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8日 星期二

兩件事

近日發生兩件事,讓一些朋友心情悶。

第一件事是再多4位立法會民選議員被政府入禀取消議員資格,最後法院裁定政府勝訴,判詞中並強調人大「釋法」內容屬判決準則。包括SU在內,坊間很多人均曾談論前後兩次的DQ(Disqualify)議員事件,可是與其說談DQ議員案,更貼切的說法或許是評論是次人大「釋法」是否恰當可取。半年前曾在舊篇章<從第五次人大釋法看一些「法治特色」>討論類似觀點,本篇不多花筆墨重覆,有興趣者可參閱延伸閱讀中的舊文連結。

第二件事是著名內地異見人士、諾貝爾和平奬得主劉曉波病逝。

提起劉曉波,不得不先提他的妻子劉霞。常常把「依法辦事」掛在口邊,請問是依什麼法長期軟禁從未被定罪的劉霞,限制人身自由?如果法律「容許」無罪的人被長期軟禁、監視,請問這是怎麼樣的法?難道人們還要「盡顯對執政團體的愛護」,堆砌一堆自我感覺良好的理由反駁?例如「誰說劉霞無自由?她不是可自由地從客廳走進睡房,在家中自由走動嗎」?

美國、德國的醫學權威獲邀來華一起與內地醫生替劉曉波會診,隨後一些經刪剪/篩選的會診短片流出,當中僅播放那些對官方有利的對話,仿如意圖為自己製造「人道」與「做得很好」的形,誰料事後卻被揭發原來外國專家曾表示可讓劉曉波出外就醫(劉氏本身也有出國意願)。值得一提,官媒對此的相關解讀竟是反過來指「外國勢力借要求讓劉曉波出國就醫一事炒作」。看在眼裡,你叫人們怎麼辦?一齊燃燒「愛國熱情」,看成「中國人又被欺負」一起聲討,加入「護國」行列?

劉曉波的後事處理方面,官方單方面發放劉霞「同意這安排、同意那安排」的訊息,外間卻無法聯絡劉霞現身說法。官方對此的回應是「劉霞現在自由,但因她在悲傷之中,盡量讓她不受騷擾」。那麼,對於官方對劉曉波以至劉霞的「細心照料」,人們又是否需感動落淚,然後感謝黨,感謝政府?

執政團體管治下,近年取得經濟成就是不可否定的事實,然而造出經濟成果是否就值得他人敬愛、尊重,這又是另一回事。有人視為貧民奉獻大半生的德蘭修女為學習對,有人獨對富有的城中巨賈推崇備至,這些皆和人的價值取向有闗。吊詭的是,很多成年人都慨歎「社會充斥一種以金錢衡量一切的不健康風氣,其實很多非金錢可量化的價值皆遠比金錢來得重要」,但那邊廂觸及「民族自豪」等話題時,卻急急搬出「取得驕人經濟成果」那套「壓倒一切」,輕易拋棄那些「比金錢更重要的價值」作為衡量準則,為什麼?





延伸閱讀﹕
舊文<從第五次人大釋法看一些「法治特色」>




43 則留言:

  1. 人大「釋法」內容屬判決準則
    有罪者無出國之意願
    無罪者有被長期照顧
    玻璃心民族自豪
    發展中國家取得驕人經濟成果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到了今天,中國是否仍應被視為「發展中國家」?

      刪除
    2. 到了今天
      根據人口總值
      中國仍是發展中國家

      刪除
    3. 明白,人均GDP,可量度的客觀準則是要有的。

      刪除
  2. 『很多成年人都概歎「社會充斥一種以金錢衡量成就的不健康風氣,其實很多人文價值皆比金錢重要」,但那邊廂觸及「民族自豪」的話題時,卻急急搬出「取得驕人經濟成果」那套「壓倒一切」,撇下了那些「比金錢更重要的價值」作為衡量準則,為什麼?』

