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日 星期五

女人的夢


早上,女人忙於為丈夫預備早餐。

開著爐火的廚房很熱,惟肌膚微微滲出汗水的她沒有在意。儘管她製作的僅是煎蛋、煎香腸、烘麵包等普通早餐,走到附近的連鎖快餐店外購回來亦可,但她始終認為出自她手的成品是獨一無二的,外間的食物根本無法相比

大集團「流水作業式」生產的套餐僅是貨品供應者與顧客的金錢交易,當中沒有感情;相反,她親手煎的每一隻蛋、每一條香腸均包含了她對另一半的關懷與付出。

七時半了,睡房傳來刺耳的響鬧。鬧鐘被按停後,不久浴室傳出水聲。女人心知男人這天沒有賴床,已起床梳洗了。

「不遲不早,看來掌握時間方面,我也有一手呢﹗」

平底鑊中的煎蛋差不多成形,女人關掉爐火,小心翼翼地把熱騰騰的太陽蛋放在已有小量蔬菜伴邊的碟子上,與碟中央的香腸為鄰。

「還是在家吃你的愛心早餐好。少油份,少鹽份,最重要的是我嚐到了你無微不至的心思,讓我每天有充足體力應付繁重的工作。能夠娶得廚藝高超的你,真的很幸福。」

縱然女人明白丈夫為了哄她,用語可能有點「誇張」,但她依然甜在心頭,照單全收。

只要看見丈夫快樂,她便心滿意足,早起一些、廚房熱一些也絕無怨言

如此簡單的生活,卻是女人的夢。

一個永遠無法再觸到的夢。

和許多人一樣,這本該是尋常百姓家的早晨,如果

男人年輕時,能在多年前的那個六月黑夜平安歸來,沒有遺下一個破碎了的家與一顆仍在淌血的心。


                      *                    *                    *

<破曉>,林憶蓮主唱




圖片來源﹕
原圖是彩色圖片,自行後期加工至黑白模式
http://freewallpapersstock.com/breakfast-fried-eggs-sausages-wallpaper/


49 則留言:

  1. 那個六月四日黑夜平安歸來,
    沒有遺下一個破碎了的家與一顆仍在淌血的心。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或許,破碎了的家不只一個,仍在淌血的心不只一顆吧。

      刪除
  2. ╠╣aΡpy週末🎈好友☁。゚🌙瞓覺嚟🌜甜夢安睡🌛💤

    回覆刪除
    回覆
    1. 神鳳,意想不到呀,今日同明日都會大致好天,有驟雨而已。

      刪除
    2. 大埔區...好熱不過冇雨落呀

      刪除
    3. 夏日真的來了,係落雨先會溫度降一些。

      刪除
    4. 🌟話咁快又╠╣aΡpy星期二嚟✨
      好友☁。゚🌙瞓覺囉🌜甜夢安睡🌛💤
       O
         o
       .∧_∧・。◇
       ( ・ω・ )
       |⊃/(___°¨*★
      /└-(____/✬・゚☆
      ❉ღೋ๑۩۞۩✾ஜഐ*

      刪除
    5. 唔只話咁快又星期二,2017話咁快都過了近半,六月喇。

      刪除
    6. 對的...2017話咁快都過了近半年嚟
      🌟話咁快又╠╣aΡpy星期三嚟✨
      好友☁。゚🌙瞓覺囉🌜甜夢安睡🌛💤
       O
         o
       .∧_∧・。◇
       ( ・ω・ )
       |⊃/(___♦°¨*★
      /└-(____/✬・゚☆
      ✾๑۩۞۩*ღೋஜഐ❉

      刪除
  3. 其實,大多數不論是丈夫、妻子,又或父母親,都會有對家人的夢,也不怕甚麼辛苦的盼望大家平安……

    回覆刪除
  4. 我相信大多數打工仔甚少享用家庭式早餐,一早起床,怱怱疏洗就要出門,根本無時間煮早餐。到咗周末及周日,還是選擇睡多一會,然後出街吃算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咁「不為」和「不能」都是有分別的啊﹗

      刪除
  5. 回覆
    1. 一夜驚醒後,又留下了什麼?

