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9日 星期六

一件「多事」的行李


最近,梁生女兒梁頌昕被媒體揭發於本港機場禁區內發現某件手提行李遺漏在禁區外,經她與前來送機的母親梁唐青儀分別與機場保安、國泰航空等相關人員交涉後(期間梁生曾透過女兒電話與在場的國泰員工溝通了解),最終梁頌昕本人在不用按指引出閘親自確認「失物」的情況下,由國泰員工代攜該行李通過安檢關卡轉交。事件經廣泛報導後,隨即引起坊間非議。


做法是否「特事特辦」?
唐梁青儀與梁頌昕透過公關公司發表聲明,表示當晚她們與特首均無「施壓」及使用任何特權。保安局局長黎棟國稱該處理手法非「特事特辦」,並與民航處處長羅崇文一樣「相信曾有先例」,過往曾發生過類似個案。

必須指出,「有沒有先例」不是判定是否「特事特辦」的「足夠條件」,關鍵應在於相關處事方式的「普及程度」,即普羅大眾、絕大數旅客是否可享有同樣對待,非為少數人而設。多間傳媒已先後派記者到機場模擬梁頌昕的情景測試,結果無一得到相似的安排;有線電視更曾以一般旅客身份致電機場管理局查詢,獲職員回覆「航空公司應按機場指引行事,應由航空公司職員引領下走出禁區認領遺漏的行李,經安全檢查後再重返禁區」。因此,不論保安公司為何在梁頌昕沒有親自認領下發回行李,國泰員工為什麼「樂意」替梁頌昕代攜行李過關,那都肯定不是普通旅客可得到的安排,一定是「特事特辦」,不符聲明與官方所言。保安局局長與民航處處長的說法不僅有「混淆視聽」之嫌,更可能因當局鎚定音確定「非特事特辦」的緣故,無形中驅使更多遺失手提行李的旅客要求同樣「不用親自確認失物」與「要求第三方代攜過關送回手中」的「一般待遇」


做法是否違反安檢程序?
引述明報報導,「國際民航組織(ICAO)發出的附件17Annex 17)安檢指引及Doc8973 Security Manual(保安手冊),當中均未明文規定乘客須與手提行李一同安檢。但國際民航組織網頁一份教材則列明,保安以人手檢查手提行李時,要先確認行李是屬於該乘客」。(註﹕有興趣者可參看留言欄內我與Blogger雅姬蘭就此點的討論)

如果我們對安全檢查的要求僅限於「不讓人把違禁品、爆炸品帶上飛機」,的確由誰人拿遺漏之手提行李過關也沒有多大關係。不過,大家亦不難想到若手提行李在安全檢查時發現炸彈等危險品,因曾有事主之外的至少一名第三者接觸相關行李(除了代提者外,行李在交往失物認領部門前可能已有其他路經的人觸碰過),刑責誰屬實難以說清。前文機管局職員回覆有線記者時提及的機場指引與國際民航組織教材分別指出「事主須親自前往認領失物」及「安檢時要先確認手提行李屬過關者」,其目的就是當事人有責任確認失物沒有被他人「加工」(當然也包括避免第三方代領時誤認他人失物)及承擔安檢中發現問題的後果,以不讓早已立心把違法物品藏於隨身行李中的物主編借口逃避檢控

因此,即使「不經物主親自認領失物」及「由航空公司代攜通過安檢」的情況確曾發生,除非有特殊理由,否則此等處理方式不能輕易以「酌情權」的名義「普及化」,負責保安與機場事宜的政府部門與高層官員更不該齊聲把類似情形輕描淡寫地形容為「非特事特辦」、「曾發生過」的「一貫程序」似的


宏觀層面看,其實是次「行李事件」根本不是什麼難拆解的事情,倘若有關人士能提出讓社會信服的理由,合理解釋為什麼「非官方出訪、只以私人身份外遊」的梁頌昕可獲機管局、機場保安等一系列人等特事特辦,或梁氏一家表示日後如有類似情況,女兒親自認領失物並親拿行李過關是較佳做法,相信事情不會引致罵聲四起。

也許,整場公關災難的源頭就在於眾人一早否認涉及「特事特辦」或「特權」吧﹗在這前設下,各人均不得不依此主線「堆砌」似是而非的理由,自毁公信力也在所不惜。一群本應捍衛制度的政府官員異口同聲在是次涉及「官二代」的爭議中扭曲制度,這亦是一件讓人既憤怒又擔憂的事。



