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何必自貶身價?

早前擁執業律師資格的立法會議員周浩鼎涉嫌配合梁生干預立法會專責委員會的UGL調查範圍,引來民間非議。聚焦於周氏外,大可有留意另一位律師(資深大律師)胡漢清曾在電台就高鐵西九總站的「一地兩檢」安排發表獨特見解?詳情可參閱延伸閱讀部份的相關連結,簡而言之,他認為

國務院頒下的香港特區行政區域圖是平面的,不包括領空、地底,所以西九總站的地下部份實際上不屬於特區的行政區域內,應歸內地管轄。

無疑深入且專業的法律條文解讀非SU所長,但如此奇特的演繹似乎有違一般人的理解。現時港鐵不少車站大堂與月台均位於地底,我們是否需因內地「豁免」市民日常「離境」進入車站範圍時毋用出示回鄉而感動落淚,繼而歌功頌德?

估計胡漢清向公眾提出「香港地底非屬香港行政區域內」之見,很大程度和「一地兩檢」甚有可能抵觸「現階段的基本法條文」有關﹕

基本法第十八條指出「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及「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註﹕指「後加條文」),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

另外,現行基本法附件三僅包括國旗、國藉等一系列和「一地兩檢」關係不大的法規。

按常人理解(即「非胡漢清式解讀」),由於西九總站位於香港境內,若內地派員在站內以內地法規行事,現行狀況不變下極大機會違反基本法第十八條。因此,如果胡氏的推演成立,那便間接「獻計」化解了相關爭議---------內地官員雖在西九總站執法,但因地底不屬香港特區,這就不算在香港特區內實施附件三之外的全國性法律。

話說回來,大概胡氏就「一地兩檢」的問題「過度操心與熱心」了。基本法第十八條同時列明「人大常委會在徵詢其所屬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可對列於基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減」,早就留下空間;再者,人大常委的解釋權又仿如至高無上,只要他們(以至「有能力引導他們的人」)「解釋」新加條文「符合國防、外交層面」,或是「堅持欲加至附件三的新例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局中人便可「出師有名」,按其需要盡情發揮,近乎無所制約。進一步推想,倘若民間有人不贊成,輿論機器又可借「不實行一地兩檢,高鐵就失去原有經濟效益」及「亂港份子借機拖慢發展」等「易入人心」的論調激發愛港愛國人士與反對者對抗,帶動支持,最終「一地兩檢」又怎會實行不了,何用胡氏說出「香港地底不屬香港行政區域」的非一般想法?

當然,上列所說的不一定發生,那只是其中一種假想而已。也許,想得到與意想不到的方案多的是呢﹗







延伸閱讀﹕



33 則留言:

  1. 地底主權是否已經回歸祖國呢?我諗要問問英國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唔怕...咁係勾結外國勢力?

      刪除
  2. 我有兩個疑問:
    一,聽說,即使擁有地方(購入或租賃)其業權,但在地底某深度開發/掘出來的東西那是屬於政府的,延伸定義便是國家主權。
    二,中英聯合聲明,說可將制度及固有一切直接過渡特區政府,那麼是否新建的東西(包括填海、地底建築、更改郊野範圍用作其他用途。)便可隨時給予藉口,怕會給大陸取去而不作變更?
    以上我的想法是否有點借題發揮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關於第一,提到「地底某深度開發/掘出來的東西...」等等,呢個問題(特別「某深度」這點)超出我的能力範圍,即使臨急臨忙找資料,相信也難以有較全面的了解。

      至於第二項「新建的東西(包括填海、地底建築、更改郊野範圍用作其他用途。)便可隨時給予藉口,怕會給大陸取去而不作變更」這部份,我不是太明白當中意思,Shu Siu能否說多一些?

      刪除
    2. 至於第二項,當我寫出來後我都發覺有問題真未必個個人都可以解讀得到,不好意思呀!
      我這樣寫是因為某些人往往口中常掛住甚麼中英聯合聲明,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全面體制過渡特區政府等等,所以在這些人口中就可以選擇性演譯,說97年前的東西不可改變(比如不可以減公務員甚麼甚麼福利),延伸的說本來沒有的或不在舊狀的就只能維持下去,這即是我所說「地底空間、填海、更改郊野範圍…」
      不想做事又或想從中得到利益的人就會有這樣的鑽空子!

