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1日 星期一

隨筆兩篇


<怕貪污,其實怕什麼?>

大概沒有人會認為貪污、受賄是該於社會存在的「好東西」。不少政府部門擁有強大的公權力,貪腐更是市民的夢甍。

其實,貪污的恐佈之處在哪?

假使某位公僕接受他人熱情邀約,每星期吃兩頓特級海鮮餐,龍蝦、鮑魚、蟶子、生蠔、長腳蟹等美食數之不盡,人們擔憂的不是那位公僕吃過各式海產後,翌日肚瀉、嘔吐不能上班與傳播病菌,人們懼怕的是他接受豪華款待後,他日執行職務時會偏私,不能公平公道合理處事。

每逢談起貪污,SU覺得坊間多著眼於收受利益這層面,然而想深一層,平民百姓最終的惡夢是導致「執行職務時偏私,不能公平公道合理處事」的情況。

進一步思考,反過來看,倘若手握權力的一方處事偏袒不公,例如對某些人士特別寛鬆,對某類人士特別嚴,這又是否一定關乎收受利益?不﹗這不一定和賄賂有關,也可是出於個人的深厚交情、對某些群體的厭惡、政治需要等不同原因,當事人可以在事件中無任何利益瓜

毫無疑問,大至一個政府,小至一個部門,「廉潔」總比「貪腐」佳,這是一件值得嘉許的事,然而高高掛起的「廉潔」牌匾下,普羅大眾亦須警惕貪腐帶來的不公平、不公正也可由種種「非貪腐」因素引致。不少人痛恨貪污腐敗,惟靜心想想,我們心裡所渴望與追求的,也許不只一個流於「廉潔」的社會,而是一個公平、公正、公道的社會。

       *               *               *


<害群之馬>

每當一個部門、一個團隊的一些成員犯錯,讓團隊的形象蒙羞,「少數害群之馬」「樹大有枯枝」、「個別事件」等詞句是常用的辯解。

由於不打算在文中列舉實際對象評論,反之純從「說理」層面探討入手,所以難以具體說明某些情況是否廣泛存在於某些群體。不過,從理論角度看,「少數害群之馬」這說法某程度上是正確的。

舉個虛擬例子,某部門有25,000人,當中20(僅佔總人數0.08%)出現行為偏差。這20人之中,部份是2人一起犯事,故實際犯錯個案只有15宗。0.08%肯定一個很小的比例,相比25,000人,那出現歪念的20人絕對可稱得上是「少數的害群之馬」。

可是,數字歸數字,現實世界中予人的感覺卻未必如此。

假如這15宗個案是接連不斷,每一兩星期連續發生呢?這就幾可肯定容易給人一種「嘩﹗這麼快又來一宗」的感覺,團隊在大眾心中的印象就無可避免地差。

因此,縱然客觀數字上,行為不當的成員可能真的只是所謂的害群之馬,但當負面事情一波接一波出現,類似說法亦是於事無補,對挽回形象未必有很大幫助。也許,最切中問題要害的是管理層思考如何阻止不當行為,以及團體中各成員時刻有一份「一粒老鼠屎會弄污一鍋粥」的自覺。





圖片來源﹕
第一幅圖片
http://www.clipshrine.com/Goddess-of-Justice-17043-medium.html

第二幅圖片
Black Sheep,即英語中害群之馬的意思
Suwalls.com


36 則留言:

  1. 我們渴望與追求的,
    是一個公平、公正、公道的社會。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貪心尐...要有公平丶公正、公道和公開的社會...

      刪除
    2. Re:大夫
      YES,此句可說是第一篇隨想的重點。

      刪除
    3. Re: Celing
      公開都是有需要的,最弊有D人濫用保密制。

      刪除
    4. 坦白講,全世界都不會有絕對的公平、公正和公義。
      我們只能防止更多不公平、不公正和不公義的事件發生。
      那就要有一個自由、開放的民主社會和制度。
      民主不是絕對好,但沒有民主,只有獨裁一定不好。

      刪除
    5. Re: Joyce
      民主未必一定選出一個完美的人,但至少是一個多數人「有共識」的人,同時倘若那選出的人不符預期,可透過任期完結時的選舉以和平方式讓他下台,人民重選另一個,不用「流血」。專制政權都可以出明君,政通人和,但最好期望代代明君,不然出了一個暴君,想想如何收科。