    看到以上指的,我便想起一句令人氣憤的話「搬龍門」,為個人利益隨處做出或說出不義言行,這一搬龍門,便可使他或她們能達到目的。
    我覺得這是十分愚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些人是慣性為討好某些權貴而「搬龍門」的,但如我在之前有篇文中提及,有些人其實又不是為了達到某些目的而去做,並非出於壞心腸,而是他們可能沒有在成長過程、人生經歷裡認真反思,為自己培養/整理出一些堅實的價值觀,然後把這些價值內化成自己做人的基本處世原則,變了容易在某情況「感到A 觀念有道理,合用就拿來用」,接著在另一情況發言時「感到B觀念OK又順手沾來」...可是,或許他們從沒想過A和B反映出來的是不一致的。

      刪除
    2. 英哲羅素希望人們作出任何思考和判斷,都建立在事實的基礎上,不要被自己更願意相信的東西或者認為別人相信了就會對社會有利的東西給扭曲了。
      所以,演譯任何法律條文都應該在事實的基礎上…那是最重要的,而並非覺得對就可以!

      刪除
    3. 英哲羅素希望人們作出任何思考和判斷,都建立在事實的基礎上,不要被自己更願意相信的東西或者認為別人相信了就會對社會有利的東西給扭曲了---->由於Shu Siu純分享這句說話,沒有前文後理,單獨一句「大道理」近乎無可挑剔,不存在是否適切應用在某個生活情境的考量,所以我會對羅素的說法表示認同啊﹗^_^

      看到Shu Siu的留言,我想起了另一篇讀過的評論,該文曾在東方日報專欄「笑看天下」刊出,作者署名「施友朋」。施氏亦在評論DQ案時引用了Shu Siu引述羅素的這段話,一字一句均一樣,好奇的話可找來一看。該文前半部主要圍繞一種「都係抵死的」主調,以感覺、情感入手,切實討論條文的部份就大概僅有引用英哲羅素這段話來引導讀者趨向自己的立場。

      刪除
    4. 我發覺近年坊間談時事已湧現此種風氣,就是分析時原來可以「不用實質解構、剖析事情脈絡」。無疑這種評論是「有市場」與「易入口」的,舉個例子,任何人也可以在不細讀某篇文章的情況下,寫下一句「很多錯的事說一百遍就成真(這的確有可能發生,你和我都不能否認嘛﹗),這篇所寫的也是一樣的原理」來誘導讀者直觀認為「文章所寫的是錯」,省掉論證過程。這類「評論手法」或許有利誘導讀者認同自己立場,達到打擊「敵對一方」等目的,但我看不見對提升民智,啟迪思考有很大意義。

      覆SHU SIU留這時越寫越多,應足夠另成篇章。日後有機會花時間整理後乾脆當成篇章發表吧。

      再次多謝SHU SIU啟發。

      刪除
  3. 政治既野,真係唔想講....

    回覆刪除
  4. 劉曉波事件,大家十分清楚,又是有強權無公理的另一例證。至於那些被DQ的議員,能夠進入議會從政,卻全無政治觸覺,被對手找到借口KO,可謂究由自取!我對於目前的議員,無論保皇或泛民,全無好感,香港栽在這批人的手,玩完只是遲早問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些民主派議員政治敏感度不高(例如胡志偉提出「特赦論」是明顯例子),我同意,但我認為這次DQ事件關乎的不是他們「有沒有政治觸覺」的考量,因為這些行為一直以來都被預視作「沒違法論」,因而有空間進行,本就很大可能「無位可入」。事實上,不只被DQ議員認為這些行為不算違法,連沒有利益衝突的立法會法律顧問都認同他們的宣誓應被接納,沒有違例,所以他們才可通過當初的宣誓安排。

      人大釋法文本加入了本來基本法104條及本地均沒有提及的準則(字眼)及衍生後果,然後就藉這些新加內容來追溯之前很有可能不被視作違法的行為,並借「至高無上」、「港方無法挑戰」的憲制權力驅使法官必須依人大文本內容審理案件。這關乎的是即使當時的行為不算違法,只要經人大「動一動」,被定義為必屬違法後便可追溯從前,此為不公不義,本該「無位可入」有人都「自行爆個位嚟入」,文明世界奉行的普通法精神本就不容許。這點在篇中提及的舊文裡寫過,PHILIP在舊文中亦曾留言,相信曾看過,這方面話就到此。