      刪除
    3. 多謝你花時間再寫多一些,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

      先抽離中英聯合聲明,純談「97年前的東西不可改變,延伸的說本來沒有的或不在舊狀的就只能維持下去」這類「延伸」---->這種「延伸」是不容易的,原因是第一句已劃定某時空的東西(即97年前)不能改變,故一般而言,「空子」在於沒有提及的東西(類似SHU SIU所指的「本來沒有」、「不在舊狀」)就即是可變,比較難跳到「劃定時空之外的東西」也須不變,中間有個「空隙」要填。前文提到的或許亦有點關乎「只有提到的才可做」或「沒有提到的就即是可做」這兩種概念。

      至於中英聯合聲明及「五十年不變」這精簡口號,其內容、涵義亦不會仔細至規範香港每一個細節都不能變,這是真確的。然而,這亦不能夠一下子推至「即中英聯合聲明之外的東西就可變」。除了合情合理的考量外,某些事情亦受本地法規所限。以SHU SHI提到的郊野公園發展作引子,如果有人說「五十年不變所以郊野公園不能發展」是有點「穿鑿附會」的,但這不等於可匆匆跳至「郊野公園就可發展」這陳述是錯,原因是至少法理層面,也要先讀讀所屬的「郊野公園條例」(以至其他可能相關的條文),另外法理之外,「民情」、「政治倫理」、「合理性」等也是該考慮的。沒有違法就等同可做是「不健康」與「危險」的觀念,最簡單的生活例子是「做人自私」也不是違法的。

      刪除
    4. Re: 如心、SU
      香港是中國一部份,中國擁有香港的完整主權,這點全無爭議。
      所以「一國兩制」並非在安排中、港主權的分佈或運用,而是中、港在治理上的司法管轄權。香港的國防、外交,或基本法寫明或附具的某些特項的司法管轄權由中國負責,其他(具體不贅)則維持由香港負責。

      (一) 香港領空、地皮、地底歸根都是中國的,但2047前的司法管轄權恐怕不是。香港地底如果發現石油,對香港領域內的石油管治權∕司法管轄權,應由香港政府負責,如果中國要行使管治權,則應透過香港的立法機關∕議會,或透過行政機關∕行政局的決議案(如果行政局有這麼大的權力),將石油的特定管治權轉歸中國,這才合乎程序。這是我的想法。

      (二) 轉變或開發郊野公園、填海、地下建築等,完全是香港自治範圍之事,這些事若有爭議,是香港立法會議員對土地用途所產生的價值有不同看法而膠著,但跟基本法或一國兩制的「保持現狀」原意完全無關。

      胡漢清的「地底論」觀點只視主權,廢掉了香港在基本法下本有的司法管轄權,一國兩制提早玩完。

      《胡漢清話西九地底歸大陸管轄?涂謹申用「土地法」秒殺胡謬論!》
      https://youtu.be/Zh6UcYilRAE

      刪除
    5. 首先要改返之前覆SHU SIU的其中一節﹕
      '如果有人說「五十年不變所以郊野公園不能發展」是有點「穿鑿附會」的,但這不等於可匆匆跳至「郊野公園就可發展」這陳述是錯'

      應是'但這不等於可匆匆跳至「郊野公園就可發展」這陳述是對'。

      刪除
    6. Re:貴
      不論是SHU SIU提到的,還是貴假設的「如香港發現石油」,坦白說這些我從沒想過,「較近似」SHU SIU「某深度」概念的也僅是近日練乙錚一篇文章中引用外國鑽油台的個案。缺乏其他對照與力所不及的情況下,我沒有參與討論這點。貴的留言是一個不錯的參詳,或是進一步探索此課題的切入點,相信對看到留言兼有意深思的朋友是有裨益的。

      刪除
    7. 謝謝SU。
      就我對練乙錚文章《在西九2.9萬呎深處一地兩檢OK?》的理解,他提到「中國成立至今,除了宣佈所有土地和地下礦藏屬於國家或集體之外,沒有提出過正式的地上和地下產權概念。」換言之,中國擁有主權下所有領土的*礦藏*,順此我補充一點意見,香港地底發現石油,資源應歸屬主權國,所以歸於中國,但中國若要開採,卻技術上、法序上,須先經擁有司法管轄權的香港,通過法律/立法會的程序,容許*工程*進行,這樣開採才合理合法,否則中國只能對這些閒置資源擁有legal title,並排除別人處置的權力,但中國自身仍無法直接行使權力去開採資源。這是我的想法。