      另外,我喜歡你特別提到一個「自由、開放」的民主社會和制度。你是對的,民主不單只是一人一票,還要有配套。倘若一個國家嚴控傳媒,打壓異己與批評聲音,主流媒體長期只得一種親建制聲音(即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度俱低),再者透過教育自小植入建制設定的意識形態,那麼即使最終有一人一票制度,亦只是一場以「較高明形式早早操控人民思想」下的選舉,非真心開放。

      「民主制度」下,「有心的」仍可以多種方式進行操控,可能最令某些人懼怕的不是「民主制度」,而是「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後兩者若失去「控制」,反思現況、揭露黑幕、民智提升將隨之而來。

      刪除
  2. 公平是個對比, 希望少啲不公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唔只要「希望」呀,仲要靠民間大眾一起推動。

      刪除
  3. 世界之大,咩人都有,只希望害群之馬少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同埋...希望多一樣,害群之馬中的「馬」不是團體中的領頭馬,即可指揮下屬的管理人員,不然少數害群之馬已可有異常巨大的影響

      刪除
  4. 所謂公平與公正,可能只是一些政客的口號,說一套做一套。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可能是這樣的,政客本身就沒有一套堅實的理念,行事方式易因爭取選民支持等因素左搖右擺。不過,不能否認有時他們也可成為民間爭取公平公正的助力。

      BTW,普羅大眾為社會的重要組成部份,最首要的還是我們自己對公平公正有多大的渴望、追求與堅持。

      刪除
  5. 我的想法比較負面,呢個世界什麽時候有過真正的公平、公正和公道?衹是‘比較’公平、公正和公道吧了!其實每個人都有一件‘黑皮草’,撫心自問,當遇到一件和自己/家人有(利益)衝突的時候,我們會變成黑羊嗎?重點是白中帶黑,還是黑到發亮呢?有無想過管理層可能需要一粒小‘老鼠屎’來平衡一下呢?! :)

    回覆刪除
    回覆
    1. UM…世界上的確沒有絕對公平與公正,但「公平公正」亦有其合理水平,值得追尋與加以維護。舉個例子,我們不能夠期望法庭裡任何審訊結果都是公平公正的(即沒有完全OR絕對的公平公正),一定可在「法律觀點」下找尋真相、然而我們至少可追求及維護審訊環境與過程達至合理程度的公平公正,例如搜證人員、控方不能因為偏袒某方,刻意放軟手腳製造漏洞讓被告脫罪等。

      至於黑皮草的提問,這是一首很好的「反思題」,答案大致視乎每人的道德底線高低、物慾強弱等眾多因素。如果只涉及金錢,我比較樂觀,相信能抵受得住魔鬼誘惑、主動避嫌、放棄「潛在好處」的亦大有人在,我們走著瞧^_^

      刪除
    2. 再全面一點,如果衝突不涉利益,而是涉及生命呢?曾和朋友討論「偷東西」這回事,我的反思是「一般情況下,大多數人都不會偷竊,但是如果窮途末路,已一星期沒有東西吃,這情況下又會不會動歪念偷一個豬仔包?」明顯偷東西是有違道德的,但在如此艱難的境地下,不是人人都可以十分肯定「一定不偷」(這和Judy你的「變不變黑羊」相似)。當天我與朋友討論時,我的看法 (也是時刻提醒自己的建言)是若不能肯定落入某類環境時自己會不會做出有違道德的事,最好就是不要讓自己一步一步跌入各種兩難或/及未必可抵受犯事誘惑的處境中。

      刪除
    3. 老幺面試,考官問他:假如你哥哥患了腎病,要不馬上買腎做手術,不然他會死,你會怎做?答案很簡單嘛,讓他死好啦!違背操守、法律的事我是不會做的。講嘛,可以天花亂墜!現實生活呢,可能會發生的哦,有好多事不是你要避免就可避免這麼理想,更何況有不請自來讓你無法選擇的困境。

      刪除
    4. 如果衝突不涉利益,不涉及生命,而是權力呢?如果‘認爲’沒有違反道德、沒有犯法,但有很多「潛在好處」(有權自然利就跟著來),哪會變黑嗎?現今社會,貪權的人,比比皆是,才會做成這麽多你說的「不公」呀!