      另一方面,日後如立23條,即使條文看來寬鬆,都難以怪人「為何『讓晒步』咁寬鬆都要抗拒」,原因是不論今日的條例多寬鬆,很多行為在當下不算危害國家安全,但原來不時何年何月,人大借釋法之名擴闊條文適用範圍,又可以追究先前沒有違法的舉動。今日的寬鬆,他日一句「我有權解釋」,一切都是空談。

      刪除
    2. 第二段第一句﹕
      '...加入了本來基本法104條及本地均沒有提及的準則(字眼)及衍生後果...'

      這句的寫法使意思不完整,'本地均沒有提及'應是'本地法規「宣誓及聲明條例」均沒有提及'。

      刪除
  5. 好友☁。゚🌙瞓覺囉🌜甜夢安睡喇喂🌛💤
    🌟眨吓眼時間過得好快╠╣aΡpy週四✨
     O
       o
     .∧_∧・。◇
     ( ・ω・ )
     |⊃/(___°¨*★
    /└-(____/✬・゚☆
    ❉ღೋ๑۩۞۩✾ஜഐ*

    回覆刪除
    回覆
    1. 現在...是否我的午安,你的早晨?^_^

      刪除
    2. 🌈好友⛅・゚🌞早晨☕午安&黃昏&傍晚好♦
      ╔═╦═╗── ╔══╗╔╗─────╔╗💕
      ║║║║╠╦╗ ║═╦╬╬╬═╦═╦╦╝║∧∧・゚
      ║║║║║║║ ║╔╣╔╣║╩╣║║║╬║・ω・)
      ╚╩═╩╬╗║ ╚╝╚╝╚╩═╩╩═╩═╝⊂ノ
      ────╚═╝❉ღೋ*✾ഐ💞
      🎈齊齊開心萬事得╠╣aΡpy週末嚟🦋

      刪除
  6. SU, 我來問好。 七月初我和家人到了鹿兒島幾天,行程很𣈱順,可天氣比預期中更炎熱,在戶外長時間有一點辛苦。 我在安排今秋獨自的捷克旅程了,希望帶給自己一些啟發和領悟。 祝你生活愉快!

    回覆刪除
    回覆
    1. Bobo, 好耐冇見你露面喇,你的出現對我說是一個驚喜。

      原來去了旅行,哈哈,充了電,人都好似好動返^_^會唔會寫返見聞?

      BTW,消失了一排兼安排獨自遠行,男人的直覺冇女生咁準,但都要問返句r u alright?奇遇、豔遇、偶遇,乜遇都好,無穿無爛精神煥發回來就夠。

      刪除
    2. 若我出現是個驚喜,那就好啦,至少兩件鬱悶事情當中也帶出些少好心情。^^

      刪除
    3. 我一直喜歡建築丶歷史丶文化,是時候再出外看看世界,會做足準備,不會有事的。

      刪除
    4. 每人淡出寫網誌都有其原因,某天BOBO的玻璃再次燈火通明,我不會很意外,但你來留言,還和我分享你的喜悅、旅遊計劃,我其實不只驚喜,也很開心的。謝謝你親自到訪 (只係我忘記沖茶,兼你一嚟就係睇到時事篇章,唔係感性小小、有趣些的東西)。^_^

      相信你呀﹗捷克我未去過,你會不會去布拉格?

