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0日 星期一

小陳

每年九月,均會和共事過的老朋友聚舊。我最怕的,就是忽然出現一些額外安排。

「你收到消息嗎?小陳數天前走了,嫂子請我代為聯絡你們,看看能否出席葬禮,向小陳作最後道別

甫接通電話,小吳便急不及待說出壞消息。

定期的年度聯誼外,老朋友之間突如其來聚首一堂,不外乎紅白二事。隨著我輩年紀漸長,後者發生的機率按年遞增

想不到今回輪到小陳。

提起小陳,他是我們這群人中最特別的一個。我們同期入伍,但小陳比我們早很多結束兵旅生涯。

退役後,基於昔日培養出來的鐵血情誼,無論多忙,大家都十分珍惜一年一度的共聚時光,緬懷服役時的點點滴滴。然而,酒樓的宴會廳內總不見小陳的身影--------他好像從來沒有出席過。

又或者,不是小陳不願出席,而是每次負責籌備聚會的人都有意無意「不積極邀請」他。

人人皆明白箇中原因,沒有刻意道破。事實上,眾人言談甚歡之際,每當席上有人談及小陳,在席者便好像憶起什麼,瞬間變得沉默寡言,氣頓時怪怪的。久而久之,小陳成了我們避而不談的「話題」,這演化為一種無形的默契。

真的,朋友圈內,私底下誰都不討厭小陳,有些得知小陳退伍後難找工作,生活不如意,更斷斷續續在能力範圍內借故給予金錢接濟他。

我們讓小陳在團體活動裡「消失」,只是出於一份「懦夫式」的逃避。

我們都在自欺欺人。

  *                 *                 *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現在是你們報效國家與國民的時候

那年,我們接到緊急動員令,千里迢迢趕到某個重要城鎮的郊區集結。展開行動前,哥兒們齊集帳蓬外,聆聽旅長訓示。

「最高層已制訂作戰計劃,部隊兵分多路於指定時間入城前往集合地點,平息動亂。各分隊於十分鐘後按相關指令行事,不惜一切向前推進﹗」

眾人士氣高昂,整裝待發,已成為分隊長的我更和同期受訓、感情特別要好的小吳、小張、小莫、小陳等人打賭,看看誰人率領的軍士可最先抵達城中核心。服役多年,眼前終於出現一顯身手、立下戰功的良機,不少人都期待著出擊的一刻。可是,小陳是萬中無一的例外。

他臉有難色。

「怎麼樣?害怕落後掉隊嗎?」我走到小陳身旁,拍拍他的肩膊。「不用緊張,沒事的。一堆叛亂、滋事的暴民而已,我們有這個。」

語畢,我揚揚手中的步槍。

小陳沒有說話,單以一個強行擠出來的不自然微笑回應。

時機到了,我們浩浩蕩蕩衝入城內。漆黑的夜空下,儘管過程中有點混亂,路上遇到不少障礙,惟不論是會動的人形還是不會動的路障,我們都全力清除,沒有絲毫憐憫。我們列隊通過之處,會動的與不會動的一律變得「沒法再動」,只能默默伏在、留在道路的兩旁

是晚,小張搶了頭功,他的小隊最先到達集合點,我次之,接著是小莫、小吳。可是,我們就是不見在同一時間出發的小陳。

在火光與槍聲停止後的很久很久,我們才看見最先起行的小陳分隊隨最後一批動身的部隊走來。

「我和部下在城外的近郊迷路了,花了很長時間讀地圖」小陳若無其事地聳聳肩,給了我們一個似是而非的「理由」。

他那神態自若、「不在乎日後會面對處分」的釋懷表情,事隔多年我仍記得,揮之不去。

一切歸於平靜後,就在我和其他戰友獲公開頒授「優秀勳章」嘉許的第六天,小陳被逐出軍營。他一心參軍的兒時夢想就此結束。

事後,有人說小陳被革走的原因是過去他經常出言頂撞上級;

有人說,當晚他的帶表現不符合身為軍官的專業標準;