      刪除
  6. 所知一般的家庭,子女或夫婦都是各自各沖熱飲、烘多士吃了就上班上學,或在外吃一些,省時快捷,沒有幾多人是有閒情在家裡慢慢嘆的。
    要慢慢嘆,等待晚餐吧。
    記得我在中環住時,先夫慣了去餐室吃過早餐後上班;我則去吃過粥粉後去上班,不用勉強遷就。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起或不一起吃早餐,甚至乎是否為對方煮早餐,都係在乎彼此是否有時間、有閒情與舒服自在。如果是勉強遷就,那就不如暫且擱下,再營造其他共處的時光。

      刪除
    2. 記得孩子上學之後,我天天都煮四餐,煮了很多年。還要照顧功課,照顧健康。先生知我辛苦,星期天為我分担家務,讓我休息一下,到今天我也十分的感激他!

      刪除
    3. 記得當年64事件,我有在報章副刊發文多天。當時每天都注視著事態發展,天天看報,長開電視。
      當時大熱天時,4號前人民重重圍堵軍車,又有人把車上軍人拉下來,圍毆!燒死之後,掛在樹上!有照片為證。
      亦有市民佔據了軍車,耀武揚威。

      刪除
    4. 當時大學生的訴求是正確的, 我們都寄以無限同情!學生絕食,我也流了不少的眼淚!
      可是廣場駐集了100萬名學生群眾多天,衛生甚差,當局勸喻離開。當64那晚,柴玲也預備帶她的一隊人離開了,就聽見鎗聲响起! 傷亡事件,都發生在木樨地。
      如果不是有人帶了大筆金錢上去支持,早些撤退,就不會發生6月4
      晚的事件。

      刪除
    5. 何燕然是誰?張明春是誰?

      28軍怎麼了?

      軍車入城,當時的北京市民又為什麼要圍堵軍車,阻擋入城?

      若認為當年殺人是理直氣壯,何必長久以來都禁人提起,每逢六月前後都要「按法規」在網上媒體刪貼,連燭光相和問「今天是幾月幾日」都容不下?李鵬、陳希同等已退下來的人物又何必要在晚年出書撇清責任?

      我不會質疑包括阿姨在內的很多香港人會留意事態發展,以至曾落淚,然而看到有軍人被激進參與者打後,又有沒有看到其他學生、市民主動圍著數個被打的軍人,保護他們,讓他們安全離開?

      刪除
    6. 近年越來越多人為血腥鎮壓塗上「學生、市民也有錯,所以開槍、用坦克鎮壓有理」的色彩,以「點」蓋「面」。退一萬步說,做任何事,沒有一個人、一個群體會「完全沒錯」(即一定會被人「挑出」不當之處,群體人數以十萬、百萬計時更不可能每一個都如聖人般平靜,如智者般每一步都算無遺計),如果單以「有」或「沒有」錯來衡量各方,而不能進一步以「錯得多」、「錯得少」比較,或以應對方式是否合宜等方向批判,則基本上每一件事都會落入「反正大家都『有錯』,各打五十大板打和」的結論中。若一向的衡量準則如是,著眼於「是否有錯」而客觀事實是必定可在各方身上找到錯處,則事情中任何一方皆「有錯」,那麼看待現今種種社會事時又何必動氣,對某些特定人士、群體特別嚴厲,對另一些「有錯的」比較寛鬆。

      當年’民主歌聲獻中華’民間都籌了很多錢,由市民捐出。「如果沒有這批錢,就不會有六四」;「如果市民不捐,就不會有這批錢」;「如果僱主沒有聘這數以十萬、百萬計的市民,他們就不會有錢損」…這類「責任延伸」之中,沒有觸及的往往就是當年官方強硬派(為官多年的精英應比當時缺乏組織經驗的平民百姓與學生更有政治智慧與能耐去緩和與化解局面)由四月悼念胡耀邦開始持續讓局勢升溫至六月(如發表四二六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早早為市民、學生扣上「動亂」帽子,推向官民對立局面),以至在「出兵鎮壓」上實有最終決定權等關鍵責任。

