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9日 星期五

釣魚與中環海濱釣魚區


據立場新聞報導,由梁生提出成立、並獲多數中西區區議員贊成的中環海濱釣魚區將最快於明年月3月啟用,工程開支約350萬元,其後每年經常開支約90萬。釣魚區內,政府將加建工作台、洗滌設備、擺放魚杆的裝置、蔭棚、長椅、儲物架、照明設施等。

看到這則新聞,不期然想起SU昔日的釣魚經歷;另一方面,路過一些海濱花園時,我亦留意到有不少釣友垂釣自得其樂,且就中環釣魚區這話題寫下一點文字。

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熱情之下

前陣子南海仲裁結果公佈,內地民眾憤憤不平。民族情緒被挑起後,部份不惜打破i-phone向美國抗議,部份包圍美式連鎖快餐店,甚至一名大連男子更因穿Nike波鞋而被視為漢奸,遭民眾打罵。

類似情況(特別是毀壞價值不菲的i-phone)該不會在香港發生,然而日常環顧四周、瀏覽網頁,亦不難察覺身邊一些人對裁決結果義憤填膺,洋洋數百字、數千字批判有之,談論時席間罵聲四起有之。SU的政治立場傾向民主、自由理念,但也不至和愛國朋友「無話可說」,我認同他們所指的「美國配合重返亞洲策略,在背後佈陣支持菲方提出仲裁」,當中可能性不低。無疑這是國際博奕旳一部份,惟按觀察所得,我發現「人際關係網」裡存在一種共通現象﹕

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一夜之後


昏暗的黃色燈光下,我躺在床上,閉著眼睛,靜待事情發展下去。

我已不是十六、七歲的未成年少女,不會對男女關係一無所知,然而想到接下來快要發生的事,心仍會不由自主地猛烈跳動。

這不是我的第一次,卻是我和男孩之間的第一次,這是屬於我們的第一次。

2016年7月15日 星期五

眼前的柱子


一排粗粗的柱子擋在身前,如何能走到柱子後的地方?

用力拉開?

以「攻城鎚」撞破?

拿電鋸切斷?

2016年7月11日 星期一

隨筆兩篇


<怕貪污,其實怕什麼?>

大概沒有人會認為貪污、受賄是該於社會存在的「好東西」。不少政府部門擁有強大的公權力,貪腐更是市民的夢甍。

其實,貪污的恐佈之處在哪?

假使某位公僕接受他人熱情邀約,每星期吃兩頓特級海鮮餐,龍蝦、鮑魚、蟶子、生蠔、長腳蟹等美食數之不盡,人們擔憂的不是那位公僕吃過各式海產後,翌日肚瀉、嘔吐不能上班與傳播病菌,人們懼怕的是他接受豪華款待後,他日執行職務時會偏私,不能公平公道合理處事。

2016年7月6日 星期三

Vs 美洲蜚蠊

看名字,已可猜到蜚蠊是昆蟲,那麼什麼是美洲蜚蠊?

蜚蠊,蟑螂也。美洲蜚蠊乃美洲蟑螂,即體形較大(和德國蟑螂相比)及成年後有翅膀會飛那種。

其實,SU算幸運,家中一向沒有小強出沒,相隔很久才偶爾發現一隻,估計該是從室外爬進來的。六月尾某晚,睡前刷牙洗臉後經過客廳嘩﹗一隻美洲小強伏在餐桌上。

2016年7月2日 星期六

雅柏菲卡的翅膀


<退化的單翼>(男孩篇)

「我們每人都是單翼天使,唯有擁抱伴侶,找到另一隻互屬的翅膀,我們才可在愛情世界裡一起快樂地展翅飛翔。」

我在報章專欄讀到這句話。

有人說我是天使,有人對我這類人恨之入骨,真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天使,但我肯定三年大學生活裡,背上曾長著一隻翅膀,並且和我喜歡的June一起翱翔天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