      刪除
    5. 「權力」之後,會不會再有「利益」、「生命」及「權力」之外的第四種誘因或更多其他情況GAR?=P

      其實無論列舉什麼情況,問及「人會變黑嗎」之類,我應該怎樣回答呢?若評論認知較多的特定對象,雖不一定準確,也可從其過往行為及想法嘗試預測。社會上云云眾生,「不會」又沒可能(總有人「會」嘛),「會」又不一定(亦有人「不會」嘛)。籠統來說,在任何誘因下,都會有人變黑的,但亦會有人維持原則吧。加多一句,唯有希望能持原則的人越來越多,會變黑的人越來越少。

      刪除
    6. 至於你提的換腎處境,其實和我寫的「偷豬仔包」都是須作艱難決定的狀況,所以我之前先寫「一般情況下,大多數人都不會偷竊」,但同時提及人到絕境時,亦「不是人人都可以十分肯定一定不偷」。如果問我屆時偷不偷,我一樣會答未受過這種考驗(也不希望接受這種考驗),故沒有資格高呼「一定不偷」,屆時會偷也說不定。不過,之前偷豬仔包與Judy提出的非法買腎雖同是違法,但偷豬仔包說的是累店主蒙受數元損失(雖然一樣會讓他人有損失,惟心理上或會「好過」一些),在某些地方非法買腎卻有可能涉及「在另一些人不願意旳情況下活摘器官」。若是「你情我願」的買腎,心理關口或會相對小些,但人對患重病看化接受,還是明知「摘取非自願者的器官」也在所不惜,但求延續性命,這很視乎不同人的取態。

      刪除

    7. 最後,談到能否避免落入困境,你是對的,很多突如其來的情況都是難以避免,因此重點從來都不是天真樂觀地相信「要避就一定能避」,而是人在可做範圍內有所防範、有所預備,「做得幾多得幾多」亦是合宜之舉,說的是防止與減低發生機率。用回偷不偷豬仔包的例子,當起因是極貧窮吧。世界真的不是這麼理想,很多非人力可控的變卦、跨代貧窮與階層上流機會不足等深層社會結構問題皆可導致人貧困,但至少對生活已遠離貧窮線旳人來說,例如當下避免豪花及豪賭、多儲蓄等,這些都是人力所能及、防止自己落入極貧窮困境的生活習慣與態度。

      刪除
  6. 我認為有人類的地方,就不會有公正。你說得對,因受賄而詢私,跟因個人睇法而偏私所造成的惡果,查實沒有大分別。好像美國的那位白人法官,他判定白人警員合法槍殺黑人疑犯,我相信那位法官沒有收受賄款,只是偏私吧!但他的判決卻導至黑人團體不滿,上街示威,四出破壞!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又冇睇到咁灰,雖然世上沒有絕對公正或完全公正,但「公正」亦有其合理水平,可在現實世界達至,值得追尋與加以維護。

      美國白人法官的表現可作討論,惟我作一些補充,如果以白人警員槍殺黑人案的無罪判決來推論白人法官是否偏私未必太合適,原因是有罪、無罪的確是由法官宣判,但就我理解,基於案情嚴重,涉及槍殺黑人的案件由民間抽樣組成的陪審團裁定罪成與否,非由法官審閱控辯雙方理據後自行判決。因此,若對白人警員脫罪的結果有爭議,焦點可能在陪審團為何作出無罪裁決,而非按「陪審團決定」宣判無罪的法官。

      刪除
    2. 你說得對!但陪審團成員卻以白人佔大多數!怎樣選拔,是不會公開的。我相信如果比例相反,結果可能也會相反.當大家將焦點放在陪審團身上,但不要忘記,法官在過程中會引導陪審團的思維。

      刪除
    3. 我同意Philip的講法。又假如同一單case,官字兩個口,姑念你初犯,故輕判。起阻嚇作用,故重罰。何來公平、何來公正!

      刪除
    4. (重POST)

      既然Judy是同意Philip,那我說出我的觀點,一次過覆兩位啦。

      「法官在過程中會引導陪審團的思維」,我認同這是客觀存在的,但另一面,我亦會警惕若因「法官在過程中會引導陪審團的思維」便跳至「審訊結果出現爭議和法官刻意引導」有關,亦是一下子跳得太遠 (類似例子是大家都不會忘記曾有多間媒體放蛇,發現親建制團體派錢動員民眾支持政府,但都不能一看見某天我和你支持某項政府政策便認為我和你就是「收錢」、「五毛」,這亦同樣一下子跳得太遠吧)。我和Philip 接收的資訊可能不同,黑人被警員槍殺的案件多,由於大家都沒指明是指哪宗,我從宏觀角度說,就我所看到的「黑人被槍殺爭議」報導,形式大都是「裁定白人警員無罪、現場影片證實黑人沒反抗、身上沒武器、民眾抗議、騷亂」之類,基本上絕少提及當地法官在庭上如何引導陪審團,故在不知如何引導的情況下,目前我沒有稍為堅實的基礎去推敲、評論某宗黑人槍殺案的爭議判決是否和相關法官偏頗引導有關。每人接觸的資訊、報導都是有限的,如你們看過一些黑人槍殺案中法官如何引導陪審團的報導,有空時歡迎提供一看。

