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日 星期六

愛國

某個場合,一名侃侃而談的人忽然反問一眾在座聆聽者(或曰「裝作用心聆聽者」)「你們自問愛不愛國」,再次引發我的思考。

1.愛國,有些人以「條件反射式」的衝勁展現。環顧世界,和中國屢起紛爭的國家不只美、日,越南和中國在南海問題上頻起風波,越南不對﹗中國人有責任捍衛領土完整,不會再受外人欺侮﹗印度和中國在邊境衝突,印度不對﹗中國人有責任維護民族尊嚴,不能再受外國欺負﹗海界怎樣劃、事發地點在哪兒、起因如何,這些一概毋用深究,總之「咱們中國人要站起來,就是不能再看人家臉色低聲下氣,讓人瞧瞧我們今天吐氣揚眉的一面﹗」


2.愛國可以很廉價,也可以成本高昂。順著權勢一方的心意,罵罵外國勢力,罵罵這個賣國、那個辱華,說話與寫下文字時頓時充滿力量,頭上霎時出現愛國光環,甚至乎覺得「平凡如我」也有能力成為正義之士而沾沾自喜。然而,有些愛國者付出的卻不只時間與筆墨,愛國換來的是罪犯之名與牢獄之災,太太更在沒被定罪的情況下長年累月遭到監視、軟禁。

3.「你們可以不愛執政者,可以批評(?),但不能不愛這個民族」,有些愛國者如是說。這是得體的見解,看來客觀持平,惟或許民族、國與政權在一些人心裡已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難捨難分。就日常觀察,至少有兩種意識把民族與政權、國家與政權緊緊扣在一起﹕

a.部份人(特別是常常有意無意在言談中向他人顯出自己是愛國者的那群)聽見他人批評執政者時,其中一種常見反應是「美國等西方國家還不是問題多多」,然後借機「多踐踏他國數腳」。為什麼有需要把其他國家牽涉其中?值得留意、揣摩的是這是否某種「結」驅使-------------你說我們中國人的政府這樣不是,那樣不足,外國人的政府亦不比我們好﹗歸根究底,這關乎的是民族自豪感,也隱隱約約包含與外國比拼的鬥爭心態,寸步不能輸。

b.批評執政集團容易激起其他民眾埋在心裡已久的不滿,「隨時」導致社會動盪。社會紛亂「隨時」引發內戰,甚至引來昔日「八國聯軍式」的入侵,於是維護、保住政權又往往極其容易與國家存亡綑在同一陣線上。

上列兩點旨在道出一些觀察所得,不打算在此另花很長篇幅評論這類思維脈絡。當民族與執政者、國家與執政者的「相依關係」成為人們腦中牢不可破的意識框框後,風平浪靜時隨口說出「你們可以不愛執政者,可以批評」是輕而易舉的,惟面對相關境況時,言行實際顯露出來的態度與情緒卻是對前席話的抗拒(例如「怪責其他人為何在意過錯,不懂欣賞經濟發展帶來的成就」,以至「反其道而行」的「不接受」與扭盡六壬巧言令色等),矛盾重重。儘管如此,我不贊成動輒借此批判這類前後不一的人虛偽--------------各位必須明白,即使是已有數十年人生歷練的成年人,不少依然未能透徹了解自己的性格與從未嘗試梳理出一套較全面且不易隨風擺的價值觀。

4.有時,愛國可用來突顯自己的「偉大情操」。「死一些人換來二、三十年經濟發展是值得的」,「少數人犠牲換來大多數人的利益是值得的」。以整個民族為先,叫人不動容麼?話說回來,倘若如此,只要被逼迫的是少數,逼迫行為便有著冠冕堂皇的理由被社會默許,無止境進行(註﹕這和前文3b一項有著一定關係)。這些不公、不義不一定和異見人士有關,被欺壓、嚴密監控的也可是人為事故中的平民百姓,例如20158月天津大爆炸後難屬被禁言,其中兩位殉職消防員的家屬在一周年後往現場拜祭亦被公安帶走,遠一些的也有被控滋事的四川地震「豆腐渣工程」難屬與子女因吃問題奶粉而變成大頭娃娃的父母。每個個體與家庭都只是億計人口中的極少數,當一個人說出「少數人犠牲換來大多數人的利益是值得」時,心裡做好了自己及家人日後犠牲以成全民族大義的覺悟沒有?也許,移民或入藉他國預留後路後才拋出類似的話較合乎成本效益,因為這樣顯得自己深愛民族,一心以民族為先之餘,又不至需付出「自己心底裡也不太願意付出」的代價。

5.最後,如要鉅細無遺定義「愛國」,說不定花一萬字也難有滴水不漏的答案,不過擱筆前,粗略分享一點看法仍是力所能及的﹕

愛得過火與盲目時,傷害往往隨之而來;更重要的是,始終認為愛國的「最核心之處」不在於民族尊嚴、民族自豪這類良好感覺,愛的流露亦不是建基於對他人的仇恨與敵意,但求一爭朝夕長短。愛,從來都應以「人」作為最根本的出發點,本該出於我們對人的感同身受與切身關懷,特別是那些處於弱勢的一群。