      刪除
  7. SU,我注意到你刪除了自己幾篇留言,並提及很可能留作新帖所用。

    你提及人大釋法是「加入了原來104條及本地法規『宣誓及聲明條例』沒有的內容」,例如「莊重、真誠。這不是在談莊重、真誠是不恰當,這關乎的是舊條文「有」還是「沒有」列出類準則…」,而這些*新要求*導致更多議員被DQ,故為不公。

    《宣誓及聲明條例》有「莊重、真誠」的要求。其附表一之第一部,聲明格式是「本人…謹以至誠鄭重聲明…」,英文是「I…solemnly and sincerely declare that…」,solemnly意謂嚴肅、莊重,sincerely意謂真誠,中文版本將solemnly、sincerely精簡為「至誠」就算。
    https://goo.gl/zQYr2a

    宣誓及聲明格式已明文表示,不必再另以條文重覆提醒。

    所以,人大釋法的二之(二)所說,「宣誓必須符合法定的形式和內容要求。宣誓人必須真誠、莊重地進行宣誓,必須準確、完整、莊重地宣讀包括『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內容的法定誓言。」,這並非僭建的額外要求。往屆議員的「遊戲」宣誓受到縱容,玩得太大了。

    如果你開新帖論及這點,你須有把握反駁。算是我給你事前通水。

    參考:
    《宣誓及聲明條例》
    https://www.elegislation.gov.hk/hk/cap11

    回覆刪除
    回覆
    1. 必須先申明﹕
      我相信包括我在內,很多人也會認為宣誓時,態度上真誠,莊重是合理的,也許分歧在於如果法律上沒有此規範而後加,並以此後加追溯先前的行為是不公義。

      看貴的留言,只提及附件而沒有指出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23條有類似要求,所以相信你提出的看法主要基於附件方面。

      這衍生了兩個回應層面﹕
      1. 如果是對應立法會宣誓案,引用附表一第一部份不太貼題,原因是那是聲明格式,基本上和立法會宣誓關係不大,反而附表二第四部是「立法會誓言」,以此入題較恰當。

      關於該誓言的中、英文有沒有真誠等要求,我相信貴必會細閱一遍。英文版’I swear that…起始,’而非’solemnly and sincerely declare’,沒有’solemnly、sincerely’,這點應爭議不大。至於中文版以「我謹此宣誓」起始,亦非「謹以至誠」。至於「謹」字是否有「莊重」、「真誠」之意,我只從某一字典得知没寫。看過貴在其他BLOG與秋葉阿姨、大夫等其他BLOGGER互動,我對字詞的涉獵、歷史沒有貴般深入研究,所以如貴有興趣,留給貴發掘、探討。不過,留意到貴在前文已指「中文版本將solemnly、sincerely精簡為「至誠」就算」,而非「中文版本將solemnly、sincerely精簡為「謹」就算」。

      刪除
    2. 2.第二個層面是「文字表達」層面。

      「釋法文本加入了相關條例沒有的準則(如莊重、真誠。這不是在談莊重、真誠是不恰當,這關乎的是舊條文「有」還是「沒有」列出類準則)與衍生後果…」(我曾整理過底稿,新版已蓋過第一版,這句我不是十分記得有沒有改動過,反而貴應該有為其他人寫的東西留底。如有不同,請不要介懷。)

      無疑通篇的語境是在談立法會DQ案,再者聲明格式和DQ案這語境不相干,但從嚴謹的角度看,solemnly、sincerely字眼的確出現過,出現在無關議員宣誓的附表也算在宣誓及聲明條例整套法律中出現過,這層面而言貴指出的亦是客觀事實。日後談論這點時,或者要停一停、想一想,是否須改為「釋法文本加入了相關條例(指和立法會議員宣誓有關的部份)沒有的準則(如莊重、真誠…)…」等較滴水不漏的版本。

      最後,要再重申一次﹕
      我相信包括我在內,很多人會認為宣誓時,態度上真誠,莊重是合理的,也許分歧在於如果法律上沒有此規範而後加,並以此後加追溯先前的行為是不公不義。

      刪除
    3. SU,《宣誓及聲明條例》附表一之第一部,是宣誓的語文格式綱領,其內容「本人[某某] 謹以至誠鄭重聲明:[填寫事實]…」,那「填寫事實」就是填入附表一之第四部「立法會誓言」的內容:「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定當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

      所以立法會議員的宣誓是:「本人___謹以*至誠*(即莊重真誠)鄭重聲明: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定當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

