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

也談「守承諾」

高鐵一地兩檢爭議中,坊間其中一項憂慮是這會成為先例,日後有關方面可「重施故技」在香港劃出更多執行內地法律的區域,無形中削弱「香港不施行內地法規(列於基本法附件三的條文除外)」的保障,蠶食一國兩制。針對這種擔憂,現任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提議人大常委在決議時白紙黑字許下「下不為例」的承諾,詳細報導見文末的新聞連結。

本篇借湯氏之言為引子,談談「立字為憑」的承諾方式。

其實,日常生活中,「類似」做法屢見不鮮,僱主聘用員工時列明每月薪酬、供應商寫明向消費者提供何種貨品或服務等均是「立字為憑」的一些例子,其背後理念是萬一對方違諾,事主也可事後追討。這既可保障事主,同時承諾方亦有更大動機履行所

若要構成前述的「追究力」,至少須具備以下三項條件﹕
1.各方皆無權單方面修改、扭曲原有承諾,更莫說有權迫使另一方被動接受這種單方面改動。
2.存在中立、公正、獨立的裁決者,其權力須凌駕爭議各方,可強制各方遵從判決,以至接受指定懲處。
3.假如過程中涉及執法部門,執法者亦須具備搜證、查問等高於各方的權限,各方不得抗拒。

若涉事者權力極大,致使上列三項條件不存在(即涉事者有權自行改動內容、沒有權力高於涉事者的裁決單位與執法機關),這種含強制成份的法理追究力亦難以形成。誠然,法理範疇無法觸及,追究也可借輿論壓力等其他方式呈現,惟一般而言,這些壓力不具強制糾正能力,如涉事人面皮足夠厚,且不覺對日常行事有何影響,相關人士大可對這些不痛不癢的「雜音」置之不理,依然故我;甚至乎,只要條件1不成立,涉事者已可以「我有權」為由,深感自己理直氣壯,感覺良好。

無可否認,前段提及的僅是一些驅使人恪守承諾的「外在動力」,即使沒有此等「外在動力」,當一個人(以至團體)養成「人言為信」的習慣,他也會自發切實遵守承諾,「我答允請你吃飯便真的會請你吃飯」,更不會出現那種「我答應請你『吃飯』,所以白飯開支由我付,海鮮與其他小菜使費應由大家均分,你不接受是你問題」的巧言令色。然而,回到事情起點

人們不相信對方,擔憂對方日後「胡來」,所以才要求「立字為憑」,惟當那些文字沒有很強力的事後追究效果時,諾言的實踐又反過來寄望在對方的正派作風與自覺上----------人們不正是對對方的風格持懷疑態度麼?





延伸閱讀﹕
20178月5日,有線新聞,<湯倡決議一地兩檢時寫明下不為例>

26 則留言:

  1. 人言為信
    人為為偽
    香港正人君子
    質疑對方的風格
    持懷疑態度......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香港的法制、普通法精神等等算是香港和內地的一個重要分別吧。

      刪除
  2. 🌈好友🎈大家😽開心萬事得🐈
    ⛅・゚🌞早晨☕午安&黃昏&傍晚好
    💝╔══╗╔══╗░╔╗╔╗🎵🎶
    💙╠══║╠══║░║║║║╔╗・゚。⊹
    💚║══╝╚══║░║║║║╚╝*週一
    💜║░═╦╦═░║░║║║╚═══╔╗╔╗
    💛║░═╬╬═░║░╚╝╚═════╝╚╝
    🎀*¨◇💞💘💖💕💗💟💌

    回覆刪除
    回覆
    1. 開心,心情好D,免疫系統都會活躍D GAR。^_^

      刪除
    2. 💕開心萬事得🎈╠╣aΡpy週二💞
      好友☁*¨⊹🌙瞓覺囉🌜甜夢🌛💤
       O
         o
       .∧_∧・。◇
       ( ・ω・ )
       |⊃/(___°¨*✬
      /└-(____/★・゚☆
      ๑۩۞۩✾•ೋஜ❉ഐ*

      刪除
    3. 等我諗諗今晚發一個怎樣的甜夢先。^_^

      刪除
  3. 咁以後咪唔使用洗頭艇囉。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反而係擔憂一地兩檢的實行方式開了「繞過基本法去做本來很大機會違反基本法」的事的先例,作為日後做其他事的「跳板」罷了。