      我一直相信,承上邏輯,一地兩檢,可透過香港立法程序就可解決,問題在,議案難以獲取泛民立法會議員的通過。

      刪除
    8. +AH Gwai
      貴兄,先要謝謝你的專論。
      在回覆SU那些提法時,其實我是想借著來影射目前香港的某些現象,這包括的是那些不面對實事求是的爭拗與取向。
      我有個小小想法,中國擁有香港主權,這當然並不單止外交、國防與領土那麼簡單,我會形容中國好比一個業主,而香港人就是租客,至於政府便成為俗稱的包租公包租婆了,其他政客,公務員/官吏等等都可在包租層面上獲致利益,於此同時,也定必要提供租客合理的服務。
      大家都應知,看電影多會看到六、七十年代的包租婆是何等橫蠻無理,只懂收租其它事便甚麼都不理不管,那不是跟現今香港有些相似嗎?
      另外,凡事離不開法理,若果施於香港的某些法則或條例不合理,第一當然是要適當的修正,因任何立法都不可能一定正確,和可預知未來變化這麼長遠。假如政客、政府、律法等等都只堅持對自己有利的來堅持,那不是對主權國和對市民的一種侵犯嗎?
      又要攞著數又要戴頭盔,仲要做埋小學雞,我想,這只除了香港才可以見到…
      因此,在業主立場上,那是否需要換個代理人?

      刪除
    9. 如心兄,別客氣,你我都不在專論,是閒聊。

      中國、港府、港人,比喻為業主、包租公、租客,或許有些相似,但差異也不少:港府其實亦是「業主」,2047年之前擁有批地、賣地的權力,但絕非永久批出賣出,而是有限期的,在土地上興建的私人房地產則於這限期內在市場上自由買賣。之所以有限期是因為土地終屬主權國,但為了保持經濟產權穩定,以上期約常會期待再續、永續,形成一個穩定制度。中國受基本法等約束,不會干預這「前朝」資本主義制度,並以香港擁有獨立司法管轄權來保證。理論上2047年之後此制度或會崩解,雖概率較低,但至少輕微更動會少不了。

      現在香港的爭擾,一在政制改革,二在民生,十之有九堵塞在立法會上吵鬧,使港府的執政效率極低。政制議題南轅北轍暫且不論,民生議題同樣謬著,譬如土地,棕地、鄉地、綠化地、市區廢置地等,先開發哪些,難有共識。常人認為先開發棕地,但勢力人事反對;開發郊野公園,環保和公園旁的業主反對,這些爭議都有民意基礎,並非都是立法會上建制、泛民議員為一己私利或意氣之爭的結果。

      所有立法會議員一半產生於地區直選,一半自功能組別,前者有普選民意基礎,是民意代表。只要2047年後香港目前的議會制度獲過渡、延續,就算一國「一制」下,立法會仍會是硝煙之地,因為投票者是香港市民。

      不知如心兄所說的「代理人」指誰,特首?立法會議員?就算特首在2047後直接由中央委任,只要保有民選立法會,則市民的不同利益仍會反映到不同派別的議員上。所以,或許要換的不是代理人,而是你比喻的「租客」(市民),很明顯,這是不可能的。

      P.S. 「一地兩檢」的法律問題原來從未解決,港府便推出高鐵,強在立法會通過,興建,弄得現在一鑊泡,又加深市民分裂,你說港府是否搵來衰?

      刪除
    10. 貴兄:
      代理人是甚麼意思?這想法其實和你說的差不多?
      是關想起了鄧伯伯有名的捉鼠論。
      所以我才覺得奇怪,為何一個這麼強大的中國政府也不能擺平香港現時之亂象?此非基本法所能阻止!
      那就是怎樣爭取民心(這並非說是民粹主義那一種)。如果,政府的政策能達到大比數的好,這當然是會影響到現既得利益集團。
      不因循守舊,要破故立新,相信很多人起初時都未必能夠接受,但是,若不這樣,香港還可長久保持固有之優勢嗎?

      刪除
    11. 如心兄:
      「強大的中國政府也不能擺平香港現時之亂象」,這句挺對,兩個重點:一擺平,二亂象。

      目前難以擺平是因於「一國兩制」國策和基本法的掣肘,中央現已盡力鑽法例空子來收窄香港的司法管轄權,坊間迄今最震撼的「幫忙」當然是胡氏的「地底論」;亂象方面,其中責任者中央不可推卸,其一直插手香港事務:欽點每一屆特首、以任命權取捨政府班子、立法會功能組別不公和涉嫌種票以造成立法會上建制議員成為多數,等等,使香港市民對中央/建制積怨甚多,最終爆發成佔領運動和過激的年初二暴亂。

      「那就是怎樣爭取民心」,一矢中的。不過中央口頭講香港民心,心裡想的是國際大局,所以敢於違背民意來推動香港一面倒的經濟發展來輔助中國向外走的全球大棋局。

      香港人多是「世界仔」,不會嫌錢腥,不會反對經濟發展,但最不滿在無法由下而上地參與政策制定。民選的泛民議員在立法會是少數,可他們卻有全港多數(六成)選民的支持。他們對公共政策的紕漏提意見總是被漠視,基建工程經常超支、滯後、奢華不實等,都是出於政府強硬推行、監管不足。