      請聽聽姚松炎的宣誓,便是上文內容,而「鄭重聲明」則改為「據實聲明及確認」(可能網上版未及修改)。
      https://youtu.be/Sc_q9TOgSTM
      羅冠聰一樣。
      https://youtu.be/A0BO6cFFnHk
      梁國雄一樣。
      https://youtu.be/BLn6JIUEfbs
      劉小麗一樣。
      https://youtu.be/c4peDyPJixk

      游蕙禎用英文宣誓,第一次說「I Yau Wai Ching do solemnly swear that…」,第二次則說「I Yau Wai Ching do solemnly sincerely and truly declare…」。
      https://youtu.be/PyVnQ67tRyQ
      東網新聞: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61012/bkn-20161012160736125-1012_00822_001.html

      宣誓,格式(形式)是極重要的,就好像結婚唸誓詞,一定要唸準唸完才合法。何解?我不知道。也好像向稅局報稅或申請什麼的,一定要用官方指定的表格,否則他們不理你。何解?我答不了。

      刪除
    4. 所以「莊重真誠」並非人大釋法額外添加的,其本來就在《宣誓及聲明條例》之內。《宣誓及聲明條例》是指條例所有內容,包括其附件,當中部份針對特首,或行政會議成員,或立法會議員,而沒有特定針對的,則對所有宣誓者都適用。

      刪除
    5. 梁、游案和後續4名DQ議員視為兩組不同情況吧。梁、游案中,區官指出不管有沒有釋法,結果都是一樣,但在DQ另外四名議員的案件中,同一位區官沒有提及「不管有沒有釋法,結果都是一樣」之餘,亦指出判決中有依釋法文本,顯示釋法結果亦是一個重要依據,判決基礎不同。梁、游那邊不算成功宣誓這回事,暫時我沒有什麼異議。

      宣誓及聲明條例裡,不論是從「宣誓」及「聲明」中各部(I至V部)及附表的分列式編排,以至條文內容,我和你不同,未能從中看出及理解到條例界定了「綱領」關係,反之我的理解是宣誓及聲明屬兩個不同範疇。

      附表2明文列出的立法會誓言是﹕
      我謹此宣誓…

      現在,立法會中議員讀出的誓言是﹕
      本人___謹以至誠鄭重聲明…

      刪除
    6. 是否改以「本人___謹以至誠鄭重聲明」*取代/刪去誓言部份附表2中列明的「我謹此宣誓」,隨後把後續的「誓言內容」套在「附表1聲明的’填寫內容’」,便可把讀出的「誓言」演繹為「附表一之第一部(聲明部份)是宣誓的語文格式綱領(附表2)」,進而宣誓時所讀的雖是「誓言」亦演變成和「聲明性質」重疊(如果沒聲明性質就不應受聲明的相關條例、附表制約嘛﹗),以致「誓言」在原有的「誓言部份」規管下亦同時受到「聲明部份」規範,既是誓言,亦屬聲明,此等類似演繹在文字上、語意上或難以完全否定,但現時的香港法律是否容許這樣的套入演繹與理解,讓「誓言」與「聲明」扣在一起並賦予「聲明」(附表1)比「誓言」(附表2)更高一層的「綱領關係」,對我而言這觀點是很新鮮的,也懷疑是否有足夠法理基礎支持。另一方面,這也關乎法理上以法律條文實際所寫為依歸,還是現實行動中和條文有出入的改動。

      刪除
    7. 最後,在其他BLOG看過貴和其他人的互動,也曾親身體會風格,素知貴是不介意多寫文字留言(也可多寫文字,回復多發篇章以饗訪客喔﹗)的人,和他人對談時對自己所言有著很強的信心,好思辯,這大概是貴形容的求真精神吧。關於你提到的「綱領論」,其實如果你很想知道你的演繹是否能經得起較全面、嚴格的考驗,相對來說此階段你眼前的我最終附和或懷疑已顯得微不足道,附和就僅多一個人附和,懷疑亦僅多一個人懷疑,僅此罷了。提議可嘗試整理「綱領論」後投稿至網上媒體公開發表,媒體瀏覽者眾,亦易於與朋友分享,這樣可公開吸引更多有識之士參與討論,甚至乎可引來法律底子厚的法學專家發表意見深度剖析,彌補你我不足,過程中各方亦可繼續來回闡釋反覆論證,相信這將會為你帶來更深、更廣、更實在的求真效果,從而驗證所說的是否站得住腳。畢竟,我和你兩人加起都只是「兩個人的觀點」而已,十分有限。

