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8日 星期四

「拒答」事件

日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出席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會議時,按講稿表示政府已進行法司法程序覆核其中四名議員的宣誓有效性,因此按律政司的法律意見,包括他在內的公職人員均需跟從政務司司長在1031日及118日致函立法會主席的立場,在最終判決前不會回應該四位議員的提問與意見。其後,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正副主席與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會面,引林指「政府為顧及整體利益,官員將回答所有議員提問」。相關報導見文末延伸閱讀部份的新聞連結。

曾俊華的發言一出,坊間嘩然,不少人隨即群起以曾氏為箭靶批評一番,有些人更把他的舉動看成為了表示個人強硬一面而拒答,結果「闖出禍來」。在進一步討論前,大家不妨先重閱第一段所寫的事情簡介。

其中一項細節是「包括他在內的公職人員均不會回答四名被覆核議員資格者的提問」。對﹗曾俊華不是說「我不回答」,他是說「包括他在內的公職人員均不回答」。因此,與其說那篇「拒答聲明」是他的「個人立場」,似乎理解為他在宣讀「政府立場」較為合適。

必須留意以下兩點﹕

1.審視現行官僚架構,財政司司長統領的是財金官員,甚多公職人員(例如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等)均不是他的下屬。在和財務安排無關的事情上,財政司司長沒有直接向非金融體系官員下達指令的權力。

2.發言時,曾俊華非以「署理特首」身份出席立法會會議。

以曾氏加入政府的數十年資歷,倘若他連是否越權也分不清,公然為表現強硬一面而「擅自下令」所有公職人員不得回答某些議員的提問(重申一次,他不是說「我不回答」),這是匪夷所思的事,機會微乎其微。其實,基於權力劃分,僅為財政司司長的曾俊華理應沒有多大權限訂下「公職人員拒答」的處事方針(尤其這和金融事務無關)。相比之下,至少有兩種較合常理的情況﹕

1.具凌駕性的法律意見指政府不該回應被覆核議員資格者的提問,這點和曾氏稱的「按律政司意見」相似。三司各司其職,各不同專屬範,職權上,曾氏不易否定律政司在法務方面提供的「專業意見」,難以不跟從。

2.假如大眾認為律政司只負責研判法律觀點,權限不足以自行具體制定政府整體立場,則有可能在向曾氏通傳意見前先請示了「比律政司司長更高級的人物」,由其拍板作實。

「拒答事件」後,截至本篇發佈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一直沒有回應傳媒查詢,那邊廂梁生亦稱自己「事前不知情」,更矛盾地指「曾俊華雖取得法律意見(即「不應回答」),惟不至於拒絕回答」(這是否等同官員可不跟從律政司的法律意見行事?)。事情好像撲朔迷離,然而倘若這是一個「有心人」設下的局,意圖把他人打造成萬箭穿心的箭靶,借傷成毒,也許不少人均希望設局者「奸有奸輸」。





延伸閱讀﹕
2016126日,AM730<拒答4議員提問後  政府轉軚  曾俊華否認「俾人跣」>

2016127日,AM730<未出選先暗戰  財爺「拒答」  特首﹕事前不知>



16 則留言:

  1. 曾司長照答,
    會被指責違反「政府立場」。
    但就咁拒答,
    又會被罵橫蠻無理。

    他唯有講明是「政府立場」,
    一般不需要這樣做。

    梁特稱自己事前不知情。

    梁特首又指法律意見雖是拒絕回答,
    但又不至於拒絕回答。

    前者不可能。
    後者矛盾。

    梁特首是否認為全港市民都懵然無知易呃易騙的呢?
    咁都過得關?

    回覆刪除
    回覆
    1. 梁生亦稱自己「事前不知情」,.
      更矛盾地指「曾俊華雖取得法律意見(即「不應回答」),
      惟不至於拒絕回答」 !?

      刪除
    2. Re: Red Yellow
      我覺得曾俊華面對如此處境,是必定要宣讀拒答立場的,問題是如何把對自己的殺傷力減至最低及巧妙地讓公眾「知得更多」。

      取得法律意見(該意見就係叫「不回答」),但係又不至於不回答....這根本就是矛盾。同埋,梁生不是指律政司的意見有問題,反而是怪責曾俊華「未至於要拒答」,這樣就容易給人一種攬袁國強,針對曾俊華之嫌。

      刪除
    3. Re: 大夫
      係呀,梁生係咁答。

      刪除
    4. SO....中央夾硬要梁振英放棄連任 !

      刪除
    5. 我之前會預梁振英會輸,但估唔到佢會連閘都冇得入。估佢輸的原因是按港大民調,反對他的人持續維持60%左右,長期比支持他的人多40-50%,即使是小圈子選舉,也好難做到有超過一半選委投支持票。

      刪除
  2. 回覆
    1. 他前幾日都仲落區,他的家庭問題也應不是一朝一夕,今天忽然開記者會話「因家庭原因不會競逐連任」,無疑「家庭因素」可能是其中一個原因,但「其他原因」係咪都一樣「大家心照」呢?=P

      刪除
    2. 也算是一個體面的下台階了。


      刪除
    3. Re: Red Yellow
      咁都好難又一個特首咁橋又腳痛GE。

      刪除
  3. 回覆
    1. UM...暫時難料,不過在我心中,最根本是反思梁生的問題所在,然後「不讓」另一個和他有同樣問題(可能是性格、作風)的人做特首。

      刪除
  4. 梁英不連任,真替泛民担心,霎時間失去批鬥對象,又要另擇目標。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批鬥」一詞源起於文革的一種現象和行動,和一般批評與批判是有顯著分別的。

      如果批評、批判有理有節,亦可成為一種推動社會改變的動力,同時也可監察、制衡握權的人(儘管在現行制度下,這種制衡有時相當有限)。世事很巧妙,任何派系、政治人物都有可能成為他人批判的對象,政府如是,親建制如是,泛民亦如是。批判政府、建制、民主派等等都好,最重要是思維慎密,合情合理,避免流於情緒發洩、穿鑿附會、上綱上線、亂扣帽子等。

      刪除
  5. 政治霧霾正籠罩香港,權力令人腐敗,誰人有能力帶領香港走出霧霾!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會覺得某些大議題上,姓曾的、姓葉劉的還是姓林鄭的都不會有分別,我不會有幻想。但在處理方式上,應該還是有分別的。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