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8日 星期二

從第五次人大釋法看一些「法治特色」

昨天全國人大常委會公佈了關於基本法第104條的相關解釋,詳細內容可見文末延伸閱讀的連結。可詳談的地方很多,本篇集中討論「追溯權」這點。

必須申明,按基本法第104條的釋法全文,當中沒提及有否追溯權,惟曾來港解釋基本法的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稱是次釋法中提到的規範應追溯到基本法實施時,即19年前的199771日。建制派在人大釋法後,也似有意把追究對象擴闊至游蕙禎、梁頌恆這對「風眼」之外,促請立法會主席重新審視其他議員的宣誓合法性和有效性。再者,據AM730引述的政府消息,亦指「多達十名議員的宣誓可能出問題」,未能符合釋法後的對應要求。

談論「追溯權」前,先要釐清一點。官方、媒體常用「澄清」、「解釋」、「不算重新立法」等不同詞彙形容是次釋法。詞僅是表象,最核心的問題是究竟是次釋法有沒有為條例加入新元素,擴闊了原文對違規行為的定義,使原來被規範、不算違例的行為在釋法後變成涵蓋在對應條文裡。如果大家看看第104條及本地法規<宣誓及聲明條例>,再審視是次釋法全文,便不難發現本次釋法「豐富了」相關的條文內容,一些先前沒有提及的狀況(例如,原有的基本法104條及<宣誓及聲明條例>均沒有「莊重」、「真誠」等字眼。<宣誓及聲明條例>屬本地法規,當中觸及的「拒絕或忽略宣誓」應由本地法院詮釋,人大釋法實質上扼殺了本地法院的處事空間,預設框框強制法庭必須依照人大的後加原則審理案件)與衍生後果(例如,宣誓無效後沒有另一次重新宣誓安排)經釋法後才包括在內

按香港奉行多年的本地法制(普通法),倘若條文釋義出現修訂、增減等影響(後文統稱「改動」),以致一項行為由「不算/沒表明違法」轉變成「列明違法」,司法系統制約的該是改動生效日後被視為違規的舉動,不應以「改動後的新公佈內容」追究、處理「原先舊準則下不作違法論」的昔日行徑,沒有「追溯權」

道理很簡單,如果「追溯權」存在,那代表社會上任何一個人無論當下多守法,只要他日法規一有變更,或以各種原因、手法被賦予所謂「更廣泛」的詮釋,使違規的適用範圍擴大,那麼誰都可「被動地」圈入法網之內,活在可被事後追究、帶上法院的陰中。更甚者,這亦有機會成為握權者為「眼中釘」「度身訂造」的整治手段,把法律打造成秋後算賬的工具。因此,在比較文明的社會中,如此「追溯權」(李飛更指追溯至19年前回歸中國那天)是不宜存在的,且看日後香港社會與司法系統會如何取捨,我們走著瞧。

無可否認,坊間很多人都對游蕙禎、梁頌恆的「支那論」深感不滿。每逢涉及「傷害民族感情」等事端,不少人的愛國情懷均被刺激至一個十分熱血的水平,甚至去到「追擊仇敵,在所不惜」的地步---------這種「在所不惜」的心態成為一種在社會裡具影響力的風氣,主導思維,這可能是某些人樂見的,惟這正是讓SU憂心之處。







延伸閱讀﹕
2016118日,AM730,劉銳紹專欄<法律暴力 制亂變製亂>

2016117日,立場新聞,<基本法>104條釋法全文

2016117日,有線新聞,釋法或影響多名議員宣誓覆核結果 (內含李飛的說法)

2016118日,AM730<建制促審視其他議員資格  楊岳橋﹕是「修法」非釋法>

2016118日,AM730<饒戈平指梁游宣誓無效  釋法內容同樣適用於參選人> (內含政府那「十多位議員可能有問題」的初步評估)





19 則留言:

  1. 「追溯權」被賦予所謂「更廣泛」的詮釋,
    使違規的適用範圍擴大,
    那麼誰都可「被動地」圈入法網之內,
    活在可被事後追究、帶上法院的陰霾中。
    更甚者,這亦有機會成為握權者為
    「眼中釘」「度身訂做」的整治手段,
    把法律打造成秋後算賬的工具。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夫好似將一段文字分成單句,以「新詩」形式鋪排咁。

      刪除
  2. 講來講去,其實係佢地想點就點。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好聽D GE,咪大家在法治觀念上出現「文化差異」LOR。

