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4日 星期日

應否以「身份證副本」核實身份,領取選票?

今天立法會選舉投票期間,新界西黃浩銘名單的監票代理人發現有票站主任接受選民以身份證副本登記投票,於是作出投訴;另一方面,其中一張港島名單內之候選人袁彌明自稱刻意嘗試以身份證副本登記投票測試,亦獲票站主任容許。按不同媒體於正午十二時左右的報導,記者向選管會主席馮驊詢問能否以身份證副本領取選票時,馮氏沒有即時澄清制止,僅稱「事件涉及法律問題,需要詳細研究」,模稜兩可。至下午四時,選管會才發出新聞稿,明確表示「根據現時投票安排,選民單憑出示身份證副本不能領取選票

容許進入票站人士以身份證副本確認選民資格是十分危險的﹕


1.票站主任不能因身份證副本上的樣貌與領取選票者相符便認定他是登記人真身,原因是犯罪集團有機會預先以各種不法方式搜集、盜取登記人資料(例如有不少選民都是填妥登記表後由一些社團代為寄出,萬一處理這些資料時不慎外洩或被竊…),接著透過高超的移花接木技術把偽冒者的樣貌套在電腦中的身份證式樣圖上,並配上原有登記人的出生日期等資料。當不法份子打印出來後便成為所謂的「身份證副本」,繼而借用原有選民的身份投票給特定對象。偽造一張粗糙、黑白的身份證副本比偽造實體身份證容易得多。

2.即使票站主任真的在記錄冊上記下某君以身份證副本登記(不能肯定票站有沒有這樣做,所以用「即使」,但其實「有」與「沒有」分別不大),由於該選票早已放入票箱,亦沒有記號識別,所以「本來不應存在的選票」必定會被視為「有效選票」記入點票結果。

3.倘若原有選民在偽冒者盜用身份投票後才走進票站,的確會揭發「已被投票」的事實。然而,從票站主任角度看,他們沒有可能記得原有選民是「取巧」作第二次投票,還是早前真的被他人冒認。客觀情況是名冊已記錄「相關選民已領取選票」,票站主任不會再向被盜用身份的原有選民發出另一張選票,即偽冒者可借預定立場的選票取代原有選民的真正選擇。

4.最後,偽冒者離開票站後,事後亦難被追究。票站主任在選舉日接觸的選民甚多,眼神接觸不超過半分鐘,常理推測他們能否牢記個別領取選票者的樣貌?

因此,若接納進入票站者以身份證副本領取選票,將為犯罪集團提供扭曲選舉結果的良機,再者事後亦難以追捕偽冒者,故萬萬不可。暫且以「最嚴謹」的準則對相關監票代理人的投訴與自稱親試者的經歷存而不論,當記者於正午時份追問選管會主席馮驊時,馮氏亦理應即時斬釘截鐵表示「不允許」,而不應以「需要詳細研究」回應(不是該一早研判何謂「有效身份證明文件」嗎?),更不應事隔四小時,延至近下午四時才得出結論,表示「選民單憑出示身份證副本不能領取選票」。

由票站早上七時半開始運作至下午四時,當中有多少小時的投票時間?連選管會主席也說不清票站人員能否接納以身份證副本領取選票,直至下午四時「詳細研究」後才有明確立場,公眾容易質疑如果不法集團期間乘此漏洞安排一定數量的偽冒者投下預設的「特定意向選票」,又獲當值票站主在沒有清晰官方指引下放行以身份證副本核實(沒有清晰官方指引之前就難言「違反」,但不等於「合適」),這足以干擾投票結果,影響此次選舉的可信程度。

「維護選舉公平公正」從來都不應只流於「言語與文字」之間,切實杜絕舞空間才是最重要的。作為國際都會的香港,是否可「以身分證副本核實選民身份」這樣基本的程序也要「詳細研究」一番,官方在投票進行了約八個半小時才交出較肯定的方針,實在匪夷所思。





延伸閱讀﹕
201694日,香港電台,<馮驊稱收到186宗投訴  有人以身份證副本領取選票> (內含馮驊如何回應記者提問)





30 則留言:

  1. 回覆
    1. YES﹗入夜投票後讀到相關報導,都覺有「不是嘛」的驚訝。之前一篇故事寫了幾千字,本來都想抖抖唔寫BLOG住,但都係決定在未公佈任何結果前寫起。

      出現這樣的選舉漏洞,嘖嘖稱奇。

      刪除
  2. 用副本身份證領取選票,明顯是挑釁票站主任,在這個情況下出現舞弊,我相信少之又少,皆因一般人未必有那個選民的資料,為了這無聊的一票而甘願觸犯法律,我不想信世上有這麼愚蠢的人。假如那個選民已經投票的話,那個冒充者會即時斷正,所以選舉已淪為一眾的鬧劇!另一方面,亦可以見到票站主任的無能,但我一點也不出奇,因我的頂頭老闆,他在今次的選舉中,也是票站主任!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是否「明顯是挑釁票站主任」,我比較難下定論。原因固然可以是挑釁,但亦可以是不法集團借此漏洞影響舉結果,可以是因首宗投訴個案曝光後為驗證而來等。情況就像梁生女兒梁頌昕爆出行李門事件後,亦有不同人等刻意試試航空公司人員會否作同樣安排,這不是為挑釁而來,而是為驗證與揭露真相而做。

