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1日 星期四

核電廠故事兩則


近日,分別在不同媒體看到兩則和核電廠有關的故事,頗有思考空間。是次偷偷懶,在此轉載並留下記錄,方便日後重溫。

    *            *             *



第一則故事數十年前由作家Northcote Parkinson寫成,前陣子閱讀寫作人Pazu薯伯伯於立場新聞的投稿才首次知悉。綜合該篇文章及維基百科欄目Law of Triviality,現簡述Parkinson的「單車棚效應」故事。

2019年7月8日 星期一

怪念頭(猴子篇)



爪子在找也在抓。

如果認為這句有潛力成為上聯,不好意思,對聯非我所長,更不懂平仄,我是對不出工整的下聯的。

2019年7月3日 星期三

也談今年7.1

今年7.1,這邊廂五十多萬人參加遊行,從維園起步;那邊廂,以千計示威者在早上已於灣仔、金鐘、立法會一帶聚集,力圖突破警方防線。和兩次百萬與二百萬人大遊行一樣,「林鄭月娥下台」、「撤回逃犯修訂條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6.12衝突」等仍是主要訴求;至於後者,參與者多較激進,最終以衝入立法會大樓破壞,凌晨時份散去作結。

翻看新聞片段,觀乎當天的衝擊與事後立法會內部情況,受損程度罕見,相信警方必會全力追究(這點我從沒疑問),這亦引證了前文引述唐英年所說的謬誤-----------「示威者戴著頭盔與口罩,想查也查不到」。異於制服上沒警員編號的「速龍小隊」成員,示威者的衣服、褲子、鞋襪、眼鏡、背包等外在特徵不會一模一樣,除非碰巧失靈,否則天眼及店舖門前的閉路電視同樣有大量線索可供跟進。

2019年6月30日 星期日

由「吊詭的公道」談起


因應6.12警民衝突,民間湧現交由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的強烈訴求。親建制人士其中一個反對原因乃「委員會只針對警方,並不公道」,例如政協常委唐英年便抱類似想法,接受傳媒訪問時更與「示威者戴口罩及頭盔,想查也查不到,做什麼也可以」連結起來。

2019年6月27日 星期四

低頭族



那天,我和好姊妹Cherry午膳後閒逛,途經一幅兩、三層高的紅磚牆。

一名年約五十歲的中年漢爬上牆頂,向地上的某個人或某群人喊話,聲嘶力竭。像是責罵,像是呼喝,偶爾牆下的個別人士仰起脖子回話。

2019年6月22日 星期六

分別.分辨


1. 「使用過度武力(武力不合比例)」與「不能使用武力」
6.12衝突裡民間對警隊的批評與斥責,主流說法是「使用過度武力」(或曰「武力不合比例」),並非「不能使用武力」。因此,倘若力挺警方人士(以至部份現職「熱血警員」)拋出「面對衝擊難道如木頭般呆站」等說項,不評論是「故意無知」、「理解能力不佳」或是其他因素,「文不對題」仍屬正確形容。

2019年6月18日 星期二

睜眼之時



這天很熱。

好不容易從地鐵月台擠至地面,額外花多些時間在人群穿插方能成功走上行人天橋。

看看男孩在社交媒體發佈的最新訊息,慶幸我來得不算太遲。正欲致電給他的時候,一位「不速之客」搶先來電。

2019年6月13日 星期四

「暴動」的帽子


「暴動」,什麼是「暴動」?

「騷亂」,什麼是「騷亂」?

昨日,因應6.9百萬人反逃犯條例修訂大遊行後林鄭月娥政府仍表示「修例繼續」,大批以年輕人為主的民眾在金鐘政府總部及立法會一帶聚集,且試圖突破全副武裝的警方防線。雙方爭持至晚上凌晨時份,以「示威者散去」落幕,林鄭政府及警方形容當天的衝突為「暴動」。

2019年6月10日 星期一

103、15.3、24及另一組數字



昨日反逃犯條例修訂遊行出現了多項異象,當中有些更是1997年以來前所未見的。

1.2003年,沙士爆發、經濟不景、政府硬推23條立法等多種因素驅使市民上街,不過今次遊行僅有「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這單一議題,故可合理斷定參與遊行的人皆為此而來。

2019年6月5日 星期三

星期日6.9備忘


本星期日(69),民間將再次舉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預算參加人數不會少,甚至很大機會比上次多。現提供一些觀察與體會,希望對打算出席的朋友有些幫助,多點心理準備

1. 親歷前次4.28遊行,當天由於人數遠超預期,結果須在銅鑼灣一帶等候近1小時3040分才通過崇光百貨旁的東角道「正式起步點」。據悉今次應警方要求改在維園草地集合,相信可容納更多市民等候出發,不過倘若參與者更多而當局仍如上次般僅開放三條西行行車線及電車路,可行路面闊度相約下估計人流沒法「忽然」比上次更快疏導,遊行人士甚有可能需滯留草地(以至鄰近的銅鑼灣、天后街道)多時才能開步。