事件中的一些細節點列
1. 讀到此處的你該發覺本篇沒有詳談梁生曾否向機管局、國泰航空等機構施壓。梁生的聲明承認自己曾和梁頌昕旁的國泰員工通電,惟強調「只了解沒施壓」。由於難以斷定對話內容,故擱下坊間熱議的此點不談。

2. 按媒體披露的國泰航空內部報告(共兩頁,全文見延伸閱讀之連結),員工匯報梁頌昕求助時稱機場保安公司拒絕讓她取回遺漏在禁區外的手提行李(原句為’she was rejected by Avseco staff to re-collect her hand carry’),梁頌昕的聲明亦觸及此點。「拒絕事主取回失物」是不正常的舉措,當中原因為何?是保安公司的刁難,還是有人只說出「非事實之全部」,省略了一些對自己不利的重要細節(以至說謊)這是其中一項值得留意之處。

3. 以下是國泰報告的另外兩段描述節錄﹕
‘At 0:09, Avseco XXXXX(名字) arrived and Mrs. Leung(特首夫人梁唐青儀) urged her daughter must be on board with this bag. Avseco returned the bag to Mrs. Leung after identified. Mrs. Leung claimed no one assist the bag to boarding gate…’

‘During our conversation, Avseco did try hard to explain passenger must be identify the baggage herself but Mrs. Leung did not agree with some points although we did apologize at all times.’

若報告中的事項屬實,可得出一些觀察與推斷﹕

-  梁太似乎認為「應有人把行李送回禁區內的女兒手中」(這不屬常規,也不是一般旅客的待遇,在場者亦不是梁家的隨從),不然該不會向在場人員「表示沒有人把行李送回禁區內」。

-  機場保安曾向梁太努力闡釋梁頌昕須按既有指引親自認領失物可是梁太不同意該指引的部份要點。從保安公司的反應看,原本梁頌昕應不屬公司內部認為須「特事特辦」的人物類別(不然早就「特事特辦」了﹗),故私下出遊的她不太適合與外訪政要等公認可理所當然「特別優待」的重量級人物相提並論(如不應和「奧巴馬出訪時若遺漏行李是否需親自認領」等同)

微觀角度而言,截至撰文之日,機場保安公司及國泰航空均沒回應事件,普眾大眾未必可肯定梁唐青儀與各方交涉時曾否施壓,也不太清楚保安公司「忽然轉變態度」(准許發回行李)及國泰願意代為把行李送回禁區轉交梁頌昕的原因。然而,仔細閱讀外流的國泰報告,人們會懷疑部份段落是否一定程度反映梁太認為女兒在事件中該享有和其他旅客不一樣的待遇。

另一方面,國泰內部文件證實機場保安曾費盡心機向交涉中的梁太講解「梁頌昕須親自認領失物」的立場,這與梁頌昕自稱「保安公司不讓作為物主的她取回失物」的說法極不吻合一日不解釋清楚此疑點,很容易讓坊間推測事情起因會否是有人不打算循程序步出禁區認領失物,提出要求被機場保安公司所拒在先(事後有人卻「過份簡單地」演繹為「被保安公司拒絕取回相關行李」),進而改向國泰航空及送機的母親求助,期望第三者代領兼代攜遺漏了的手提行李過關送回禁區才衍生一連串風波





延伸閱讀﹕
201647日,蘋果日報,<國泰內部文件曝光  證明梁太曾施壓>
(SU按﹕內含國泰內部文字兩頁,按圖可放大)


201648日,AM730<被指濫權  違規為女送行李  有了解無施壓>


201648日,立場新聞,<回應特首女兒送行李事件  黎棟國﹕非特事特辦  相信事件非首例>


201648日,有線新聞,<機管局稱乘客要自行禁區外取行李>


201649日,明報,<昨開腔解畫  字眼與梁頌昕聲明有異  梁﹕若女兒知需要  會親領行李>
(內含明報記者翻查國際民航組織(ICAO附件與網頁的報導)



圖片來源﹕
自拍

39 則留言:

  1. 回覆
    1. 雪無寫「TLDR」,我當你睇晒全篇喇,多謝﹗^_^

      刪除
  2. 回覆
    1. 咁佢透過電話走去同人地傾,唔避嫌係會惹人起疑,因為原本人地係想佢個女跟返正常程序做,跟住唔知乜原因突然間會特事特辦,中間有個轉折點。

      刪除
    2. 潔潔,大夫答左你喇,係指梁生在1200名選委中取得689票當選,也是用來諷刺他在港的認受性不高。

      BTW,當作趣談,剛巧梁生和他的三名子女都是C.Y. LEUNG
      梁傳昕、梁齊昕、梁頌昕

      刪除
  3. 有這樣的父母,便會有這樣的女兒...
    強調「只了解沒施壓」,但...係人都知方丈很小氣!