      過去的套路不一定成為將來的處事方向,但亦有一定參照作用。最近期的例子是梁、游宣誓引起的釋法本來都是朔造一種為打擊梁、游(港獨)而來的觀感,借此爭取支持,但實際上後期已經不只於此,最起碼不覺長毛搞港獨;補充客觀事實是要梁、游所屬的新界東、九龍西選區同時有兩個議員空缺,一起補選時建制派才有望各取一席,最終形成18對17的局面,同時奪得功能組別與直選組別的控制權,全面控制立法會,沒有搞港獨的長毛正是和梁頌恆一樣屬於新界東選區。。

      刪除
  4. 「承諾」是牽涉道德上的監管,單靠法律,很多時若人為的刻意無賴,那便奈何不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都是的,以法律去監管「立字為憑」式的承諾,與其說當下增加了雙方的互信,還不如說是雙方都相信法律可給予保障更為貼切吧。

      刪除
  5. 我相信將來若有損害一國兩制的事情發生,香港人一定唔會置之不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不敢太過高估,儘管如此,仍值得抱有希望,日常生活中花點心思,盡點文責。

      Ai, 我知道這類篇章內容不是你杯茶,我感謝你最終仍寫下感想。

      刪除
  6. 泛民從來沒有信過共產黨,只不過利用這件事借題發揮吧。假使不用這方法,高鐵就會失去方便巿民的價值。

    回覆刪除
    回覆
    1. 無論是泛民議員有借題發揮的傾向,還是執政集團未能取信於人,甚至做某件事看似為目的A,實際劍指目的B,相信這兩項觀感背後都有Track Record支持的。

      刪除
    2. 如果高鐵搞不好,真怕香港被邊緣化,經濟發展會受到影響!.

      刪除
    3. 撇開有沒有政治目的,純談經濟效益,這種對邊緣化、失去競爭力、失去潛在效益的擔憂並不罕見,我理解的。

      其實,大至政府大型基建工程(如興建第三跑道),小至商營機構的提案,若某方有意推動一個項目,交出的成本效益預測一定是亮麗的,另一方面,分析過程他方亦有可能就當中的推演提出質疑。正反之間,共通點是各方均在估計未來發生的事,推演背後的脈絡可強可弱(甚至乎「平手」,各方所說的可能性差不多),但誰都沒辦法可權威地稱「總之我說的就點點點,是唯一的可能性」,始終是在談未來嘛。換過方式說,高鐵必會通車,相信一地兩檢(官方也只提供了一種推行一地兩檢的做法)亦事在必行,那讓時間驗證吧,如果高鐵其後的客運人數等方面符合預設的短中長期目標,日後對於官方在其他工程中的效益評估可加多些信心,反過來如大幅度不符預期,那麼下次擔憂不進行某項工程就等於失去潛在巨大效益時,個人決定支持與否前亦不妨加多一些警惕。

      刪除
  7. SU君, 您好! 自從6月底個人的電腦發生故障,其間一波三折,弄至上月底才能再上新網誌。也少了到訪各位網友了,可感謝您仍然不棄來探望留言。
    *
    今天回訪,榮幸看到你在7月22日上午12:24 曾經提到我的名字:
    『至於「謹」字是否有「莊重」、「真誠」之意,我只從某一字典得知没寫。看過貴在其他BLOG與秋葉阿姨、大夫等其他BLOGGER互動,我對字詞的涉獵、歷史沒有貴般深入研究,所以如貴有興趣,留給貴發掘、探討。』

    回覆刪除
  8. 在此特別聲明,該次在Peter 兄的一篇的網誌上,阿貴來與我討論字音的拼音法,以何者為準? 互動留言有幾十條之多。Peter 兄也說難得。

    其間有“小鄧子”所謂大夫者,走來插入不文的借音粗口,作為舉證留言,實在有失莊重! 觀其在雅虎之舊網誌,常提及女人的三圍外觀,粗鄙不堪! 從來不想與此人互動,就把此人的留言刪去! 因此殃及池魚,也刪了阿貴少量留言,後來我已道歉。
    *
    如果想知一二,可上網查 :“ Peter Yau Blog”:《捉字虱》。
    Seethrough 詩庫“一首詩一個故事” :
    http://seethrough307.blogspot.hk/2014/06/normal-0-0-2-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html

    回覆刪除
    回覆
    1. 更正:“ Peter Yau Blog”:《齊來捉字蝨》之三,
      http://ckyyau.blogspot.hk/2016/03/blog-post_18.html#gpluscomments

