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8日 星期四

由大埔到貝澳

早前康文署派員到大埔鷺鳥林修剪樹枝,過程中令多個築於樹上的鳥巢墮地,以致多隻雛鳥跌傷、跌死。傷鳥已送往嘉道理農場接受深切治療,能否康復過來、放回野外尚有待觀察。

大埔鷺鳥林屬官方劃定的多個「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之一。為什麼要設立「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漁農自然護理署(後文簡稱「漁護署」)網頁有以下描述﹕

設立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是一項行政措施,旨為確保各政府部門知悉這些地點的科學價值,遇到這些地點或附近地方有發展計劃時,能慎重考慮環境保護的。」 

只要大家細心留意字裡行間的形容,便不難發現官方雖然把某些獨特的生態點列為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以便各部門公眾知悉,惟本質上並無法律約束力,留有空間讓人決定考慮後採納與否,保障力度實不如郊野公園般強。


另一處值得一提的生態點是貝澳一帶的濕地,那是水牛群的棲息之所;遺憾地,那兒也是一些人大量傾倒泥頭與廢料之黑點。無疑官方已把貝澳濕地劃入「海岸保護區」,看來「愛護有加」,然而法律上存在明顯漏洞,空有「保護之名」,卻不易帶來「保護之實」。按媒體引述,一向關注大嶼山牛隻動態的何來女士便舉出以下兩個例子﹕

<城市規劃條例>的適用範圍不包括貝澳這片海岸保護區在內,變相規劃署沒有權限執法;

<廢物棄置條例>容許環保署在核實土地業主身份的前題下,批出傾到廢料許可。

誠然,我們不能說官方沒有為保護環境出力,當局的確為一些地帶套上「特殊地區」與「保護區」之名,以作標示。可是,在保育層面而言,如此「政績」是不足夠的,「封號」之外,亦宜有相關法規制度配合(不僅指制定較「健全」的法規,部門同時須妥善執法),這樣才可望有較大機會長久保存現有的特色生態區,免遭破壞。

近日,政府公佈了大嶼山長遠發展藍圖,除了打造東大嶼都會(官方曾稱之為「中區與九龍東之外的第三個核心商業區」),北大嶼將興建住宅群,南大嶼則著力保育,貝澳更是其中一個「重要保育區」。借鑑上文個案,「動聽稱號」從來不是重點所在,如何切實執行以收較全面的保育成效才是最值得注意的關鍵,當中不僅包括法律層面的支持,更有可能涉及地權等眾多考量。其實,即使沒有大嶼山長遠發展藍圖,貝澳濕地本身已屬海岸保護區,泥頭傾倒、囤積問題亦悠來已久,官方早該思考如何應對,何用待至今時今日才想起「保育貝澳」?




延伸閱讀﹕

201763日,有線新聞,<大嶼山發展政府提北發展南保育>

2016730日,蘋果日報,<貝澳海岸保護區形同虛設  水牛家園岌岌可危>

漁護署網頁
https://www.afcd.gov.hk/tc_chi/conservation/con_flo/con_flo_con/con_flo_con.html



圖片來源﹕
自拍


27 則留言:

  1. 保育意識是要靠教育和執法才可以實行,缺一都不可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啊﹗若涉及私人土地,地權也是一個需要解的「結」。

      茶餘飯後談保育(其實不只「保育」),估計大多人都會很輕易說贊成。唯獨當涉及付出社會以至個人成本、代價時,那才是考驗人們有多堅持與底線在哪兒的時候。

      刪除
  2. 因修剪樹木而令雛鳥跌傷,工人見到樹上有鳥巢也視若無睹,或多或少反影到部份公僕的工作態度。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完成任務為本,的確修剪了枝節,但因為工作時的錯誤判斷,引起了廣泛負評。

      希望嘉道理果邊救得幾多得幾多。

      刪除
  3. ╭~╮
    ╰╭╯
     O
       o
     ∧_∧・゚
    (。・ω・。)つ━★・*。
    ⊂   ノ  ・🌟.♪`✾
     しーJ °❉。*♫´¨✨
        ¨♬∵ ೋ¸.·ø
      ¸♩.·¤´◇¸♦.**∴⊹
    眨吓眼時間過得好快╠╣aΡpy週末嚟
    好友☁。゚🌙瞓覺囉🌜甜夢安睡喇喂🌛💤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天氣好熱,唔知會唔會作打風呢?

