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2日 星期六

他日.花開


這原是一條開遍花兒的小村莊。

儘管不至於每一位村民都熱愛花草,惟村內不少人皆喜愛那些清新的草香與芬芳的花香。村內,公眾地方與大大小小的村屋前院均種滿小花小草,很多住民的家裡也存放著不同類別的種子,以備閒時享受園樂趣。

某天,一些警覺性較高的村民開始隱隱察覺土壤「有點不妥」---------植物陸續枯萎,未枯萎的也變得不再茂盛,葉子不再翠綠。村裡最有經驗的園藝師仔細檢查後,搖頭歎息,得出的結論是土壤的酸度嚴重失衡,有可能被城鎮的各式「化學排放」污染,已在不知不覺間「慢性中毒」,未來有機會變得不適合種植任何花草樹木。

「什麼?怎會這樣?」

「有什麼方法補救?萬一不能完全復原,止住毒性蔓延,不讓中毒程度加深也是好的。」

「我也愛看花,不過要處理問題的話,少不免要接觸泥土,弄污雙手。想起就煩了,還不如花時間做其他悠閒的事。少點焦慮,心境平和得多。」

「土壤如何也不要緊吧,我們現在還不是好好的。」

眾人議論紛紛,心態不一。不安著急有之,視若無睹有之,置身事外有之。

自「泥土中毒」的消息傳開後,一些熱心村民紛紛組織起來,嘗試找方法挽救。可是,土地不僅沒有恢復生命力,反之已中毒的土壤毒性加深,波及的範圍更越來越廣泛,情況好像失控了。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結果情況真的如那名資深園藝師預言般,村內再也長不出一朵花兒小草。

沮喪、心灰、無力感、結等負面情緒在愛栽種、愛花草的村民心中瀰漫著,繞不散...

這天,女孩執拾房子時,偶然在抽屜深處發現一件彷彿已被遺忘的物品---------一包種子。憶起昔日花兒盛開的情景,她不自禁展露笑容,她明白自己仍熱愛花草,她仍想感受陣陣撲鼻的花香與草香。然而,當她望向外,那個寸草不生的小前院瞬間映入眼,心情隨即直墜谷底。

「留著也沒用吧」看著眼前那包種子,女孩意興闌珊

儘管她捨不得,她還是把那包種子混在其他垃圾中包好,然後放進前院欄柵前的那個小廢物箱,讓每天定時前來的收集員清走。

女孩回到屋內,倚在前靜靜看書。不久,她發現有人來到廢物箱前左翻右翻。讓她詫異的是,那人既不是垃圾收集員,也不是拾荒者,他是那位住在不遠處,碰面時總會親切地和她打招呼的老伯伯。

心生好奇的她待在旁仔細留意老人的一舉一動。在垃圾箱找了一會後,老人像找到「貴重」的東西,馬上把它放進袋子裡,滿心歡喜笑了。接著,他走到隔鄰那座小房子前,重施故技尋找「心頭好」。

(他該不是大富大貴之人,但也沒必要拾荒吧﹗他在找什麼?我那袋垃圾沒有可賣錢的東西…)

滿腦子疑問,女孩決定出門,小心翼翼跟在老人背後一看究竟。

逐一翻弄街上各住戶的垃圾箱後,老人返回自己的家。穿過小前院,踏進家門前,他忽然停下腳步,回頭笑著說﹕

「不用鬼鬼祟了,出來吧﹗我有什麼可幫助你?」

行踪敗露,一臉不好意思的女孩慢慢從暗角步出來。

「我沒有惡意的,只是想看看你在找什麼而已...

女孩結結巴巴的樣子逗得老人樂不可支。他向她招手,示意她走到身前。接著,他打開袋子,讓她看看藏著什麼。

女孩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內裡全是一包又一包的種子,那是不少村民相繼丟棄的種子。

「這些種子仍有用處麼?難道你不知道這片土地已中毒了?這裡根本就不會再長出花草。」

「不如你先回答我。」老人不慍不火地說。「你還想不想這兒花開處處?」

「想又可以怎樣?很多方法都試過了,不是嗎?」女孩幽幽地反問。

「當下被侵蝕的不只土壤,」老人彎下身子,隨手拾起一小堆泥沙,淡淡然說。「被侵蝕得很嚴重的尚有人心。佷多人以為花從泥土而來,其實花是從種子而來。沒有種子,日後必定沒有花草。或許,此刻我們真的沒有很有效的方法讓事情回復原狀,再者我也老了,能力有限,但這不等於無事可作。好好保護自己手中的種子,想法子留住他人的種子,他日環境合適,土地重現生機之際,就是這些種子發芽、重新開花的時候。大概我該不會等到那天,但有人看見也是好的,不是嗎?」