      刪除
    8. 謝謝SU也關心我與其他blog、其他人的留言對話。我個人的學術風格,跟討論宣誓議題是不相干的,不明白為什麼「人」與「事」要扯來談。哈哈。

      我既同意人大釋法的二之(二)的「莊重真誠」一項本合《宣誓及聲明條例》,我還要寫什麼論文以求專家指點呢?你認為「莊重真誠」是釋法所僭建,所以由你反駁、解釋才最好不過。你本來的留言亦表明要為此開新帖討論此事,不是嗎?我不是說你錯,而是先向你「通水」,請你留意《宣誓及聲明條例》的附表本有的要求。我仍然期待你的洞見。

      你說我誤解了《宣誓及聲明條例》附表的作用,我唸大學時要必修香港公司法和稅法,兩本Ordinance都要讀要考試,可惜我這丁點法律基礎知識,無法令我讀懂你的留言「是否改以「本人___謹以至誠鄭重聲明」*取代/刪去誓言部份附表2中列明的「我謹此宣誓」……另一方面,這也關乎法理上以法律條文實際所寫為依歸,還是現實行動中和條文有出入的改動。」到底在說什麼,抱歉是我太蠢之故,無力跟進。

      YouTube那些例子,志在顯示誓詞的中、英文版本中「至誠」與「solemnly and sincerely」是既有的。我沒有補充了。謝謝你。

      刪除
    9. 其實,即使你說我錯,又什麼大不了呢?如果要我回想這BLOG中曾被他人指出的錯誤,我隨口都可說出「置富以前有沒有牛」、「荔枝角道」之類。人就是要預期自己都會在人前出錯,有所不足,不會有種自己思維慎密、說的就是真理的自覺,才能慢慢學懂謙卑。我退一萬步,我讀到大學,但有人說「你個腦點諗嘢?你讀屎片?幼稚園都不如﹗」,我是否就要為此大發脾氣?

      我已說過你的「綱領論」對我來說是新鮮,也抱懷疑態度,你不需要再追下去「由你反駁」、「有什麼洞見」之類,我可以好直接答你,我沒有那個層次的水平去判定你說的是對是錯,但我會保持在一個存疑狀況。沒有其他專門意見參詳,太快相信一個新鮮觀點我認為很危險,這種想法也不是只針對「你」,又或是「因為拒絕認為我錯而臨急想出來」,如果你記得,有次Shu Siu談什麼地底多少米的主權問題,在你發表留言中途,我都已經說過「只看過練乙錚一篇談及此點,沒有參照下不作評論」,亦是出於這類存疑。

      刪除
    10. 「我唸大學時要必修香港公司法和稅法,兩本Ordinance都要讀要考試我唸大學時要必修香港公司法和稅法,兩本Ordinance都要讀要考試,可惜我這丁點法律基礎知識」,我相信你應該是想告訴我讀過法律,而不是在於告訴我只得丁點法律基礎知識吧﹗「到底在說什麼,抱歉是我太蠢之故,無力跟進」都是明顯在發晦氣吧﹗我在你的留言留意到你常說討論目的是為「求真」之類,我重新詳細加長演繹多一次,我認為如果你想「求真」,就「綱領門」和我討論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特別是涉及專業知識(現在你更自爆原來讀過法律,),必須要一些和你水平相若,甚至是水平高過你的人(我所指的其他民間有識之士及法律學者)才能辨別你的論證中有沒有漏洞(當然如果你已經覺得想得好仔細,「大學時要必修香港公司法和稅法,兩本Ordinance都要讀要考試」根本就不可能有誤解,無人可「指點」就另作別論),提出具挑戰性的質疑。你在和我的談論中「求真」,一對一亦只局限於二人想法,再長的過程都不會遇到較全面及嚴格的試煉,難以做到「求真」。因此,我的提議就是你若想求真,可嘗試和更多人,甚至和法律學者討論你的「綱領論」,他們才有足夠能力和你思辯。求真須經過嚴格考驗的過程,你和我對談難以求真,在「綱領門」問題上,我是不會給到你適切的考驗,也毋用執著於我的取態 (而你亦真的繼續「由你反駁、解釋最好不過」、「請你留意《宣誓及聲明條例》的附表本有的要求」,追問我有什麼洞見)