      刪除
    2. Seethrough 詩庫“一首詩一個故事” :
      http://seethrough307.blogspot.hk/2014/06/normal-0-0-2-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html

      刪除
    3. 看到我和其他BLOGGER先前的留言內容,阿姨想到Peter Yau那兒某篇。

      Peter Yau的blog是一個以前我會定期到訪的BLOG,那篇我該看過的,然而我和阿姨、大夫,以至其他BLOGGER會共同長期到訪的BLOG又何只Peter Yau一個?各式互動實不局限於單一網誌。

      甚至乎,之前曾有位BLOG友看到再早一些的互動開展時,於我覆留言的初段已特意提我不如先到另一些我未到過的BLOG看一看,多作些初步了解。聽、看之外,親身感受也是了解一個人時的重要基礎。

      總括來說,人與人互動,人夾人緣十分重要。有人和阿姨不夾,未必我接受不了;和我不夾的,也可能在阿姨眼中不算什麼一回事,始終每人決定與其他人來往與否,可接受與不可接受的性格特質都未必一致吧。

      刪除
    4. 因為你在那天提及的一篇是說到討論字詞的,就只有Peter Yau 的“齊來捉字蝨”三,是有兩人來插話的,就是上述所說的二位。
      我拜訪博主,是沒有到其他人的留言上插嘴,也沒有人來插嘴的。
      *
      只此一篇是有這兩人來插話,討論是無傷大雅,刻意來說男人生殖器的借音粗口來作舉證的小鄧子,實在太過份,或者你會很喜歡他,不代表我也要喜歡他。
      至於阿貴要我找回那些刪去的留言,我也不會去找。
      上網只是消閒的玩意,但互相尊重是必須的,沒必要去逢承一些不合理的人。

      刪除
    5. 讀阿姨回應,大概明白到以下句式易讓受眾產生不同意象,亦可能語意不詳

      看過A在其他BLOG與B、C等其他人互動

      意象一﹕專指A、B、C在其他BLOG共同參與其中的互動
      意象二﹕泛指A與B、A與C、甚至乎A與D、A與E、A與F…. (D、E、F原概括在「其他人」中)在其他BLOG中的互動

      BTW,阿姨特意貼了連結,我有再去睇過Peter Yau那篇BLOG文與你們的對答,我重看時發現你們的留言原來不只一組的,最大組那組留言也有一些未看過,但這些都非太關鍵。通常我讀過篇BLOG文兼留言後,看過BLOG主回應並知道該次談話完結沒事再續,一般不會反覆篤入去重看多遍,如你們之後仲有大量來來回回,我係有機會未看過的。

      同時,或者簡單說一說我對粗口的感覺吧。我自己也說過S字頭的英文粗口及「頂」之類,但男、女生殖器官等不會說。個人而言,我不會鼓勵人說粗口,但亦未至於對較多說粗口的人(以至含生殖器官的粗口)太過反感,我視乎場合與心態等不同因素吧。然而,阿姨的反感亦應理解的,因為我都識一些女生對說含生殖器官的粗口十分反感。

      刪除
    6. 謝謝回應!我貼了連結出來,就是請看清楚來龍去脈。這樣你也發覺我不止一組留言,也可以看到,這兩個留言我都是致與博主,討論文字的。其他人都是來趁高興的。
      至於網上文章都只是各自發揮,談天說地而已。但有些人就是濫用自由,妄圖到處行淫,想將谷歌網變成黃色。

      刪除
  9. 「立字為憑」?DQ 六位議員事件正正說明「立了字」也不是絕對穩陣的。

    最後一段令我想起一段網民的說話:「你同佢講法律,佢就同你講政治:到你同佢講政治,佢又話用法律解決。」 和某些人正經討論問題,對方往往都是胡混過去,浪費大家時間。說穿了,那些人其實無自由意志去決定任何事,只是些要收指令的傀儡。

    回覆刪除
    回覆
    1. 雖然,DQ六位(特別是新東、九西兩個選區各有兩位)兼一併舉行補選的情況下已足夠全面掌控立法會,甚至乎即使不一併補選,復會後已有足夠空間修改議事規則,但將來可能...

      被DQ的不只六位...官方不需要個個都親自出手,只要帶頭打開一個缺口,它撓埋手其他人已可順著同一個缺口去重施故技。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