      刪除
    2. 基本上若事前沒有明確指引訂明能否用身份證副本核實選民真身,如文中所言,酌情處理亦不算違反指引,這就成了一個顯而易見的選舉漏洞。至於事件多或少,除非票站主任刻意記錄使用副本的個案(若不算違反指引,個人認為不會刻意記錄),否則是多是少,難以預料,但問題核心是這種漏洞本身該可輕而易舉杜絕,不該出現。若碰巧「原有選民」在「偽冒者」投票後才前往票站,將會揭發事件,但每年也有約40至50%選民(數量以百萬計)沒有投票,如果被盜用的選民身份落入此列,則不會被揭發。因此,在投票前已應明確禁止選民以身份證副本核實身份,難以想像投票進行了近4小時後選管會主席馮驊被問及是否准許時,選管會還要額外多4個小時「詳細研究」才能回應「不允許」。

      最後至於盜用身份,我認同非一般人可做到或/及願意做,真的要做亦以集團式犯罪機會較大。另一方面,選民亦應盡最大可能小心保護個人資料,因此我從來都不鼓勵有意登記者填表後託其他人或交由其他團體代為寄出。

      刪除
  3. 又打錯字,是不相信,不是不想信!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唔緊要啦,睇得明的。^_^我留言都會打錯字,都多謝大家沒有捉我D錯字,「隻眼開隻眼閉」放我過關。=P

      刪除
  4. 若果出現一人多票的情況就壞事了, 對証件主人都有可能被偽冒犯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人多票就應該不會,因為記錄上會顯示該選民已投過一票,沒有機會再投第二次「有效票」。

      刪除
  5. 回覆
    1. EE,你答之前,想了多久?有沒有花幾小時「詳細研究」過GAR?

      刪除
    2. 我不用想,既然投票要親身去,那為何用副本。

      刪除
    3. 這個問題上,EE諗得周到到個選管會馮驊喇。=P

      刪除
  6. 用身份證副本都得? 聽講有人用其他人的身份證入場投票。

    回覆刪除
    回覆
    1. 聽講有人用其他人的身份證入場投票---->吓?除非真係好巧合兩個人個樣極相似,否則看看張證幅相,再看看拿證的人,一睇就穿喎。用其他人的身份證入場投票係指偷了其他人的身份證定點?

      刪除
    2. 有時髮型不同,可能會影響面貌有些不同啩?
      也不知那單用他人的身份證去投票的實情如何?

      刪除
    3. 唔當場阻止與逮住,之後就好難查的了。

      寄望下次選舉會少一D奇奇怪怪的事啦。^_^

      刪除
  7. 香港現時
    應該人人都要帶身份證出街,
    為什麼投票時
    會用身份證副本?

    回覆刪除
    回覆
    1. 點解要用副本,真係當事人先知,最緊要係制度下點解會容許此類情況發生,留下這麼顯然易見的選舉漏洞。

      刪除
  8. 我都做回一個好市民的責任也有去投票,但我不會拿別人的身份證去冒認別人而領取選票,而且也沒這個需要,這樣的行為可大可小,給在場工作人員發現就不堪設想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投果時,駛唔駛排好耐隊?太古城果邊最厲害,十時半截龍後,D人要排到凌晨兩點幾左右先投完票,即係等了近4小時。

      刪除
    2. 那天我在晚上七點左右才去,也不是等很久,我是投回自己所住屋邨樓下的區議員。

      刪除
    3. 今屆選舉,好多人都係入黑先去投(我都係)。感謝MOMO盡了公民責任。^_^b

      刪除
  9. 好友★。゚☾又瞓覺時候嚟☁¨*☆晚安♦・゚✬
    💜。゚💕話咁快又╠╣aΡpy星期三喇喂💖*¨💘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呢句瞓覺時候提得合時呀,因為之前陣子夜瞓咗,現在係時候早睡返。

      刪除
    2. 好友★。゚☾晚安嚟☁¨*☆甜夢安睡♦・゚✬
      Small U.一定要習慣番早睡早起...囉
      💗。゚💕超快又╠╣aΡpy星期四喇喂💞*¨💘

      刪除
    3. 要適應番生理時鐘。嚴格嚟講我只係早了上床,因為上床後好耐先睡不著的。要多D時間習慣吓早睡。

      刪除
    4. 好友★。゚☾以甜夢中嚟☁¨*☆晚安♦・゚✬

      刪除
  10. 用回鄉証都可以取選票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講真...回鄉證、特區護照同身份證副本,又真係層次不同GE文件來的。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