有人說,那晚他特意不服從「不惜一切推進」的軍令,不願執行「保護國民」、「平息動亂」的任務,膽小怕事,暗地裡取巧拖延

眾說紛紜,撲朔迷離。

返回駐地後的一段不短日子裡,沉醉於「官式表揚」的我們仍然猜不透為何在訓中屢有出色表現的小陳會在實戰中犯上「迷路」這般匪夷所思的低級錯誤。另一方面,「執行上級命令」在我們心中一向是理所當然的,他又怎可能會「臨陣退縮」,寧可違令?直至我們休假回鄉,分別在家人及眾多鄉親口中聽到有關那場所謂「動亂」前後的很多「不一樣」情況,看到很多在營地裡不曾看過的舊剪報與相片,我們才慢慢意識到小陳那夜「迷路」的真正原因。

大概從那時開始,我們一直設法「迴避」生命中最不光彩的過去。我們不敢提起,可惜沒法忘記

  *                 *                 *

很多舊友出席小陳的葬禮。

即使有些老朋友健康欠佳,行動不便,他們亦堅持拿著手杖蹣跚前來,為的就是送小陳最後一程。

大伙兒興高采烈參加聚會的時候,誰都刻意不提起他,避免勾起往事,然而實際上誰都沒有遺忘他。心底裡,知悉小陳作過什麼的人都很尊敬他。

儀式結束後,我獨自在小陳的墓碑前多留一會。

「我知道你不希罕這些」我一邊對小陳說,一邊從褲袋掏出昔日獲頒的優秀勳章。「不過,你確實比我值得擁有它。當是我這名過氣老兵向你表達最崇高敬意,當是我以個人身份還給你的一點公道。」

也許,敬意與公道之外,這亦是我給自己的心理補償,哪怕這種慰藉是何等微不足道。我放得下勳章,但永遠丟不下心裡的愧疚,我們這些人虧欠了很多失去孩子、丈夫、妻子、父母的家庭。

我想,小陳已上了天堂,而我卻不肯定將來我會到哪裡。



39 則留言:

  1. 回覆
    1. 事發於那年,但對那些失去了親人的家庭來說,其傷痛直至現在。

      刪除
  2. 回鄉,分別在家人及眾多鄉親口中
    聽到有關那場所謂「動亂」前後的
    很多「不一樣」情況,
    看到很多在營地裡不曾看過的舊剪報與相片,
    我們才慢慢意識到小陳那夜「迷路」的真正原因。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想大夫也知道其原因的。

      刪除
    2. 又或者,是心中的印記。

      刪除
  3. 哈哈,還以為你當過兵添!睇落去先知原來係故事一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篇中所有事都是故事一則,多好,不是嗎?

      只是世界上沒有很多「如果」。

      刪除
  4. 究竟小陳在那夜做過甚麼令人難忘的事? 可以揭盅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想想又明白其中的意思了。因為紀念日又來了。

      刪除
    2. 阿姨,你一定看得明的。小陳所作的,是一個「不做什麼」的決定。

      刪除
  5. 回覆
    1. 當年,的確有少數人因而被革職、被逐。

      至於某些打得狠,搶著做先鋒的,則步步高升。

      刪除
  6. 軍人都是人, 有膽小亦有膽大的, 人性也 ...
    軍旅生活住事前塵有明有暗也必然 ...
    人去了有人紀念也好 ...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也許,很多人未能放下的,還有一些事。

      刪除
    2. 記得下記不下都遠去了, 都沒法放不下 ...

      刪除
  7. 「不做什麼」的決定,或許是一個好的决定!

    回覆刪除
    回覆
    1. 若那個「什麼」是壞的,不盲從,選擇不做肯定是一個較佳的決定。

      刪除
  8. 直覺得整班退休士兵 是台人有善良的心.有顆包容的別人的心 個都是老好人 ,
    作者可能是內地人,寫得年輕士兵都寫小李,小丁,小張,小金,,,,,

    唔知有冇另一意見 ?