      不過,後期群眾運動越來越大,學生領袖在控制上開始出現問題,當中的教訓亦確實值得後人汲取、思考,作為借鏡。

      刪除
    7. 當時主張揮軍入城清場的北京市長~陳希同,他後來曾經說:主張軍人入城的不全是他一個人的意思,這種馬後炮已無意義。在當時大熱天時一百萬人駐集在天安門廣場,有些學生都病了,甚至入了醫院又出來,還要再駐廣場,身為老師長輩的,理應勸退。
      就像真假媽媽爭兒子,親媽媽都會放手,不想拉斷兒子的手。

      刪除
    8. 軍人子弟兵也是人,很多都是很年青,在車上被困,站著遭烈日曬著,比學生躲在帳蓬睡懶覺辛苦得多! 兵哥也是人家的寶貝兒子喔。
      拉他們下來毆打,燒屍,真是慘無人道,這是誰作的孽? 如果你說是群眾做的,那麼,群眾是挑撥殘忍的始作俑者。
      據當時記者說:軍車與群眾浴血,都是在木樨地,而非廣場。
      除了唱歌籌款,外國勢力出資援助更多。「以華制華」是他們一貫的做法。總之,不要看見中國強大。假稱轉基因食物種植的好處,就是想慢性毒害中國人民,現在國內人民已經覺醒起來了。

      刪除
    9. 主要寫一點文字回應阿姨那句「如果你說是群眾做的,那麼,群眾是挑撥殘忍的始作俑者」,有必要分清我們在認知上的異同。

      有沒有軍人被民眾打?有。有沒有軍車被燒?有。然而在百萬群眾中,這不是廣泛行為、表現。

      有沒有軍人死?有。公開的官方資訊指獲頒共和國衞士稱號的烈士有14人(在對自己有利的消息中,報細數的誘因不大)。至於燒屍及由市民、學生掛在樹上,這方面我不肯定。

      這是我和阿姨在認知上的一些異同,當中也有我未能確定之處。個人對群體的整體評價不會單單著眼「數字層面」的「有」或「沒有」概念,原因在於以十萬、百萬計的群眾裡,數字上「有」的「成立門檻」往往比「沒有」高出很多,只要極少數人(極端地說少至「一個人」)有激進、偏差行為都算「有」,要做到「沒有」則須十萬、百萬人全體都「沒有」,所以不論是對過去這班市民、學生,以至今天的警察,我都不贊成單單執住「有」或「沒有」來向他人提問以「點」蓋「面」,借此把討論導向對自己有利的一面而漠視對整體風氣的留意。

      刪除
    10. 之前談的主要圍繞那句「如果你說是群眾做的」,以下則關乎阿姨引申的結論「那麼,群眾是挑撥殘忍的始作俑者」。倘若涉及「始作俑者」這概念,便有必要分析事情發生的時序(先後),更可同時了解遠因和近因等其他方面。我的理解是當阿姨認為「如果是群眾做的,那麼群眾是挑撥殘忍的始作俑者」,蘊含著「群眾燒軍車、打人引致軍人開槍及以坦克等裝備造成民眾傷亡」的意味(不然就談不上「群眾因打軍人、燒車挑起殘忍,成為始作俑者」)。這是需要理解的事情始末,關乎「強硬派命軍人對民眾動用重型裝甲車輛、動槍在先,過程中引發民憤招來激烈軍民衝突、對抗」,還是「群眾挑撥殘忍在先,結果招來開槍及以坦克鎮壓」。這僅是聚焦當晚的一些片段,若從宏觀層面看,當年整個運動實始於4月,那時未有百萬計人數聚集,也沒有出現阿姨所指的衛生問題,強硬派已急急定性為「動亂」。