      香港優勢,對中國而言,曾作為向台灣示範「一國兩制」的範例已不再,現在剩下的是作為中國富人走稅、洗黑錢,及中國若被全球政治、經濟圍堵後的對外潛在窗口。:P

      刪除
    12. 貴兄:
      這些大道理我也不甚懂,我只知現時真有太多沒擔當的人(少做少錯…),同時也亦多亦少會有人屈服於權勢與利益……

      很感謝你這樣的詳述,有時我會想,做人要懂得道理,教育就最重要,否則,算是有英明的領導或決策者,也不等於可以好好治理地方。

      刪除
  3. 地下共產黨
    地下組織
    地下鐵
    不受香港管理

    回覆刪除
  4. 某資深大律師認為 :國務院頒下的香港特區行政區域圖是平面的,不包括領空、
    地底,所以西九總站的地下部份實際上不屬於特區的行政區域內,應歸內地管轄.

    我覺得那大律師的言論可笑!他的政治智慧竟如此這般??!!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他這麼說,其實是很奇怪的。律師的責任就是鑽空子,為「服務對象」爭取最好的OFFER?

      刪除
  5. 我覺得一地兩檢只是方便旅客,等於設立領事館一樣,無需太政治化。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地兩檢方便了旅客,我相信這是會發生的,惟對不同人來說,「方便」又未必是最首要的考量喔﹗(俗語話「唔好貪方便」嘛﹗=P)

      BTW,坊間提出了很多關於引入一地兩檢的疑慮,我會作為參詳。最終出台的方案當中有沒有所謂的疑似Hidden Agenda或有明顯漏洞,屆時再看看、想想。

      刪除
  6. 好友☁。゚🌙瞓覺囉🌜甜夢安睡🌛💤
    ╔╗╔╗╔╗╔╣🌟╠╣aΡpy星期五✨
    ╚╣╚╝╚╝╚╝◇*¨晚安°¨*¤。゚º⊹
    ╚╝.___☆╔╗─╦─╔╗─╦╦─╔╦╗
    ____★__║║─║─║╗─╠╣──║
    __✬____╩╚─╩─╚╝─╩╩──╩
    *۩۞۩✾ღೋஜ๑ഐ❉

    回覆刪除
    回覆
    1. 神鳳,你最近似乎又遲瞓返呢﹗^_^

      刪除
    2. 係呢...煮飯煲湯俾神公麻

      刪除
    3. 好友☁。゚🌙又是時候瞓覺囉🌜甜夢安睡🌛💤
      ╔═╦═╗── ╔══╗╔╗─────╔╗¨°*
      ║║║║╠╦╗ ║═╦╬╬╬═╦═╦╦╝║∧∧・゚✾
      ║║║║║║║ ║╔╣╔╣║╩╣║║║╬║・ω・)
      ╚╩═╩╬╗║ ╚╝╚╝╚╩═╩╩═╩═╝⊂ノ°❉
      ────╚═╝齊齊╠╣aΡpy週末🎈
      ❤۩۞۩❥*¨❣ஜღೋ♥♡ഐ๑

      刪除
    4. 🌟好友☁。゚🌙✨瞓覺囉🌜甜夢安睡🌛💤

      刪除
  7. 地底不屬於香港管治,咁地鐵也在地底,不屬於香港管治,警察不能執法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時,當一個人著意為某件事找個理由,就好容易做成前後不一,漏洞百出,結果自招非議。

      刪除
  8. 我覺得他是以比白髮魔女「炸咗個站」更惹火的言論來分散傳媒和網民的注意。

    回覆刪除
    回覆
    1. 梁愛詩說「如果沒有一地兩檢,不如炸咗個站」,其實回想起來,由多年前審議撥款(第一筆撥款)時已有議員提出「一地兩檢點搞」,那時基本上官方已交不出一個方案出來。講到尾,如果真的非推行「一地兩檢」不可,有解釋權的一方總有「辦法」解到不違法的,這是最後一著。花了巨款起到最後階段,政治上就更多籌碼去借「不實行一地兩檢會影響效益」為由去說服市民半推半就接受吧。

      刪除
  9. 胡氏的家庭紛爭也攪不清!怎能期望他對重大事情分得清?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家事處理不好,咁又未必真係等於辦不好其他事情的。

      不過,地底論又真係幾奇特的。^_^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