    回覆刪除
    回覆
    1. 老實講,施壓真係好講當時語氣係點,但有權力、社會中有地位的人應懂得避嫌及學懂謙卑。好簡單,梁生電話講乜,難以判斷我文中冇詳寫(但也可看我覆樓上大夫的),但係睇返特首夫人梁唐青儀..

      'Mrs. Leung claimed no one assist the bag to boarding gate..'(參看國泰報告)

      好明顯呢個唔係一般人GE待遇。堂堂特首夫人同在場的保安、國泰員工表示「冇人拎我個女件行李去閘口」的類似意思,呢句你話有冇施壓都好,都肯定係為你個女要求緊一D「特別禮待的服務」。

      刪除
  4. 自己出去攞番咪冇事囉...

    回覆刪除
    回覆
    1. 根本就係。同埋佢GE說法係好令人質疑----「機場保安公司拒絕你去領回行李?」呢句陳述冇前文後理。

      刪除
  5. 好簡單嘅一件事,都搞到一PAT屎,可以知道今時今日嘅政府班底幾咁不濟!這件事我得到以下結論 :6小姐想利用老豆嘅權威嚟攞方便,6先生如果醒目的話,唔會用個女嘅電話同當時在現場嘅職員溝通,叫佢自己同職員講咪得囉!嗰啲為咗擦老闆鞋嘅高官及政客,佢哋嘅行為最令我作嘔。呢類人,生早幾百年,肯定連秦檜也比下去!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就係唔知邊個會諗出「否決係特事特辦」GE橋,然後又會有人拍板贊同 (當然,諗橋同拍板可以係同一人)。一用左呢條主線,就已經等於自己將件事搞大。

      泛民果邊好難滿足到佢地唔批評,但係都唔好搞到香港好多市民都覺得政府(特別係涉及負責保安程序GE保安局、機管局、民航處)原來會為左「一家人」而扭曲晒行之有效GE制度、破壞香港機場的專業管理形象都在所不計,偏向「人治」作風。

      刪除
  6. 專業人士的高層為了一己私利,竟然出賣整個專業,三跑如是,行李事件亦如是。愈來愈發覺堅持守法的人,往往就是被法律直接約束著的人,執法的反而不在乎。前高官說巿民漠視"法治(Rule by Law)" ,簡直當巿民白痴。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好多「專業範疇」都變得越來越「人治化」,有關人等唔再係以中立身份恪守緊制度(不僅是字面上,還有其背後精神)。

      仲有港交所呼籲股東唔好投票支持錢志健,為其他候選人拉票。李小加話按程序投票點都好,呢個做法點都稱唔上係「恰當」。(PS﹕我唔肯定有沒有關,但係錢志健曾撰文支持「佔領行動」。惟無論候選人有什麼背景,俾得股東開大會選,港交所本身就唔應該做一些「影響選舉結果」的舉動)

      刪除
  7. 又一件羅生門事件。不過觀梁唐青儀一貫的作風與嘴險, 相信有幾分真實.

    回覆刪除
    回覆
    1. Peter係咪好似電視某個廣告中的對白咁﹕「我覺得呢個人相當有嫌疑?」=P

      刪除
  8. 這兩母女持住自己是特首的至親, 就可在機場裡肆無忌憚的橫行霸道, 置機場規律限制不理, 還大言不慚地出口咄咄逼人,那不可一世的嘴臉, 真的好可惡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在機場咁樣同人地「理論」,加上身份特殊,加上原本要佢個女跟程序GE一干工作人員最後轉變態度作特別處理,係會令人起疑的。至於梁頌昕GE說法話「機場保安拒絕她取回行李」,更加會讓人想點解「冇前文後理」。

      BTW,在我而言,成件事取難頂GE係班高官話「咁做係無違一貫程序」,「唔係特事特辦」之類,點可以扭曲成個制度去為「官二代果家人」說項?咁係偏向「人治」的管治手法﹗

