兩年前港視發牌事件中的伍珮瑩。大夫,你記得她嗎?

      刪除
    2. 李輝是誰?
      李輝是1997才從強國....
      來香港....暗戰....的學棍

      刪除
    3. 兩年前港視發牌事件中的伍珮瑩...
      忘了....
      請指敖

      刪除
    4. 誰是伍珮瑩?呵呵,又乘機推推舊Post。
      http://sujustsaysomething.blogspot.hk/2014/02/blog-post_9.html

      刪除
    5. 引述AM730指, 「在免費電視發牌事件中,負責為政府撰寫報告,並公開批評政府曲解報告的威普諮詢顧問公司亞洲區總監伍珮瑩已經辭職。據壹週刊報道,指該顧問公司收到投訴信,批評伍的言論「違反顧問生意規矩」、「破壞合約保密精神」,伍其後離職。事件引起外界懷疑有人「秋後算帳」,認為伍是『被辭職』」

      刪除
  3. 如果是我,也會像馮同學一樣.冒大多數愛國人士的指摘,也要把那班奴才的話說出來.!

    回覆刪除
    回覆
    1. 羊羊,你不怕第時沒有人僱用你嗎?你想清楚未?^_^

      刪除
  4. 有某些人,還在公開話要所有公司老闆不要顧用馮敬悤,
    一個學生能有那麽大勇氣去作出決定,又明知道之後還要承擔一切後果,
    我覺得他已明白何謂"公義"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係呀,主要係話馮敬恩洩密,所以叫人不要僱用他,我所知的果個人是導演喔。

      其實只要細心留意,便不難發現很多批緊馮「洩密」的「社會賢達」都在「去除語境」。舉過類比的簡單例子,你問人「洩密應不應該?」一般情況下當然不應該;但如果情境是見到自己打工間快餐店日日用緊過期肉去整餐俾普羅大眾食,咁有位員工看不過眼走去「洩密」,對外披露公司內部運作,這樣的話又如何呢?General Case和Special Case的處理方式可以很不同的。

      所以,不論是否有心還是無意地去除馮洩密的事件背景,如果單單將馮敬恩今次的洩密視為與一般「口疏爆公司內幕,不守得秘密」等同類然後建基於此口誅筆伐,我會形容這樣的思路與論述是「過於簡單」,也容易誤導其他思想較單純的人。

      誠然在港大校委會以「保密制」為擋箭牌不向公眾交代原因的情況下(行政會議兩年前也是借此原因不向公眾交代不發牌予港視的原因),操作模式就如「黑箱」,坊間有人認為馮破壞保密制是不對的,拿出來討論,闡釋原因亦無妨,但個人認為闡釋時分享「為什麼在如此特定的情況下洩密是不對」會比單純討論「洩密就是不對」來得更有意思。

      刪除
  5. 既然說學生斷章取義,為什麼不講清楚.

    回覆刪除
    回覆
    1. 港視發牌事件翻版嘛,很「超然」果個都開壞左先例-------「保密」制,就唔駛同d蟻民交代gar喇,「我有權,我跟程序」嘛。

      刪除
  6. 港大風波,不用說已知是政治審查,黑箱作業。我相信陳文敏不能當選是內部既定共識,只不過班委員找些不成理由的藉口吧!至於馮同學破壞保密制度,亦不值得鼓勵!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講開「鼓唔鼓勵」,我應該點表達我的看法呢?或者咁講...

      情況有些似教六、七歲小朋友,我會一刀切叫佢地唔好衝紅燈過馬路,不會提什麼special case;

      但如果對方係一些成年或邁向成年的人,我唔會叫佢地過馬路衝紅燈,但亦會同佢地講如果你見到個伯伯在對面馬路暈暈地倒下坐在地上,馬路上無車駛來,佢地也不妨反思下、討論下係咪應該衝紅燈去睇下個伯伯有冇野要幫手。

      刪除
  7. 「斷章取義」是例牌用來否定消息的方法,但這招卻需要公開資料,正中他們死穴。可見這些有點名氣的校監,都是浪得虛名。現在的年青人比二、三十年前聰明了,想蒙混過關,恐怕不易。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d人用完「斷章取義」後,好多時都唔講番自己「全個意思」係點gar,唔會講番自己原意點樣同抽取來的段落不同,又或者「事後」加好多後加補充改左自己原意同自己打圓場都未定。

      單靠年青人?足夠乎?恐怕不。

      刪除
  8. 或者心心這樣說吧..........................馮同學的心聲:『說給你地知就當我斷章取義,,,你地唔知整個故事又知我係斷章取義???』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基本上係在場的校委才知他是否斷章取義。好奇怪的,馮同學爆料提及的人(即話「冇博士學位」之類果班)評他斷章取義,但媒體訪問其他校委(如教職員代表那位)就反而話馮同學係選擇了公義,冇話佢「斷章取義」。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