    回覆刪除
    回覆
    1. 羊羊,有其他補充呀。^_^

      作者可能是內地人---->嘩﹗你寫得咁隱晦=P如果是轉載的文字、圖片,會加入來源連結的。這裡的「故事時間」,你係唔會見到有「來源連結」(除了「引用圖片」),咁我話你知啦,我係生於香港同長於香港GAR。

      不過,羊羊睇得出有D地方GE人先會叫其他人做「小乜」、「小乜」,咁可能故事GE背景係同果D地方有關。BTW,你知唔知故事講緊乜嘢?

      士兵好,其他紀律部隊好,佢哋係有較大誘因去「說服」自己去做一些明知不合理(甚至違心)的事,因為佢哋自受訓那刻起已被灌輸要服從指令----->「我咁做,都係服從命令、執行命令啫﹗」

      刪除
  9. 真係呢...老朋友之間突如其來聚首一堂,不外乎紅白二事。
    好友☆・゚✬甜夢安睡☁¨*♦瞓覺喇喂☾。゚★
     .∧_∧•*¤Zzz
     ( ・ω・ )
     |⊃/(___
    /└-(____/
     ̄ ̄ ̄ ̄ ̄ ̄
    ╔══╗────╔╗╔═╦╦╗─╔╗╔╗¤
    ║╔═╬═╦═╦╝║║║║╠╬═╣╚╣╚╗
    ║╚╗║╬║╬║╬║║║║║║╬║║║╔╣
    ╚══╩═╩═╩═╝╚╩═╩╬╗╠╩╩═╝
    ──────────────╚═╝•*◇Zzz
    ❥*¨❣╠╣aΡpy星期四ღ♡。゚♥❤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夜晚都仲30度,其實都幾熱呀。

      刪除
    2. 好友☆・゚✬快樂話咁快又一天☁¨*♦甜夢安睡☾。゚★

      刪除
  10. 任何有自由意志的人,在某一國度總是活得如此孤苦。

    回覆刪除
    回覆
    1. UM...或者有人會用語言偽術答你..

      「你有在我限定範圍內給予的自由」

      刪除
  11. 相信小陳若知道有那麼多舊朋友這樣有心,都來出席小陳的葬禮 ,來送他最後一程, 小陳在天國之上也應該覺得很安慰快樂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或許,在天堂回望一生,他最安慰的是當晚做了讓自己無悔且心安的決定。

      刪除
  12. 不做什麼,是艱難和大胆的夬定, 人生總有放任自己的時候, 但要看是不是適當的時候。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的...UM...補充「放任自己」與「守著良心底線」可能是兩種不同的目的喔﹗

      刪除
    2. 我說「放任自己」,因為軍人必須服從命令,不能放任!假如真的要放任自己,可能只有一次機會,所以要好好決擇。假如有個軍人經常放任自己,那一定遭革職,或者他的個性根本不適合做軍人!

      刪除
    3. 亦因為軍人(以至不同紀律部隊)有服從命令的前設,所以他們即使面對一個明知有違良心底線的指令,也會較一般人有較大「理由」說服自己照做。

      刪除
  13. 讀你這文章後, 腦海浮現當年那影像...很難過.
    不能忘記.

    回覆刪除
    回覆
    1. 貓貓,你信嗎?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我希望那些迴響可在那些失去孩子、丈夫、妻子、父母的難屬在生時看得見。但願如此。

      刪除
  14. 人總是喜歡自欺欺人,也許這才是這類人的生存目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人有時就是為了逃避心靈上的痛苦與責備而自欺欺人,這是一種心理保護機制吧。

      然而,除非自己接受了另一種價值觀,成了另一類人,否則只能欺得一時,騙人容易,騙自己是很難的。

      刪除
  15. 我想了一會,才明白箇中意思。這件事好像伴著我一起長大,每年都會有一次為這事的集會,但就我而言,對這事感覺不大。

    回覆刪除
    回覆
    1. 廿七年了,在你年幼時開始辦集會悼念,一直到現在。

      刪除
    2. 隨著時間過去,這種熱...也許會漸淡。

      刪除
    3. 心情經過沉澱,沒有昔日的激昂是正常的,人也沒有可能常常處於激昂狀態,然而會否隨著年月淡至放棄,好像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那就要看每個人心中有多大的堅持。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