聽著老人所說的一字一句,女孩心中產生了一種難以形容的異樣情感--------那是一份話語直接烙進心裡的感覺,她很久沒試過這樣。

靜默,沉思。

「我能否取回我丟掉的那包種子?我想親自小心保管它。」

「當然可以,那本是屬於你的。」老人一臉慈祥。

女孩原把抽屜裡的種子棄掉,最終她回心轉意,把種子放回抽屜裡妥善保存。她不知道這些種子何時才可長出花兒,亦明瞭她可能將如老人一樣等不到那天可臨,但她意識到

一顆「新種子」已在心靈深處悄悄萌芽。





圖片來源﹕
自拍




24 則留言:

  1. 願望的花,但願結出所願的果。
    su的文章總令人有很多不同角度的思考空間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故事中的老人所說,在開花結果前,那先好好保護自己與保住他人的種子喔﹗=P

      刪除
    2. 一些警覺性較高的HK村民
      開始隱隱察覺人心土壤「有點不妥」

      刪除
    3. Re:大夫
      請問...你這個留言算是「解釋」篇中的相關句子、「修訂」還是「增加額外內容」?=P

      刪除
  2. 種子是很勵害的生命保護體,如果好好保存,多年後仍發芽長出生命!

    回覆刪除
    回覆
    1. 視乎種子本身(如種類、休眠期長短)及所處氣候環境(如溫度、濕度),配答得宜的話是可以存放很久仍保存生命力的。

      刪除
  3. 種子長期放在抽屉,也會枯掉的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微觀層面看,著眼點在放於家中哪兒,然而從宏觀層面看,種子保持生命力的期限,與種子本身(如種類、休眠期)與所處的氣候環境(如溫度、濕度)有關,配答得宜的話有些種子可存放很久的。(咁呢篇真係冇寫小村莊的地理位置與天氣資料,但係本篇唔係電視台的「國家地理雜誌」嘛﹗=P)

      以上是我在寫這篇前已知的認識。再上網查找一下,雖然我沒有專門知識判斷真偽,但亦找到一些篇章稱有些種子其實三、四十年後仍保持生命力,以下是其中一篇參考。
      blog.igarden.com.tw/2007/05/5M70510.html

      刪除
    2. 即是未到 50 年一定會變的啦。

      刪除
  4. 講起種籽,現在大部份經基因改告的植物,是沒有繁殖能力的。據說,美國己收購全世界九成的原種籽,差不多隴斷全球的糧食供應。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唔只石油,糧食都係每一個國家的重要戰略物資,都要早有準備,以便應付突發情況GAR,至少要「買到時間」向其他國家尋求幫助。

      刪除
  5. 美國到處宣揚基因改造植物的好處,大陸因而向美國買入很多這樣的種子,種出很多的大紅番茄、肥大的粟米,都是基因改造的食物!在市場、農場給大量人畜都吃著! 還有大豆、稻米,都是用他們的基因改造種子所種的!!!
    現在大陸的居民都在怨聲載道,不忿天天被逼吃下這些不正常種子種出來的食物。

    回覆刪除
    回覆
    1. 曾經看過一個資訊節目談「基因改造食物」。

      改變植物生長週期(以至質素),一方面就係增加每年的收成次數,希望可增加銷售額,另一方面係應付由人口增長而來的食物需求(冇記錯的話,個節目話用化學肥料去谷到唔掂,於是開始研究基因改造)。其實,唔少人都對基因改造食物有戒心,因為雖然通過測試才供人食用,但係始終「測試期」有限,短期的測試結果未必足以反映長期(如十年、廿年)食用後的「可能潛在影響」。

      刪除
  6. 無奈很多人都只見顧眼前光景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失望、無力感等情緒是可以理解的,因此心理調適與認清目標是有需要的。有時更要明白,自己不是在跑短跑,更可能連長跑也不是,我們可能是在參與一場長跑接力賽。跑好自己一棒,「保住度氣」,保護手中的棒傳下去就好。

      刪除
  7.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已經out了。現在是種西瓜得西柚。“一顆「新種子」已在心靈深處悄悄萌芽。” 希望「新種子」沒有基因改造。

    回覆刪除
    回覆
    1. 吓﹗種西瓜得西柚,即係點?

      刪除
    2. 基因改造囖
      明明係綠皮紅肉,變咗橙皮紅肉。明明係坐地,變了挂樹。
      明明係宣誓,變了被DQ。 明明係官商鄉黑勾結,變了若無其事。
      吓﹗即係點? 你問我,我都唔知問邊個。sigh

      刪除
    3. 明明係掛羊頭,點知變了賣狗肉,呢D例子其實都唔少GAR。當然啦,仲可以話「我掛羊頭啫,唔等於我係要賣羊肉,係你哋D人理解錯咗咋」。

      刪除
  8. 其實所有植物都是自有其生命力的,只是時間上的適應問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咁又好難話給予時間就可適應GE...

      等等,其實你是否在談論「進化」方面的考量?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