      刪除
  3. 回歸後保持一國兩制,這個一國兩制,大家有唔同演譯,但我覺得點玩都好,不過一定唔可以觸踫獨立問題,這就是國家領導人的底線。

    回覆刪除
    回覆
    1. 底線這回事,我希望底線比較固定,不要太浮動越移越前或有好多好多的底線啦。

      其實,除了建制,我相信大多數理念傾向民主自由的人都不會支持港獨及認同梁、游的行為與主張。然而說到「底線」,衍生有一種說法是人大常委釋法(註﹕是次釋法由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提出,張又正好是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三的人)是因為觸到了「港獨」這條底線才出手釋法。可是,他們又是否「只針對港獨這條底線去做」,還是「打算乘勢連消連打,以針對港獨為名,實質(或客觀效果上)所作已超出針對港獨的範圍,以達成其他政治目的」?很多人都在思考、觀察中。

      刪除
  4. ♦・゚✬好友★。゚☾黃昏好&傍晚好☁*¨*☆
    っˆヮˆ)っ・゚。齊齊享受╠╣aΡpy星期三喇喂

    回覆刪除
    回覆
    1. AIYA,我覆你果時已經11時喇,星期三就過喇。不過都好,仲有1小時今個星期三才過呢﹗^_^

      刪除
    2. 好友★・。。゚☾又瞓覺豬喇喂♦・゚✬晚安🌛💤╠╣aΡpy週四
      天氣真係凍左好多了☁*¨*☆出門記得帶雨傘&著多件衫呢

      刪除
    3. 知道。^_^

      下星期頭又會暖返少少,最高溫度又話升返去廿七、廿八度。

      刪除
    4. ☁¨*☆好友★。゚☾天氣凍冰冰瞓覺最甜喇♦・゚✬晚安・。。゚🌛💤

      刪除
  5. 講真,我倒唔中意果兩個人,佢地真係唔應該甘玩囉.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好多人都唔會認同游、梁的行為與主張,又或者係你講的「唔鍾意」。北方好多人都知道佢哋今次犯眾憎,而官方口徑大都用呢點嚟作為今次釋法的主因,即以「打擊港獨」爭取輿論支持。然而,正如我覆樓上Philip,他們又是否「只針對港獨這條底線去做」?是否「打算乘勢連消連打,以針對港獨為名,實質(或客觀效果上)所作已超出針對港獨的範圍,以達成其他政治目的」?是次釋法衍生的代價又是否值得?除了聚焦所謂「游、梁抵死」外,事件中的其他方面都是值得思考的。

      (PS﹕就我所知,Ai insky應該都係覺得「提起呢啲」就煩,不過呢,文人寫文,我都要盡吓文責作一點較深入的討論的。更何況,我係凡人嘛,凡人煩人嘛﹗=P)

      刪除

  6. 梁游兩條友比呀爺借題發揮~釋法左喇!
    其實可以入左去議會先,日日鬧餐飽都無人理你哋兩個喇!
    重講"支那"!!!更加唔啱!
    佢哋知唔知3年零8個月既苦難是什麼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論佢哋在宣誓期間還是入了議會,「支那論」點都係會使不少人不悅,對經歷過日治時期的人來說更有一種冒犯的感覺。同時,我不會說不應抗爭(當然我也不會支持無底線的抗爭),惟「說支那」這種模式的目的既不為爭取什麼,也不為阻止什麼,主要為激起「對家」怒氣而做,同時更燒著其他本來可能對他們未至於十分反感的人就是「政治智商低」。

      至於釋法是否如「打正旗號」般針對梁、游與港獨而來,我覆樓上Philip與Ai insky時談到了一些反思點,有興趣可一看。^_^

      刪除
  7. 釋法完後我一點也不憂心,因為係徹底的死心。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會唔會開始諗住去阿魯阿圖轉轉生活環境?=P

      刪除
  8. 從來我都不贊成基本法,因為這是溫水煮蛙的法治!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些政權對法律的其中一點看法是草擬法律時留有相對大的空間(例如用含糊的字眼),變了日後即使「為我所用」鑽空子解釋演繹,都可以打著「依法」旗號,這是有利執政者予取予攜的做法。相反,對平民百姓而言,法律應寫得清清楚楚,白紙黑字,不能讓一些人按政治需要或眼前形勢去游走灰色地帶,這樣才可有較佳保障。

      基本法會否「變形」、「走樣」,其實很視乎各方的態度,特別是那些常常把「我有權」掛在咀邊的人的態度。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