      刪除
    11. 我看到你拋出那句「我還要寫什麼論文以求專家指點呢?」,我十分驚訝,跟著寫的停留在「由你解釋」,「由你反駁」,「是你說打算開帖討論先」那類文字、心態,倒不算太過意外。我不知道你是覺得沒人可指點你,是提議找更多有識之士和法學專家討論就算是他們「指點」你,還是其他...

      這不是我需要窮追不捨找尋的答案。

      我算是寫一個回應有始有終,即止為此。

      刪除
    12. 「我既同意人大釋法的二之(二)的「莊重真誠」一項本合《宣誓及聲明條例》,我還要寫什麼論文以求專家指點呢?」

      我註解,我由頭到尾建議討論的是你的「綱領論」演繹,那麼現在人大釋法的二之(二)的「莊重真誠」一項本合《宣誓及聲明條例》是否就是用你所說的「鋼領論」?這不關乎結果「同不同意」,而是當中的演繹與理據。

      我讀報時沒有看到有人用「綱領論」演繹(看過就不會對我說是「新鮮」),不見有關於此的深入討論。我不看到主流媒體有不等於「沒有」,其實你有沒有看過專家、有識之士以此分析?這就是我說如你想求真的話,我提議的源起。

      刪除
    13. 「你個腦點諗嘢?你讀屎片?
      香港80後大都無謙卑心
      就算是什麼博士 / 碩士 / 學士
      大多真的連幼稚園都不如 !
      真是笑死眾 大人 / 君子 / 淑女 !!
      不過卻能拋窒難養之女子小人 !!!」
      用大陸法去演譯海洋法......
      愛生母 / 愛養母 ?
      就看誰的奶大......

      刪除
    14. 哈哈﹗ 好精彩﹗ 好精彩﹗

      刪除
  8. 算了吧。劉曉波說中國要被殖民三百年才會改變,這點我絕對同意!看清朝,滿族統治漢人二百六十多年,漢人甘願被馴服,還樂得做個有飽飯吃的奴才,和前朝勇悍的民風比 (南韓是樣辦) ,相差實在太遠。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中國要被殖民三百年--->這或會令更多中國人深信自己是外國入侵下的受害者,更加堅決拒絕外來的意識形態,對抗到底,更加不會變呀。

      現在這種他國亡我之心不死,借維護民族尊嚴激起的鬥爭心態已經不輕喇。

      刪除
  9. SU, 其實我偶然也悄悄來訪的,只是比較不著痕跡,我現在覺得低調更切合自己性格。 布拉格會去呀,要看看 「跳舞的房子」,又要看看音樂會。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的旅程果然集建築、歷史、文化於一身喔﹗^_^一萬個想不到你會到捷克看音樂會呢﹗



      刪除
  10. 議員都被 DQ 了, 還拗什麼「真誠」﹖

    為什麼不說一下主席通過了宣誓,大陸還要釋法﹖ 政府還要告上法庭﹖
    這個是什麼政府﹖
    他不單當立法會無到, 也當選民無到。
    還有那些建制議員起哄要追回工作的薪金,
    顯現而見,政府和建制就是要打壓泛民,
    以迎合大陸一黨專政, 那就是他們要DQ 的目的。

    所以再咬文嚼字說宣誓詞, 這只是欲蓋彌彰, 無斯顯見斯的劣政。


    回覆刪除
    回覆
    1. 「釋法」最初打著應對梁、游兩人「辱華」、「搞港獨」之旗號而來,其實當時坊間已有不少人猜想是否有其他目的,或是作為進行其他事情的跳板。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