      刪除
  9. 他們在此聲望日差的環境之下,還來耍弄權勢這一套,真是太不智了。人要有自知之明喔。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唔認同梁頌昕私人出埠的情況下有特權 (惟我即管可接受為「有討論空間」),但呢點唔算好頂氣,最難接受係冇可能一眾負責保安、機場管理的官方部門(如保安局、民航處等)及高官齊心一致為左替一個明顯獲「特事特辦」的官二代去指鹿為馬話「冇特事特辦」,走去扭曲一直以來的安檢程序去迎合「那個官二代是冇獲特別優待」的主旋律。

      咁係偏向「人治」的手法,亦令人憂心。

      刪除
  10. 第一次聽有這種事, 只知行李不跟身就寄倉, 不會有第3個方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UM...有呢種事唔奇,我猜國際民航組織果邊未明文規定乘客須與手提行李一同安檢,目的是要留有一些酌情空間。因為寫到明話「一定唔得」就邊個都唔得,咁GE話咁橋如果一個重病、失明兼行動不便GE人真係不小心遺漏左手提行李在禁區外,果個病人就點都一定要出返去(佢行唔到出去都好,都要俾人推返出去)折騰一輪。然而呢種「唔駛親自認領行李,由航空公司等第三方代領及代拿行李重新過關」GE做法一定唔係「一貫程序」,一定係「特事特辦」,兼要係好特別GE情況及有好強理由支持先可以酌情進行,在我心中「熟客」都唔可以成為酌情理由。

      件事最醜陋GE地方係一眾高官竟然會在官二代呢件事中話係無特事特辦,講到好似係一貫程序咁。咁樣其他人會走去效法(甚至乎「刻意話唔見左行李等其他人同自己拎返入禁區),咁唔只係安檢問題,仲會搞到其他航空公司等人員十分煩。

      刪除
    2. 當事人若健全的話該按常規安排行李, 又不是不能行 ...

      刪除
    3. 加上梁頌昕當時係私人出遊,我其實唔覺得佢當時應獲特殊待遇,不應由第三方代領並代攜通過安檢。

      刪除
  11. cy同梁頌昕一早出嚟道歉認錯,便可不再引起坊間非議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就係唔知邊個會諗到同拍板「唔係特事特辦」呢條橋,之後圍住呢條線「辯護」一定講多錯多。

      繼保安局黎棟國、航民處羅崇文之後,又一個運房局張炳良話「梁頌昕行李事件冇影響機場安全」。

      只講客觀事實的話,是正確的,架機真係安然到達美國。但係...呢種「講極都講唔出合理理由」、所謂「冇違反一貫程序」(即係無形中話呢D係「一貫程序」)GE「唔同行同檢」做法係咪真係一個享譽國際GE機場應出現?香港國際機場係咪只係總之違禁品有過安檢上唔到飛機就得,若發現問題時俾「空間」、「借口」犯事者逃脫都可以接受?

      刪除
    2. 梁頌昕碩士一早出去拾遺 ;
      事後出嚟道歉認錯就掂 !,
      便可不再引起坊間非議喇!
      根本不關cy事 !!

      刪除
    3. 根本成件件事本來就可以好簡單解決(篇中有寫,不重覆),係因為要話「冇違一貫程序」、「冇特事特辦」,然後成班官集體扭曲制度先至搞到咁大件事。

      刪除
  12.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假裝成真的最終真不了,真的是假的最終也一樣真不了。=P

      刪除
  13. 上梁不正下梁歪~就係咁簡單!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唔用「樑」改用「梁」,呢個「梁」字用得妙喔﹗^_^

      刪除
  14. 每天上網都看到江河日下的香港,天呀﹗我真係暈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記得有BLOG友問過「幾時香港先可以再發光發亮」,我答她以下類似的話...

      「'著火'都是在發光發亮,現時很多制度都在失火中」

      而講開失火,我又會諗起達明一派GE舊歌-----「十個決定去救火的少年」。

      刪除
    2. 日新
      苟日新
      日日新
      日紅
      苟日紅
      日日紅
      香港土共日日紅

      刪除
    3. AIYA,睇你呢段D疊字格律,我諗起黃貫中首歌...

      「紅黑紅紅黑,就係咁簡單...」

      刪除
  15. 細心去看,香港已愈來愈走向人治的社會?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又或者,是「人治式的法治」吧。=P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