延伸閱讀﹕
2016812日,有線新聞,<天津爆炸一週年  家屬拜祭被帶走>

24 則留言:

  1. 我覺得若能做到天下為公,並凡事以民為重,那就是愛自己的國家。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執政團體能做到天下為公(或和天下為公相差不遠),咁心裡包袱都唔使咁重,成日要防這防那,驚人民群起「天下圍攻」啦。

      刪除
  2. 愛國是要自發的,政見不同就說別人不愛國,令人反感

    回覆刪除
    回覆
    1. 揭開報紙,讓人反感的事似乎多的是呢﹗

      刪除
  3. 條理有序,尤其以第五點為整篇作結,更是情理兼備,我作為老餅都感動了。(讚)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只愛有五千年中華文化的人

      刪除
    2. Re:大夫
      各地文化交流日益頻繁(官話如是說),混合他國文化可以麼?=P

      刪除
    3. 可以結合他國民主文化
      不包括中共一黨專政文化

      刪除
    4. 舉手舉腳認同。
      現在說愛國的那一群人,他們愛的只是共產黨,
      因為有關共產黨的衰野, 隻字不敢提。
      共產黨放個屁, 他們總是說香的。
      這又怎算愛國﹖


      刪除
    5. 各地文化交流日益頻繁(官話如是說),混合他國文化可以麼?=P


      當然可以。
      但是, 現在共產黨領袖外訪是為國家人民, 為世界大同。
      國民外訪訴苦, 便是勾結外國勢力。
      這便是專政說的屁話。





      刪除
  4. 好友☁¨♦瞓覺囉🌜甜夢安睡嚟🌛💤
    🌟瞓醒話咁快又╠╣aΡpy星期一✨

    回覆刪除
    回覆
    1. 琴晚...我夜咗瞓。好啦,今晚早一些補返啦。

      刪除
    2. 琴晚...我早些瞓啦
      🌟瞓醒話咁快又╠╣aΡpy星期二嚟✨
      好友☁。゚🌙瞓覺囉🌜甜夢安睡🌛💤
       O
         o
       .∧_∧・。◇
       ( ・ω・ )
       |⊃/(___°¨*★
      /└-(____/✬・゚☆
      ❉ღೋ๑۩۞۩✾ஜഐ*

      刪除
  5. 我是愛國的,我希望中國強大,當然希望中國和外國能和平共融,
    在香港,我不喜歡建制派的嘴臉,更不喜歡攪港獨人的一小撮人 !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相信極少數人可能真心想搞港獨,但有時我亦會想,基本上無論官方或民間,絕大數的人都知道港獨是沒法實現的,不會構成實際威脅。如果有意無意炒熱港獨這個話題,一方面可激起民族主義,另一方面又可借對付港獨為名推行其他本來難以推行的政策OR立法程序(在民族主義前題下,能激起更多人被愛國熱情驅支持某些惡法),那麼這是否化算,最終除笨有精?

      刪除
    2. 我是愛祖國的,
      我希望中華民國強大,
      當然希望中華民國和外國能和平共融,
      在香港,我不喜歡建制派的嘴臉,
      更不喜歡689攪港獨的一小撮人 !

      刪除
    3. 類似篇中提到的3b,有不少人心裡有一種他國仍乘機侵略我們的思維,變了維護執政者其實就是維護國家安全,如是又進一步衍生點4的「少數人犧生是值得」的思維自我說服。

      某些地方的愛國主義,著重以「護國」的民族主義帶動,集中種下與外國勢力鬥爭的思想。在這前題主宰意識下,於是很多事都變得不重要,可放棄,甚至乎默許很多不當的逼迫行為。

      刪除
  6. 愛國不能做盲目地愛也不能做盲目的反!

    回覆刪除
    回覆
    1. Ai insky,你在說「國」,不是「執政者」?

      刪除
  7. 現在國家又不是戰爭狀態,
    卻天天宣揚愛國主義, 日日責令百姓要愛國家,愛民族。
    那是叫做極端主義, 幾與 ISIS 無異。

    目的只是煽動百姓仇外, 仇異見者。
    得益的是誰﹖ 便是天天喊百姓要愛國家、 愛民族的專政政府安枕無憂。
    希望繼續「以黑反黑, 以貪反貪, 一切都是造假、騙子。」 這是郭文貴說。
    說得太有道理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呢度一次過覆你啦^_^

      現在說愛國的那一群人,他們愛的只是共產黨------>我相信Rosemary是指特定的一群,而非全部,篇中第三點亦嘗試道出一些人心中執政者與國的連結。當然,還有其他原因,例如覺得GDP做出成績就值得愛戴,我自己則比較著重「如何待人」這方面。

      現在一些地方的愛國主義,很大部份是把過去的歷史帶到現在,塑造受害者定位,進而營造外國勢力存心欺負的觀感來激發民族主義,這點我和你有著類似的觀察。

      刪除
    2. 另一方面,我有小小意見。如果是情緒發洩,那自己寫下文字是多「盡情發揮」。然而,倘若寫下文字是為了向大眾宣揚某些理念,下筆時用字不妨謹慎,ISIS這類比喻要用得很小心,可免則免,因為ISIS不是一般組織,隨時引來另一番爭議,挑起另一番本來不該出現的對立。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