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9日 星期五

這是改變他人的機會?


馮敬恩應否洩密(以至港大校委會的處事手法)會否成為撕裂社會的另一條導火線,SU覺得有待觀察,不過親友間、blog友間的「熱烈討論」確實並不罕見。如果彼此對話題有興趣(註﹕不應強迫他人表態),各抒己見並無不可,唯討論時與其在心態上著眼於說服對方「窮追不捨」,還不如視之為一次初探/了解對方價值觀與思維模式的機會。

SU所見,支持是次「洩密」的,普遍來說是有感港大校委會的「黑箱模式」並不公義,甚至乎有濫用保密制「為所欲為」之嫌。撇除某些疑似討好權貴的社會賢達,以及看來極度憎惡「大學生」而「借勢有理無理踐踏數腳宣洩怨恨」的「成年人」,有些朋友的確有機會是基於長久以來形成的價值觀才反對是次「洩密」的。除了急於反駁與動氣外,不知道大家又可曾嘗試從中加深認識其他人?

例如

狠批「總之違例就是違例」(類比的說法是「總之違法就是違法」)的,可能是屬於異常重視「守規條」一類,覺得任何情況下都不應違例、違法(當然,你亦可以透過長期觀察,了解對方會否只對某些自己反感的人方持較緊的「守法守規」原則,對其他人或「朋友」(「敵人的敵人」也算是「朋友」喔)則「情有可原」,進而想出各種理由為其開脫);

認為「班大學生都是無無謂謂、搵0野搞搏出風頭」的,從良好意願排除「對時下大學生有偏見」這點,說不定他們自小已有著「年青人要聽話、服從」的觀念,或是本身就是那類認為「閒事莫理,閒地莫企」才算合理的人。

必須強調,一次交流、一篇文章、一段文字只能作為了解一個人的參考依據,若要較準確認識他人的性格特質,還須經過較長時間的觀察,前設條件也包括培養自身觀察力與分析力。本篇非旨在評論各類有可能存在於不同人士心裡的價值觀,SU想寫的是,要改變一個成年人的「已有觀念」是十分困難的,數以十年計的人生經歷薰陶出來之個性絕不是三言兩語便可來一個180度轉變,這亦是為什麼大家在和持不同觀點的作者、留言者討論時,適宜抱一顆平常心,不用過於著意壓倒對方,認為「我的理據寫得比你強,分出勝負」便可一下子扭轉他人根深柢固的長久意念,始終別人變與不變都不是我們可輕易控制的。



備註﹕
文中提及的反對原因與其對應價值觀僅為舉隅,沒有必然關係,故不應視之為現實生活中的「配對表」,一切須靠各位按實際情況用心感受。





圖片來源﹕
Homepic.net

19 則留言:

  1. 窮追不捨,
    勝負之爭,
    相信真的不需要,
    不過認真討論,
    分享觀點,
    也是互相尊重的表現呢。

    很同意人生經歷的說法,
    也許,
    無論多尖銳和針鋒相對,
    只要理性進行,
    時事的討論,
    會成為人生經歷新的一部分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分享觀點,加以闡釋,我都覺無相干。其實,有時我都會寫長回覆或長留言給其他人的,因為有些觀念的確是要較仔細演繹才能表達清楚。

      談論時事時所引致的撕裂,個人性格問題(如胸襟與是否易衝動等)固然有關,但我觀察到的是「行動上」不少人都在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改變」對方,圖使對方認同自己的觀點,大著緊的話就容易關係緊張,這可能是其中一個撕裂的根本吧。

      刪除
  2. 回覆
    1. 表態~投票~民主------>這是否就是民主?

      又或者這樣說,如果投票者都是在嚴密監控下按「意識形態」由擁有某種權力的人篩選出來的,那又是否民主之本意?

      刪除
    2. 大夫,說實話,我又不敢說不表態是可憐還是怎樣,我都只是在未「害怕」到「從此不寫」前留下段段文字而已。=P

      刪除
  3. 馮敬恩應否洩密動機是深思熟慮定一時沖動 ? 年輕人總有自已原則同想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雪,成年人也有成年人自己的原則和想法喔﹗ 關鍵就在於成年人與年青人如何磨合。我說的是「磨合」,不是一方壓倒另一方,特別是成年人不要因自己年紀大,自覺「我食鹽多過你食米」而意圖壓倒年青人。

      刪除
  4. 回覆
    1. 對呀,寫文字與評論的心態本該如此。

      刪除
    2. EE 心明大義,小女子心感佩服!

      刪除
  5. 我有精神才天天回覆各位好友。゚♦
    っˆヮˆ)っ・。.★齊齊星期日快樂喇喂✬
    大家☾º°¨✫good night 甜夢☁´•*◇Zzz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好返晒未呀?

      轉頭到你度睇下今晚食乜「食送」。^_^

      刪除
  6. 特區政府正沉醉於玩『普京遊戲』。無論她們如何玩,除非有新的証據出現,否則我依然堅持「義在信之上」。所謂『夏蟲不可語冰。」講完。

    回覆刪除
    回覆
    1. 普京同樣是「依法治國」的,不過有些條例對某類人特別嚴;另一方面俄國也有一個「乾淨」的政府,因為國內部份「冇咁白」的任務都外判給政府以外的團體。不少較敢言的記者或不滿昔京的人都被所謂的「流氓」所傷所害。

      其實,我猜很多人都知道保密非一成不變的做人價值(因為世上有種情況叫「特例」),如我上篇覆ceiling的留言,我的意見是,討論「為何校委黑箱作業拒絕向公眾交代原因的情況下洩密是不對」比單單談論「洩密就是不對」來得更有意思。

      刪除
    2. 噢!SU,唔好意思,你誤會咗啦。『普京遊戲』是指民眾鬥民眾,這是普京的其中一種管治政策。
      香港自回歸後,可說沒有治港人材,依靠那些持有外國護照的愛國者。北京又自顧忙於內門,缺乏長遠政策。殖民地时代,表面上香港還有清簾,司法真是獨立,但現在的香港,稍有思維的人,也明白發生何事!

      刪除
    3. 本身對俄國政治了解唔多,原來普京都擅玩「群眾鬥群眾」,經你一說又知多一些。

      當政者是按一項制度的「本義與精神」辦事、施政,與只係按制度的程序辦事,出來的效果已經分別好遠。後者與前者的分別在於,後者很有可能會不停鑽空子,以程序代替公義,有權用盡。人才之餘,在上者的處事心態也影響很大。

      刪除
  7. 如果要靠馮同學洩密,才知道港大校委會的黑箱處事手法,則政治觸覺不夠敏銳了!狼英插手大學事務,是眾所皆知的事,我從來唔敢到奇怪!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馮同學洩密的最大影響大概是揭露了部份校委的醜態與水平,讓人更關注「校委的黑箱處事手法」與「借委任自己人為校委干預港大運作之嫌」。

      就我觀察,坊間對這件事有三個主要討論點﹕
      1. 該不該任命陳文敏
      2. 馮同學洩密對不對
      3..港大校委借保密制不交代拒絕任命陳文敏的原因(陳可是經物色委員會遴選出來的),是否恰當

      3點之中,第3點其實最重要,也是問題核心,且看第1,2點會否吸去了大部份輿論焦點。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