      短時間內出現過多資訊反而容易讓人失去思考空間,現階段這裡的資訊尚算開放,留待有意認識的朋友自行發掘、查找吧。

      最後,坊間一些人對基因改造食物有疑慮是真確的(我都有),惟外國研製基因食物以圖慢性毒害中國人民這觀點我甚少聽人提及,需時消化、思考。

      刪除
    11. 6.4 事件永遠令人難忘,
      當年文匯報都為此開天窗「痛心疾首」﹗
      當年梁振英也批評大陸鎮壓。

      當然, 28 年後, 有人認為大陸現有的發達經濟,靠6.4 的鎮壓,

      又將香港的法治, 言論自由, 經濟發達, 歸功於67 年左派暴徒所賜。

      因此, 身為香港土生土長的我, 非常感激清朝腐敗割讓香港,
      如果不是的話, 香港就沒有今天,還有大陸也是。

      唉﹗ 為什麼慈禧太后不全割讓呢﹖

      刪除
    12. 說起軍人遇襲一幕, 記憶猶新。
      在馬路上,有人列隊, 向一整列的軍車擲物,先後有序。

      士兵當然有人受傷, 但是, 士兵是受薪的, 而且, 死了還封為英雄。
      相反,抗議政府貪污舞弊的學生, 逃亡的永遠回不了家,死的連拜祭也受監視。

      這些學生不為一已名利,為的是國家人民,卻受到如此對待,不仁政府令人髮指。


      刪除
    13. 其實,當年的士兵不少都是從老遠趕來,在資訊封閉的情況下,他們都未必十分清楚京城內發生什麼事。基本上我猜很多人都不會認為調動他們的人會如實告訴他們學生、市民的訴求。

      少數已有姓名流出的高級將領拒絕或十分消極地參與後被追究,有的不顧一切衝衝衝後獲得表揚。作為「聽命大於一切」的團體,成為被動用的工具或是維持自己的思考,也是一種考驗與抉擇。回顧多年,大多人都會覺得事情中士兵有其參與度,但大多數矛頭都不是指向他們的,而是那些決定動用他們的人。

      刪除
    14. 不要說以前資訊封閉,現在又不是一樣。
      現金大陸黨官, 只說如何幫助香港,
      卻不知道百年香港, 是怎樣的幫助中國。

      刪除
    15. 其實,有樣嘢我一直都唔理解,點解中國在香港發債,問人借錢,要講到「你來向香港人送大禮」(主流香港傳媒當日都用「送大禮」這個形容?因為有息?人哋借錢俾你,你給人利息是「送大禮」?去到最盡我當係互惠互利而已。

      中國買美國國債是否美國向中國送大禮?

      刪除
  7. 回覆
    1. 上次覆你果時,提過四、五十的男士、女士我唔會用男孩、女孩稱呼呀,故事中的女人亦要有一定年記先至配合到故事本身。

      刪除
  8. 也許說,
    June is the cruellest month,
    更為合適。

    由彩色變成
    黑白,
    令人傷感。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事情本身就讓人傷感...

      刪除
    2. 而且,
      不僅僅是一個人的一個夢。

      也不僅僅是預備早餐,
      那些由男孩變了男人,
      等待嚐到無微不至心思的,
      相信也不少。

      沒有平安歸來的,
      還有很多年輕的女孩。

      謝謝 Small U.兄的小小說。

      一個與惻隱之心
      有密切關係,
      令人非常傷感的,
      故事。

      刪除
    3. 留下來的,一個一個隨年月老去,折騰仍未完吧。

      刪除
  9. 講乜野好呢~算啦,唔講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你想法冇乜點變,之前你覆果D我睇返都係一樣吧。

      刪除
  10. 不是所以的夢想都能實現...........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夢'有很多種吧。例如,一個人夢想成為太空人,機會接近零,但不會是零。

      一個人不幸離開了,簡單如想一起吃早餐,機會已是零。這僅能是一個不可成真的夢,不是尚有點點期盼的夢想。

      刪除
  11. 世事多無奈,只有情永在。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只怕永在的不只情,還有痛苦。

      刪除
  12. Small U 好野,
    將歷史和故事聯在一起, 這叫做~~~~~~~﹗
    忘記了叫什麼式。=.=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特別叫法的?

      把記憶留住,保持餘溫。

      刪除
    2. 叫史事式小說﹖

      好像不少人說金庸的武俠小說便是用上歷史和混合創作。

      刪除
    3. 史事式小說----->嘩﹗太抬舉喇。最多,視為「側寫」、「側面描寫」算喇。

      刪除
  13. 回覆
    1. 有時,眼前看似沒什麼可做,但拒絕遺忘,保留記憶其實也是可作的事。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