      刪除
  4. 都唔知那個PK...去大埔鷺鳥林修剪樹枝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定期修剪樹枝或是有其需要吧,不過,有雀巢都照剪就給人印象不好。

      純就我的有限觀察,一般來說基層的技術工人多數較關心自己的工作會不會受阻,較少想及其他層面的。「你叫我剪樹枝,我就去剪樹枝,反正這是上級命令」,這種思維存在都未定,這單新聞顯示出來的可能也包括工作與管理文化。不指前線員工,上級有時都真係要多想一些。

      刪除
    2. 「不只」,唔係「不指」。

      刪除
  5. 香港向來不注重,所以說來容易,做來就困難重重。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官方說迎難而上,但做起上來就「先易後難」。不過,都不能單指官方,平民百姓的心態也須留意,如我覆樓上SHU SHI,「唯獨當涉及付出社會以至個人成本、代價時,那才是考驗人們有多堅持與底線在哪兒的時候」。

      刪除
  6. 可能根本沒有環境保護的概念。

    沒有概念,
    就不會用心去做。

    回覆刪除
    回覆
    1. 「行動上」又不能說沒有為環保出過一分力,因為若說沒有「環保」概念,別人一說「官方也有推出膠袋徵費」便難以回應...但值得留意官方是否有一種傾向﹕遇到具政治影響力的地方勢力人士反對,相關保育項目就「先易後難」「唔做住」,遇到平民百生反對,那些發展項目就「迎難而上」,為了發展把保育放在一個很低的位置。

      刪除
  7. 有關報導:隻雛鳥跌傷、跌死...心心看到幾隻字眼...感覺好嬲!!!好心痛!!!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修剪者用吊台升上去近距離剪,其實工作時應看到鳥巢的;又或者,當第一個鳥巢跌下時,都該停一停,諗一諗。

      刪除
  8. 不會對政府有任何期望,官僚系統沒有意志去做好一個目標,一遇到地方勢力就退縮;另一個極端是,胡亂使用權力,如最近麥理浩徑販賣熟食的問題。最後除了肥了地產商,就甚麽目的也達不到。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好簡單,林鄭做發展局局長時說要打村屋僭建,之後她升任政務司,其後她說發展局歸財政司管,沒打僭建和她無關。某程度她是對的,惟她已貴為下任特首,財政司、發展局亦歸她管,且看她又會如何處理嫏郊那些僭建。

      刪除
  9. 真係希望開發同保育都可兩全齊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希望落空,官方不重保育,那就要看民間的輿論如何,每個關心保育的市民也可盡一分力的。

      刪除
  10. 貝澳好多水牛牛係到自然自在生活,真係要好好保育這個地方!

    回覆刪除
    回覆
    1. 為保護這群牛,很多人都在出力的。不時D牛受傷,都係多得貝澳、梅窩的洋人獸醫醫返好,醫GE過程中又有善心家庭照顧到好返。

      刪除
    2. 同埋,佢哋D先祖都幫人下田,養活過唔少人,現在對呢班耕牛後代好D,都當係佢哋應得GE回報吧。

      刪除
  11. 香港政府緊跟隨大陸做事,
    如果是民生事務, 托塔都無問題,講政治就一切免問。

    再加上由民建聯區議員投訴的民生事誼,
    香港政府那敢不從﹖

    回覆刪除
    回覆
    1. 民生事務, 托塔都無問題----->用不用加個註腳,指明「非和權貴有利益衝突的民生事務」先?=P

      刪除
    2. 啊﹗ 太神奇了,這也給你知道了, 太不可思議﹗ 哈哈﹗

      刪除
  12. 有時候真的不明哪些建制派的腦袋想乜?政府又不知做乜!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過就鷺島林事件,覺得政府今次的回應算是比較正常的。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