      刪除
    5. 在美國,「陪審團組成制度」是有其透明度的,先決原則是民眾符合一定資格後(例如不能有精神問題、年歲下限),就會被列入候選名單隨機抽樣。當然,可以追問下去,是否每一個步驟都公開?負責安排抽樣的人員會否偏私、做手腳?監察「抽樣人員」的人員又會否偏私?然而這樣一層一層問,既會變得永無止境,亦永無各方滿意的完美答案,所以我不打算螺旋式一直糾纏下去 (PS﹕這有點像指出六合彩「其實都可以」不公與「造馬」。每顆彩珠是否公開過磅?即使有監場者,監場者會否是「造馬集團」的一員?監場者以上的層面又如何?儘管一樣有不公開的地方,惟普羅香港市民仍有其足夠原因認同六合彩是公正地開彩)。

      反之,特別一提,好一部份美國學者認為陪審制度較受爭議之處在於長久以來陪審團組成程序裡有一個環節可讓原訴人及被告雙方在不提理由下,於正式開審前剔走個別陪審員,即「無因迴避」peremptory challenges (註1﹕澳洲、愛爾蘭等地有同樣許可,剔走次數有不同限制;註2﹕要寫此設定之原意與歷史背景,可多寫數百字,有興趣可找找看),變相任何一方的代理人(套用在「黑人被槍殺案」這類案件,即代表白人被告的辯護律師)若推測剔走某個種族的陪審員對審訊有利,可借此替當事人爭取較大勝訴機會。儘管相信判決結果和案情本身、律師能力、法律觀點的爭辯等多項因素有關,惟一些美國學者研究數據,比較黑人被告與白人被告定罪率在「全白人陪審團」與「陪審團至少有一名黑人」這兩種情況下的差異後,亦正在民間倡議把行使「無因迴避」的次數減少。

      以下是其中一篇看過的訪問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the-fix/wp/2016/05/30/how-big-a-difference-does-an-all-white-jury-make-a-leading-expert-explains/

      刪除
  7. 好友★。゚☾眨吓眼時間過得好快嚟
    又瞓覺豬喇喂☁¨*☆好夢♦・゚✬晚安
    ╔══╗────╔╗╔═╦╦╗─╔╗╔╗¤
    ║╔═╬═╦═╦╝║║║║╠╬═╣╚╣╚╗
    ║╚╗║╬║╬║╬║║║║║║╬║║║╔╣
    ╚══╩═╩═╩═╝╚╩═╩╬╗╠╩╩═╝
    ──────────────╚═╝•*◇Zzz

    回覆刪除
    回覆
    1. 2016都過咗一半喇,哈,神鳳,你部新機不知不覺間買了一段時間啦。^_^

      刪除
    2. 係囉...我部新腦有排玩啦

      刪除
    3. 好友♦・゚☼早晨&午安好☁*`☀
      っˆヮˆ)っ我逛街樂喇喂...886

      刪除
    4. 逛街,係咪一向連埋到士多逗逗貓兒?=P

      今次到我說晚安喇,覆埋你我就睡。

      刪除
    5. 哈哈...我當然去左士多逗逗貓兒先逛街喇
      好友★。゚☾又瞓覺豬囉☁¨*☆好夢♦・゚✬晚安

      刪除
  8. SUSU,你有收到我的電郵嗎?約8日前寄出的,附件為二胡梁祝獨奏,今日我發覺電郵話寄出失敗,8日之後wor!

    回覆刪除
    回覆
    1. 收到呀。系統話你傳送失敗?

      吓?你果封,係咪黑客中途截住再SEND俾我GAR?=P

      刪除
    2. 多數都係系統問題啦。

      BTW,上次裝KM player聽,同WINDOW唔少設定都唔相容,不停彈出提示訊息話已重設乜乜物物。我同部機做一D BACKUP,先裝返再聽。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